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30天
选择浏览方式:

粗略一算,卸载抖音差不多30天了,我词汇量有限,用一个烂大街的词表达,这种感觉就是“我整个人都好了”。首先工作效率翻了至少一倍。我是自由职业,基本在家办公,无聊了经常会刷抖音,不知不觉一天下来两三个小时就飞了。卸载抖音后,我空出大量时间做别的,比如写作,以前一周写两篇就知足了,现在稍微给自己提要求,日更一两千字也不是很大问题。前段时间,封控在家,我硬着头皮完成了1.8万字的书稿,尽管没一次性过审,但效率明显提升了。其次,把消遣方式转向读书、看电影。短视频的特点是给你即时爽感,刷完什么都记不住,只留一阵空虚;而书籍和电影不是,好的书籍和电影会滋养你的精神,丰富你的内在。同样是消遣时间,读书和看电影带来的快乐更持久、绵长。最后,我意识到,所谓时间管理,秘诀就是你真的要管理,如果不管,时间不知道会被谁“偷走”。而这些时间本可以花在更有意义的地方。新一有一次,商学院小组课业讨论主题是短视频的运营策略,有同学拿他同事举例,出差间隙,他朋友躺在酒店大厅的沙发上刷抖音,本来只想刷几分钟,回过神已经刷了两个小时。那次讨论,我们的共识是抖音太会“投喂”观众的喜好了。今天我突发奇想,做了一个测试,久违地登陆抖音账号,看它会如何“掠夺”我的注意力。略去约半小时的过程,告诉大家结果:我刷了100多条视频,按出现频率排序,统计如下:常看的博主 45次;美女 28次;足球 15次;东方甄选 9次旅游 8次;恋爱 6次;宏观形势 4次。这个结果基本符合平时我的观看口味,抖音会把不同类型的短视频,像拼盘一样搭配着推给我,比如一条美女+一条足球+一条东方甄选,接着一条常看博主+一条美女+一条足球,但是话题跑不出这几种。就这样,我困在“信息茧房”里还傻呵呵地把时间花在上面。发现算法的“心机”没?它不关心你过得怎样,它只负责迎合你的趣味,甚至是原始趣味,比如高颜值、大长腿、丰乳细腰本能地就会吸引男人(包括我)。它特别懂得如何拉长你的使用时间,否则不会从几百位你关注的博主里,只挑你常看的推给你。假设抖音公关接受我的提问,我大致能猜出他们怎么回:我们有防沉迷提醒,如果用户停留时间过长,系统会提醒他不要再刷;我们设置了“不感兴趣”功能,你可以主动选择屏蔽哪类信息……这一套对冲的约束机制,很好,但效果不言而喻,因为绝大部分用户不会自律到那个份上,只会在算法的投喂下,一分一秒被夺走时间。我承认抖音是一门好生意,但我不建议你用抖音去考验自己的自控力,除非你的时间很便宜。掠夺时间的另一个工具是网络游戏。成年后,我有三次对网游上瘾的经历。第一次是在大学,那时候刚结束寒窗苦读十几年,觉得到了大学放纵一下算是对过去辛苦的补偿。我遇到一款叫《龙x谷》的PC游戏,游戏的画风和人物的设计,非常符合我的审美,加上打怪升级的逆袭感,很快我就沉溺其中,没日没夜地跑图、组队刷副本,像是在现实世界之外,给自己“创造”了另一个虚拟时空。你在里面甚至可以交朋友、谈恋爱、建工会当老大。最沉迷时,我经常玩通宵,(没课的情况)第二天中午起床,吃个午饭,下午接着玩到深夜……周而复始。然后是毕业第二年,分布天南海北的同学,久未谋面,就商量着一起干点啥,几番讨论,最后共同选择了一款手游。我玩得最痴迷,有一次为了攻下100层的boss,躲在公司的厕所里,手指不停戳屏幕,磨了一个多小时。最近一次是去年春节,觉得无聊,挑了一款手游玩,还砸了两千块进去。不过持续时间不长,一个月就终止了,因为我意识到不对劲,充值的效果只能维持几天,如果我想持续保持领先,只能不断往游戏里充钱。我是玩游戏,而不是被游戏玩,于是果断止损——卸载,如今手机恢复了没有一款游戏的状态。话说回来,抖音并非只会消耗你,硬币的另一面,肯定有它的正面价值。我在抖音上刷到过一个简短的小故事,颇受启发。日出而作。一个牧羊人在草地放羊,路过的砍柴人停下来跟牧羊人聊天,两个人聊得很愉快,时间慢慢过去,到了傍晚,牧羊人的羊吃饱了,砍柴人发现自己的柴还没砍到。忍不住玩抖音时,我就考问自己:你消费自己注意力,壮大抖音的事业,可是自己的事业呢?你在抖音上被他人的生活感动着,可是自己的生活呢?不要成为那个可怜的砍柴人。现实中,还有许多重要的事等着你去经营。愿我们能掌控好自己的时间,每一天内心都充实而喜悦。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一几(ID:xinyiji90),作者:新一
自从六月三十日晚,自己的老娘因脑梗入住人民医院以来,我在医院里陪护呆了整整的一个星期了。 说实话:公正的评价一下人民医院:除了在医疗技术方面需要大力提高外,医院在疫情防控方面搞得还是很到位的,入院必须要核酸结果是阴性的。结果没出来前,一律不准你住院。入住后,出入病区一律登记造册,随时查看你健康码及行程码。 在这样严厉的管控下,过了三四天我实在有点憋不住。没办法只好到各个病室串门。在重症监护室外,我碰到一个“护理工”,起初我以为他才四五十岁,他说自己是五九年正月间的(64岁了),说真的我一点也不信,他看起来特别年轻,我喊了附近几个病室的人来看,大家都不信他有那么大。 他对大家讲述了他的故事:他讲自己不到十五岁就跑到广东打工了,那时候他没钱天天睡公园里,最后在一个餐馆找了个活干,赚了些钱回家娶妻生子,第一个老婆在他三十多岁时就病死了,然后他又找了一个老婆比他小26岁(八五年的)生了三个姑娘(大的在读大学、两个小的(一个2018年的,一个2020年的)。他说:自己有四个姑娘,大姑娘有四十多岁了,两个小姑娘,一个三岁多,一个一岁多。我说:你六十多了还生小孩呀?!他一脸不屑地说:只要女的年轻,凭什么又不能生?一句话怼的我不知如何回答! 他说:他的丈人只比他大三岁,大家相信他所说的话吗?!
“不管外界怎么说,我们俩过好自己的生活最重要。”2022年6月下旬,杨槠策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然而过了不到20天,余秀华在微博发文称,遭杨槠策家暴。这也是两人拍婚纱照69天后,余秀华公开曝光被抽上百耳光事件。7月7日凌晨,湖北女诗人余秀华接受上游新闻记者采访时称,她害怕杨槠策天亮来找她,并声称“我要出去躲躲,不出去的话会被打死。”▲7月6日晚,余秀华发微博称被家暴,被抽了上百个耳光。图片来源/微博截屏7月6日晚10时6分,余秀华在其微博发文称,其实,他对我很好,就是脾气暴躁。在神农架的时候,520那天,一个女人给他发了1314、520、我心里不舒服,问他怎么回事,他说我给他扣帽子,就掐我脖子,差点掐死。如果他没有删监控视频。应该还在。第二天,很多人去看我,他还是打了我。这一次,他不停说我儿子是傻X,我骂他女儿,他抽了我上百个耳光。可能我人品不好,配不上他。他回神农架了,谢谢他的陪伴,祝福他找到更好的!此前的7月5日,在直播间中,余秀华说,“你掐我脖子,你打我。你打我的时候为什么不直播。”杨槠策则说,“我打你,我从哪里打你?你说别人我都受的了,你说我女儿是XX我受不了。你哪里都好,你有文学的天赋,你不应该骂人,你不应该爆粗口,不应该说脏话”。余秀华46岁,杨槠策32岁。两人相识于2021年冬天,2022年1月1日杨槠策宣布两人恋爱,2022年4月29日杨槠策和余秀华拍摄了一组婚纱照,2022年5月,余秀华从老家钟祥市石牌镇横店村来到神农架。两人相恋后大秀恩爱:两人一起坐在油菜花地前,一起荡秋千,他给她种下99朵玫瑰,她在家等他回来一起吃饭……▲这是余秀华和杨槠策的婚纱照,照片中两人笑靥如花。图片来源/网络7月7凌晨,上游新闻记者拨通了余秀华的电话,以下为对话内容:上游新闻:你现在身体怎么样?余秀华:身体还好。我要出去躲躲,不出去的话会被打死。上游新闻:出去躲躲是什么意思?余秀华:我微博发出来后,他觉得我把他毁了,他要来打我。上游新闻:你怎么确定他会打你?老夫老妻都会吵架。余秀华:我把他拉黑了,他给我阿姨打电话,说明天要来找我。上游新闻:他找你和打你不能划等号,说不定是来协商的。余秀华:不可能的。他家暴太厉害了。上游新闻:你在微博上说被家暴是真的吗?余秀华:他打我是属实的,有监控视频,视频在他手里。上游新闻:如果你觉得人身安全没有保障,我可以帮你报警。余秀华对记者表示没必要报警后说:不说了,不说了,明天出去躲躲。上游新闻记者和余秀华通完话后,多次联系杨槠策求证相关事宜,但其并未回应。7月6日晚间至7日凌晨,上游新闻记者委托杨槠策的朋友拨打其微信语音,一次拒接,一次通话中,发信息也未回。记者发稿时发现,余秀华已删除7月6日晚10时6分发布被家暴的微博内容,更新了一条新的微博内容:“我这一生,走得实在辛苦,我一直咬牙坚持。如果我坚持不下去了。我希望侮辱我的人,打我的人负法律责任。”上游新闻记者 沈度
      7月4日下午2点多钟,钟祥下着小雨。因办事需要银行流水,于是我便冒雨来到中国银行石城中路营业部,刚进门见一位女工作人员在智能机旁接待客户,等对方办完手续后,我上前递上银行卡说:“请帮忙打一份银行流水。”工作人员看了我一眼说:“打流水,没有人确认授权。”堂堂的银行营业大厅没有经理授权,这些智能机不是形同虚设吗?何谈便民服务。      我只好冒雨到中国银行石城东路支行去办理。没想到这里客户站满了营业室,排着2 队等待办理业务,而4台智能机只有2位工作人员接待客户,一人照看2台智能机其办事效率是可想而知的。本来只需一分就能办好的事,却等了近一小时方才打出流水。令我不解的是,4台智能机只有2人操作,难道是银行缺人吗?何谈为顾客着想。      接着又赶往阳春大街的工商银行。来到该行是下午4点钟左右,当时接待我的是一位女工作人员,当我说明打流水的来意后,她回答说:“打印流水的智能机没有墨了。”我不解的问:“这么大的银行,没有墨了为什么不及时装呀!”“这是厂家的事。”这位女工作人员慢不经心的回答。这时我来气了,大声说:“难道是要我去找厂家?”她又说:“我也没有办法,你去找我们的领导吧!”我提高了声音道:“好,找你们的领导,哪位是领导?”这时只见一位中年妇女在柜台内站了起来,她一脸盲然,不知所措,看来是不知道智能机缺墨的事。我问这位领导:“我一把雨水,一把汗地赶来,却说没有墨了。这就是你们的服务态度和服务质量吗?你说什么时候有墨。”这位女领导还是一言不发。看来这样下去毫无结果,我只好找下家工行了      走出银行,我又回头看了看“中国工商银行”几个大字,心里百思不得其解:银行现在还是大锅饭吗?为何官商作风严重?老百姓办点小事为什么这么难?。
正在努力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