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30天
选择浏览方式:

这车停的可以!

情系钟祥 昨天 14:43 阅读 6470 回复 39
尊敬的钟祥市相关职能部门,广大网友你们好     我今年40岁,男性,钟祥市客店镇人,现居住郢中街道。四年前,本人屡次接到本人户籍所在的村干部电话,被告知我在“严重精神障碍患者”名单中,可以到镇上信用社领取合作医疗退款。当时我很吃惊,问村干部原因,他们说不知道,并且调侃我说别人找关系都搞不到这个名额,你被搞错了多好,还有补贴,对你也没有影响。当时我也以为可能哪儿弄错了,因长期不在村里生活,同时忙于生计,没有把这个事情当回事,更没有去领取所谓的合作医疗退款。后来,不可思议的事情接连发生,我多次接到村医和村干部的电话问一些奇怪的问题,比如平时吃什么药等等,同时每年的合作医疗也缴纳不了,当这些问题接连而来时,我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两年来,我无数次奔波,从村里找到镇上,从镇上找到市里,无任何单位和个人告诉我原因,后来几经周折,在钟祥市疾控中心得知原因来自钟祥市人民医院精神科。      16年前,本人24岁,因为经常失眠,乏力,我到钟祥市人民医院精神科咨询,当时接诊的是一名年轻医生,他简单问询后,告诉我可能是抑郁症,可以吃点药试试,也可以住院看看效果,开药不报销,住院合作医疗可以报销(当时钟祥市刚刚实行农村合作医疗),我当时想着住院合作医疗可以报销,就在精神科开放病区住了几天院。住院期间我吃了医生开的药,因为副作用大,也没有实际效果,我就出院了,自此至今16年我再也没有到精神科就诊咨询过。    这几年来,因为我在这个名单上,让不熟悉我的村里人异样看我,闲言碎语,给我正常的生活带来严重影响,同时这两年的奔波花了大量的精力和财力。令人欣慰的是,钟祥市人民医院精神科一位王姓工作人员给我重新开了诊断证明并且上交了相关部门,期待有关部门能够尽快将我从这个名单中删除!       相关部门的失误给我精神和物质带来了很大损失,这样的损失不应该由受害人来承担,我诚请相关部门能够弄清原因,给我一个回复,同时也给广大网友一个交代,这样的事情能够发生在我身上,也有可能发生在任何一个无辜的钟祥人身上。      

文学 昨天 14:17 阅读 3639 回复 3
家2018-6-20    晌午时分,电话那头传来小姐熟悉的声音:爸爸、妈妈上午到老屋园子去了……。    挖掘机时高时低的轰鸣声里,最后一块红砖在记忆包裹着的欢乐笑声里埋葬在厚实的泥土下。2018年6月19日17:00,生活了40多年的家瞬间成了记忆。现场,母亲手里攥着一枚鸡蛋唏嘘不已:“看,那只母鸡下的,真舍不得。”    天,渐渐的沉了。我知道,年近八旬的二老是舍不得老屋场的,生活这么多年——那么熟悉的场景有汗水、有泪水,有笑容、有苦涩,有成长、有快乐……。就在前一天,回家看着母亲低着头、猫着腰在那里收拾杂物,眼里分明有泪花。晚上,临走时不停的唠叨:“我要在这里守,等那只跑散的黑色母鸡回来……。”    静静翻看老屋的图片,眼前浮现:那佝偻的身影,那两鬓斑白、饱经风霜的脸上布满的深深皱纹,那挥动的粗糙满是老茧的双手下笑得合不拢嘴的牙齿渐渐脱落,那微微下陷的深褐色眼眸悄悄诉说着岁月的沧桑和无尽的关爱……。谁料:辛苦操劳了一辈子的他们晚年还要离家泊徙,唉!    随着蒙华铁路的建设,历时300多年风雨的上张台湮没于浩瀚的历史长河。此时,谁能说上级党和政府的关怀不够?谁敢言某些地方领导不人性化?——横看肥头大耳笑里藏刀,竖看瘦骨獐目口蜜腹剑,闭眼人模狗样冠冕堂皇……。    夜深了,难以入眠。    “爸,我放假了。”“那快点收拾下,回家看看老屋最后一眼……。”忆起端午那天回家时和女儿的话不免丝丝辛酸:“那以后岂不是没老家了吗?”唉,怨我们这么些做儿女的无能吧,无法遂从辛苦了一辈子的父母之心愿。此刻,试问:为人民服务的价值取向何曾在某些干部的眼里?如何维护好、解决好、发展好群众利益,把党的温暖送进群众的心坎,使政府工作取信于民?    家,伴随成长,给我温暖。那心中渐渐模糊的老屋轮廓能抹杀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的父母的记忆吗?    家,心灵的港湾。时光如水,数十年弹指一挥。那远去了的满是记忆的老屋还会回来吗?    风轻轻吹过,雨滴滴跌落……

这是啥

情系钟祥 昨天 17:48 阅读 2642 回复 16

挖大好多额

钓鱼 昨天 17:31 阅读 2340 回复 6

正在努力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