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30天
选择浏览方式:
©原创 钟祥市融媒体中心 记者 何志琛 2020-10-26 15:2110月26日,大柴湖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与浙江爱华创意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杭州嘉豪铭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举行签约仪式,就年产180亿只复合丁腈手套项目达成投资协议。市委书记何平,市领导周正清、刘大伟、陈献生参加签约仪式。据了解,该项目总投资10亿元,将新上100条复合丁腈手套生产线,预计2021年年底前全面投产。项目达产后,可年产复合丁腈手套180亿只,实现年产值30亿元,税收9000万元。市委书记何平向与会企业家介绍了钟祥产业发展情况和招商引资的相关政策。他说,项目的成功签约,对加快钟祥产业转型升级,壮大制造产业集群,提升核心竞争力,推动大柴湖振兴发展具有重要意义。钟祥市将秉持产业第一,企业家老大的理念,弘扬有呼必应、无事不扰的店小二精神,营造审批事项最少,办事效率最高,投资环境最优,企业获得感最强的发展环境,协调项目早开工、早建设、早投产、早见效,实现合作共赢。浙江爱华创意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漏国军表示,选择在钟祥投资兴业,看中的是这里重商、爱商、护商的营商环境和良好区位资源优势。公司将努力克服当前全球疫情紧张造成的资源匮乏,确保技术、设备、人员储备万无一失,加快设备安装进度,确保项目按期投产。中荆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肖为对项目的签约表示祝贺,祝愿项目早建成、早投产,并表示将吸引更多企业来到钟祥投资兴业。

重阳节 京山游记

流金 昨天 23:02 阅读 2753 回复 11
疫情的肆虐,终于被斩断了欲飞的翅膀;国人同心,经济由负转成了正当量;工厂复工,学校复课,社会稳定,举国上下恢复正常!A级景区,免费开放,宅家数月的老人,盼来了一年一度的重阳节,心情分外舒畅!今天,艳阳高照,今天,秋高气爽!退休的老同志,承蒙领导的关怀,齐聚四面八方,乘坐天马旅游的豪华车辆,嘉靖大道,宽敞明亮;枣潜高速,尽情享赏;交叉立交,车流繁忙;喜逢新时代,见证大开放!他们,虽是步履跚蹒;他们,虽是白发苍苍;他们,战友相逢,似是披上了昔日的戎装!导游的热情推介,老人们欢歌笑语 心花怒放,车内,老友相聚,家短礼长;笑意,抹平了皱纹,靥容光绽放;麦克风,独唱的红歌响彻山岗;原创的诗歌,博得一阵阵热烈的鼓掌!空山洞的游人,熙熙攘攘;天然乳石,倒挂天上;清澈泉水,绚丽斑廊;鬼斧神工,犹如梦幻映入心房。美人谷的仙境,堪比九寨沟的画廊,那,快艇拖曳的竹排,飞驰在溪水的中央;那,瑶族的美女,在竹筏的前端为游客清唱;那,悬壁的栈道,极目远眺青山绿水杏叶黄;那,宛如梯田的瀑布,倒映着秋色的艳阳!……两朵警花引领,服务细致 周详;帅哥聚焦长镜头,闪光灯啪啪作响!一组组抖音,一卷卷视频,一张张合影,留作珍贵的纪念 珍藏!领导的关爱,老同志没齿难忘,愿在有生之年,继续发扬余热 维护社会稳定,建设美好的新钟祥!     2020.10.26日深夜作于郢城
从抢手到愁嫁:乡镇女教师“剩女”群体日渐庞大!在中国,女性一般都是找比自己优秀的男性作为男朋友,所以往往处于上游的女性和处于下游的男性容易成为剩男剩女,在这种择偶梯度下,由于乡镇优秀的男性青年比较少,因而女教师成为了“剩女”队伍中的一支。尤其是在中西部欠发达地区,很多乡镇的女教师根本没有机会接触比自己更优秀的男性,平时能接触到的要么是已经有了女朋友,要么是已经结了婚的。择偶梯度效应下,优秀男性“资源匮乏”的乡镇,女性如何突围。别让“愁嫁”困扰乡镇女教师。5月的一天,江西省吉安市某乡镇中学英语教师白婧正玩手机,父亲突然和她严肃地聊起了一个让她意想不到的话题:“最近单位新来了一名男生,好多女同事抢着给他打饭、洗碗、洗衣服,你怎么不主动点儿去找男朋友?”白婧今年28岁,顶着“剩女”头衔的她忍不住吐槽:“天哪,有这必要吗?”在中西部欠发达地区的县乡,很多像白婧这样的女教师都因为种种原因,成了体制内的大龄剩女。在人们的印象中,这些体制内的女性,由于素质较高,工作稳定,往往是婚恋市场的“香饽饽”,然而,有调查显示,乡镇学校女教师“剩女”群体日渐庞大。那么,她们从抢手到愁嫁,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女教师愁嫁现象在中西部欠发达县域尤为突出。江西省上饶市某县每年约招收300名新教师,绝大多数都是女老师。一次该县教育主管部门召开的新老师见面会上,一名在乡镇工作两年的女教师给台上的教育局局长递上一张纸条:“学校有很多比我年长的单身女教师,我代表学校老师,请局里主要领导考虑一下,能否搭个平台,解决女教师的脱单问题。”县教育局于是委托县教育工会,在2016年举办了一场教育系统内的女教师相亲会,可相亲会正式举办那天,到场的260多人中只有60多名男士。场面一度变得有些尴尬,有些女教师因无人问津,感到面子挂不住一走了之。该县现任教育局副局长程文回忆,“最后成功牵手的只有十几对”。记者调查发现,赣州市某县现有2100余名女教师,未婚女教师500余人,其中乡村未婚女教师300余人,占比超过60%,全县近一半学校都有30岁以上大龄未婚女教师。江西某县的小学语文教师袁月,没想到自己最后竟嫁给了一名二婚的外地男士。在学校领导眼中,袁月聪明、能干,1.68米的身高,面容姣好,家庭条件也不错。因自身条件出众,年轻时袁月成为不少男士的追求对象。可县里优秀男生太少,长得好的,没稳定工作,有正式工作单位的,长相却一般,一来二去,到了35岁袁月也没能将自己嫁出去。年岁渐长,加上父母一个劲地催促,袁月备感压力。为了找对象,她无奈辞职去外地打工,两年前终于将自己嫁给了一个有婚史的外地人。婚后不久,袁月又重回县城教书,而她的丈夫则依旧在外地打工,两人异地生活。对袁月的遭遇,程文并不感到意外。他告诉记者,该县一所重点中学的一名张姓女教师,同样五官端正,身材高挑,因长期找不到对象,选择在38岁的年纪,辞职去了外地。“都是身边缺少适龄男性,慢慢地年纪大了,辞职的目的就是出去找个对象结婚。”甘桦是广西防城港市上思县一所中学的英语教师,在她看来,10年前女教师还挺抢手,有假期,教育孩子能省一笔不小的费用。可现在,职业优势成了劣势,教师圈子小,上思县城就这么大,县域女教师在婚姻市场上只能等着被挑选。县域适龄男性“资源匮乏”或是造成女教师“剩下”的主因。胡根菊是景德镇市浮梁一中高级教师,这所江西省重点中学的高中学部连续3年招考,招录的十几名新教师中,只有两名男性教师。事实上,与高中相比,中小学教师队伍“阴盛阳衰”的现象更为突出。胡根菊于2019年对景德镇市某县中小学调研发现,2019年该县招录的76名小学教师中,只有两名男性教师,而同年该县招录的18名初中教师中,只有3名男性教师。据了解,该县人事部门即便规定男岗,要么报考比例不足,要么低分录用,男女混合岗,基本是为女性设,男生难以入围。胡根菊感叹,这种差距未来还会继续扩大。调研中胡根菊曾问该县一位人事局负责人,为何不设男岗,这名负责人回答说,如果男岗和女岗同时招聘3个人,女岗可能有三四十个人报考,男岗的报考人数仅四五人,男岗只能减指标。县域适龄男性“资源匮乏”或是女教师愁嫁问题的主因。多位乡镇教育系统的受访者均表示,原本女教师在学校内部找对象或许是不错的选择,可如今学校年轻的男教师“凤毛麟角”,学校男女教师性别比例严重失衡,“男孩去考的不多,考上的少,考上的能继续留下来的更少”。择偶梯度效应下,一些女教师希望通过婚姻改善自己的生活水平,不愿“下嫁”体制外。可乡镇女教师的工作地点在乡镇,年轻人大多外出务工,几乎没有适合婚恋的男青年,留守的男青年文化层次普遍不高。“在乡镇找一个父母满意、亲戚满意、自己满意的人太难了!”白婧抱怨,其工作的乡镇除了学校,医院和乡政府,连大型企业都没有,各单位相互割裂,并没有联系。江西省政协副秘书长肖礼庆表示,即便是留在乡镇工作的男性,“吃皇粮”的只有教师、医生和乡政府工作人员,没有几个会把家安在乡镇,就算有,抢的人也太多。此外,城镇化进程加快,乡村学校的生源变少,一些偏远的乡村教学点(乡镇中小学校),师资配备不足,一名教师常常要同时教授五、六门课程,“繁重的教学任务下,女教师分身乏术,几乎没有可以自我支配和社交的时间。”程文说。乡镇教师想调去县城并不容易。白婧所在的中学是一所寄宿制学校,学生多为留守儿童,因每天要上早自习,白婧和同事们大多住在学校,周末才回县城的家。即便是已婚女教师,其对象也都在县城,本地教师很多都在县城买了房。胡根菊先后前往十几所村小调研发现,一所学校只有三四个女教师,普遍出生于1986年-1992年之间,大都未婚,这些大龄未婚女教师们都在县城按揭买了房,周末才回县城住。“家在县城,工作在村里,每天来回奔波,太不安全,县里的男生宁愿在县城找一个,也不会找乡镇工作的”。有女生在大学时谈了恋爱,毕业后结婚生子,最后考了乡镇教师,夫妻长期两地分居,最后以离婚收场。事实上,一些年轻教师考到乡镇后,仍在观望其他招考,离开所在的学校,并不安心留在农村,很多人不会着急在当地找对象,一个主要的担心是怕自己考进城后,另一半留在乡下,两地分居不靠谱。省考时,县城的一些教师岗位,并不直接设岗招聘,白婧只能选择先报考乡镇的学校,等工作“服务期”满5年后,通过选调考试考入县城。在白婧所在的学校,年轻的同事不是想考出去,就是想调出去,学校近50名教师,每年都会有四五人离职,流动性较大。肖礼庆表示,相比之下,县城的女教师更容易找对象,可乡镇教师要想调去县城并不容易,一方面,教师流动机制涉及面小,只是小部分的轮岗交流,另一方面一些县的教师遴选和选调制度规定,教师必须在乡镇工作满5年才能竞争选调。“一名女教师本科毕业23岁,5年后就28岁了,已经错过了婚姻恋爱的最佳时期,即使最后调去县城,年龄也大了,再找对象也难了。”肖礼庆说。由于乡镇教师流动性大,留人难等客观原因,乡镇教师选调之路也越来越窄,白婧所在的县就发文规定,在编的教师除了需在原单位工作满5年,还得教学成绩排名靠前,才有资格参加选调。白婧表示,学校的教学成绩排名只看该科目每学期期末考试的县排名,不会区分好班和差班,如果一个老师带的是差班,教学成绩只能排在后面,竞争选调资格永远处于劣势。“有了选调资格还不行,要想选调成功,笔试面试后,还得考核工作年限和教学成绩,县教育局的评分细则每年都在变,限制越来越多,且一年一个科目就选调几名教师,很多教师十年都不一定能调出去,调岗之路遥遥无期。”白婧说。解决乡镇女教师愁嫁难题要因人而异。乡镇女教师愁嫁问题不仅影响教师个人,还直接关系到教育事业的发展。一些女教师情不自禁地将不良情绪带到教学中,对未成年人的人格培养及心理健康发展极其不利。景德镇市某镇的一名高中语文教师,今年已47岁,仍单身,因婚嫁难,这名教师变得十分孤僻,情绪波动大,不愿和人交往,目前已无法胜任正常的教学工作。肖礼庆有着22年基础教育的工作经历,他发现,因长期找不到对象,心理压抑,出现各种心理疾病的乡村女教师并非个例,一些教师会将心中不快发泄在学生身上,打骂学生,对学生做出不恰当的举动,严重的甚至出现虐童事件。肖礼庆建议,县域各乡镇相关部门应对乡镇女教师的婚姻状况进行专题调研,针对大龄未婚女教师的婚恋难题深入分析,要因人而异,因地而异,根据每位教师的不同诉求,提出相应的解决方法,相关部门要将解决乡镇女教师婚恋问题作为组织的一项工作。肖礼庆认为,一些大范围的联谊交友活动,重形式,因碍于情面,参与者少,效果不佳,可以换个名称,建立一些小范围的联谊交友活动,同时注意方式方法,一对一私下了解不同未婚女教师的诉求,或许更有效。肖礼庆还建议,要增加教师的合理报酬,提高教师的社会地位,增强教师职业对男性的吸引力,改善农村教师的居住条件,和关注学生一样关注乡村教师的发展,给予教师更多的人文关怀。此外,遴选和交流机制要能考虑到这些大龄未婚女教师的情况。在胡根菊看来,解决乡镇适龄男性“资源匮乏”的问题,既要利用乡镇现有“资源”,又要拓展“资源”渠道。她认为,前者可以利用同样在乡镇服务的知识层次较高的群体,如“村官”、“三支一扶”等人员,建立县域青年服务人员通联录,定期组织开展交流互动活动,后者应针对性地组织学校与基层相关部门开展联谊活动。她建议,教育、妇联、团组织、工会等部门应搭建平台,拓宽乡镇女教师朋友圈,使她们能接触到更多优秀的未婚男青年,并定期开展联谊活动。同时一些农村学校应适当减轻单身女教师工作压力,制订更为科学的教师配置方案,让女教师有更多精力关注个人情感问题。“改变女教师的择偶观也很关键。”胡根菊指出,传统的择偶观念是男强女弱,而乡村优秀男青年因当地就业机会少,基本在外地发展。若乡镇女教师能就地选择学历不高但人品好、家风好,有思想、敢创业的有志青年为伴,既能稳定乡镇教师队伍,又能改善乡村振兴中缺少男性青壮年的不良局面。

寻秋,秋乐无穷!

旅游 昨天 22:47 阅读 1881 回复 16
正在努力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