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30天
选择浏览方式:

困扰我的一个问题

教育 昨天 23:22 阅读 2902 回复 22
因为教师资格证面试的一道结构化问答题引发出了也算一直困扰我的问题。 考官问: “如果你作为班主任,一个学生家长给你送了一张购物卡,并告诉你想让他们家的孩子当班干部,你怎么看?”当时这个问题我想都没想,直接回答道:“首先,我认为家长给老师送购物卡和老师接受家长购物卡的行为都是不正确的,作为班主任,我会第一时间把购物卡退回给家长,并和家长沟通,班级选举班干部是根据每个学生的能力来轮流当选的,是公平公正的,如果孩子有这个能力,作为老师一定不会忽视!”…… 回家后,家人关心我的面试情况,我说:“第一题的问题在我们家很早就讨论过,关于家长送礼的。虽然我和您们的看法截然不同,但我可以确定我是对的。” 我妈,也是我的婆婆,曾经很自豪的告诉我,从我老公读小学开始,她就给他所有的班主任送礼、请吃饭、包红包,老公从小学到高中的老师都对他照顾有加。也许婆婆的本意是告诉我,她是一个负责任的好妈妈,尽自己的能力给到了儿子最好的条件和环境,为孩子铺好了条条大道。我能理解作为妈妈对孩子的那份关怀和呵护,但我无论如何也不能说服自己也来接受这样的事。 也许,因为婆婆的倾力付出让儿子得到了很多额外的照顾,找到了一些捷径,可这份付出对孩子刻苦学习起不到什么作用;看着爸爸妈妈能眼睛都不眨的拿出成百上千请老师吃吃喝喝,给老师送这送那,他觉得钱来得很容易(也许直到他自己挣钱的那一天他才知道挣钱有多难);老师们欣然接受着这些馈赠,使得他们腐败势利的气焰高涨! 也许,我也吃过这种亏,高中我读的美术,高一的唐老师很好,对学生不偏心,一视同仁,一点好处也不要就宁做找出千里马的伯乐。可惜,后来她没有再带我们,高二,班上换了一个姓陈的老师,第一周上课,周末就让班里所有同学去她校外的私人画室参观。这个言下之意我也是毕业之后才懂,当时也许是我认为我不需要额外补课,也许是因为家庭条件不好,不想给父母增添额外的负担。后来听说班里只有两位同学在她的画室报了名,从此,她的眼中,只有那一个两个才是她的学生,其他所有人都是过客,都是隐形人。我一次次请教她,希望她帮我改改画,却一次次落空。虽然最后我凭借高一学到的一点基础知识和一丝天份还是考到了一所一本院校,可是,我明明可以有更好的结局! 对于这个经历,我不后悔没有付出金钱,而是惋惜错过了一位优秀的、有职业道德的好老师,却遇到了一个眼中只有利益的贪婪的赚钱机器… 还有一位和我同龄的考过教师资格证的小姐姐对我说,虽然从职业道德上,从考题的正确答案来说,你必须这么回答,但是,在现实生活中,你的儿子也快要上学了,该给老师送的还得送!我不可思议地问她为什么?(我以为我们的理念会差不多,所以这话她说出来让我有点不可思议)她说:“这个社会就是这样,你想让你的孩子得到更好的照顾就得这么做,现在的老师都是这样的!”我说“这一定不是绝对的,我绝不助长这种不正之风!”我不理解,难道社会就是这样,我们就应该顺应时代的风向?就这么一个问题,好像一些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过的过来人都会这么语重心长的传授经验…难道坚持标准的正确答案就不可以吗? 曾经和现在我都是一名美术培训的老师,当第一次在大街上有学生认出我,拉着妈妈冲我喊老师的时候,我是由心底升出的自豪感和幸福感;第一次有家长看到我吃早饭默默替我买了单,我的小不安和小得意(我能接受几块或者几十块来自学生或家长的小礼物,我认为这是家长或者学生喜爱一个老师的表现,毕竟,我也会给学生们一些小奖励);第一次有学生送我一支小野花,我感到的欣喜…这些都是真实的,也都是充满了师生情的一幕幕,这正是这些才让我产生做一名合格的、有高尚职业道德的教师的动力! 也许会有人评价我故作清高,也可能会说我榆木脑袋,不懂变通,不够圆滑,一根筋……可我只能做好我自己,有我在的一天,我们家就不能给任何老师送卡送钱,我也不收任何家长的卡和钱。我所得的回报一定和我的付出成正比!我收到的每一分学费都会变作知识和技巧交给学生,再不济也能让孩子亲手创作出一幅幅精美的作品! 未来,我也可能会正式成为光荣的教师团队中的一员,也希望,我能成为一名时刻保持着初心的教育工作者!
若问如今的郢中城区什么最多?肯定是遍地开花的打着“免费”名义的各种艾灸、坐灸体验店,而且皆处于城区的最中心地区。最为典型规模最大的有四处,如处于阳春广场的新世纪影宫,里面就至少有二家,一进去右边一家,还有一家叫“明康”的店,紧挨市场监管局的左边一家,就在建设桥的旁边,叫“助邦优选”,右边一家,顺着连家沟社区边子往前走不远,然后顺着一条巷子左拐进去不到100米,站在路边就可远远看到门口竖着一个大牌子的“西疆生活用品经营部”,还有一家位于老建材局的正对门、从老酱品厂大门进去的巷子里。他们共同的特点就是免费艾灸或坐灸,用发鸡蛋、面条、酱油、醋及其他不值钱的小东小西为诱 ,引诱那些无所事事爱点小便宜的老人家,还鼓励人拉人,带新人进去有奖。每个地方每天至少6场次以上,每次50分钟左右。人进去后他们表面上说的冠面堂皇,打着爱护老人的名义,实际上想方设法给老人们洗脑,中间尽放一些所谓的“健康讲座”。老人们大多有这样那样的疾病,他们今天推销这个药,明天推荐那个产品,要销售哪个就放有关那方面的讲座,或专门请厂家搞宣传推广的来人讲,非常具有针对性。而且他们卖的那些东西不仅大大夸大了宣传,成了“包治百病”的神药,而且大都贵得要命,如新世纪影宫一张所谓的负离子床垫,售价高达24500元,一台普普通通的净水机,卖价高达9000元,一条所谓的稀土项链,售价1万多元,一个普通的小手链,售价就高达7000多元,明明比市场价格高得多的产品,经他们忽悠成经请示总部后还优惠了不少的,动不动就几百上千元。有些老人被他们洗脑后跟走火入魔了一样,见了东西就要买,家里买的东西堆积如山,不仅没效,有些还完全用不着,而一旦家人反对就在家里想方设法大闹。有些家人看不过,打过市长热闹,向市场监管局举报过,而市场监管部门要么接了电话不闻不问,要么过去一趟走个过场。不知是这些骗子店太狡猾,还是监管部门执法水平太低,抑或是这些监管部门收受了这些店子的贿赂,反正这些店子一个也没得到有效查处,该怎么搞照样怎么搞。
正在努力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