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祥之窗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老天

版主推荐 长篇小说连载 《悍匪周老疤》

[复制链接]

荣誉会员

Rank: 5Rank: 5

107

主题

1955

帖子

5947

积分
精华
13
注册时间
2013-4-25
最后登录
2016-7-7

荣誉会员勋章原创文学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3-4-27 21:19 | 显示全部楼层
联通
如水 发表于 2013-4-27 17:36
来新人了,老规矩先拍一砖:贾家庙集街头那株老杨树的枯枝败叶,在凛冽的寒风中,可劲地跳着浪漫的街舞。
...

这一砖拍得好开心!感谢先生真诚关注,金玉良言!ndshakese: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荣誉会员

Rank: 5Rank: 5

107

主题

1955

帖子

5947

积分
精华
13
注册时间
2013-4-25
最后登录
2016-7-7

荣誉会员勋章原创文学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3-4-27 21:20 | 显示全部楼层
love_tyh 发表于 2013-4-27 20:48
只听我爷爷说日本人在旧口修飞机场的时候抢的,不知道具体情况哦!~我爷爷还说,这里有好几个万人坑!~

多少有点遗憾。不过,没关系,我会想办法作些调查的,期望能有所发现……ndshake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荣誉会员

Rank: 5Rank: 5

107

主题

1955

帖子

5947

积分
精华
13
注册时间
2013-4-25
最后登录
2016-7-7

荣誉会员勋章原创文学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3-4-27 21:23 | 显示全部楼层
江汉豚 发表于 2013-4-27 17:19
钟祥作家群里又添一写作力手!!!

与作家群中的大师们相比,逊色至极,算是向大师们求教交的作业了。: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荣誉会员

Rank: 5Rank: 5

107

主题

1955

帖子

5947

积分
精华
13
注册时间
2013-4-25
最后登录
2016-7-7

荣誉会员勋章原创文学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3-4-27 21:24 | 显示全部楼层
东坪村民 发表于 2013-4-27 16:35
这笔墨,有神韵。

se:感谢誉评!ndshake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初级会员

Rank: 2

2

主题

28

帖子

44

积分
精华
0
注册时间
2010-8-31
最后登录
2016-3-27
发表于 2013-4-27 21:24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天 发表于 2013-4-27 21:20
多少有点遗憾。不过,没关系,我会想办法作些调查的,期望能有所发现……

万人坑好象在棉纺厂那一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荣誉会员

Rank: 5Rank: 5

107

主题

1955

帖子

5947

积分
精华
13
注册时间
2013-4-25
最后登录
2016-7-7

荣誉会员勋章原创文学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3-4-27 21:26 | 显示全部楼层
love_tyh 发表于 2013-4-27 21:24
万人坑好象在棉纺厂那一块!~

旧口棉纺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荣誉会员

Rank: 5Rank: 5

88

主题

7028

帖子

1万

积分
精华
13
注册时间
2012-7-9
最后登录
2018-10-13

荣誉会员勋章

发表于 2013-4-27 23:26 | 显示全部楼层
o:se: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荣誉会员

Rank: 5Rank: 5

107

主题

1955

帖子

5947

积分
精华
13
注册时间
2013-4-25
最后登录
2016-7-7

荣誉会员勋章原创文学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3-4-28 07:58 | 显示全部楼层

悍匪周老疤(第一章 第3节)

本帖最后由 亦庄亦谐 于 2013-5-21 20:44 编辑



3

    郑家集通往贾家庙集途中的十字路口。
    贵小姐回身发现一个高大的蒙面汉,直挺挺地立在背后,狗钻洞帽子罩着脸,唯独露出一双寒气逼人的眼睛,紧盯住她。这位不速之客何时从天而降,又因何以此种目光看她,她不得而知,无形中一扫先前那泼辣刁顽之气,感觉似有一股阴风透进后脊梁,致令周身发凉,冷颤不止。她惊愕地张大嘴,没敢吭声。
    蒙面汉欣赏着她的惧态,眼中溢出解恨的淋漓快感,脱口喊了声:“刘兰英。”
    贵小姐好生惊诧:“耶!你怎么晓得我叫刘兰英?”
    “嘿嘿,”蒙面汉怪笑着跨前一步,“我不但晓得你叫刘兰英,还晓得你是堂堂县参议员兼城南区区董刘二爷的掌上明珠、宝贝疙瘩。”
    “啊!?”刘兰英吓得连连后退,“你、你是什么人,你想干什么?”
    蒙面汉:“小姐莫怕,我不想干别的,只想帮你。”
    刘兰英颇觉意外:“你想帮我?”
    蒙面汉点点头:“对,你不是要去贾家庙吗?我知道怎么走,特来帮你带路。”
    刘兰英连连摆手:“不不不!我不要你带路,你说往哪条路走就行,我自己去。”
    “嗨,那怎么行啊。在这兵慌马乱的年月,又是大雾罩天的日子,你一个如花似玉的千金小姐,单身独行,万一遇上土匪散兵……只怕你就难以回家喽!还是让我带你去的好。”蒙面汉连吓带哄,听上去饱含关心的意味。
    刘兰英满腹狐疑:“我不认识你,你怎么要帮我?”
    蒙面汉解释说:“你不认识我没关系,你父亲对我有恩,为了报恩,我才帮你。”
    “哦!”刘兰英将信将疑,“那你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哪个村的?”
    蒙面汉叹口气:“我蒙面的目的,就是不想让你知道我是谁,我怕人家说我做这点小事,也算作报恩,笑话我小气。唉,只怪我家如今穷得连老鼠都不做窝了,实在无以为报,只能做点小事,算是略表心意罢了。”
    刘兰英仍未释疑:“我怎么才能相信你不是坏人呢?”
    蒙面汉呵呵一笑:“想不到小姐年纪不大,警惕性倒挺高呢。你也不想想,我若是坏人,刚才为何不乘你没有防备,从你背后下毒手呢?”
    “这……”刘兰英的防线崩溃了。
    “既然你不相信我,那就算了,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好,我告诉你,往东走的那条路直达贾家庙,你自己去吧。”蒙面汉欲擒故纵,说罢掉头便走。
    刘兰英赶快拦住:“等等!好,我就相信你一回,让你带我去。不过,我可要告诉你,我是去贾家庙找父亲的,大名鼎鼎的‘杀人魔王’汤天山团总亲自带兵和他在一起,我若出事,你是没好果子吃的。你若能保我平安无事,我叫父亲重赏你!”
    蒙面汉佯作欢喜:“呵呵,还有重赏,太好了!赶快随我走吧。”
    刘兰英伸手一指:“去,把我的皮袍皮帽拿着走。”
    蒙面汉应承一声,走到路边树下,左手捡起皮帽,右手拿起皮袍搭到左臂上,同时抬起左臂作掩护,借机用右手去拔卡在树干上的斧头,连拔两下,均未获成功。
    刘兰英催促说:“你磨蹭什么?快走!”
    “来哒,来哒!”蒙面汉无可奈何,只得放弃斧头,回归刘兰英身边,打个手势:“小姐,请走前头。”
    刘兰英并不傻,摆摆脑袋:“不,你走前头。”
    蒙面汉看穿她的心思,不再谦让,迈步上前带路。
    走了约摸两里多路,来到一座庙宇跟前,蒙面汉停步抬手,指着大门檐:“小姐,你看,贾家庙。”
    刘兰英顺着他的手势,果见屋檐挂的匾额写有“贾家庙”三个大字,她有些奇怪:“咦,我父亲和汤团总他们不是说到贾家庙来赴宴的吗,人呢?”
    蒙面汉说:“哦,你在这里等等,我先进去,看看他们是不是在大殿里面。”
    “嗯。”刘兰英点头同意。
    蒙面汉跑进庙内,不一会儿又跑出门,喜孜孜地招呼:“小姐,你父亲和汤团总他们都在大殿里坐筵席喝酒呢,叫你赶快进去!”
    “太好了!”刘兰英高兴地拍拍巴掌,燕子一般飞跃入庙。
    留在庙外的蒙面汉,睁大眼睛,警惕地向四周观望,确信并无可疑情况之后,从地上捡起一块墙砖藏于背后,紧追刘兰英而去。
    刘兰英跑进大殿门,猛地驻足,愕然瞪眼,面前的场景是:殿顶大洞小窟,梁柱斑驳腐朽,佛像头断肢缺,案几面裂腿折,蛛网鼠穴密布,气味恶臭难闻……满目一片阴森景象,何曾见到半个人影!
    刘兰英情知有异,急忙回首——啊,蒙面汉正高举着墙砖,砸向她的脑袋,吓得她本能地双脚后跳,发出一声恐怖的尖叫:“救命呀……”
    刘兰英往后一跳,躲脱了脑浆迸裂的厄运。蒙面汉的砖头砸在地上,将地面砖砸出一个深窝。他恨恨地说:“小驴儿养的命真大!又一次躲过了死神,可是你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你喊吧,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告诉你,这里是三年前被农民反封建运动捣毁的老贾家庙,早已香火断绝,人迹罕至。新建的贾家庙离这里还远呢!今天,你是在劫难逃了。我打不死你,用两只手掐也要掐死你!”
    刘兰英噗嗵跪下,连连磕头:“好汉饶命!好汉饶命啦……”
    “饶命?哼,我若饶了你的命,我家的冤仇如何能报?我家的血债又向谁去讨还……”蒙面人两眼血红,悲泪盈眶,牙齿咬得崩崩响,停顿片刻,又说:“好吧,看在你尚年幼,可怜你在世上才生活了十三年,我就保你一个全尸,也不让你暴尸喂野狗,在这庙里挖个坑把你埋了,让你死后能得到菩萨的教化,保佑你下辈子投胎到善良人家做个好人……”
    言罢,他飞步上前,如同老鹰扑小鸡,按住仍在磕头求饶的刘兰英,伸出两只大手,一把扼住了她的脖子……
(每天更新一节,敬请爱者关注)


补充内容 (2013-5-28 07:51):
阅读第一章第4节,请登41楼。[/b]

补充内容 (2013-5-28 07:52):
更正:阅读第一章第4节,请登51楼。

评分

参与人数 3威望 +10 收起 理由
梦碟 + 4 赞一个!
红五代 + 3 很给力!
爱遍天下 + 3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会员

Rank: 4

4

主题

906

帖子

1039

积分
精华
0
注册时间
2012-5-22
最后登录
2018-7-5
发表于 2013-4-28 10:07 | 显示全部楼层
节奏很紧凑,有三国的笔法。但《三国》我硬是没得办法看进克,只勉强看了两遍《红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会员

Rank: 4

4

主题

906

帖子

1039

积分
精华
0
注册时间
2012-5-22
最后登录
2018-7-5
发表于 2013-4-28 10: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个特别建议:楼主暂且停笔,试着先把前三节改编成电影剧本,多用些特定时期特殊地点的环境描写(突出事件的背景,增强真实感)。再来接着往下写,一定能得到很大启发和帮助。不然的话,我就要把你的小说改个地点,比如沙洋苗子湖,弄到榕树下发表克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荣誉会员

Rank: 5Rank: 5

107

主题

1955

帖子

5947

积分
精华
13
注册时间
2013-4-25
最后登录
2016-7-7

荣誉会员勋章原创文学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3-4-29 06:46 | 显示全部楼层

悍匪周老疤(为方便阅读,不再分节发帖,集中改为一贴到底,每日更新,敬请关注)

本帖最后由 亦庄亦谐 于 2013-5-21 20:53 编辑

2013-4-26 09:41 上传
下载附件 (21.83 KB)
4
      在贾家庙街口,黑羊头领被两枪打穿双眼,吓懵了的周老疤好一阵才回过神,他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跃起,惶恐地摸摸脑袋,拍拍胸脯,甩甩手,跺跺脚,没有异常。忍不住甩出大拇指,高声赞道:“嘿,英雄好枪法!”
      众人的目光不约而同地聚焦枪响之处。
      但见二十余名荷枪实弹的区团防局士兵,一个个神气舞扬,呈U字形围绕一顶八抬官轿站着,轿旁一匹黑马上,骑着绰号“杀人魔王”的团总汤天山。他左右开弓,手持双枪,同时抬到嘴边,对着仍在冒烟的枪管吹口气,然后别进腰带,趾高气扬地吆喝道:“钟祥县参议员、城南区区董刘二爷驾到!”
      周汝勋如梦方醒,几步跨到大轿面前,弯膝跪下,连连磕头:“草民等不知刘二爷驾到,有失迓迎,恕罪,恕罪!”随即回首高喊,“老疤,赶快燃鞭放炮!”
      周老疤答:“大哥,鞭炮刚才全部放完哒。”
      周汝勋急得连连磕头:“该死,该死!”接着吩咐,“二弟,赶快敲锣打鼓奏乐!”
      周汝爵答:“大哥,刚才那一阵乱,所有器乐连尸体都找不见踪影哒。”
      周汝勋急得再次连连磕头:“罪该万死,罪该万死!”
      “嗯吭!”大轿内传出一声干咳,这是刘二爷要下轿的信号,汤天山赶忙翻身下马,上前掀开轿帘,奴颜婢膝地:“有请二爷!”
      年逾半百的刘二爷缓步下轿,他头戴青绒瓜皮帽,帽额镶嵌黄色碧玉;身穿茄底金边的皮袍,袍上刺绣金丝蝙蝠。左手端纯金水烟壶,右手拿燃烧的纸媒。这身打扮,充分地显露出他的富豪气派。他漫不经心地用双目向四周画了一个圆,最后落在周汝勋头上。他将水烟壶嘴含进口里,眯着鳝鱼眼,左手捻着山羊胡,右手大度地挥舞两下:“算哒算哒,君子不记小人过。快起来,说说是怎么回事。”
      “谢二爷恕罪之恩。”周汝勋想站起来,却因过于紧张,挣扎两次都未能如愿。幸亏周汝爵伸手帮扶一把,他才勉强站稳,诚惶诚恐地接着说:“回刘二爷的话,是这么回事……哦,我、我也说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把脸转向周汝爵,“二弟,你来对刘二爷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汝爵伸手搔搔光头,又摇摇光头:“我也说不明白……”
      周老疤纵身跃上前:“我晓得是怎么回事,让我来告诉刘二爷吧。”
      周汝勋回头横他一眼:“黄口顽童,尔懂何事?到一边晚去,休误大人要事。”
      周老疤噘起嘴,不服气地说:“我都十六岁了,还小啊?你十六岁时,我侄儿都满周岁哒。再说,这事儿只有我明白,为什么不让我来说?”
      “好!”刘二爷拍掌发话:“小伢子说真话,你来说。”
      周老疤拱手作揖:“谢刘二爷看得起。其实,这事说来很简单。您老人家荣任县参议员兼城南区董,从此成为地方父母官,家严虽是个郎中,但因家中也有薄田百亩,被地方父老尊为绅士,今受父老乡亲之托,特在寒舍略备薄酒,庆贺刘二爷荣升,往后务请多多关照。承蒙您瞧得起,不仅欣然答应按时赴宴,还点名要品尝我老周家祖传秘方‘周氏养颜灵芝汤’。真是我们莫大的荣幸!遗憾的是,家父昨日上撩脚山采挖灵芝,不慎失足悬崖,摔断腿骨,今天不能亲迎大驾,特叫我们兄弟领头前来代行接驾之礼。我们不敢怠慢,一大清早就来此恭候。哪知天老爷不作美,下起了大雾罩子,又不晓得从哪里钻出一群黑山羊,是我一时没看清,把羊群当成您的队伍,结果鞭炮放哒,锣鼓敲哒,口号喊哒,羊群受惊哒,事情搅黄哒……”
     “哈哈……”刘二爷被周老疤绘声绘色的描述逗得仰面大笑,笑毕,举目环顾一周:“咦,你刚才说,来了一群黑山羊把事情搅黄哒,羊呢?”
      周老疤答:“被鞭炮锣鼓吓跑哒。”
      刘二爷皱起眉头:“奇怪呀,本地并无黑山羊呀,这群黑山羊是哪来的呢?”
      周老疤摇摇头:“我也不晓得,真是个谜。”
      “俺来帮你们解开这个谜吧。”一个典型的河南口音接过了话头。
      “啊,是个‘奤子’!”有人低声咕哝说。
      奤子——这是当地人至今仍沿袭对河南人的称呼。
      众人的目光立即投向这个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奤子。
      啊,这个奤子真黑,脸黑得像锅底,眉毛浓黑如浓墨,黑扎扎的胡子满脸满腮。活脱脱一个阎王殿里的黑煞神。他非但生得黑,还穿着黑棉袄黑棉裤黑棉袜黑棉靴。嘴巴张开,露出的竟也是被烟熏得黑黄黑黄的满口黑牙。身材生得又矮又胖,看上去活像个超级大煤球。
      黑煞神走到场子中间,抱拳环场行个大礼,瓮声瓮气地说:“俺乃河南唐河的羊贩子,以贩卖唐河土特产山地黑山羊为生,今天初涉贵地,本想来贾家庙集上出卖黑山羊,不料发生如此误会,实非有意冒犯,在下深感诚惶诚恐,特此谢罪。祈望各位父老乡亲多多海涵!适才俺那领头羊狗胆——哦,不是狗胆,是羊胆,羊胆包天,竟敢角斗贵地两位少爷,承蒙这位长官神枪击毙,实乃天理昭然,咎由自取。如今,俺就将这畜牲的皮肉奉献各位,请予千刀万剐,火烤油炸,烹调下酒,以压惊悸。话已说明,不再打扰,恕某即此告辞。”
      言罢,他反手从后腰带抽下一根黑色长鞭,在空中连甩三鞭:啪!啪!啪!
      三声脆响刚罢,奇迹出现:刚才消逝得不见踪影的黑山羊像突然从地底冒出来似的,咩咩叫着,从四面八方蜂拥跑到黑煞神身后,呼呼啦啦,返回原路离去。
      刘二爷一头钻进大轿,在轿内说:“起轿,去周年盛先生家。”
      “二爷,您们请慢走,我先去报个信。”
      周老疤打声招呼,掉头飞奔回家。
     (待续)




补充内容 (2013-5-28 07:53):
阅读第一章第5节,请登55楼。

评分

参与人数 6威望 +22 收起 理由
螺丝钉 + 4 谢谢!
梦碟 + 4 赞一个!
爱遍天下 + 3 很给力!
寒梅老人 + 3 赞一个!
好人平安 + 2 严重同意!
心如流水 + 6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8

主题

266

帖子

344

积分
精华
0
注册时间
2012-8-11
最后登录
2017-12-1
发表于 2013-4-29 13:56 | 显示全部楼层
等待下回分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荣誉会员

Rank: 5Rank: 5

268

主题

3万

帖子

3万

积分
精华
40
注册时间
2008-5-16
最后登录
2018-10-14

退役版主勋章荣誉会员勋章元老会员勋章发贴之星勋章特殊贡献勋章原创文学勋章灌水达人勋章爱心大使勋章户外达人勋章

发表于 2013-4-29 14:10 | 显示全部楼层
浓雾弥漫,满目朦胧,分不清哪是天,哪是地,哪是山,哪是水。

       大地在嗖嗖的寒风中抖索,田野荒凉,道路冷落,鸟兽无迹,行人稀疏
前文交代分不清天地,又如何能看清大堤在寒风中抖索哩?又如何能看到田野荒凉,道路冷落呢?ndshake
转换之间,或者要有所交代,要么就要有所删减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荣誉会员

Rank: 5Rank: 5

公主

13

主题

1952

帖子

4272

积分
精华
10
注册时间
2006-3-11
最后登录
2018-1-6

退役版主勋章荣誉会员勋章特殊贡献勋章原创文学勋章论坛情侣勋章

发表于 2013-4-30 11:25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怎么还未更新啊。。
楼主可别让我们等的太着急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荣誉会员

Rank: 5Rank: 5

107

主题

1955

帖子

5947

积分
精华
13
注册时间
2013-4-25
最后登录
2016-7-7

荣誉会员勋章原创文学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3-4-30 21: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亦庄亦谐 于 2013-5-21 21:08 编辑

094139ax6xutwb5qcd5n5h.jpg
5
      贾家老庙的大殿内,蒙面汉扼住刘兰英的脖子之时,暗影中突然闪出一高一矮两条大汉,矮大汉身手敏捷,冲到蒙面汉的身旁,抓住他的后衣领,将他撂到一旁,赶快扶起刘兰英,伸手探摸气息:“姑娘!姑娘……啊,她已停止了呼吸……”
      蒙面汉奋起欲反搏,高大汉已用手枪抵住了他的后脑:“别动,举起手来!”
      蒙面汉毫无畏怯,并不从命,猛然起立,反转过身,用胸口顶住枪口:“开枪吧!老子若眨眨眼,就是龟孙子!老子大仇已报,血债已偿,死亦无憾了。一个人活在世上也没意思,不如去阴间和老婆孩子团聚,享受天伦之乐。来,快开枪吧!”
      “呵,骨头挺硬的嘛,嗯,像条好汉!”高大汉将枪口从蒙面汉的胸口挪开了。
      其言其行,让蒙面汉的脑子转开了磨磨:来者何许人也?是敌还是友?他凝目相视,对方的脸恰好处在阴影中,只能看个轮廓,高高的身材,国字型方脸,对襟短袄,折裆棉裤,一副普通农民打扮。
      不等他理出头绪,高大汉又说话了:“这位好汉,从你刚才的话语中,我好像听出来,你与这个小姑娘有血海深仇?”
      “那是当然,要不,她小小年纪,我一个男子汉,杀她干嘛!”
      “噢,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能不能将详情对我们说说?”
      “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隐瞒的。说就说。”
      高大汉向矮大汉招招手,“你也过来吧,我们一起听他讲。”
      “好!”矮大汉当即放下刘兰英,走过来,同高大汉一起蹲下,悉心听讲。
      蒙面汉讲出的,是一桩令人肝肠寸断的悲惨血案:
      蒙面汉名叫崔之舜,是个孤儿,十八岁与一个河南逃荒的孤女打伙成家,不久身怀六甲。他想:有了老婆娃子,仅靠当长工怕是养不活的,于是租地主的田种。他借来一头水牛耕田,清早起来却发现牛失踪了,当即跟踪牛蹄印寻找,发现这牛进了小土匪刘尘缘的后门。慑于刘氏姓大势强,崔之舜不敢声张,找了几个乡邻一起,暗中进行监视,果然在三天之后的半夜,抓住了外出销赃的刘尘缘。谁知,崔之舜刚把牛绳夺到手上,刘尘缘却逃跑了。事情传开,刘氏族长刘二爷竟然猪八戒上城墙,倒打一耙,说崔之舜得赃放贼,有意诬陷好人,存心诽谤刘氏家族的名誉,声言要凭官公断,逼迫崔之舜请酒赔罪。崔之舜请不起客,刘二爷说崔之舜的老婆是河南人,面食做得好吃,要她到刘家当半年厨娘,以工代赔。哪晓得刘家的宝贝女儿刘兰英是宠惯了的,嘴巴刁,脾气暴,不是嫌咸,便是嫌淡,不是嫌干,便是嫌稀,不是嫌热,便是嫌冷,一张嘴啊,就像是茅缸里泡出来的,骂人好似泼粪,污言秽语,臭气熏天,让人无法忍受!有一次,厨娘忍无可忍,说了一句:“你骂人我不回嘴,该你自骂自受!”这一下算是捅了马蜂窝,刘兰英放起泼来,冲上前一把扭住厨娘的耳朵,嘴巴紧对着耳眼,轰轰隆隆,万炮齐放,放了一连串臭气弹。可怜身怀五个月重孕的厨娘,怎经得起如此疯狂的折磨?不到一时半刻,便被整得天旋地转,瘫倒在地。刘兰英诬她“装死耍赖”,气势汹汹地抬起腿,对着厨娘高高隆起的大肚子狠踹一脚。厨娘一声惨叫,痛得捧腹打滚,鲜血横流,不仅胎儿当场流产,孕妇没抬出大门便咽了气。两条人命啊!刘家为了逃脱官府惩罚,编造谎言,说是孕妇自己不慎摔跤,动了胎气,早产大出血致死。崔之舜以泪洗面,悲痛欲绝,伸冤无路,雪恨无门。恶气难咽,被迫铤而走险,暗藏利斧,寻机复仇。
      这次,崔之舜探悉刘二爷要到贾家庙集赴宴,一大清早就化妆隐蔽在刘府大门外,看见“杀人魔王”汤天山亲自带兵护驾,正在感到下手困难之际,刘二爷的活宝女儿刘兰英赶出门来,要跟父亲一起去赴宴,因为她听说喝了“周氏养颜灵芝汤”可以使青春常驻。不知为何,刘二爷硬是不肯带她去。她就坐地打滚、活磨死缠。刘二爷无法,便耍了个小花招,假装答应带她去,说是做客要讲体面,让她回家梳洗打扮,换上漂亮衣服再走。她这才破涕为笑,转身回闺房去了。待她打扮得花枝招展再出门时,父亲一伙早已金蝉脱壳,无影无踪!气得她跳起脚把她父亲的祖宗八代臭骂了一顿。待她跳累了,骂够了,几个仆人才上前,又劝又扶,将她哄回家。
      崔之舜一见亲手害死他妻儿的凶手刘兰英,不觉怒火中烧,心想:杀不了恶人头刘二爷,杀死这个小害人精也可消消心头之恨啊!于是,他继续在刘府门外守候,等待天赐良机。没想到时间不长,刘兰英就出来门了,她向守门的家丁交代,说她想一个人上街吃油条豆浆过早,吃完就回来,不要让其他人干扰。然后走向郑家集大街。走了一段,她果然未见家人跟来,便踏上了前往贾家庙的道路。
      崔之舜立刻猜测到刘兰英是想去追父亲,顿觉喜从天降,立刻尾随跟踪……
崔之舜讲到最后,显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气概,对高矮大汉说:“事情的前因后果就是这样,没有半句假话。是捆绑送官,还是就地处置,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高矮大汉二人不约而同地站起来,各拉住他的一只手,异口同声、充满感情地说:“好兄弟,你受苦了!”
      “啊!?”崔之舜大感意外,“你们、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是……”高大汉刚说出三个字,矮大汉忽然“咦”了一声,随即放开崔之舜,一个箭步跳到刘兰英躺的地方,惊奇地:“怪呀!刘兰英的尸体怎么不见了!”
      (待续)

评分

参与人数 2威望 +7 收起 理由
梦碟 + 4 赞一个!
爱遍天下 + 3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荣誉会员

Rank: 5Rank: 5

107

主题

1955

帖子

5947

积分
精华
13
注册时间
2013-4-25
最后登录
2016-7-7

荣誉会员勋章原创文学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3-5-1 08: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亦庄亦谐 于 2013-5-21 21:10 编辑

094139ax6xutwb5qcd5n5h.jpg
6
       贾家庙集周年盛家,周老疤脚跟打后背,跑进门就大叫:“来哒,刘二爷来哒!”
       正厅里没有人,当然没有回应。
      周老疤一眼看到放在八仙桌上一大箱鞭炮,当即冲过去抱起来,顺手从香案烛台下拿了一盒洋火,“哼哧哼哧”地出大门,刚刚将鞭炮箱放在地上,刘二爷的大队人马就到了。他手忙脚乱,来不及一封封地往外拿鞭炮,干脆刮燃洋火,扔进鞭炮箱里,噼噼啪啪响过几声,轰!火光一闪,整箱鞭炮腾空飞起,一团巨大的蘑菇云直冲云天,一条条鞭炮,势同飞机投弹,铺天盖地爆炸。吓得一班人马鬼哭狼嚎,抱头鼠窜!意外的是,一块燃烧的纸片落在大轿上,烧得绣花轿帘稀哩哗啦,任凭刘二爷再沉得住气,也不得不狼狈一回。轿子还没停就往外钻,不想一脚踏空,翻身倒栽出轿,慌乱中,本能地伸手抓轿杠,轿杠没抓到,却抓住了正在燃烧的轿帘,轿帘随同他滚动的身体而滚动,将他包了个严严实实,使他变成一团大火球……
      汤天山赶紧飞身上前,一边给刘二爷扑火,一边大喊:“快拿水来。”
     周老疤惹了大祸,吓得手足无措。听到喊声,急忙回身,打算到厨房去取水。刚刚迈步,他看见每日在街上卖水的郑驼子也站在一旁看热闹,而且一担木桶就歇在身边,真是想瞌睡就来了枕头。周老疤折身跑到郑驼子面前,不问青红皂白,提起木桶就跑,一直跑到正在地上打滚灭火的刘二爷跟前,劈头盖脸泼将过去,随即又跑去提来第二桶……果然,水能灭火,两桶水用完,刘二爷身上的火熄灭了。
      刘二爷身上的火是灭了,但是,跑上前去扶他起来的汤天山却闻到了一股异味,他用鼻子吸了吸,脱口问:“怎么这么臭啊?”
       一旁站着的郑驼子忍俊不禁:“这是我挑到菜园里去上肥的粪水……”
      顿时,四周响起一片哄笑声。
      刘二爷被这一惊一吓一臭一气,晕过去了。
      汤天山望着呆若木鸡的周汝勋、周汝爵兄弟,突然拔出枪来,暴喝一声:“还不快点把刘二爷抬进你家里去洗澡更衣啊……”
      “哦……”周氏兄弟如梦方醒,也不敢嫌臭气难闻,战战兢兢地上前抬起刘二爷,走进周宅,将他安置在大厅中堂八仙桌旁的太师椅上,也顾不得清洗自己的一身臭气,径直走向父母的内室。
此时,他们的父亲周年盛躺在内室床上,自己正在给自己的伤腿换药,
       他听说自己特意请来的贵客,竟被幺儿子周老疤放鞭炮火给烧了,还被他给淋了一身粪水,把人都臭昏了。这还了得!这个漏子捅得太大了,简直是茅缸里荡桨——翘死(屎)啊!刘二爷醒来之后,说不定要亲手毙了周老疤呢!
       周年盛这一惊着实非同小可,当即对长子周汝勋说:“快到厨房去告诉你娘。”
       “哎!”周汝勋遵命匆匆去厨房向母亲禀报去了。
       周年盛又命次子周汝爵背着他来到大厅,他一见斜躺在太师椅上的刘二爷,浑身恶臭,昏厥未醒,心里更加惴惴不安。他一边挣扎着在刘二爷对面的太师椅上坐下,一边吩咐周汝爵:“赶快去弄水来帮刘二爷洗澡。”
       “且慢!”汤天山伸手挡住,“刘二爷是什么人啊?这里是什么地方啊?你又不是不知道,不仅刘二爷是县参议员兼城南区区董、全县有名的八大首士之一,而且他的哥哥刘大老爷乃是赫赫有名的省参议,你让他脱得一丝不挂在大厅洗澡,成何体统啊?你让刘二爷还有何脸面见人?再说,天这么冷,你存心冻死他呀!”
       “这……”周年盛一时语塞,同时,面呈难色,不知应当如何对答。
      这时,周汝勋手提一只沉甸甸的钱袋,急急忙忙地走进大厅,来到周年盛身旁,说:“爸,妈让我把这些钱拿来送给汤队长和弟兄们,让二弟汝爵陪他们先到客厅里喝茶打牌歇息片刻,一会儿再安排酒宴招待。同时,让我找后面药坊伙计们帮忙把刘二爷送到后厅,交由我妈亲自料理,保证让刘二爷安然无恙,一切遂心。”
       “这……”周年盛再次语塞,瞬间,脸上写上了几分不安和无奈。
       “好!”汤天山却喜笑颜开,击掌叫绝,而且迫不及待地伸出手,一把从周汝爵手中抓过钱袋,歪过头对着手下士兵们一呶嘴,说,“走,我们到客厅喝茶打牌去,刘二爷就交给周夫人料理哒!二少爷,客厅在哪里?请你前面带路。”
       不容周汝爵分说,两个士兵已经走到他身旁,一左一右,架着他走向客厅。
       周汝勋呢,跑到后药坊叫来两个伙计,领着他们抬起刘二爷去后厅向母亲交差。
       大厅之内,剩下周年盛孤零零一个。周年盛是方圆百里无人不知的中医郎中。他自幼深得名师教授,悬壶济世,出入杏林,在贾家庙集上开了一个前店后坊的药房,店号“济生堂”。由于他医术高明,经营有道,小日子日渐红火。他用行医赚来的钱,买田置地,出租收稞,渐渐成为本地的殷实富户。这样的人家,自然不断有人前来撮合保媒。七选八选,最后选中一位小家碧玉,姓陈,名玉姣。这陈玉姣可不是等闲之辈,她到底是如何一个非同等闲的人物?一会儿您自然就会明白。
       周年盛是有名的妻管严,老婆陈玉姣才是这个家的一把手,一把手的话就是圣旨,抗旨虽不会杀头,但床头前放的那块栗树洗衣板,却是周年盛享有专利权的。因此,虽然他感到似有一股不祥之兆临头,却无力回天。只好重重地叹口长气,目不转睛地盯着窗外天空飘浮的浓云思考,即将到来的会是一场什么级别的风暴呢?
       正当此时,周汝勋风风火火地跑进来向他报告:“爸,幺弟老疤失踪了!
     (待续)

评分

参与人数 2威望 +7 收起 理由
梦碟 + 4 赞一个!
爱遍天下 + 3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荣誉会员

Rank: 5Rank: 5

107

主题

1955

帖子

5947

积分
精华
13
注册时间
2013-4-25
最后登录
2016-7-7

荣誉会员勋章原创文学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3-5-2 06: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亦庄亦谐 于 2013-5-21 21:11 编辑

094139ax6xutwb5qcd5n5h.jpg
7


      刘兰英并未被扼死,只是短暂昏厥,很快便清醒了。当矮大汉摸她鼻息之时,她故意屏住气,导致矮大汉做出她已气绝的错误结论。她听到崔之舜的讲述,这才明白遭遇冤家复仇的真相,不觉吓得三魂少了两魄,便在矮大汉离她而去之后,趁他们注意力集中听讲述之机,小心翼翼、不声不响地缓慢爬行,从大殿逃出后门。
      出了后门,是一条长廊,她不再爬行,而是猫起腰,借助阴影掩护,一直走到尽头,通过一座月亮门,进入一个令她感到特别奇怪的境地。她从未见过,当然也不知道:这里是庙里的塔林,也就是埋葬和尚的坟场,一座灵塔就是一个和尚墓。大大小小高高矮矮好几十座灵塔,因为反封建运动的毁坏,已是一片狼籍。百十株高大的古柏,被蜘蛛网一般密集的藤蔓纠缠得面目全非,树隙阴暗,林木幽深,在这寒冬的浓雾之中,寒风嗖嗖,拍打树梢,犹似鬼哭妖啼,宛若身临炼狱,令人望而生畏。刘兰英进入其中,立即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莫名恐惧,急忙退步,欲返回圆门内走廊。突然,从她身后伸来一只毛茸茸的大手,劈头一掌,她便人事不知了……
      崔之舜和两个大汉在庙内外包括塔林搜寻了两遍,均未发现刘兰英的踪迹。
      高大汉抬头看看天,天上的大雾已经渐趋稀薄,一股焦急的情绪立即锁上眉头,他快步走到矮大汉身边,低声说:“这个接头地点不能用了,必须赶快转移。”
      “嗯。”矮大汉立即表示赞同,想了想,说:“他们由沙洋镇出发,估计应该是从十字路口西边的方向过来,我们去十字路口往西走,到途中去接应,你看行吗?”
      “我看行。”高大汉回头提高嗓门招呼崔之舜:“兄弟,我们不能再继续寻找下去了,怕的是那姑娘早就从别的途径跑出了大庙,万一她到贾家庙集上找到他的父亲和汤天山……敌众我寡,就危险了。我们必须马上撤走,以防不测!”
      崔之舜说:“要走你们走吧,我今天不杀死这个小害人精,死不瞑目!”
      矮大汉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无柴烧。不能蛮干,快走,晚了怕来不及……”
      崔之舜心意已决:“来了老子就同他们拼,拼一个够本,拼两个赚一个……”
      高大汉向矮大汉打个手势,矮大汉会意地点点头,二人不声不响,一齐走到崔之舜身边,一左一右,高大汉低喝一声,“上!”矮大汉立即和他同时出手,一人挽起崔之舜的一只手腕,架起来往庙宇的大门方向飞跑……


      刘兰英从昏厥中苏醒时,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地穴之中,躺在一大堆茅草之上,旁边的土壁中挖了一个圆洞,内面放着两只点燃了的红烛,阵阵湿气环绕,吹拂得烛光一闪一闪,好像魔鬼的两只眼珠,忽明忽暗,吓得她浑身冒出了鸡皮疙瘩。一翻身就爬起来逃跑,刚到洞口,一个矮墩墩胖乎乎的身影挡住了她的路头。刘兰英抬眼看过去,啊呀!一张圆盘大脸黑得起釉,两条扫帚眉毛黑如油烟,黑扎扎的胡须满腮满脸,咧开的大嘴,露出满口黑森森的大黑牙……活脱脱一尊黑煞神啊!
      刘兰英触目惊心,立即发出一声凄厉的惊叫:“鬼呀!鬼呀……”
      “别怕,别怕!俺不是鬼,俺是人,俺是你救命的大恩人呀。”
      黑煞神的声音如敲破锣,更给刘兰英增添了几分恐怖感,她忙不迭地一边倒退,一边有点儿奇怪地问:“你、你什么时候救过我的命?”
      “噢,是这样的:俺打从这破庙经过,进来找地方屙屎,走进这塔林内,不慎被藤条绊倒摔在一座灵塔碑上,塔碑滑开,露出一个洞口,俺好奇地钻进洞内探究秘密,忽然隐约听到有人呼救,俺立刻从洞内跑出去,寻到大殿后门,看到蒙面汉向你行凶,俺正想上前搭救,却被高矮两个大汉抢了先,俺不知他们是啥人,就暂时隐藏一旁,静观事变。听到蒙面汉的讲述,才知他与你有血海深仇,是来要你小命的。你虽然大难不死,并得以逃进塔林,但又遭到他们的追杀,若非俺及时施救,将你救进这个洞内隐藏,你必死无疑。”
      刘兰英长长地松口气:“这么说,你真是我的救命恩人?”
      黑煞神脸上显出一副气恼的样子:“这还有假吗?别的你可以不信,他们逼近塔林之前,是俺把你救进这个洞中的,这个事实,你该不会有怀疑吧。”
      刘兰英略想了一下,确有其事,没有做声,只是点了点头。
      “俗话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小美人,俺救了你一命,你咋报答俺呀?”
      刘兰英:“我爸是县参议员,还是城南区区董,你是想当官,还是想要钱,我都可以让他满足你。”
      黑煞神狡黠地一笑:“嘿嘿,俺既不要官,也不要钱呢?”
      刘兰英疑惑地:“那你要什么?”
      黑煞神眼中泛起一层淫邪的涟漪:“只要你陪俺玩个游戏。”
      刘兰英笑了起来:“玩游戏,好啊!是玩老鹰抓小鸡,还是玩跳绳踢毽子?”
      “咦,”黑煞神惊叹一声,随即喜形于色,“呵呵,看样子你还没开过荤?太好了!!说实话,像你这种大户人家的娇娇小姐俺倒是头一次遇着哩!那些老游戏咱今日都不玩,俺俩一起玩个新游戏,你和俺都来品尝一种新鲜味,咋样?”
      一向贪玩的刘兰英兴趣陡起:“好哇!新游戏,新鲜味,快说,怎么玩?”
      “嘿嘿,”黑煞神报以诡秘的一笑,“你先把身上的衣服都脱掉。”
      “脱衣服?脱衣服干什么?”刘兰英不笑了,将一双眼睛瞪得又圆又大。
      黑煞神的嘴角流着口水:“这种游戏必须脱了衣服才好玩,你就快脱吧……”
      (待续)

评分

参与人数 2威望 +7 收起 理由
梦碟 + 4 赞一个!
爱遍天下 + 3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荣誉会员

Rank: 5Rank: 5

107

主题

1955

帖子

5947

积分
精华
13
注册时间
2013-4-25
最后登录
2016-7-7

荣誉会员勋章原创文学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3-5-3 06: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亦庄亦谐 于 2013-5-21 21:12 编辑

094139ax6xutwb5qcd5n5h.jpg
8


      周老疤放鞭炮使刘二爷身上着火,又给他淋了两桶粪水,致使他昏厥过去,深知闯了大祸,他既怕父母惩罚,更怕刘二爷报复,如果落到他们手上,是活是死,神鬼莫测。于是,他乘众人哄笑之机,闪身逃出了贾家庙集。
      他一边跑一边想,我该逃往哪里,何处是我的避难之所呢?亲戚朋友之家绝对不能去,因为那些地方最不安全。必须找个无人知晓的地方,暂时避避风头。
      他不敢走大路,专拣偏僻小路,漫无目标,像一匹无缰野马,随意乱蹿。
      忽然,寒风送来一阵“咩咩”的叫声。
      他举目望去,发现前面芦苇林与一座山丘树林的相交之处,有一片黑压压的东西——啊,是羊子,是黑山羊,一点儿也不错!
      看到黑山羊,周老疤的第一反应便联想到早上在街头发生的那场人羊大战。莫非就是那个黑煞神赶的那群黑山羊?他怎么把羊赶到贾家老庙的塔林后面了?
      周老疤觉得贩羊的黑煞神是个很了不起的人物,居然能够把那些黑山羊训练得那么听话,招手即来,挥手即去。特别是那根神鞭啊,真叫绝!指哪儿打哪儿。这还不说,为人好像还挺讲义气,人家打死了他的领头羊,他不但不怪罪,反而说是羊害人,打死活该,还把那头又肥又壮的死羊拱手相送,作为赔偿。
      许是好奇也许是崇拜,周老疤决定去见见这位有点儿神秘的人物,说不定从他那儿得到什么启示,帮助自己摆脱目前的困境呢。
      周老疤很快来到了羊群前,原来这里是一块草坪,羊儿在地上啃枯草,却没见到人。既然羊在这里,人肯定不会走远,反正没有别的事,就坐下来等等再说吧。
      他走到塔林边,背靠一株高大的古柏坐下来。没过多久,忽听得从塔林那边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和说话声。周老疤好奇怪:这破庙早已香火断绝,人迹罕至,今天是怎么了?不好,只怕是我的追兵找来了!我得赶快藏起来。他来不及多想,跳起身,双手抱住刚才背靠的古柏树干,蹭噌蹭,像毛猴一样爬上了树梢。这个地方真不错,既可能让繁茂的柏树枝叶遮挡他的身体,不被人发现,又可以让他通过树枝叶的缝隙观察到四周的情况,正所谓登高望远,一目了然。
      周老疤既看到了崔之舜和高矮大汉在庙内外搜索直至出庙的情景,也看到刘兰英逃进塔林,被黑煞神打昏并抱着钻进灵塔洞门的全过程。而且还看到那三个大汉出庙之后,黑煞神一个人又从灵塔洞内钻出来,前后左右检查了一番,没有发现异常,又重新钻回灵塔洞的经过。周老疤见此事完全与己无关,一颗悬着的心也就落实下来。但是,他对这件事情疑问重重:那个小姑娘是什么人?那几个追杀她的大汉又是什么人?小姑娘为何会遭人追杀?黑煞神为何要救小姑娘,既然要救她,又为何要打昏她?小姑娘被救入洞内又会发生什么情况呢……因此他在四周一切恢复平静之后,即从古柏上溜下地,悄悄地来到那个黑煞神进出的灵塔面前。
      摆在周老疤面前的是一块塔碑,他用手推了几下,石碑竟像生长在塔上一样,纹丝不动,仔细观察一阵,也没找到机关所在。他隐隐约约听到从地层深出传来一个小姑娘恐怖的尖叫声,猜测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情况,急得他头上的汗水直冒。情急之中,他也没想到会产生什么样后果,从地上检起一块石头,狠狠地在石碑上砸个不停,同时大声吼叫道:“出来,洞里的人赶快出来……”
      敲打叫喊了一阵,并无任何反响。周老疤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大声喊道:“洞里的人听好了,我们是郑家集团防队,已经知道你是贩羊的黑煞神藏在洞里,如果你再不出来,我们就用炸弹把这塔炸了,把你活埋在里面!我喊一二三,如果你再不出来,我们就丢炸弹啦!一、二……”
      这一招确有奇效,“三”字尚未出口,塔内便传出了黑煞神的声音:“别丢炸弹,别丢炸弹,俺这就出来……”
      话音刚落,灵塔的石碑哗地一声打开了,黑煞神身披一件羊皮袄,下穿一条衬裤,从洞口钻出身子,双手蒙着眼睛,遮挡着洞外的强光,就地站着,等待发落。然而,当他的两眼适应了外面的光线之后,发现面前站着的只是一个身材瘦弱的少年之时,立即感觉到自己蒙受到了莫大的侮辱,顿时恼羞成怒,勃然火起,反手抽下背后的鞭子,挥舞起来,破口大骂:“妈拉个巴子,小兔崽子,老子勒死你……”
      黑煞神神鞭缠拽领头羊脖子的厉害,周老疤是亲眼见识过的,立刻吓他目瞪口呆,手足无措,就听鞭声在空中“啪”一声脆响,鞭梢立即像毒蛇一般缠到了周老疤的脖子上,周老疤感到喉头一紧,嘴一张,两颗眼珠差点儿从眶内蹦出来了……
      周老疤想喊喊不出声,耳边却听到了一声惨叫:“哎哟咧……”
      周老疤看到黑煞神手中的羊鞭已经落在地上,他的右手手腕上血流如注……
      这是怎么回事?还没等周老疤明白过来,黑煞神忽然一扭身,拔腿逃跑。
      周老疤一把撕开缠在脖上的羊鞭,大喊一声:“站住!”尾随其后,紧紧追赶……
      黑煞神见他紧追过来,竟然猛一咬牙,伸出左手,俯身从地上拾起一把不知从何而至的斧头,顺手一掷,斧头立即径直飞向周老疤的脑袋。黑煞神随即闪身钻进塔林,打起飞脚,朝着后面的树林仓皇逃跑。
      周老疤躲避不及,死亡在即。
      “小心!”随着一声喊叫,一个身影腾空飞起,将周老疤扑倒在地,斧头没有砍中周老疤的脑袋,却砍中了那个飞影的肩膀……
      (待续)




补充内容 (2013-5-28 07:56):
阅读第一章第9节,请登69楼

评分

参与人数 2威望 +7 收起 理由
梦碟 + 4 赞一个!
爱遍天下 + 3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荣誉会员

Rank: 5Rank: 5

60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精华
44
注册时间
2007-12-15
最后登录
2018-10-14

终生成就勋章特殊贡献勋章退役版主勋章荣誉会员勋章元老会员勋章发贴之星勋章原创文学勋章爱心大使勋章美食之星勋章户外达人勋章旅游达人勋章钓鱼达人勋章

发表于 2013-5-3 06:55 |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
经典小说~~~~o::guzhang2::guzhang2: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2 收起 理由
老天 + 2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荣誉会员

Rank: 5Rank: 5

22

主题

1509

帖子

5860

积分
精华
18
注册时间
2010-11-22
最后登录
2015-9-23

荣誉会员勋章

发表于 2013-5-3 14:54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天 发表于 2013-5-3 06:30
8  

      周老疤放鞭炮使刘二爷身上着火,又给他淋了两桶粪水,致使他昏厥过去,深知闯了大祸,他既 ...

烽烟四起 悬念丛生 每一章节看似零散 却环环相扣  期待精彩下文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 收起 理由
老天 + 1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热线:17362601609,qq:17652571|手机版|钟祥之窗 ( 京ICP备12017851号-5 京ICP证12042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517号 )

本站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对内容有异议,请在网站事务版块反映,或发邮件至17652571@qq.com说明情况。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