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祥之窗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26625|回复: 321

[家教园地] 当代悲情小说:丑丫

[复制链接]

荣誉会员

Rank: 5Rank: 5

434

主题

8162

帖子

3万

积分
精华
131
注册时间
2010-12-30
最后登录
2018-3-10

荣誉会员勋章发贴之星勋章原创文学勋章摄影大师勋章爱心大使勋章旅游达人勋章

发表于 2017-6-15 13: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联通
本帖最后由 天慧 于 2017-6-15 21:47 编辑

封面.jpg


未标题-1.jpg



    “呜哇!”
    一声尖厉的婴儿啼哭声拔地而起,一发不止。
    “呜哇!呜哇!呜哇……”
    婴啼惨烈,绵亘不断;哭声悲摧,激越腾空。
    黎明中的浓浓雾霾被无情地撕破,马路上的阵阵喧啸被冷酷地压抑。
    少妇黄连坐在蛇皮袋上,紧靠车站广场垃圾桶,头发蓬乱,泪眼婆娑,眼皮红肿得象鱼泡,听到婴儿哭声,一个激灵跃身而起,身体摇摇晃晃,眼看要摔倒。
    她双手一把抓住垃圾桶,将胸口贴住垃圾桶,勉强站住了。
    “呜哇!”
    婴啼声从垃圾桶中突冒而出,她浑身猝然一抖,惊叫出声:“啊,宝宝,我的宝宝……你在摇窝里睡醒了,饿了吗?莫哭,莫哭,妈妈来喂奶给你吃!”
    她双手伸进垃圾桶,抱出一个包裹着的婴儿,左手紧搂入怀,右手解开袄扣,掏出胀鼓鼓的奶头,一把塞进小嘴大张的婴儿口里,婴啼声嘎然而止。
    身穿长大衣的王少德快步走到黄连面前,说:“快跟我进站,马上要开车了。”
    黄连声音嘶哑地答道:“哦,宝宝饿了,我正在喂奶哩!”
    王少德一愣:“宝宝?哪个宝宝?!”
    黄连答:“当然是我的宝宝啊!”
    王少德弯腰下去,撩起大衣下摆,似乎是系了一下鞋带,然后起身将头凑近黄连怀中看了一眼,立即失声叫道:“嗨!这哪是你的宝宝啊?猴子脸,老鼠眼,猫儿鼻,兔儿唇——纯粹一个动物组合的活宝丑八怪!”
    黄连垂眸一览怀中的宝宝,不觉惊骇相加:“啊,这是怎么回事?!”
    她双手猝然松开,怀抱的婴儿又落入垃圾桶内。
    “呜哇!呜哇!呜哇……”
    婴啼声再度突起,凄厉之势更甚于前,一声接一声,迅速向四周扩散。
    王少德一把捏住黄连的手臂,拽起就跑:“走,我们赶快进站上车!”
    “你们不能走!”一位头发斑白的大妈迎头挡住了去路。
    王少德被迫止步,抬眼盯着大妈,诧异地问:“我们为什么不能走?”
    “哼!”大妈冷笑一声,折身从垃圾桶中抱起婴儿,用手拍着呵哄了两声,婴儿不哭了,随即送到王少德面前:“要走也行,必须把你们的宝宝抱走。”
    王少德翻个白眼,连连后退,反问道:“我们的宝宝?哪个说的?!”
    大妈手指转向黄连:“她说的?”
    王少德将目光转向黄连,疑惑地:“嗯?!是你说的?”
    黄连表情呆滞,目光茫然:“我……”
    大妈见她吞吞吐吐的样子,以警告的语气说:“你莫想心思骗我啊!我长年在这里摆摊卖甘蔗,刚才婴儿哭的时候,我亲眼见你站在垃圾桶前抱着婴儿,亲耳听你哄她说:‘啊,宝宝,我的宝宝……你饿了吗?莫哭,莫哭,妈妈来喂奶给你吃!’”
    这时,大妈背后走出一个左手杵着一根甘蔗,右手牵着一个男孩的大汉,扯开洪钟大嗓,接口说:“没错!我刚才正在摊前给我儿子买甘蔗,我也确实听见这少妇说是她的宝宝。”
    “是的,没错,我也听到了……”一位旅客在一旁补充佐证。
    王少德急了:“你们肯定听错了,这宝宝真的不是……”
    “你收起吧!”大妈抢过话头,极其自信地说,“我耳不聋,眼不花,打雷能听清人说话,蚊虫飞过识公母,绝对错不了。这个宝宝肯定是你们的!”
    王少德无可奈何地一把将黄连推到大妈面前:“好,你不听我说,听她自己跟你说,这宝宝是不是她的?”
    大妈一挥手,一犟脖:“说什么呀?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这婴儿生得丑,又是兔儿唇,肯定是个女婴,你们嫌弃她,想趁车站人多杂乱,扔掉她,对吗?”
    王少德又急了:“不对!我……”
    大妈仍不给他申辩的机会,又打断他的话头:“当然不对!弃婴是违法犯罪行为!我要报警,让110来带你们夫妻去询问处理。”
    大妈掏出手机就拨电话。
    王少德更是急得面红耳赤,赶紧放开黄连的手臂,反手一把夺过大妈的手机,说:“大妈,您真的是误会了,我俩不是夫妻。”
    大妈一愣:“什么,你俩不是夫妻,噢,非婚生育!非婚生育也不能弃婴呀!”
    王少德急得直跺脚:“大妈,您莫乱说啊!她既不是我老婆,也不是我对象!”
    大妈眼中露出狐疑的目光:“不是老婆?也不是对象?——噢,我明白了,是情人!是二奶?还是小三?”
    王少德连连摆头:“不是,不是,都不是!”
    大妈有点懵了:“都不是,那是什么?”
    王少德道:“她是我的婶娘,我是她的侄子。”
    “啊?! ”
    这一次,不仅仅是大妈,就连不知在什么时候渐渐过来围观凑热闹的人都同时发出了一声惊叹。
    买甘蔗的大汉上前一步,面对王少德破口大骂:“好你个狗儿禽兽不如的浑蛋,竟然干出这种乱伦的龌龊勾当,还搞出私生子和弃婴的丑事来了,老子揍死你……”
    大汉扬起手中的甘蔗棒子,照着王少德的脑袋砸过去。
    大妈一把挡住大汉的手,没让甘蔗棒砸下去:“莫忙,莫忙,等我再问问看。”
    大汉气呼呼地:“对这号人,问那么清楚干什么,先让他尝点苦头再说。”
    大妈摆出一副秉公执法的派头:“他们错我们不能错,不能糊涂官断糊涂案,事情当然要问清楚才行。”
    王少德狼狈不堪地双手抱头说:“对对对!问清楚,要问清楚!”
    大妈点点头:“那好,小伙子,请你如实回答我,你今年多大年纪了!”
    “二十一岁。”
    “你婶娘呢?”
    “二十四岁。”
    “你叔叔呢?”
    “我父亲是独生子,没有叔叔。”
    “没有叔叔?这就怪了,没有叔叔,哪来婶娘呢?”
    “哦,我和她不是亲婶侄,是同一个村子同一宗族的堂婶侄。”
    “哦,难怪我觉得你这婶侄年龄差有点不对劲呢。不过,虽然不是直系亲属,但毕竟是晚辈和长辈的关系,婶侄私通,这话好说不好听啊!”
    王少德急忙申辩:“大妈,我和她没有不正常的关系。”
    围观者中有人争相插言:
    “私生子都有了,关系正常吗?”
    “关系正常,为什么要弃婴?”
    “关系正常,婶侄俩为什么要私奔?”
    ……
    王少德扫视一眼周围黑鸦鸦的人群,惶急无措:“哎哟,我真是百口莫辩啊!这弃婴确实不是我们的,我们也不是要私奔。唉,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看来我是秀才碰到兵,有理说不清了。”
    大妈不乐意了:“喂,小伙子,这话可不对了,只有说不清的感情,没有说不清的道理。大妈今天就斗胆来为你作这个主,有什么话尽管说,说清楚了放你走。”
    “对,对,对,说清楚了放你走。”围观人群中传来一片附和声。
    王少德看看四周,只好实话实说:“事情是这样的,我婶娘上个月刚刚生了孩子,她老公上山采药材时失足悬崖,不幸身亡,刚刚安葬了。”
    “啊?!”在场所有的人异口同声发出一声惊叹。
    王少德接着说:“前天,我婶娘满月,因为宝宝太小,出门不方便,昨天她把婴儿放在我家,我是村民组长,专门陪同她来保险公司办理意外伤害理陪的。”
    大妈:“她把宝宝丢在你家,昨天就应该赶回去呀,不然,宝宝要吃奶怎么办?”
    王少德叹口气:“唉,她心里的确是记挂着宝宝,想当天赶回家的。可办完事没赶上班车,她不肯住旅馆,昨晚在候车室坐了一夜。刚才我去购票,她在这里等我,丧夫之痛加上她心里记挂放在家里的婴儿,可能一时急昏了头,错认宝宝了。”
    大妈将信将疑地:“啊,竟有这样的事啊!不过,空口无凭,请你出示一下保险公司理陪结果的文件给大家看看,以证明你们的清白吧!”
    “行,行!”王少德连忙点头,回首对黄连说,“你快拿文件给大家看吧。”
    “哎。”黄连精神恍惚地应了一声,朝地上看了看:“咦,我装文件的袋子呢?我刚才还坐在上面的……”
    “哼!”大妈冷笑一声抱着婴儿走上前,声色俱厉地说:“你们不要再自作聪明表演骗人的鬼把戏了!说吧,是乖乖地承认错误,把这个宝宝抱回家,一家人好好过日子呢?还是让我报警请110带你们去审查,最后落个弃婴罪判刑呢?”
    王少德先是一愣,随即眼珠儿骨碌碌地转了几转,然后说:“哦,我们认错,我们认错,我们马上把宝宝抱回家,一家人好好过日子。谢谢,谢谢大妈开恩……”
    王少德向大妈深深地鞠上一躬,双手从大妈手中抱过婴儿,转身塞进黄连怀里,然后拽着黄连边走边耳语道:“快抱好宝宝,你现在什么也莫问,一切听我的……”


评分

参与人数 4威望 +15 收起 理由
非礼莫入 + 5 赞一个!
半梦半醒 + 2 赞一个!
情深似海 + 5 很给力!
玉成 + 3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以文会友  尊重人格  歌颂正义  鞭挞邪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荣誉会员

Rank: 5Rank: 5

40

主题

9062

帖子

1万

积分
精华
2
注册时间
2009-11-1
最后登录
2018-4-7

特殊贡献勋章退役版主勋章荣誉会员勋章发贴之星勋章

发表于 2017-6-15 13:56 | 显示全部楼层
经典小说,分享!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3 收起 理由
天慧 + 3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荣誉会员

Rank: 5Rank: 5

434

主题

8162

帖子

3万

积分
精华
131
注册时间
2010-12-30
最后登录
2018-3-10

荣誉会员勋章发贴之星勋章原创文学勋章摄影大师勋章爱心大使勋章旅游达人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7-6-15 13:57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了感谢教育茶座厚爱,这可是首发稿啊!
以文会友  尊重人格  歌颂正义  鞭挞邪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荣誉会员

Rank: 5Rank: 5

40

主题

9062

帖子

1万

积分
精华
2
注册时间
2009-11-1
最后登录
2018-4-7

特殊贡献勋章退役版主勋章荣誉会员勋章发贴之星勋章

发表于 2017-6-15 13:59 | 显示全部楼层
加精鼓励,期待分享更多的经典美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荣誉会员

Rank: 5Rank: 5

40

主题

9062

帖子

1万

积分
精华
2
注册时间
2009-11-1
最后登录
2018-4-7

特殊贡献勋章退役版主勋章荣誉会员勋章发贴之星勋章

发表于 2017-6-15 14:01 | 显示全部楼层
天慧 发表于 2017-6-15 13:57
为了感谢教育茶座厚爱,这可是首发稿啊!

谢谢老师对教育茶座的支持与鼓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荣誉会员

Rank: 5Rank: 5

434

主题

8162

帖子

3万

积分
精华
131
注册时间
2010-12-30
最后登录
2018-3-10

荣誉会员勋章发贴之星勋章原创文学勋章摄影大师勋章爱心大使勋章旅游达人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7-6-15 14:06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首席版主这么快就加精鼓励!太感动了!
以文会友  尊重人格  歌颂正义  鞭挞邪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荣誉会员

Rank: 5Rank: 5

40

主题

9062

帖子

1万

积分
精华
2
注册时间
2009-11-1
最后登录
2018-4-7

特殊贡献勋章退役版主勋章荣誉会员勋章发贴之星勋章

发表于 2017-6-16 07:21 | 显示全部楼层
天慧 发表于 2017-6-15 14:06
感谢首席版主这么快就加精鼓励!太感动了!

再次分享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荣誉会员

Rank: 5Rank: 5

434

主题

8162

帖子

3万

积分
精华
131
注册时间
2010-12-30
最后登录
2018-3-10

荣誉会员勋章发贴之星勋章原创文学勋章摄影大师勋章爱心大使勋章旅游达人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7-6-16 12: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未标题-1.jpg



    王少德硬拽着怀抱婴儿的黄连,离开县城车站广场,来到进站口,掏出两张车票,验票后进入站台,登上了一辆长途客车,对号入座。
    王少德安排黄连靠车窗口、自己靠中间走廊的位置,紧挨坐下。
    二人刚刚坐好,汽车发动机猝然响起,车扉关闭。
    “嘀嘀!”两声鸣笛响过,车轮转动,行程开始。
    或许是轰隆隆的发动机响声、鸣笛声和车轮转动颠簸的骚扰造成不良反应,令黄连怀中的婴儿“呜哇”一声,又大声啼哭起来。
    黄连此时如梦方醒,忽地离座站起,双手托着婴儿,失态尖叫:“哎,这阿子……”
    她的这声惊叫,马上将车内所有乘客的注意力吸引过来了。
    “嘎——”司机紧急刹车,幸亏车子刚启动,速度不快,未造成惯性伤害。
    司机回过头,目光投向黄连,急切而关注地询问:“阿子怎么啦?”
    正在全神贯注地眼望车窗外的王少德吓了一跳,赶紧回首跟随站起来,一把按住黄连的肩膀,一边用力往下按一边说:“啊,没事,师傅,您继续开车吧。阿子一定是饿了,她妈一喂奶就好了!”
    “哦。没事莫惊叫乱喊啊!注意安全。”司机告诫一声,脚松刹车,继续登程。
    “是是是,我们一定注意。对不起!让大家受惊了,我向大家道歉!”
    王少德双手打拱,前后左右环绕作了一圈揖。这才重新坐下,轻声对黄连耳语:“赶快给阿子喂奶吧,切莫再让她哭了。你想说什么,你想问什么,我都晓得,千万莫说,也千万莫问,一切听我的。下车后我再一一详细对你说。”
    黄连满目惶惑地看着他,一言未发,只是顺从地解开袄扣,开始给婴儿喂奶。
    婴儿不哭了。
    客车经由出站口开出了大门。
    “你快看!”王少德用手拐戳一下黄连的胳臂,嘴巴向车窗外一挑。
    黄连举目望去,只见卖甘蔗的大妈和买甘蔗的大汉等一拨人站在门口,一个个长颈鹿似地伸着脖子,焦急地向车窗内探头观察。
    王少德似乎是担心外面的人看不清,干脆起身伸手拉开车窗玻璃门,将手伸出窗外,高声招呼:“大妈,大哥,谢谢你们了,再见!”
    大妈、大汉等人的目光立即投向黄连怀里的婴儿身上,一个个脸上顿时有了喜色,也不约而同地挥手回答:“再见!祝你们全家一路顺风……”
    客车离站,王少德关窗坐下,如释重负,舒口长气,不再说话,闭上了眼。
    黄连喂着婴儿,不时发出长吁短叹,两眼迷茫,闪烁不定,一直没有合眼。
    太阳驱散了天空的雾霾,毫不吝啬地将暖洋洋的阳光撒向大地,好一个大晴天。
    车登公路,愈行愈远,驰骋原野,翻越丘陵,过桥入隧,绕峰盘山,一路平安。
    三个多小时后,到达了终点站。
    车刚停稳,王少德霍然睁眼,从黄连怀里抱过酣睡的婴儿,轻声说道:“你先下车,到车站大门口等我吧。等车上的人都下完了,我有几句话要单独对司机说。”
    黄连不哼不哈,用疑惑的目光扫视了他一瞬,起身离座,下车向大门外走去。
    黄连来到车站大门外,立足未稳,王少德已匆匆赶来。
    他面带喜色,又略显紧张地对黄连说:“快走!”
    黄连见他两手空空,脱口便问:“阿子呢?”
    王少德一把拽住黄连,神情紧张地回头看了看,说:“快,我们边走边说。”
    黄连一把甩开他的手,双脚纹丝不动:“不行,你不告诉我,我就不走。”
    王少德两眼骨碌碌地四面周游,眉飞色舞地压低嗓门说:“车上的乘客都下完了,我乘司机下车打开行李箱让乘客拿东西的机会,悄悄将阿子放在最后一排座椅上,然后人不知,鬼不觉地溜了。我们快走吧,万一被司机发现追来就麻烦了。”
    黄连瞪他一眼:“怎么,你想把阿子扔掉不管?”
    王少德:“管?她亲爹妈都不管?我凭什么要管?”
    黄连用陌生的眼光盯着他:“既然你不想管,为什么在县城车站要承认她是我们的宝宝,并把她抱上车?”
    王少德:“嗨,你难道没看到那阵势啊?我要不承认是我们的宝宝,不抱她上车,鬼晓得他们会胡搅蛮缠到什么时候。为了脱身,我只好顺水推舟。你看,那些人不好对付吧,一直跟踪我们,直到在出站口看见我们抱着阿子坐在车上才罢休。”
    黄连:“不管你有什么理由,既然把这阿子抱来了,我们就得对她负责。”
    王少德:“我们对她负责?我看她应该对我们负责!”
    黄连:“她对我们负责?!”
    王少德:“是啊,若不是她的出现,我们在县车站会遇到那么多麻烦吗?差点儿走不脱身不说,还害得我险些儿挨打。幸亏我脑瓜儿聪明,略施小计,安然脱险。”
    黄连:“我看你是聪明反被聪明误,自搬石头自砸脚。”
    王少德眨巴着眼皮,不解地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自己慢慢地在这里想吧,这天寒冷冻的,我要赶快去抱阿子。”
    黄连猛然拔腿,大步走向车站。
    王少德张臂挡住去路,问:“你去抱阿子干什么?”
    “这阿子不是个弃婴吗,我抱回去养起来。”
    “开什么玩笑?你已经有了一个阿子,上头还有一个瘫痪了十八年的公爹,公婆去年病故,老公上个月又被撞身亡,你上有老残,下有幼婴,一个寡妇,居住在贫穷的小山寨上,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哪能再雪上加霜啊?”
    “雪上加霜照旧是个冷,穷得发酸仍然是个穷。一个阿子是养,两个阿子还是养,假如我生的是双胞胎,难不成就因为穷,掐死一个啊?”
    “话不能这么说。自己亲生的那是没有办法的事。毕竟不是亲生的呀!再说,你看那阿子,长得象个丑八怪不说,还是个兔儿唇豁巴嘴,养大了怕是连男人都找不到,不扔掉有什么用?”
    “难怪你名字叫王少德呢,真是缺德!这种话也说得出口,这种事也做得出来。还当村民组长呢,当个害民组长差不多!长得象丑八怪是人,兔儿唇豁巴嘴也是人。是人就有生存的权利,是人就要讲人性。多的话不说,这阿子我养定了!”
    黄连说到这里,冷不防当胸一掌,推开王少德,腾腾腾!大踏步走向车站。
    王少德并不死心,紧追不舍:“哎,你等一等……”
    正在此时,客车司机抱着“哇哇”哭叫的弃婴急慌慌地冲出车站来了。
    司机边跑边高声叫喊:“谁的阿子掉车上了……”
    黄连立即高声回应:“师傅,是我的阿子!”
    王少德听她这么一说,木偶一般呆住了。
    黄连几步跨到司机面前,一把接过孩子,揣进怀里,婴儿马上不哭了。
    司机满脸疑惑地问:“你怎么把阿子丢车上了?”
    黄连报以一笑,解释说:“师傅,看您说哪去了,我怎么会把孩子丢车上呢?是我们坐车时间长了,都要解溲,带着阿子不方便,加上外面很冷,阿子睡了,怕冻着,所以暂时寄放在车上,我们这不赶回来抱了吗?”
    司机半信半疑:“哦,原来是这样啊!不过,你们两个大人都走了,把个阿子放在车上,不怕别人抱走了?”
    “哈哈……”司机爽朗地笑起来,高兴地说,“这话我听着舒服!好,阿子交给你们了,我也可以休息一下喽!再见!”
    黄连抱着婴儿回头,眼见王少德呆若木鸡原位不动,没好气地叫一声:“走啊!”
    王少德痴痴地盯着黄连怀中的婴儿,问:“你、你当真要把这丑阿子带回家?”
    黄连睨他一眼:“你又不是不晓得我的脾气,吐口唾沫是颗钉,说话从来算数,从今往后,这阿子就是我家宝宝的孪生姐妹,家里那个叫大宝,怀里这个叫小宝!”
    王少德苦笑道:“什么小宝啊,我看是一粒苦果。你吃进嘴里,会痛苦不堪的!”
    黄连斩钉截铁地答道:“苦果算什么,你不晓得我的名字叫黄连吗?莫说是苦果,哪怕是苦药,我也一口吞了,痛死我也决不吐出来!”
    王少德叹口气:“唉,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流泪啊!我该说的话都说了,既然你吃了秤砣铁了心,非要自讨苦吃,我也无药可救你了。那我们就回家吧。”
    王少德斗败的公鸡似地扭头便走,黄连也不再吭声,随后跟进。
    没走几步,黄连忽然喊道:“等一下。”
    王少德赶紧止步,猛地回首,两眼发亮,盯着黄连,问:“怎么,你想通了?”


评分

参与人数 4威望 +15 收起 理由
非礼莫入 + 5 赞一个!
半梦半醒 + 2 赞一个!
情深似海 + 5 很给力!
玉成 + 3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以文会友  尊重人格  歌颂正义  鞭挞邪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荣誉会员

Rank: 5Rank: 5

40

主题

9062

帖子

1万

积分
精华
2
注册时间
2009-11-1
最后登录
2018-4-7

特殊贡献勋章退役版主勋章荣誉会员勋章发贴之星勋章

发表于 2017-6-16 13:35 | 显示全部楼层
已经拜读,经典美文。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3 收起 理由
天慧 + 3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荣誉会员

Rank: 5Rank: 5

434

主题

8162

帖子

3万

积分
精华
131
注册时间
2010-12-30
最后登录
2018-3-10

荣誉会员勋章发贴之星勋章原创文学勋章摄影大师勋章爱心大使勋章旅游达人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7-6-17 06:29 | 显示全部楼层
情深似海 发表于 2017-6-16 13:35
已经拜读,经典美文。

感谢首席版主鉴赏!
以文会友  尊重人格  歌颂正义  鞭挞邪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荣誉会员

Rank: 5Rank: 5

434

主题

8162

帖子

3万

积分
精华
131
注册时间
2010-12-30
最后登录
2018-3-10

荣誉会员勋章发贴之星勋章原创文学勋章摄影大师勋章爱心大使勋章旅游达人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7-6-17 07: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未标题-1.jpg



    黄连又睨王少德一眼,答:“不是我想通了,是我想吃了。从昨晚到现在,十几个钟头水米未沾,这里离我们寨子还有三十几里山路,而且全是上坡,空着肚子,怕是走不多远就趴下了。沿途荒无人烟,我们在镇上找个饭馆,吃饱了再走吧。”
    王少德伸手一拍后脑勺:“哟,你这一说,我也感觉饿了呢!行,吃饱了再走。”
    二人走进小镇唯一小街,在一个临街摆设的小吃摊的一张小桌旁坐下来。
    老板娘热情地走过来,满脸堆笑地问:“请问二位,想吃点什么?”
    王少德刚要答话,黄连抢先说:“大侄子,今天是你来帮我办事,这餐饭我请客,你想吃什么菜就点什么菜吧。”
    王少德看了黄连一眼,说:“好吧,恭敬不如从命。你要请客我也就不客气了。”
    黄连满意地点点头:“自家人,不客气最好。吃什么,快说吧,吃完了好赶路。”
    王少德将目光移向老板娘:“两碗清汤面,四个馒头,我们两个一样多。”
    老板娘瞪大眼睛,盯着王少德,不敢相信地:“嗯?!”
    黄连诧异地:“哎,不行,不行!我晓得你在家是无肉不进餐的,你得点荤菜。”
    王少德并不理会黄连,对着老板娘提高声调:“你盯着我干什么?我有那么好看吗?两碗清汤面,四个馒头,快快去拿来啊!”
    “嗯……”老板娘脸色一沉,鼻子含糊不清地哼一声,扭头懒洋洋地走向店内。
    “你……”黄连望着王少德,刚要说话,王少德开口制止她,“婶子,既然你叫我作主,别的你就不要说了。我现在急迫想知道的是,在县城车站广场,这个弃婴是怎么到你手上的?”
    黄连一脸木然:“大侄子,你是晓得的,自从我老公遇难,我实在经受不了这个严重打击,头裂了,心碎了,吃不下,睡不宁,痛苦难言,精神恍惚,昨天在保险公司签字按手印办手续,我都是糊里糊涂的象做梦……”
    王少德见她唠叨不止,没答上正题,忙打断她的话,说:“这些情况你不必多说,我都晓得,我是问你,你怀里抱的这个弃婴是怎么来的,是你自己捡来的,还是别人塞进你怀里的?请你明明白白地告诉我。”
    黄连低头视婴,思索片刻,说:“你要我说明白,我真说不明白。只恍惚记得,我在半醒半睡中听到宝宝哭。我站起身,迷迷糊糊地发现宝宝躺在面前的摇窝里,我伸手就把她抱进怀里喂奶了。事情大概就是这样吧。”
    王少德:“嗯,我明白了。这事应该是有人乘你背靠垃圾桶睡觉的时候,悄悄将婴儿抛弃在垃圾桶里了。而你在听到婴儿哭声之后,在头脑不清醒的情况下,稀里糊涂地将垃圾桶当成了你家宝宝的摇窝,错把弃婴当成自己的宝宝了,对吧?”
    黄连点点头:“嗯,应该就是这样的。”
    王少德:“虽然你反对,但这话我还是要说。这弃婴你不能要。”
    黄连:“为什么不能要?”
    王少德:“你大概不晓得吧?收养弃婴是要经过政府民政部门登记批准的。象你这种情况根本不符合收养弃婴的条件,你私自收养这婴儿属于违法,要受处罚的。”
    黄连:“你莫看我没有读过书,不识字,拿什么违法受处罚来吓唬我。要说违法,她亲生的爹妈把她扔掉了那才叫违法,该他们受处罚。如果说收养孩子违法,我甘愿受处罚。告诉你,我可是吃下秤砣铁了心的,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不会放弃!”
    王少德:“你这样不听我劝说,同我唱反调,难道你就不怕我到政府告你?”
    黄连冷笑一声:“哼哼,谅你没得那个胆!告我?难道你就不怕我反告你?”
    王少德诧异地:“什么?反告我?你反告我什么?”
    黄连:“你在县城车站广场冒认这个婴儿,并让我把她抱上车,下车时你又将婴儿抛弃在汽车里,还强迫我把这婴儿抛弃,你一而再,再而三地违法……”
    王少德急忙一把捂住黄连的嘴:“小声点,我的好婶娘喂,你在这里瞎说什么哟,当心别个听到了。”
    黄连一掌推开王少德捂嘴的手:“怎么,你也有怕的时候?不去政府告我啦?”
    也就在这个时候,老板娘端着面条和馒头送来,放在桌上,转身走了。
    王少德赶忙对黄连说:“婶娘,我们不说别的了,快点吃完饭回家,行吗?”
    黄连既不答复,也不客气,拿起一个馒头,猛咬一口,咀嚼起来。
    王少德满肚子是气,拿起筷子,挑起一大筷面条,喂进嘴里,被滚烫的面条烫得一口吐出老远,“哇啦哇啦”直叫唤。
    黄连急忙咽下馒头,关切地说:“哎哟,刚出锅的面条烫,你慢点吃唦!烫着了没有?”
    王少德伸出舌头,在冷空气中连裹了几下,没好气地答道:“烫没烫着关你屁事啊!都是被你气的!好心当成驴肝肺,还要白眼狼念经——假充善人。”
    黄连一片好心,反被王少德呛了一句,当然感觉不舒服,当即回击说:“你才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呢!睁着眼睛跳油锅——烫死你活该!好吧?”
    王少德写满一脸委屈,负气说:“好!好男不和女斗,我不跟你说了。我也先吃馒头,行吧?”
    二人不再说话,各自埋头将馒头和面条吃完了。
    黄连转面向内高喊一声:“老板,结账。”
    “哎,来了,来了!”老板娘颠颠地跑来,脸上挤出一丝笑意,口齿清楚地说:“清汤面每碗一元,两碗两元;馒头每个两角五分,两个五角,总共两块五角钱。”
    “好,我拿钱给你。”黄连伸手到身边凳子上一摸,摸了个空,忽然惊叫道:“啊哟,我的蛇皮袋呢?”
    老板娘说:“喂,姑娘,你来的时候,怀里抱着个婴儿,没见你提蛇皮袋呀!”
    黄连大惊失色:“啊哟,不好!我那蛇皮袋里装着保险……”
    “保险你的蛇皮袋丢不了!”王少德抢过话头,撩起长大衣后摆,“你看,在这!”
     黄连垂目看去,一见王少德的腰带上果然掖着那个蛇皮袋,立时松了一大口气,她腾出一只手拍拍胸口,余悸未定地颤声说:“吓死我了。”
    这时,王少德已从自己衣袋里掏出钱包,拿钱付给了老板娘。
    黄连忙说:“哎,说好了我请你吃的,怎么能要你付钱呢?”
    王少德说:“你抱着阿子,拿钱不方便啊!”
    黄连说:“那好,你先垫着,回去我给你。”
    二人离开小吃摊,黄连边走边问:“大侄子,我的蛇皮袋怎么掖在你腰上呢?”
    “嘘!”王少德回头竖起右手食指,放到嘴边,同时眼珠向四周滴溜溜地扫视了一转,轻声道,“在这街上你先莫问,等会儿上山,到没人的地方我再告诉你。”
    “搞得那么神秘兮兮的,有什么见不得人啊?”黄连翻他个白眼,突然加快脚步,通通通,走向王少德前面。
    王少德赶快紧跟而行。
    来到大路转小路上山的岔口,黄连止住脚步,掉头问王少德:“这里鸡不啼,狗不叫,鬼影都没一个,可以……”
    王少德却抢赶快过话头:“可以把阿子给我抱了吧?你抱了这长时间,够累的。”
    王少德说着话,伸手一把从黄连手上抱过婴儿,紧接着又说:“别的事等会儿再说,前面就是上山的小路,路上没有厕所,我俩孤男寡女一起要走几个小时,你若想解手不方便,你看这岔路边有个茅棚,你先去解决一下,我到前面断山崖等你。”
    不等黄连回应,王少德抱着婴儿,径直向山路上走去。
    黄连想想王少德的话不无道理,加上自己两天没解大便,确有便意,也不再言语,转身奔向茅棚。
    过了一会儿,黄连解手完毕,走上山路,快步追赶,终于追上了王少德。
    黄连撵上后的第一句话就是:“把小宝给我抱吧。”
    说着就把双手伸到王少德面前。
    王少德身体往右边一偏,双手抱着紧紧的,忙说:“阿子在我怀里,我用大衣包着暖和,她睡得正香呢!我再抱着她走一会儿吧。”
    “不,现在就给我。看你把阿子包得那样紧,我怕你把她闷闭气了。”黄连说着,抢步到王少德右边,伸手进他怀里去夺孩子。
    王少德赶紧转身躲避,谁知这儿坡陡,脚步移得太急,一步没踏稳,身体一晃,“扑嗵”倒地,双手一松,大衣敞开,怀抱的孩子骨碌碌地向山下滚去。
    “小宝!”黄连惊叫一声,奋不顾身地追过去。
    幸好,孩子被一棵树蔸挡住了,黄连急忙跑上前伸手抱起一看:啊,蛇皮袋?!是装着十万元钱的蛇皮袋!
    咦,婴儿呢?
    黄连转身向上大叫一声:“王少德,我的小宝呢?”

评分

参与人数 4威望 +15 收起 理由
非礼莫入 + 5 赞一个!
情深似海 + 5 赞一个!
半梦半醒 + 2 赞一个!
玉成 + 3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以文会友  尊重人格  歌颂正义  鞭挞邪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荣誉会员

Rank: 5Rank: 5

83

主题

1551

帖子

5794

积分
精华
23
注册时间
2015-11-22
最后登录
2018-3-29

荣誉会员勋章原创文学勋章

发表于 2017-6-17 21:02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好小说!很吸引人的开头啊!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3 收起 理由
天慧 + 3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荣誉会员

Rank: 5Rank: 5

83

主题

1551

帖子

5794

积分
精华
23
注册时间
2015-11-22
最后登录
2018-3-29

荣誉会员勋章原创文学勋章

发表于 2017-6-17 21:03 | 显示全部楼层
天慧 发表于 2017-6-16 12:29
王少德硬拽着怀抱婴儿的黄连,离开县城车站广场,来到进站口,掏出两张车票,验票后进入站台,登 ...

这个王少德真是太缺德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荣誉会员

Rank: 5Rank: 5

83

主题

1551

帖子

5794

积分
精华
23
注册时间
2015-11-22
最后登录
2018-3-29

荣誉会员勋章原创文学勋章

发表于 2017-6-17 21:03 | 显示全部楼层
天慧 发表于 2017-6-17 07:34
黄连又睨王少德一眼,答:“不是我想通了,是我想吃了。从昨晚到现在,十几个钟头水米未沾,这里 ...

这十万元只怕有文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荣誉会员

Rank: 5Rank: 5

40

主题

9062

帖子

1万

积分
精华
2
注册时间
2009-11-1
最后登录
2018-4-7

特殊贡献勋章退役版主勋章荣誉会员勋章发贴之星勋章

发表于 2017-6-18 06:46 | 显示全部楼层
经典小说,百看不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荣誉会员

Rank: 5Rank: 5

434

主题

8162

帖子

3万

积分
精华
131
注册时间
2010-12-30
最后登录
2018-3-10

荣誉会员勋章发贴之星勋章原创文学勋章摄影大师勋章爱心大使勋章旅游达人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7-6-18 07:18 | 显示全部楼层
情深似海 发表于 2017-6-18 06:46
经典小说,百看不厌。

谢谢首席版主热情鼓励!期望喜欢本小说的朋友多提宝贵意见!本人先行感谢了!
以文会友  尊重人格  歌颂正义  鞭挞邪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荣誉会员

Rank: 5Rank: 5

434

主题

8162

帖子

3万

积分
精华
131
注册时间
2010-12-30
最后登录
2018-3-10

荣誉会员勋章发贴之星勋章原创文学勋章摄影大师勋章爱心大使勋章旅游达人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7-6-18 07:19 | 显示全部楼层
玉成 发表于 2017-6-17 21:02
欣赏好小说!很吸引人的开头啊!

谢谢玉老鼓励!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3 收起 理由
玉成 + 3 谢谢!

查看全部评分

以文会友  尊重人格  歌颂正义  鞭挞邪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荣誉会员

Rank: 5Rank: 5

434

主题

8162

帖子

3万

积分
精华
131
注册时间
2010-12-30
最后登录
2018-3-10

荣誉会员勋章发贴之星勋章原创文学勋章摄影大师勋章爱心大使勋章旅游达人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7-6-18 07:20 | 显示全部楼层
玉成 发表于 2017-6-17 21:03
这个王少德真是太缺德了!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善恶有报!
以文会友  尊重人格  歌颂正义  鞭挞邪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荣誉会员

Rank: 5Rank: 5

434

主题

8162

帖子

3万

积分
精华
131
注册时间
2010-12-30
最后登录
2018-3-10

荣誉会员勋章发贴之星勋章原创文学勋章摄影大师勋章爱心大使勋章旅游达人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7-6-18 07:21 | 显示全部楼层
玉成 发表于 2017-6-17 21:03
这十万元只怕有文章!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3 收起 理由
玉成 + 3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以文会友  尊重人格  歌颂正义  鞭挞邪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荣誉会员

Rank: 5Rank: 5

434

主题

8162

帖子

3万

积分
精华
131
注册时间
2010-12-30
最后登录
2018-3-10

荣誉会员勋章发贴之星勋章原创文学勋章摄影大师勋章爱心大使勋章旅游达人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7-6-18 10: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天慧 于 2017-6-18 22:29 编辑

4.jpg


                                  
    王少德没应声,却快速跑到她面前,一把夺过蛇皮袋,转身就走。
    黄连伸手抓住他的大衣,怒不可遏地喝问:“王少德,你把我的小宝扔哪里了?”
    王少德阴阳怪气地:“嘿,我看你真是急糊涂了啊,你的小宝在我家呀,我老婆帮你带着哩,你快点回家,到家你就能见到了。”
    黄连:“放在你家的是我的大宝,我问的是我的小宝。”
    王少德明知故问:“我只晓得你家有一个宝宝,哪来的小宝。”
    黄连脱口而出:“今天在车站捡的那个就是小宝呀!”
    王少德冷笑道:“哼哼,你也晓得那个是你捡的,不是你生的呀?”
    黄连猛然醒悟:“噢,你是做套让我钻呀!我不是说过吗?从今往后,这阿子就是我的双胞胎,家里那个叫大宝,这个叫小宝。快告诉我,我家小宝呢?”
    王少德打起了官腔:“捡的不算,我是村民组长,只认有户口的,不认黑人。”
    黄连一把揪住王少德的胸襟,愤怒地骂道:“狗.屁!祸民组长,管她黑人白人,你赶快还老娘的人!”
    “你——”王少德恼羞成怒,正欲发火。
    “呜……哇!”一声婴啼冲天而起。
    黄连神经质地周身一抖,双手放开王少德,转身寻觅婴啼声传来的地方。
    “呜哇,呜哇……”婴啼声从山坡下方传来,黄连认准方向,拔腿就跑。
    王少德从身后一把抱住她,吼道:“不准你去!”
    黄连一面挣扎一面怼吼:“放开,老娘非去不可!”
    王少德越抱越紧:“不准你去!”
    黄连回过头,眼中充血,目光如剑,喝问:“你放不放?”
    王少德避开她的目光:“不放不放就不放!”
    黄连回手一记耳光,狠狠抽在王少德的脸上,“啪!”
    “啊!”王少德猝不及防,抱着黄连的手顿时松开。
    黄连乘机挣脱,直向传来婴儿啼哭的山坡冲下去。
    在山坡下的石头沟,黄连看到了小宝,四脚朝天,正在拼命啼哭。
    黄连心如刀绞,哭喊着猛扑过去:“小宝……”
    她疼爱万分地抱起孩子,就地坐在一块石头上,一把撕开自己的夜襟,露出一只鼓鼓的大奶子,将奶头塞进小宝嘴里,小宝的啼哭声嘎然而止。
    王少德随后追来,站在黄连身边,两眼狠狠“咬”住她雪白粉嫩的奶头,鼻子做了个长长的深呼吸,喉头随即“咕咚”吞下了一大口口水,说:“你这是何苦呢?你认真想过没有,为了一个毫不相干的残疾弃婴,你将会付出多么大的代价吗?”
    黄连抬起头,两眼冒火,愤怒地骂着质问道:“王少德,说你少德,你还真的是缺少道德啊,你这个人面兽心的浑账狗东西!你这又是何苦呢?你又认真想过没有,你极端残忍地抛弃一个无辜的婴儿,你难道不怕日后遭报应吗?”
    王少德:“报应,什么报应?我大小也是个干部,根本就不相信封建迷信。即使遭报应,为了你我遭再大的报应也不在乎。我先前已经说过,你上有瘫痪公爹,下有亲生幼女,一个穷寡妇,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不能再雪上加霜!”
    黄连:“我先前也回答过你,一个阿子是养,两个阿子还是养,我就把她们当双胞胎养了。困难,哪个人家没有困难?山上田地多的是,我种粮食保一家人吃喝根本不成问题,保险公司赔了我男人十万块钱,零用钱我基本上不愁,我怕什么?”
    王少德:“你……”
    黄连:“你莫说别的了!说到钱,我想起了我的蛇皮袋,快说蛇皮袋的事吧。”
    王少德:“蛇皮袋?!嗨,袋里装着保险公司赔付的十万现金,这可是你男人用命换来的呀!可你竟放在车站广场的垃圾桶旁边,跑去捡弃婴。要不是我及时发现,假装弯腰系鞋带,把袋子掖在腰带上,这笔钱岂不落到别人手中了?你哭皇天啊!”
    黄连:“那当时我找蛇皮袋拿保险公司文件时,你怎么不告诉我呢?”
    王少德:“那时我能告诉你吗?你真是死了老公急出了病,脑壳硬是缺根筋哟!”
    黄连一愣:“嗯?!”
    王少德:“广场上南来北往那么多人,你把蛇皮袋打开,露出十万块钱现金,我的天,难道你就不怕有人趁火打劫?”
    黄连:“还说呢!我本来是要把这笔钱存在银行,拿个定期存单放在内衣口袋就保险了。可你说我住在老山寨,用钱取钱不方便,非要全部取回家,说是这钱拿回家可以钱生钱。哎,说到这里,我又要问一句,这钱是死货,怎么会生钱呢?”
    王少德说:“钱是死货,当然有办法让它变成活货啊!”
    黄连:“好,那你就跟我说说,怎么个变法?”
    王少德:“啊,这事可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楚的。等回家后,我慢慢对你说吧。眼下啊,我还是要劝你把这弃婴扔了,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不说绝对没别人知!”
    “哼,看样子你这家伙硬是火烧芭茅心不死啊,一心要将这无辜的阿子置于死地。我最后一遍告诉你,我宁死也不会答应你!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你也不要再跟着我,我们各走各的吧!”黄连说着,抱着小宝站起来,拔腿便走。
    黄连越走越快,不一会儿就把王少德远远地甩在了身后。
    前面就是断山崖,也称断魂崖,顾名思义,可知这是一处险境。不知远古何年,地震让这座山峰从中裂开一道豁口,一峰变两峰,半边山路,半边悬崖,悬崖脚下坑洼形成一个积水潭。有民谣叹曰:
    断山崖,断魂崖,
    半边山峰半边崖。
    登峰必走十八拐,
    越崖要登九九台。
    羊肠小道很狭隘,
    稍不小心摔下来。
    掉进崖脚水潭内,
    十之八九投鬼胎。
    正由于这段山路奇险,所以山上人迹罕见,方圆几百里的大山,现今仅在大山顶上的天王寨住着五户人家,人丁连老带幼总共一十三口。黄连和王少德就是其中两户人家的当家人。至于其他情况,后面自有详细交代,这里权且一笔带过。
    莫看黄连是个女人,怀里还抱着个婴儿,可在这崎岖小径上行走并不显十分吃力,足见其是个从小在山里摔打成长起来的傲角。
    来到断山崖脚下,她毫未停顿,径直稳步走上十八拐,登上九十九级台阶。
    她身穿一件大红玫瑰花的大棉袄,如同一朵绚丽的朝霞,冉冉飚升在青松翠竹掩映的山道上,时隐时现,似飘似飞,势如洛神灵动,宛若织女穿梭……
    此情此景,美丽得一塌糊涂!
    王少德在她身后,脚下紧追快赶,眼睛却始终跟随黄连的倩影移动,三魂出窍,七魄游离,如梦如幻,如痴如醉……
    不知是黄连走得太快,还是王少德过于分神,二人的距离越拉越远。
    眼见得黄连穿越过十八拐,攀完九十九级台阶,登上了断山崖西顶,跨过断山崖西半峰与东半峰连接的高空铁索桥,来到断山崖东顶,抬起头来,已遥遥可见天王寨的雄姿了,她这才停下脚步,回首看了一眼。
    这一眼,肯定是想关注一下王少德。
    然而,视屏中并未见到想见的身影。
    她的脸上浮现出几分忧色,随即坐在旁边一块岩石上,目光凝注于断山崖西顶。
    过了一会儿,终于看到王少德的脑袋从断山崖西顶那边冒了出来,她不由得舒口长气,脸上忧色顿除。
    她站起来,转过身,迈步准备重新上路。
    “救命啦……”
    猛听得断山崖西峰顶传来王少德恐怖的呼救声。
    “救命啦!救命啦……”
    群山回响,空中响起一片“救命”声,令人毛骨悚然!
    黄连这一惊非同小可,回目一看,断山崖西顶已不见了人影。
    “不好!王少德掉山崖下去了!”
    黄连心中暗叹一声,不由分说,突然转身重上高空铁索桥,奔向断山崖西顶。
    人命关天啊!或许是她的心情过于紧张,或许是她刚刚上台登阶攀崖有些劳累,她在过这曾经无数次平安越过的铁索桥上,突然感觉浑身止不住地颤抖起来。
    这铁索桥横垮两崖,全长近两百米,一共由五根铁索组成,两边各一根,是作扶手栏杆用的,中间三根间隔相连,总宽盈尺,是作桥面行走使用的。
    铁索桥高悬于近三百米的空间,桥下是一条怪石嶙峋的溪流,胆小和有心脏病的人看一眼不是腿子抽筋就是心动过速,不用说,掉下去肯定会粉身碎骨。
    黄连手脚不停地颤抖着行走在铁索桥上,没走几步,就感觉到双膝发软,身体摇摇欲坠……
    行船偏遇当头风!一阵山风突然袭来,吹得索桥乱晃,黄连象秋千飞荡起来。
    霎时,黄连感觉天旋地转,力不从心,心中暗叹:这一下完了!我性命不保事小,可怜怀中的小宝……

评分

参与人数 4威望 +15 收起 理由
玉成 + 3 赞一个!
非礼莫入 + 5 赞一个!
情深似海 + 5 赞一个!
半梦半醒 + 2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以文会友  尊重人格  歌颂正义  鞭挞邪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热线:17362601609,qq:17652571|手机版|钟祥之窗 ( 京ICP备12017851号-5 京ICP证12042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517号 )

本站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对内容有异议,请在网站事务版块反映,或发邮件至17652571@qq.com说明情况。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