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祥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836|回复: 2

残存的记忆---在东坪(说东坪)

[复制链接]

荣誉会员

Rank: 5Rank: 5

227

主题

3266

帖子

8658

积分
精华
29
注册时间
2012-6-25
最后登录
2018-1-24

荣誉会员勋章发贴之星勋章

发表于 2017-12-8 14: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联通
残存的记忆---在东坪(说东坪)

在我的QQ的详细说明的栏目上,我是这么写的:“我的地址是我老家的。我在那里住了10年,我的童年在那里度过,现在沉睡在丹江口水库里。我那个区的大部分迁移到湖北钟祥。我怀念那个地方,那里有我童年的梦,粉红色的。梦牵魂绕,我梦里回去过许多次。我离开那个我地方的时间是1967年油菜花盛开的时候,那时我10岁。”

这个地址是指河南省南阳地区淅川县三官殿区东坪大队。我们现在搬迁到了湖北,村名改了,但我们还是叫它东坪大队,当然,现在称之为“村”了。搬到湖北的东坪大队,有四个生产对,依次是杨家,南洼,马营,邹营,东坪和房营。据说,杨家是由杨家、张寨、成少列庄等组成的。究竟我的这个东坪大队,在我的那个河南的时候还包括什么位置,我是说不清楚的。

所谓的“东坪大队”大概是因为以东坪为中心的区域。就是东坪生产队为中心的区域。在我的记忆里,我出生在东坪生产队,以东坪生产队为中心,北边是邹营,东北面是马营,东面是南洼,东南角是杨家。西南是房营。从东南角下来一股水,在我的东南角转弯一直向北,几乎成直线流下去,马营,南洼和杨家就搁在了东坪的河东。从西南角下来一股水蜿蜒向北流去,和从正西来的一股水合流,就把房营隔到了东坪的西南。隔到西边和西北的还有属于曹寨大队的东洼等地。北边也是水系,不过,我弄不清楚,从西南下来水和正西的水合流以后向北的水,是不是又向东流去了,进而和从东南角向北流去的水合流继续向东呢?我疑心是这样的。我估计,它们就是所谓的“丹江”。我说的那个邹营,究竟是在河流的北面还是南面,我弄不清楚。但是,我知道,在河流的北面有个易家店。那里有小朋友在我那里上学,是我的同学,我们发生了故事。

东坪的南面是山,越往南走,山越大。沿着有一里多地的“兔子岭”进山,向东拐就是“小磨山”。如果一直向南走,依次会有“寨圈”、“三尖山”等。

我记得的东坪,就是这个环境。


残存的记忆--在东坪(说盐行1)

    其实,我所出生的这个东坪,有三个小组,分别是老东头、盐行(雁行?)和马湾。我们从青海逃跑回到这里到我们整体搬迁到湖北的这段时间里,在我的记忆里,就是住在这个盐行。

    究竟是叫个盐行,荧惑是叫个雁行,我是无法确认的,就是这个声音的音符,或者这两个名字都不是,也未可知。我疑心叫个盐行的可能性比较大,因为我的这个盐行这个地方有所小学,是个大宅院,一共四个年级,方圆的除了我们东坪的老东头、马湾以外,从北数,邹营、马营、南洼、杨家、房营以及不属于我们东坪这个大队的易家店的孩子都在这里上学。这个学校是个四合院,正北是大门,大门的两侧各有两三间屋子,东南西都是教室,也有四五间屋子,西南角有个角门。房子很高大,也很宽敞。学校的正西并排着一个过道,也是两边房子,大门和学校同向。都是砖瓦结构,和这所学校的建筑构成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而且是琉璃瓦,太阳照耀下,光彩夺目的。大人们说,这是曹仲珊的产业。在学校的西南角向西,有一些空地,有许多机器设备的残件横七竖八的躺在那里,占用至少100个平方米。我在想,这所学校的最初用途,大概是盐商们经营盐的场所。因此,我这个地方叫个盐行大概是可以说的通的。以后,我的故事就用盐行命名之。

    那个过道般的东西两排房子,大概是我们组(或者大队?)的公用房屋,我记得,那里有酒坊,从酒糟里流淌出来的酒叫原酒,没有兑水的,度数很高,不宜饮用的。还有粉坊,就是把红薯打碎,磨浆,过滤,沉淀成白色的粉块后,在大锅里煮成浆糊状,用带着细孔的铁瓢,漏到滚开的大锅里,捞起来,凉到挂起来晒干。还有豆腐房。也还有几间空房子,我进去过。不过,这个过道的南面,不像学校的南面,封得死死的,是在南面有一东西走向的一排房子,建在比学校的南边的房子靠南多出一个房子进水的宽度,有四五间屋子。这样,从学校的西南角门出来,就可以从这排房子的西墙角,顺利的走到南面的人家。


残存的记忆---在东坪(说盐行2)

走出学校建筑的西南口,就是我们整体搬迁到湖北在离开东坪的这个盐行之前的家。我的这个家有三间瓦房,坐南朝北,东西向,住了两户人家。我家占东面的两间屋,我们在东边的山墙部分搭了个小房间,做为厨房。西边的一间住的是我们家门的一个侄儿家,不过,他虽然辈分底,岁数可不小。两口子,还有两个儿子。他们的这两个儿子都比我大,没事的时候就喊我去玩,说是“小爷娃(wer),走去玩!”。我家的后面,是一个笔直的土梁子,不是很高,大概有我家的房子的两三个的宽度,向南延伸有一里多地,和群山相接。我们把这个梁子叫做“兔子岭”。

在这个家之前,我们住在学校这个建筑的东南角,有两栋房屋,一栋坐东朝西,一栋坐南朝北,形成一个90度角。都是三间瓦屋。我们当时住在坐东朝西的三间瓦屋里。我们离开这三件瓦屋后,这里住两户人家,一家姓李,主人在什么搬运队工作,那胶轮大车时常停在门口。住在另外三间瓦屋的是一户姓姜的人家。这两家的后面,都是庄家地。

紧靠学校的东面,是一排房子,门朝东开,住的是我的大伯家,和一户姓姜的人家。他们的门口就是路,这条路从学校门前的操场(也是我们这个组的打麦场)向南走,到东南角的李姜人家,在向西拐,也可以很快到我家。


残存的记忆---在东坪(说盐行3)

从学校的西南门走出来,西部也是一排房子,三间瓦屋,南北走向,门朝西开。住的是我的小叔家。他家的门口是一条和这个房子的长度大体相当的一块空地,有50米左右的距离向西延伸,横七竖八的躺着些机器设备,锈迹斑斑的。有的很大,我们经常爬上爬下在那里玩,有的很小,不过,我们搬不动它,不然,我就不会没有拿它玩的记忆。

离学校的西北部大概30米左右,是我的六叔家,三件瓦屋,门前是条路。这条路一直向西,大概有200米,和从老东头过来的路相连接。在我小叔和六叔的房子的中间,以及向西大概200米距离的部分是个小树林,树不大,不算茂密,但也并不稀疏。

学校的正北部是操场,还算方正。操场的东部延伸到我大伯家的东面大概20米远。操场东边是各家各户的麦秸跺。有时候,靠近学校的就是操场的西南角,也会有一些麦秸跺,有些事情就是发生这些在麦秸跺这里的。

操场的正西部,是一排南北走向的房子,是我们生产队的。大概有十来间屋,北面住两户人家,最北是一位称作“二哥”的,单身。接着的是他的弟弟的一家人。最南面是一家姓周的人家。据这家向西大概20米的距离,有一户姓王的人家,三间瓦屋,房子不错,是父亲带着一儿一女。

我们这个小组的全部吃水靠的是一口深井,在操场的西北角向北走200米的距离,用碌碌提水,也很好玩的。井的北边有一颗皂角树,高高大大的,天热了,人们还在这里乘凉。




秋夫先生的《长篇纪实小说《甲子钩沉》》相关内容摘录


新家甫定


靠后营村的中部,老鹳河岸边,离河岸约一驰儿地远,有一座农家小院。一溜四间翻毛鸡瓦房,坐北向南。西厢是两间草房。东边是夯土的院墙。正南是一个简易楼门,楼门两边分别是两间小草房作为厨房。
院里住着两家人。西边两间瓦房和偏房是我二爹(注2)家住着。东边两间就是我们新安的家。两家从一个大门进出。
我们家祖辈都是穷人,到了我祖父王照明这辈儿,家境稍微有所改善。他在后营乃至马蹬方圆都算是一个能人,也是一个忙人。像勘舆风水、巫医疗治都能行。最拿手的还是他的木工手艺,更是被人们传为奇谈。
我祖父经十几年的打拼,在他四十多岁时盖起了现在这一院房子。也置了几亩田地。加上他手艺上的收入,全家解决了温饱之后还略有富余。
我祖父生有四儿一女。大儿子早逝。留下一儿两女,两个女儿早嫁东乡。儿子就是前边提到过的王增娃儿,大号叫王中原。现在已是耄耋老人了。在辽宁省本溪市退休定居。二爹王福临,三爹王春临都跟我祖父学了木工手艺,能自食其力,各自成家过日子。
我父亲是老幺,我祖父从小就让他读书。先入私塾后读新学。直上到高小毕业。高小毕业,在当时当地已算是知识分子了。
我祖父去世前就给他的几个儿子分了家。老大住东半院,老二住西半院,一家两间正房。老三在离老宅东南方一箭远的地方给他盖了三间茅草房。当时在我们那一方除了地主老财,能盖起瓦房的不多。我父亲在外谋生就没分到家产。其实也没什么东西可分。
1949年2月26日,我母亲又给我们家添了一个男孩儿,那就是我。父亲给取名叫中华。
随着解放区如火如荼的土地革命,我们村也进行了土改。因我们家土改时没有土地,故被划为贫农。也分了七亩多土地。但都是山坡薄地。又远又分散。仅有半亩坟园地算是好地。可以种点蔬菜细粮。
我父亲高小毕业以后在地方武装马蹬民团干了几年区小队长。以后就到荆紫关税务分局任局长一直到解放。现在回家务农,生计稼穑全都不会。要养活一个五口之家,真是难为他了。好在他有两个哥哥的帮衬,还有我的几个姨家,她们的家境还算殷实。这家给添件农具,那家送几升粮食,吃用生产算是维持下来了。
母亲是个要强的女人。跟我父亲在荆紫关那些年,过的是锦衣玉食、吃穿不愁的阔太太日子。如今回来,时迁势易,因物资贫乏,不得不一日两餐,精打细算,缝缝补补、大改小用,维持着一家人的用度。尽管日子过得捉襟见肘,但总算是安顿了下来。如果能这样过下去,男耕女织,粗食布衣,过好老百姓的日子。抚养儿女长大。这个家可能就平平安安,不会有厄运发生。


重发说明:
有幸得到一册《甲子钩沉》,秋夫先生做的,随便翻翻,经历居然有不少和我重复。按照秋夫先生的叙述,老夫匡算了一下,大概比我大六七岁的样子。当然,这不能作为我残存的记忆文字简略没有文采的理由,但是,我为什么要和作家比呢,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不是很好的吗?于是经秋夫先生同意,重发我的残存的记忆,也把《甲子钩沉》的相关章节附后,一来借借秋夫先生的文采,使我的不枯燥,二来大一点和小一点在同一时间段的眼睛里的分别也有一个比较。算是一件乐事。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4 收起 理由
好人平安 + 4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46

主题

2981

帖子

4956

积分
精华
7
注册时间
2012-6-28
最后登录
2018-1-23

现任版主勋章荣誉会员勋章

发表于 2017-12-9 09:43 | 显示全部楼层
经秋夫先生同意,重发我的残存的记忆,也把《甲子钩沉》的相关章节附后,一来借借秋夫先生的文采,使我的不枯燥,二来大一点和小一点在同一时间段的眼睛里的分别也有一个比较。算是一件乐事。
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46

主题

2981

帖子

4956

积分
精华
7
注册时间
2012-6-28
最后登录
2018-1-23

现任版主勋章荣誉会员勋章

发表于 2018-1-13 17: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幸得到一册《甲子钩沉》,秋夫先生做的,随便翻翻,经历居然有不少和我重复。按照秋夫先生的叙述,老夫匡算了一下,大概比我大六七岁的样子。当然,这不能作为我残存的记忆文字简略没有文采的理由,但是,我为什么要和作家比呢,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不是很好的吗?于是经秋夫先生同意,重发我的残存的记忆,也把《甲子钩沉》的相关章节附后,一来借借秋夫先生的文采,使我的不枯燥,二来大一点和小一点在同一时间段的眼睛里的分别也有一个比较。算是一件乐事。
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热线:17362601609,qq:17652571|手机版|钟祥论坛 ( 京ICP备12017851号-5 京ICP证12042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517号 )

本站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对内容有异议,请在网站事务版块反映,或发邮件至17652571@qq.com说明情况。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