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祥之窗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3104|回复: 5

残存的记忆____邓丽君

[复制链接]

荣誉会员

Rank: 5Rank: 5

253

主题

3525

帖子

9755

积分
精华
31
注册时间
2012-6-25
最后登录
2018-9-21

荣誉会员勋章发贴之星勋章

发表于 2017-12-23 22: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联通
本帖最后由 东坪村民 于 2017-12-23 22:48 编辑

残存的记忆____邓丽君

千红女士给我发来了一个链接,叫< 2018年邓丽君音乐照片版挂历,太美了!> ,我也懒得看。美对于我已经没有了意义。
但是,千红女士却是不易忘记的。
她似乎是罗田美女 ,总打理罗田论坛,感到笔力雄健 ,意蕴深厚,也就冒昧加了她。她似乎并不太拒绝我这粗鄙之人的满口胡说。
翻翻她的文稿,知道那也不是与生俱来的本事。母亲很有些涵养,教她温柔贤惠礼仪 ,四书五经之类,父亲手巧会些加工技艺 ,一家人富富足足,和和谐谐。当然,父亲也不只是技艺,知女莫如父,小家伙一调皮,就送她去上学,一学就出类拔萃。
可是好事并不总好,因为美 ,因为知书达理,因为能歌善舞,也就成为罗田的一颗明星。小小年纪,需要承担的太多。美人也有爱慕,十七八岁年纪,如花似玉的,喜欢静静坐在边上看大哥哥的风花雪月,憧憬自己的美好生活。大哥哥想把爱给她,她却躲躲闪闪,总在触摸不到的距离。
美是无法自有的,不愿给别人,也会被占有。
这丫头躲开了权力的追逐,却奉献给了愿意因她留下山区的人才。那一耕耘,女儿和儿子都有了。闲言碎语总是伴随着美女的一生,她一扭头,扑向南方,又打出一片新天地。当然,这要得宜于领导的充分发挥美的潜力的思维能力。把美飘逸在國棉厂里,善男信女就舍弃了大医院,投向她的单位。
美可以使一个几乎要死的单位风发起来,这需要智慧。
罗田飘来了一块紫云,论坛像打了兴奋剂一样,人气创了新高。连千红也昵美起来,就使我有一阅的欲望。紫云说,有那么好吗?千红说是怎么能这么美?我看看,也没那么恐怖,依然一个疙瘩七个哭眼。
不过,最近,看了一张千红的玉照,不知道好不好,就觉得自己见得太少,封闭了自己,美竟然也可以这样的。自古楚王好细腰,好笑着呢,可是我是错误的。
究竟如何,奉献出来,大家享受。不一样的风格,有分别的美丽。
130513mla5pykz22zaj52k.gif (3.18 MB, 下载次数: 0)
下载附件  [url=]保存到相册[/url]
紫云
4 分钟前 上传



165284717275795299.jpg (38.58 KB, 下载次数: 0)
下载附件  [url=]保存到相册[/url]
千红
3 分钟前 上传




知道有邓丽君这个名字,却不因为她的美丽,而是她的声音。
我告诉千红, 她差点害了我,千红说, 人家在香港,怎么害到你了!
是啊,怎么回事啊。也许我的记忆有误,就像把天上有个月亮挂在余光中名下一样,也不是没有可能,我的记忆就是 她差点害了我,不管她住在哪里。
1975年6月底,我高中毕业回到家,说是我要去教书了,而且是教语文,我也不说话,就把湖北日报的社论进行结构分析,算是预备业务。可是我并没有去教书,我的同学去了,他是文学班的,我是薅草班的,大概因为这个,人家教书语文比我更合适。我到了小分队。
应该是先到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吧,演出过三句半,老出错,没那个天赋,就转到小分队的吧。我啥都没想过,人家让我到哪就到哪,纯粹一个木偶。小分队有些什么人,做了些什么事,我都不记得了。只记得些不相干的人和事。比如,办学习班。一遇到什么事,总要把五类分子集中到一起,说些什么不管我的事,也就没记住,就是和他们坐下聊天,听他们讲闲话。
一位南洼的樊老先生,是我们大队医疗室的,说是某年出工,到某地,給人看病,看了多久不知道,总之说是一天看看看着,人家把他往被窝里一拉。说是某某的女儿,我见过的,白白静静的,红红润润的,一连的滋润,一身的活泼 ,看一眼总是忍俊不禁。说是某某是个会计,那个时候烧柴以麦结居多,一个队总有个稻场 ,脱粒机打完麦子,麦秸总是长长的堆了个长垛,一家一户就在长垛中分出一段,去拽柴,总遇到,就搞上了 ,有了身孕,就求他开药打胎。
大家嘻嘻哈哈,批斗会也就结束了。
也有正儿八经的批斗会。去杨家梗到我们队道场之间有个几十米的距离,我们一下来就栽上了树,成了蔭了,大队一年演戏开会就在这蔭下。一次,批斗台设在靠西部位,大家面向西坐着。一句拉上来,我的对后门的一个老婆婆被拉了上去。后来,有人搬了条长板凳,让她站了上去,再后来,一个年轻人,奔跑着从我身边过去,踢倒了那根板凳,趾高气扬向下走,就有人骂他,斗人家就斗人家,害人家干啥,不得好死的东西!
这一家人很好,住在我家的后门的那排房子的第一家。二男二女 ,大女儿給的我的一位本家哥哥,看着大大气气 ,文文静静,很是好看。后来,她的孩子都考出去了。
学习班一般都是夜间一两个小时,大家回家睡觉,白天继续干活。也有专门办的,那是有集中问题需要解决。房营不知出了什么事,办那个队几个人的学习班。我记住的一位叫房书睇。那是个夜间,怕是过了午夜了。我值班,摆弄收音机,长方体的,很有些大,也没玩过这个,就扭那个旋钮,左扭扭,右扭扭,呲呲拉拉的,终于出来了音乐,好好听啊。就是千红给我链接的那个声音。听了一会,中华广播电台现在开始广播。我知道不好,就关机,可是房书睇发话了,你听敌台!那是台湾的!
我那知道这些,就说我不知道是敌台。可是房书睇不依不饶,就闹到工作组了。
住红英大队工作组究竟有几个人我不知道,处理这件事我接触到的只有两个人。这件几乎毁了我一生的事件,经过这两个人的不同处理,使我获益终生。
我家也接待过住队工作队的人。说是轮到我家接待工作队吃饭了,队里給了些菜,家里也尽其所能不想丢面子。弄了菜,买了酒。我们一大堆小朋友站在门口,公家人笑呵呵地让我们进去,妈妈站在门口拦着我们,轰我们走,可是我们就是看热闹。父亲让酒让菜的说个不停,公家人笑呵呵地要求我们进去,说是小孩子,好玩,热闹。吃完饭之后放下了钱和粮票。父亲千说万说不接,人家放到桌子边,走了。
先是一位叫徐清国的公家人批评我,他大概一上来就只管批,大道理一大把,我不服气,他就声色俱厉,我就和他大吵起来。不可开交。又来了一位岁数大的,后来知道叫李训灵。他把我喊道他办公的那个屋子,就是现在从红英到杨埂那条路向杨埂那个方向转弯的那个地方的第三间屋子。他看看我不说话,一会儿开口了:你这个娃娃,你看看你,你们姓陈的四面光八面净的扒扒捡捡也就你这一个。弄这个事,往档案里一装,一辈子都是个污点。我终于明白过来了,吭的一声大哭起来。当然,我按他的要求写了检查,好像离开了工作组。
在我的记忆里,后来做了一段时间活,那个《北沙包》就记述了我劳动生活,到东湖大同一直验兵都是直接做活的地道农民。后来到双河出外工当了生产队的管火的,做了棉花技术员。一直到有一天和一杆子人从南湖和汉江那个水闸,一直走,沿着现在浑堤那个村盖得房子一直走到属于东湖管理区一位姓杨的书记家里的时候,我大概又回到大队,做了工程技术员。
虽然如此,我十分感谢这两位批评我的人,他使我明白了,做人的工作应该站在人家的角度说话,才有效。
感谢他们!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3 收起 理由
百花盛开 + 3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荣誉会员

Rank: 5Rank: 5

253

主题

3525

帖子

9755

积分
精华
31
注册时间
2012-6-25
最后登录
2018-9-21

荣誉会员勋章发贴之星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8 18:25 | 显示全部楼层
残存的记忆-----邓丽君

千红女士给我发来了一个链接,叫< 2018年邓丽君音乐照片版挂历,太美了!> ,我也懒得看。美对于我已经没有了意义。
但是,千红女士却是不易忘记的。
她似乎是罗田美女 ,总打理罗田论坛,感到笔力雄健 ,意蕴深厚,也就冒昧加了她。她似乎并不太拒绝我这粗鄙之人的满口胡说。
翻翻她的文稿,知道那也不是与生俱来的本事。母亲很有些涵养,教她温柔贤惠礼仪 ,四书五经之类,父亲手巧会些加工技艺 ,一家人富富足足,和和谐谐。当然,父亲也不只是技艺,知女莫如父,小家伙一调皮,就送她去上学,一学就出类拔萃。
可是好事并不总好,因为美 ,因为知书达理,因为能歌善舞,也就成为罗田的一颗明星。美人也有爱慕,十七八岁年纪,如花似玉的,喜欢静静坐在边上看大哥哥的风花雪月,憧憬自己的美好生活。大哥哥想把爱给她,她却躲躲闪闪,总在触摸不到的距离。
美是无法自有的,不愿给心爱的人,就会被占有。
这丫头躲开了权力的追逐,却奉献给了愿意因她留下山区的英才。那一耕耘,女儿和儿子都有了。闲言碎语总是伴随着美女的一生,她一扭头,扑向南方,又打出一片新天地。当然,这要得宜于领导的充分发挥美的潜力的思维能力。把美飘逸在國棉厂里,善男信女就舍弃了大医院,投向她的单位。
美可以使一个几乎要死的单位风发起来,这需要智慧。
罗田飘来了一块紫云,论坛像打了兴奋剂一样,人气创了新高。连千红也腻美起来,就使我有一阅的欲望。紫云说,有那么好吗?千红说是怎么能这么美?我看看,也没那么恐怖,依然一个疙瘩七个窟眼。
不过,最近,看了一张千红的玉照,不知道好不好,就觉得自己见得太少,美竟然也可以这样的。自古楚王好细腰,好笑着呢,可是我是错误的。
究竟如何,奉献出来,大家享受。不一样的风格,有分别的美丽。
130513mla5pykz22zaj52k.gif (3.18 MB, 下载次数: 0)
下载附件  [url=]保存到相册[/url]
紫云

4 分钟前 上传



165284717275795299.jpg (38.58 KB, 下载次数: 0)
下载附件  [url=]保存到相册[/url]
千红

3 分钟前 上传




知道有邓丽君这个名字,却不因为她的美丽,而是她的声音。
我告诉千红, 她差点害了我,千红说, 人家在香港,怎么害到你了!
也许我的记忆有误,就像把天上有个月亮挂在余光中名下一样,我的记忆就是她差点害了我,不管她住在哪里。
1975年6月底,我高中毕业回到家,说是我要去教书了,而且是教语文,我也不说话,就把湖北日报的社论拿来进行结构分析。可是我并没有去教书,我的同学去了,他是文学班的,我是薅草班的,人家教书语文比我更合适。我到了小分队。
应该是先到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吧,演出过三句半,老出错,没那个天赋,就转到小分队的吧。我啥都没想过,人家让我到哪就到哪,纯粹一个木偶。小分队有些什么人,做了些什么事,我都不记得了。只记得些不相干的人和事。比如,办学习班。一遇到什么事,总要把五类分子集中到一起,就是和他们坐下聊天,听他们讲闲话。
一位南洼的樊老先生,是我们大队医疗室的,说是某年出工,到某地,給人看病,看了多久不知道,总之说是一天看着看着,人家把他往被窝里一拉。说是某某的女儿,我见过的,白白静静的,红红润润的,一连的滋润,一身的活泼 ,看一眼总是忍俊不禁。那个时候烧柴以麦结居多,一个队总有个稻场 ,脱粒机打完麦子,麦秸总是长长的堆了个长垛,一家一户就在长垛中分出一段,去拽柴,总遇到那个会计,就搞上了 ,有了身孕,就求他开药打胎。
大家嘻嘻哈哈,批斗会也就结束了。
也有正儿八经的批斗会。去杨家梗到我们队道场之间有个几十米的距离,我们一下来就栽上了树,成了蔭了,大队一年演戏开会就在这蔭下。一次,批斗台设在靠西部位,大家面向西坐着。一句拉上来,我的对后门的一个老婆婆被拉了上去。后来,有人搬了条长板凳,让她站了上去,再后来,一个年轻人,奔跑着从我身边过去,踢倒了那根板凳,趾高气扬向下走,就有人骂他,斗人家就斗人家,害人家干啥,不得好死的东西!
这一家人很好,住在我家的后门的那排房子的第一家。二男二女 ,大女儿給的我的一位本家哥哥,看着大大气气 ,文文静静,很是好看。后来,她的孩子都考出去了。
学习班一般都是夜间一两个小时,大家回家睡觉,白天继续干活。也有专门办的,那是有集中问题需要解决。房营不知出了什么事,办那个队几个人的学习班。我记住的一位叫房书睇。那是个夜间,怕是过了午夜了。我值班,摆弄收音机,长方体的,很有些大,也没玩过这个,就扭那个旋钮,左扭扭,右扭扭,呲呲拉拉的,终于出来了音乐,好好听啊。听了一会,中华广播电台现在开始广播。我知道不好,就关机,可是房书睇发话了,你听敌台!那是台湾的!
我那知道这些,就说我不知道是敌台。可是房书睇不依不饶,就闹到工作组了。
住红英大队工作组究竟有几个人我不知道,处理这件事我接触到的只有两个人。这件几乎毁了我一生的事件,经过这两个人的不同处理,使我获益终生。
我家也接待过工作队的人。说是轮到我家接待工作队吃饭了,队里給了些菜,家里也尽其所能不想丢面子。弄了菜,买了酒。我们一大堆小朋友站在门口,公家人笑呵呵地让我们进去,妈妈站在门口拦着我们,轰我们走,可是我们就是看热闹。父亲让酒让菜的说个不停,公家人笑呵呵地要求我们进去,说是小孩子,好玩,热闹。吃完饭之后放下了钱和粮票。父亲千说万说不接,人家放到桌子边,走了。
先是一位叫徐清国的公家人批评我,他大概一上来就只管批,大道理一大把,我不服气,他就声色俱厉,我就和他大吵起来。不可开交。又来了一位岁数大的,后来知道叫李训灵。他把我喊道他办公的那个屋子,就是现在从红英到杨埂那条路向杨埂那个方向转弯的那个地方的第三间屋子。他看看我不说话,一会儿开口了:你这个娃娃,你看看你,你们姓陈的四面光八面净的扒扒捡捡也就你这么一个。弄这个事,往档案里一装,一辈子都是个污点。我终于明白过来了,吭的一声大哭起来。当然,我按他的要求写了检查,好像离开了工作组。
在我的记忆里,后来做了一段时间活,那个《北沙包》就记述了我劳动生活,到东湖大同一直验兵都是直接做活的地道农民。后来到双河出外工当了生产队的管火的,做了棉花技术员。一直到有一天和一杆子人从南湖和汉江那个水闸,一直走,沿着现在浑堤那个村盖的房子那个地基一直走到属于东湖管理区一位姓杨的书记家里的时候,我大概又回到大队,做了工程技术员。
虽然如此,我十分感谢这两位批评我的人,他使我明白了,做人的工作应该站在人家的角度说话,才有效。
感谢他们!

记住这个名字,也是因为在和房书睇争论中,他说的。这话一出口,他就被动了 ,大概他惹了众怒。你怎么知道是邓丽君?你听了敌台!我也就因此被保护了下来,可惜,我心乱如麻,没记得是谁解了我的围。真是罪该万死。
这个名字一直沉在我的记忆深处,从没被激活过,一直到这个链接。我像是被电击了一下,打了一个激凌也就过去了。我平静了一下心情,稳稳情绪,继续我的事情。可是一有时间就会回味 ,这个可恶的邓丽君!
打开链接,乐曲是熟悉的,歌我几乎没听到,但是旋律没错。看看挂历图片,也就那么回事  ,一张大南阳脸,很熟悉的。2003年8月30日,我送孩子到河南师范大学读书,回来的路上 ,9月1日到南阳地界,上来了一批乘客,一位婀娜多姿的女孩坐在了我的身边。我一看,圆圆的脸蛋,白里透着微红的皮肤,匀称的五官,会说话的眼睛,含着水分的樱桃小口 ,加上她那满面春风的笑意的亲和力 ,以及那如落银盘那清脆声音,那感觉我现在还是痒痒的。

大南阳的美如银河星星,洒落在人间的角角落落。
说实话,邓丽君没这个水平,不就是唱支歌嘛!
第一次对阴柔之美有感念还是在1974年。那是个有阳光的日子,也不烧人,也不寒凉。大柴湖高中门口的大陆两旁站着满满的同学们,他们手里拿着鲜花,侧着身子,向西望去。曾君碰碰我,给我指,让我看。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一位身材苗条,细高个子,扎着两个小皮筋头发的漂亮女孩映入眼帘。也许是阳光的作用吧,她侧着身子,也是向西看着 ,可是她那粉白色的面庞的那种清瞿润白的滋味令人难耐。那摇曳的身躯 ,合着手臂的舞动,确能摄人魂魄。曾君说,她男朋友今天入伍,可惜了,要成寡妇了。她姓姜,叫姜太什么的,是东方红的。
她的样子我始终记着,可惜我没画出来的本事,总之,我所见到过的,到我写这个文字为止,没有超过她的。
1976年的时候,我在晒我的书籍,眯了一会觉,醉眼朦胧,见到了一副美景,躺在躺椅上,阳光抚摸着她的面颊,连衣裙遮着她的躯体,雪白的大腿微露着,那滋味,也是有些激动。后来,我们一个单位,也多次约我压马路,终于有一天 ,我把手往她肩上一搭,她轻轻地把我的手挪了下来。我明白了,说说话可以,嫁给我 ,不合适。
美,从来不属于我。美总是跟着金钱权力学识走的,仅有那一点学识 ,不具备享受这个。
哎呀,说些什么啊,一个邓丽君,值得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会员

Rank: 4

45

主题

3072

帖子

5076

积分
精华
7
注册时间
2012-6-28
最后登录
2018-5-13

退役版主勋章荣誉会员勋章

发表于 2018-2-13 17:4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笑解千愁

春风吹雨千般愁
素面朝天
人比黄花瘦

隐居小阁楼
足不出户
好梦终难收

春雨写怨更多愁
诗融冰心
望断水流舟

红叶题诗情悠悠
字字有声
枉赋芳兰幽

虚度光阴空掷
片片残缺
一江春水东流

往事俱远常思过
蝶游芳草
难寻花蜜枝头

天涯何处寻梦
来去从容
一笑解千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荣誉会员

Rank: 5Rank: 5

673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精华
52
注册时间
2011-3-8
最后登录
2018-9-20

退役版主勋章荣誉会员勋章发贴之星勋章特殊贡献勋章

发表于 2018-2-21 10:42 | 显示全部楼层
东坪村民 发表于 2017-12-28 18:25
残存的记忆-----邓丽君

千红女士给我发来了一个链接,叫< 2018年邓丽君音乐照片版挂历,太美了!> ,我 ...

哎呀,说些什么啊,一个邓丽君,值得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荣誉会员

Rank: 5Rank: 5

253

主题

3525

帖子

9755

积分
精华
31
注册时间
2012-6-25
最后登录
2018-9-21

荣誉会员勋章发贴之星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8-2-23 22:18 | 显示全部楼层
百花盛开 发表于 2018-2-21 10:42
哎呀,说些什么啊,一个邓丽君,值得吗?

我也又看了一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荣誉会员

Rank: 5Rank: 5

673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精华
52
注册时间
2011-3-8
最后登录
2018-9-20

退役版主勋章荣誉会员勋章发贴之星勋章特殊贡献勋章

发表于 2018-2-24 16:21 | 显示全部楼层
百花盛开 发表于 2018-2-21 10:42
哎呀,说些什么啊,一个邓丽君,值得吗?

一笑解千愁

春风吹雨千般愁
素面朝天
人比黄花瘦

隐居小阁楼
足不出户
好梦终难收

春雨写怨更多愁
诗融冰心
望断水流舟

红叶题诗情悠悠
字字有声
枉赋芳兰幽

虚度光阴空掷
片片残缺
一江春水东流

往事俱远常思过
蝶游芳草
难寻花蜜枝头

天涯何处寻梦
来去从容
一笑解千愁
回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热线:17362601609,qq:17652571|手机版|钟祥之窗 ( 京ICP备12017851号-5 京ICP证12042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517号 )

本站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对内容有异议,请在网站事务版块反映,或发邮件至17652571@qq.com说明情况。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