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祥之窗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2255|回复: 3

铲雪记

[复制链接]

高级会员

Rank: 4

35

主题

107

帖子

1407

积分
精华
10
注册时间
2014-5-5
最后登录
2018-4-19
发表于 2018-1-28 13: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联通
                                                                                        铲雪记

                                                                                         (一)

      清晨,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凌冽的寒气。路上,行人稀少。除了行人偶尔踩在雪上发出的“咔---哧、咔---哧哧”的响声外,便就是树叶上的积雪间或落地时发出的“簌簌----啪---”的响声。
       来到校门口,放下钉耙和铲锹,我看了下时间,刚好是七点二十八分。门口积雪较多,由于受车轮碾压,积雪早已结成了硬硬的冰块,和水泥地面粘在一起,非常的光滑,一不小心就会摔倒。
       校园内,地面上一片洁白,昔日的草坪早已被厚厚的积雪盖住;树枝上的积雪也早已将树枝压成了伞状,真让人担心树枝会不堪重负从枝丫处劈裂;前排教室屋檐下的瓦沟下面吊着一长排足有二尺多长的棱勾子。最显眼的还是潘文主任在昨天值班时堆在值班室旁边陪他值班的大雪人,它像一位忠于职守的“门神”,戴着绿帽手握“警棍”坚守在校门口。难怪有老师在微信群里嬉言说有了它便“多了个门卫,老张老汪要让位置了”的话语,足见平时的门卫们是多么地像它一样地履职尽责!
       拍了几张雪景发往“工作群”里后,就开始铲起校门口的积雪来,因为没钥匙校门打不开。
                                                       (二)

       校门口的积雪早已成了坚硬的冰块,一锹下去,锹口就从冰块的上面滑过去了,冰块上面只留下些许白色的痕迹,溅起的冰沫便簌簌地落下。还是“吃柿子赶软的揑吧”,我边从“堡垒”的周边下手,果然很顺手。由于左手受过伤,使不了力,我就用带来的钉耙把铲起的雪往旁边推或者往旁边扒。
       搞了十几分钟,身上渐渐地热乎起来,手也利索了许多。过往的熟人与我打招呼,说我这早不怕冷啊,我说还好;又有过往的熟人问及其他的老师怎么没来呀,我说还早。于是,他们把我赞美了几句。其实,多做点事,也没什么。我向来做事是挺较真的,特鄙视那些说话行事既表里不一又畏畏缩缩的人。
       冰块既硬又与水泥地面粘得极紧,我便用铲锹的边缘较厚实的部分敲打着冰块。这样,冰块便一块一块地被砸开,砸得冰沫四处飞溅,不时还伴有火星子。“战果”在逐渐地扩大,冰块的范围在一点点地缩小。
       感觉脊背上有些汗湿了,我便脱掉小棉袄,挂在钉耙把头上,喝了几口茶杯里的水,看了下时间,已是九点过十分了,还不见有其他人来。我就把已铲好的积雪及其冰块全部推到不经常站人的门口西边的石子上。
       有些冰块实在是太硬了,我便放弃了。等大家来了后,再一起“攻克”它吧。
       于是,我就开始清理食堂大门口的积雪。积雪虽很厚,但很松软。一铲锹下去,就是满满的一大铲锹。可往大门的两边甩却很费力,由于雪很松,还没用力甩时雪就撒落了一半。对,还是用钉耙抓着往旁边拉吧。果然,抓得又多拉走的积雪也多。不一会儿,已成效显著了。

                                                     (三)

       干得正起劲时,汪贵廷老师推着自行车来了,他已拉开了棉袄的拉链,嘴里呼出的热气在空气中打着圈圈。可见,他从家里赶来是挺不容易的。他想用钥匙打开两边的大门,钥匙插进锁眼里鼓捣了一会却始终没有反应,进而,他有些怀疑钥匙是不是拿错了,要么是锁被换掉了。
     “算了!”汪老师说罢,便顺手拿起铲锹,把我的小棉袄往他的车把上一搁,就认真地铲起校门口我未铲动的“骨头”来了。
     “哇——噻,好硬啊!”我见他只摆右手腕,就知道他用力很猛,锹把震得他右手的虎口处很有些疼。
     “悠着点啊——过来,我们先把这边的清理完了再说.”我隔着路,笑着对他说,顺便又喝了口茶水。
       于是,我们配合着清理积雪。一个用铲锹铲,一个就用耙子推或拉。食堂大门口的积雪也便越来越少。后来,他就干脆脱掉了大棉袄。我偷偷地瞟了他一眼,只见他脸上已有许多汗渍了。我在心里暗暗地佩服他也是个做事踏实的人。可惜,像这样为了公家的事还能这样出力干的人,现在的确是太少了。

                                                          (四)

       将近十点时,潘文来了。他也想打开门,未能如愿。便想用我的热茶水淋热冻住的铁锁眼,我说用打火机烧。果不其然,他用烧热的钥匙真的就把食堂的大门打开了!
       其他男教师也都陆续地赶来了,都说路真难走。负责后勤的领导找来了一些清理积雪的工具,并给每个人发了一双手套。校大门的锁早已被文老师烧的热水淋开了。老师们都很自觉,无需分工,便各自散开,去清理那些必须清理的地方的积雪去了。

                                                             (五)

       我和李林很自然地组成了一个临时小组,负责清理学校食堂院子里的影响学生进餐和住宿的地方的积雪。
       他先用圆角锹铲进门处的积雪。由于年轻,力气自然很大,不一会,门口处的积雪被他铲去了许多,一条通道的轮廓很清晰地显现出来。接着,他便铲台阶上的积雪。由于滴了融雪的水的,台阶的边缘形成了厚厚的且既光滑有坚硬的冰堆,像一道长长的冰堤。三道冰堤牢牢地粘在台阶边缘,让你不好下手。劲小了,铲锹从上面“哧溜”荡过去了,它毫发无损地稳稳地躺在那里;若劲使大了,又会砸坏台阶。
       我看了下,便进保管室里找来了一把锤子,适度砸击着冰堤,冰在砸击中不断地屈服。李林校长也觉得很有些热了,于是脱掉了那件现在很流行的也一定很不便宜的外套,甩开膀子干了起来。
       大概十几分钟后,我能感觉得出,他很有些累了。他时不时地深吸一口气,再慢慢地吐出来,时不时地直起腰来,看看还长长的冰坝子和还需要清理的地方,时不时地望望校园内正在拼命铲雪的老师们,时不时地看着我是怎样用锤子锤着冰坝子的。
       忽然,他“咦——”了一声,把铲锹靠在台阶的砖柱上,转身进了保管室。又拿着电壶进了餐厅。哦,他是想烧水淋冰坝子了。

                                                      (六)

       热气腾腾的一壶水淋到坚冰上,坚冰迅速由乌青变为灰白,粘连处立即现出一些细小的气泡来。我一铲锹下去,冰坝子就被连“根”拔起。于是,李林一边顺着冰坝子的边缘淋,一边叫我紧随其后用铲锹铲。效果真是明显极了,几壶开水下来,冰坝子便“雪”融于水了。
       李林校长很为自己想出的办法感到暗喜,于是,便就明天将要采取的安全防护措施与青虎在电话中商量起来,说是要尽量想办法用麻包铺垫在进食堂的台阶上和厕所内的地面上,以确保师生的安全。我虽只听了只言片语,但我觉得李林的确是把学校的事当作是自己的事来做的好校长。
       我们虽然很有些累,手掌心也渐渐有被磨破的感觉。可车棚周边的积雪还很多,女生寝室门口也有大量的积雪。于是,我清理车棚场子,李林负责清理去寝室的水泥地面。他见路边的树枝上的雪把树枝压弯了,就用钉耙拍打着树枝。树枝上的积雪便“噗噗”地洒向地面,树枝晃了几晃,像是舒了一口长气似的,用劲向上一挺,便恢复了本来的容颜。李林跺了跺脚上的雪粉末,便继续用钉耙齿子拍打着树枝上的积雪。也许他觉得这样很有趣,也许他认为今天来的老师的确都很出力,都很支持他的学校工作,我隐约地听到他在哼唱着电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的片尾曲《凉凉》,语调中透露着喜悦。
       半个小时过去了。食堂院子内积雪已清理好了。看看手机,已近十二点了。喝了口茶杯的水,把铲锹、钉耙放进保管室后,便拿着衣物向校园走去……

                                                         (七)

       站在大门外,一眼望过去,校园内的主干道直抵北面的文化墙,都干净无比。两旁的桂花树和松柏树清清爽爽地像礼仪小姐样风姿绰约。两边的长形花坛内,修剪整齐的红叶石兰愈加火红起来,与草坪上面的积雪交相辉映。
       教室东面,有两三个老师正在用扫帚扫着一、二、三年级教室门前的场地,并大声地说笑着,愉快的笑声感染着栅栏外的行人,让他们也驻足向校园内观望。教室西边,汪贵廷和另外两个老师正在用铲锹将积雪堆到两颗苍老的樟树周围,形成了几个隆起的山包。潘文推着那辆小斗车从厕所的方向向主干道走来,放在斗车盒里的锹把上搭着他的外套,老张老师依旧穿着他那件从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弄来的厚工作服紧跟在文的后面。这一切都暗示着:校园内的积雪清理工作也已经结束。
       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来到门卫室,青虎在清点劳动工具。有几个人点燃了香烟,于是,几缕青烟在室内缠过来绕过去。大家一边谈笑,一边穿着外衣,给人感觉是一点也不冷。
       临走时,我仍觉得脊背上还有些湿漉漉的,连忙进办公室用干毛巾又把浑身擦了一下。出大门时,回头发现门卫室旁边的“门神”早已面目全非了。粗壮的腰身变细了,靠肚脐眼的地方被削去了一大块,两只有力的胳膊不见了,手中的“警棍”(其实是一节折断的樟树枝)已被老师们踩在积雪中,用樟树叶子做成的“嘴”、“鼻子”、“眼睛”、“耳朵”已露出原形,那顶绿色“警帽”(其实是用铁树、棕榈树、樟树的叶片编成的)滚落在它的右脚边。雪揑的“门神”终归不能长久啊,生活中的人或事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笑声渐渐远去,学校又趋于宁静。铲雪虽然累,但并没有一个人说累,大家有的是集体活动后的兴奋和愉快。
       大家都说,与其说这是一次铲雪劳动,到不如说这是在进行一次清理自我内心私欲杂念的最好机会。我虽有同感,但我又觉得,那心中的“雪”就真的能这样轻轻松松地“铲”去么?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5 收起 理由
情深似海 + 5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荣誉会员

Rank: 5Rank: 5

40

主题

9056

帖子

1万

积分
精华
2
注册时间
2009-11-1
最后登录
2018-4-7

特殊贡献勋章退役版主勋章荣誉会员勋章发贴之星勋章

发表于 2018-1-28 15:51 |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美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会员

Rank: 4

114

主题

813

帖子

1434

积分
精华
0
注册时间
2012-12-19
最后登录
2018-5-22
发表于 2018-1-29 01:35 | 显示全部楼层
罪孽深重,呵呵,不敢看雪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会员

Rank: 4

39

主题

393

帖子

465

积分
精华
0
注册时间
2007-11-21
最后登录
2018-5-18
发表于 2018-2-4 11:1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雪人也戴绿帽子了!!!谁干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热线:17362601609,qq:17652571|手机版|钟祥之窗 ( 京ICP备12017851号-5 京ICP证12042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517号 )

本站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对内容有异议,请在网站事务版块反映,或发邮件至17652571@qq.com说明情况。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