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祥之窗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2525|回复: 2

中科院博士夫妇:忠孝两全报亲恩

[复制链接]

荣誉会员

Rank: 5Rank: 5

21

主题

339

帖子

2091

积分
精华
11
注册时间
2006-2-7
最后登录
2018-9-15

荣誉会员勋章原创文学勋章

发表于 2018-5-1 00: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联通
本帖最后由 关山东方夫 于 2018-5-1 08:29 编辑

                                         中科院博士夫妇:忠孝两全报亲恩

                                                                  邂逅中科院博士

     一切都源于一次邂逅。
    2017年深秋,我有生第一次来到心向已久的京都。但因为心绪不佳,无暇恋顾皇城景致,到京的第二天便被北京西站熙攘的人流裹挟上至昆明的K261次列车,取道回湖北钟祥老家。
    蜷缩在硬卧的下铺上闭目养神,耳中满是找铺位乘客的喧叫声。二十多分钟过去,离开车时间不到五分钟了,车厢里的乘客慢慢安静下来。我抬眼看了一下,对面中铺有人,而下铺和上铺没人。列车播音员甜美的声音在温柔地播送着旅客须知,这时车厢的过道里出现一名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他佝偻着腰,背上伏着一个老妇人。那男子左手绕在身后托着老妇的臀部,右手攥着老妇人勾在他喉结处的两只手。一根长长的背带斜过他的颈脖跨过右肩,挂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大行李包吊在他面前。他不堪重负,气喘吁吁问我对面的铺位是不是19号和21号。当我说是以后,他半蹲着身体,把背上的老妇人放坐到铺位上,然后取下挂在胸前的大行李包,才重重地呼出一口气。
    列车启动了,车轮与铁轨摩擦出的有节奏的“轰隆”声就像一首催眠曲,镇定了离家游子的归心。
    我开始打量对面两个人。那男子清清瘦瘦,留着一个很普通甚至很土的小平头。大约三十多岁,穿着一件半新夹克。只有鼻梁上的那副眼镜,让他平添了几分书生气。而那个老妇人的模样看了却吓人:头发就像风中的乱草一样蓬松着,而且左边的小半边头皮没有头发,头皮上还有许多黄色疤痕,左手被烧过一样缩成一团。最瘆人的是她的左眼,血红的眼睑外翻,让原本苍老的脸庞更加狰狞可怖,而且一副智障的样子。男子给老妇人脱了鞋,摊开被子,很小心地扶她躺下,掖好肩头的被子。然后坐到床尾。
                              1.png
                                                              (图为 张绍华为母亲脱鞋)
                                       孝子张绍华
     漫长旅途,为排解寂寞,我开始和男子搭讪起来。没想到,这一攀谈,让我遇上我此生接触到的学术造诣最高的人,他竟是中科院空间物理专业博士。而且,在文学书籍中读到的人生苦难经历竟然在他身上显现。
    他叫张绍华,是河南省邓州市彭桥乡张岗村人。现在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工作。这个老妇人是他的母亲。母亲2011年以来一直随他在北京生活,但在中科院空间中心工作的妻子马上要到美国留学,为不给工作负荷大的丈夫增加压力,妻子准备把4岁的幼女也带到美国去。而年迈多病的母亲,张绍华也只能把她送回河南邓州老家让姐姐照顾一段时间。我听后半信半疑,直言不讳的问张绍华:“既然你们夫妇都是高知,又都在国家科研部门工作,经济条件应该可以啊,为什么不请一个保姆?另外,你们应该有私家车吧?为什么不开私家车送你母亲,而要坐火车让老人遭鞍马劳顿这份罪呢?”张绍华苦笑一下说:“虽然我们夫妻每月工资还行,但也只能过生活。但我们在北京五环外买了房子,要还房贷,有老人要赡养,还要给老人治病,现在爱人出国留学也要预备一些钱。哪有钱请保姆啊?至于选择坐火车主要是稳当些,担心老母亲长途晕车.”
    在闲聊的时候,我突然发现老妈妈扭头一直盯着我,而恰好我在喝水。我问她:“老妈妈,您要喝水吗?”张绍华说:“她听不见呢,也不能说话。”于是,接下来的谈话让我对他的母亲心生敬重,也更加佩服张绍华了。
2.png
                                                        (图为张绍华为母亲整理头发,眼中是浓浓爱意)
                                   张绍华的苦难史
     二十世纪中期的河南农村是非常贫困的。张绍华的父亲年过五十还没能娶上媳妇。1982年,村里来了一个又聋又哑又呆又傻的流浪女,走路也带残疾。在乡亲们的撮合下,一个苦难家庭组成了。由于又聋又哑,家里人只能通过眼神和手势与女人交流。原来,这女人小时候掉进火中被烧成残疾,失语失聪又行动不便。流浪到张岗村之前已经嫁过一次人了,并且还生了两个女儿。张家人既不知道她的姓名也不知道她的年龄。1983年,张绍华的出世让年迈的奶奶和老来得子的父亲欣喜若狂。但苍天无眼,1985年,患有肝病的父亲竟一病不起,扔下张绍华娘俩走了。年迈多病的奶奶白发人送黑发人,没过多久也撒手人寰。
    一夜之间一家人只剩下孤儿寡母.寡母无劳动能力,孤儿嗷嗷待哺。虽然傻,但母子连心,看着儿子含着干瘪的奶头哭哑了嗓子,张绍华的傻娘急得用头直撞墙,让一旁的乡亲们看得也伤心落泪了。无奈之下,张绍华的姑父姑母收留了张绍华。但姑父姑母家也是吃了上顿愁下顿,傻子是万万不能收留的。为了给傻子找条活路,村干部做主,将傻子“嫁”给了远方的一个老头。
    一转眼,张绍华10岁了。那是1993年的一天,正读小学三年级的张绍华被班主任带到教室外面一个女人的面前。只见这个女人站立不稳,脸上疤痕累累,一只眼睛眼眩外翻,就像在滴血。看见了小绍华,那女人突然裂开嘴笑了,张绍华本能地吓了一跳。但班主任的一句话,让张绍华不怕了。班主任说:“张绍华,这是你亲娘啊。你带她回去吧!”从小被伙伴们嘲笑是“没娘的孩子”,娘走时才三岁的张绍华心里已没了娘的印象.这么多年来,虽然姑父姑母待他如同己出,可张绍华仍然做梦都渴望自己的娘在身边。现在,娘就出现自己面前,老师是不会欺骗自己的。张绍华直接把娘领回姑父姑母家。
    张绍华接纳了母亲,姑父姑母也没有说什么。娘儿俩在姑父姑母的接济下苦熬着日子。从姑母和娘手势交流的情况得知,娘三“嫁”后,一直没有生育,那家人就有了嫌弃之心,就派人把她送到她儿子读书的学校,然后就走了。但也就从那时张绍华脸上有了笑容,虽然娘又聋又哑,又丑又跛,但他毕竟不是孤儿了呀!
                                一定要争气
     最让张绍华难忘也是刻骨铭心的,是他读初中发生的事。
    读初三时已是在乡里的学校读了,并且是每逢周末回一次家。一次周末,娘在他回来后笑呵呵地跑出门去。过了一会儿,张绍华见娘还没有回来,就出门去找。半道上见村里一户人家正踢打着娘。娘被打倒在地,手却仍然紧紧护着衣服兜着的四五根玉米棒子。张绍华明白了:当时正是玉米棒子最嫩最甜的季节,娘是心疼儿子,准备掰几根给儿子吃啊。但她毕竟分不清自家地和别人家地,只要是玉米棒子就掰,被人家逮个正着,还狠狠打了她一顿,踢了她几脚,导致她走路更瘸了。张绍华哭着跟那家人求情说:“我娘是个傻子,可傻子也是人、也是我娘啊!你下手也太重了吧?瞅瞅她身上的伤,她也疼啊!求求你们不要打她了,庄稼损失了请你们记下来,我长大了挣钱赔你们。”那家人虽然住了手,却恶狠狠地说:“下次再偷,我还要加重了打。二百五的女人,留在这里害人......”张绍华扶着娘回到家,娘儿俩搂着哭成一团。从那以后,张绍华跟娘说:“娘,我一定要争气,次次考第一。只有我有出息了,人家才不会欺负你!”虽然娘听不懂,但张绍华已经立下志向。每当他想贪玩时,他就想起娘被打时无助哀嚎的样子,他就又刻苦攻读起来。
    说到幼年时的艰苦,我问他有没有恨,张绍华的脸上显得很平静。他说:“哪里有那么多的恨哦。说实话,现在想来,只有感恩的心吧。”张绍华清晰地记得,开学第一周,住校。半夜醒来,好冷!才发现全宿舍只有他一人没有带被子。当时的他突然感到好凄凉,甚至有些埋怨姑妈临开学时为什么没有给自己准备被子。委屈的泪水夺眶而出,顺着脸颊悄悄流淌,啪嗒啪嗒滴落在床板上。那一刻,他意识到没有爹妈疼爱的孩子好可怜!张绍华说,读初中那会儿,没有什么雄心壮志,没想过什么出人头地,只梦想着不受冻不挨饿,妈妈不被人欺负就满足了。让张绍华觉得幸运和感恩的是,他的梦想一样都不缺。那天晚上,哭完不久,旁边的同学醒了,发现被冻得发抖的他,就让他和自己共用一个被子,顿时让张绍华有种好温暖的感觉。初中开学不久,学校领导和老师得知张绍华父亲早逝,母亲聋哑,无依无靠,被年迈的姑父姑妈收养长大,整天吃不饱穿不暖,就发动全体师生员工为他捐钱捐衣捐粮票。校长、老师、同学们的关心、爱护、帮助,无时无刻不在激励着他努力上进、刻苦勤奋。若说他是“穿百家衣,吃百家饭”长大的,一点儿也不为过,因为周围的人都帮助了他。这让张绍华刻骨铭心、一生难忘。他说:“有这样温暖的大爱激励,虽说家庭穷苦,我有什么理由不奋发努力,有什么理由不感恩生活,有什么理由不追求梦想呢!”他勤俭节约,专注学习,克服种种困难,加倍刻苦钻研。三年后,他顺利考上了邓州市第二高级中学,迈入人生的另一个重要的台阶。随即,张绍华就像卯足劲的发条,一路拼搏,2001年,张绍华以优异的成绩考取郑州大学物理工程。2005年9月,因为综合成绩在全系排名第一,他被保送到中科院空间物理系硕博连读。毕业后留在北京,在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航天五院)工作。
                      3.png
                                        (图为张绍华为母亲穿衣起床)
                                      你养我长大,我陪你变老
    张绍华在中科院空间物理系攻读博士期间,河南新乡一个叫杨利平的女孩也在中科院读博士。共同的家乡、共同的爱好使这两个年轻人相恋了。在恋爱期间,憨厚老实的张绍华开诚布公的对恋人说:“我家里有位老娘,又聋又哑、又丑又傻,腿脚还有残疾。我成家后会让她跟我住在一起,如果你嫌弃,我只能放弃爱情。”体贴善良的杨利平说:“我们读了这么多书,起码应该知书达理,你的娘也是我的娘,哪有儿嫌母丑的?”婚后,杨利平也被分配到中科院空间中心工作。
    饱受苦难的母亲的确是命运多舛。但上苍也眷顾了她,让她拥有了一对好儿子和好儿媳。
    2008年1月,张绍华的娘左边额头竟长出一块指头大小的角质物。当时由他二姐带他娘做了切除手术。术后考虑到弟弟弟妹工作太忙了,就把老娘接到自己家里照顾。但不到半年,老娘同样的地方又长出同样的“犄角”。
    2011年,二姐打电话告诉张绍华,说这个“角”越来越大了,再不切除,等不得了。张绍华、杨利平夫妇马上赶回河南老家接上母亲就往北京奔。在北京西站的月台上,杨利平扶着娘走在前面,张绍华背着行李走在后面,看着妻子搀扶着母亲的温馨画面,张绍华一时百感交集。
到了北京,张绍华带着母亲奔走各大医院之间。得到的答复不是“太奇怪了,没见过”就是“不敢保证手术有把握”。后来终于在北京军区总医院皮肤激光美容整形科主任医师谷廷敏的诊断下,认为这一异物大名叫皮角,这是一局限性、锥形角质增生性侵害,多发于面部和头皮等部位长出火柴棒或筷子粗细的牛角状突出,呈褐色或棕灰色,质地坚挺.2011年5月7日,张绍华的娘的手术如期进行,主治医生谷廷敏成功切除了她额头上的巨型皮角,后期恢复良好。
    现在,张绍华的妻子已经在美国留学,半工半读之余还要照料女儿,每隔几天还要打电话问问张绍华和母亲的情况。在笔者完稿之前,和张绍华通话,得知他的母亲现在很好,他虽然工作很紧张,但很愉快!祝张绍华一家幸福安康,祝他们夫妇为祖国的繁荣昌盛做出更大贡献!另据张绍华说,在钟祥柴胡还有他姐姐的亲戚在,只是他不是特别清楚。
                              4.png
                                                                                   (本文作者与张绍华母子合影)
            (本文根据张绍华口述整理,部分事例与《知音》杂志2011年7月版事例相同,张绍华专嘱予以说明)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3 收起 理由
毛本忠 + 3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会员

Rank: 4

37

主题

788

帖子

1144

积分
精华
1
注册时间
2009-8-29
最后登录
2018-10-23
发表于 2018-5-2 11:46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敬可佩张绍华,大爱关山东方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7

主题

116

帖子

259

积分
精华
0
注册时间
2010-3-21
最后登录
2018-5-8
发表于 2018-5-8 12:02 | 显示全部楼层
真实的故事很让人感动,孝子感动天地,拼搏努力,值得点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热线:17362601609,qq:17652571|手机版|钟祥之窗 ( 京ICP备12017851号-5 京ICP证12042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517号 )

本站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对内容有异议,请在网站事务版块反映,或发邮件至17652571@qq.com说明情况。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