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祥之窗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950|回复: 1

 走进凤凰 读懂边城

[复制链接]

荣誉会员

Rank: 5Rank: 5

95

主题

297

帖子

6649

积分
精华
44
注册时间
2004-9-29
最后登录
2018-8-31

荣誉会员勋章元老会员勋章特殊贡献勋章原创文学勋章

发表于 2018-8-31 11: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联通

▲散文
     
     走进凤凰            读懂边城


在城市化加速推进的今天,我们该怎样记住乡愁?孩时的乡村早已改变了模样。记忆中的乡愁只能从乡土文学中寻找。我们钟祥市乡土作家群业已名扬荆楚,享誉全国。走进新时代的乡土文学又该怎样持续健康发展。带着繁荣兴盛乡土文学的初心和使命,我们市作协组织部分热爱乡土文学的文朋诗友,希望从乡土文学开拓者、从湘西凤凰走出来的大文豪沈从文先生笔下的《边城》凤凰寻找新的答案,得到新的启迪。
8月3日早晨8时许,我们一帮文友乘座旅游大巴从全国历史文化名城钟祥郢中出发,一路跨汉江、过长江、涉醴水、穿沅江。过平原、越峻岭、穿隧洞、跨河涧,一路高速,一路欢歌笑语,下午5时左右就到达湘西首府吉首界。说来也怪巧,我们的车一过常德,越往湘西,山越来越高,天越来越低。车的前方老是黑云压城,电闪雷鸣。远方好像暴雨倾盆,路边山洪裹着泥浆滚流飞泻而下,而我们头上的太阳确是明晃晃的。这正好应验农谚所说,“六月的雨隔牛背”。我却在心里想,是沈从文老先生在天有灵,佑着后生。他的乡土文学后生们千里迢迢追寻他而来,顺天应时,一定是风调雨顺,平安和顺。
认识一座城,始于一个人。
我从书上认识凤凰城,始于沈从文笔下的《边城》。从人的接触从口上认识凤凰城,始于我们的地接导游龙阿妹。龙阿妹有几分像沈从文书中的翠翠。但龙导比翠翠肤更白,嘴更甜,人更美。沈老的“翠翠”有“黑玫瑰”之称。龙导的玉肌却白里透红,人长得娇小玲珑,十分乖巧,嗓音甜润,一口纯正的普通话。小口一开如玉铃轻摇园润,声轻语慢,煞是醉人。她介绍她的家乡如我一样,嘴上像了抹了蜜似的,让人从头到尾甜到底。
龙阿妹说,凤凰人最爱的人是沈从文,最恨的是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凤凰能从深山里的无名小边城成为今天名扬四海的旅游名城,要感谢沈从文,是他原汁原味的湘西乡土文学,把美丽的凤凰山水、厚重的乡土、多姿多彩的人物介绍给千千万万个热心的读者。从而使得凤凰像磁石般吸引住了万千读者的心特别是正好怀春的少男少女的心,使游客如同朝圣似的潮水般向凤凰涌来。旅游拉动了凤凰的经济,使我们凤凰县的小民都有旅游饭吃,而且许多凤凰人再不用东奔西走去打工,就在家开旅店饭馆、作坊糟坊、种有机菜,养生态鸡,办农家乐就脱贫致了富,走上了全面小康路。
那么凤凰人为何要那么恨朱元璋呢?龙阿妹接着是讲传说也好,故事也罢,若真的是这样,我们钟祥在某些方面刚好向反,倒要感谢龙阿妹她们共恨的那个人了。原来放牛娃朱元璋当上皇帝以后,在皇宫的大龙床上,做了个让他惊出一身冷汗的梦。天帝托梦给他说,在大中国的西南的凤凰山紫气腾腾,气象非凡,不久就会有真龙天子出来。朱皇帝一觉醒来就叫来了军师刘伯温。朱皇帝把夜梦一说,刘军师一听,计便脱口而出,军师支招说,皇上身经百战,破过千军万马,这点小事还不好对付。朱皇帝听后忙令军师,速派精兵巧匠,把凤凰的龙脉速速断了。朱元璋的精兵和工匠很快就把凤凰山挖断了,血流成河,染红了沱江,凤凰人惧怕,大哭了三天三夜。这就是刘军师向朱皇帝出的“断龙脉、绝王气”之计。所以,往后朱元璋的江山就座稳了。若不是这样,朱元璋很快就会玩完了,那咱们钟祥也出不了嘉靖皇帝,也不可能有世界文化遗产明显陵,哪会还有什么“龙高生意广,虎伏世传昌”。而今的钟祥有“神秘钟祥,帝王之乡”之称,王气依旧,文风鼎盛。
带火一座城,要谢一个人。
凤凰城能有今天的“火”,从某种层面讲,确实要感谢一个人。这个人就是乡土文学的开山鼻祖沈从文。沈从文是地道的“乡下人”,也是湘西大山里“潮男”,他读了几年私塾相当于现在的高小,就去兵营里混营生。他天资聪颖,家乡的山水人物如同印版一样镌刻在他的心头。时机一成熟,创作灵感一来,他就用他手中的笔,将湘西的凤凰做了忠实的记录和艺术的再现。他笔下的人物都是些家乡卑微的小人物如农夫、铁匠、银匠、铜匠、屠夫、纤夫、船工、傩送、大兵,吊脚楼下的妓女、童养媳、打年糕的老阿婆等;青山、江流、码头、天桥、作坊俨然一幅幅湘西民俗画跃然纸上。沈从文20岁刚出头就来到北京,在京城作家圈里这个“乡下人”就一直不倦地在写湘西、绘凤凰、画边城,向世人展现风光迷人、世外桃源般的令人称奇又羡慕不已的凤凰,不一样的湘西。沈老的书虽让人身临其境,但不到凤凰,就不能领略凤凰游的魅力,凤凰火热炽烫的湘西。
我们一行文友吃过晚餐,便奔向大家心仪已久、仰慕已久的凤凰古城。游凤凰古城,仿佛在沈老《边城》里穿行。古城四周都是葱郁的大山,山间流淌的是凤凰人的母亲河,沱江。凤凰的先民多为苗族人和土家族人,他们勤劳勇敢,依山傍水,沿蛇一样奔流的沱江两岸筑起吊脚楼,楼多为木质建筑。楼的脚柱立于江水之中利于夏天暴雨行洪。人就住在二楼以上。高山、江流、人生和谐共生于凤凰城中。即便是冬日常有狂风,夏天常遇暴雨,偶尔山上也会落下滚石。吊脚楼会有损毁,但边民不屈不挠,房子坏了再修,栈桥毁了再建,凤凰人在沱江边、青山脚下顽强地繁衍生息。现在展现我们眼前的凤凰是怎样的一幅图景哟,沱江两岸的每一条街巷里都是塞得满满当当的游人,摩肩接踵,在街灯的映照下,人流只能一脚挨一脚、前脚挪后脚地逶迤蛇行。他们从哪来,又要到哪里去?我不得而知。但一点是肯定的,每个人的前面都有诗和远方。
夜色深时,街灯亮起,吊脚楼层层叠叠,桥上桥下,人挨人,人挤人,灯光楼影倒影在江水之中,时而有泛舟江中的乌蓬船把江水中的影像搅乱。山影迷离,江水涟漪。路灯杆上的凤凰灯,向游人们诉说着凤凰城的涅槃浴火重生。酒吧里的清歌声、苗鼓店里的击鼓声、商贩们的叫卖声、情侣们的打闹声,都在这沱江之上传递与江流之声交融在古城的夜空里。若不是这市声的有情提示,我还以为是置身在瑶池仙境里,边城语境的童话世界里。
邂逅一个人,艳遇一座城。
凤凰古城,真可谓是艳遇之城、风情之城,更是文化之城。当然凤凰古城也是青春之城、活力之城。沈老笔下的边城是闭塞的纯朴之城,天人合一,神人合一,山水融通,神秘自然之城。
凤凰地处湘西,与鄂、黔、赣三省交界或毗邻,史称“西托云贵,东控辰沅,北制川鄂,南扼桂边”。苗族人居多。苗族人不仅勤劳善良,而且十分俊美。特别是苗族小阿妹,一穿上苗族民族服装更是美上加美,好似仙子下凡人间。这给游人如织的凤凰夜市夜景凭添几分妖娆和妩媚。
许多人同我一样,会在一家阿尼小妹的苗鼓店间驻足,阿尼小妹身着苗服,戴着银头饰,浑身散发出青春的光彩,见店前游人骤多,她激情四射、幸福洋溢,用力欢快地击打苗鼓,让人心旌摇曳。小妹两目放电,专注的游人就会碰出火花来。那目光、那鼓声仿佛都在鼓励你,来吧,来吧,买架苗鼓,我们一起欢快地享受快乐吧。许多卖凤凰特产姜糖的,卖银饰件,卖朱砂藏品的,卖民族服装的,大多是穿戴鲜艳民族服装的小阿妹当柜临街迎客,即使不买,游人投来的目光也不肯轻易离去。
许多游人夜游古城,也在寻找不同的景色拍照,许多女游客还兴致勃勃地租来民族服装在人多处显摆拍照。青年游客大多是冲着沈老笔下的翠翠而来,她们从夜市苗阿婆的手中买来鲜花头环戴在头上,在转角处,可能就会碰上惊喜,让年轻的俊男踩上一脚,即是不是天降的惊喜,也是不期而遇的快乐。
泡吧的年女,都有些陶醉。他们沉迷在音乐中,频望川流不息的人流。有的很享受,有的想逃离,期许有一场惊心动魄又惊世骇俗的轰轰烈烈的艳遇。
驻足吧,转角处,又遇见你。凤凰这座艳遇之城,睁眼看的都美的景,美得让你动心动情的美的人。
读懂一个人,再造一座城。
艳遇易,知人难;爱人易,懂人难。
沈从文年轻时在北大当教授(老师),一见来自合肥富家千金张兆和。才高气盛的教授爱上沉着冷静且十分理性的张兆和,接下来就是作家教授特有方式用绵绵情书对张兆和展开强烈的爱的攻势,也不管不顾张兆和顽固地拒绝和反对,依然我行我素,用锲而不舍精神和雪花般漂落的情书终于轰开少女的心扉。即使北大校长胡适再三劝阻,说他用错了情,但青年才俊从文不管不顾,终于还是迎得了芳心。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严酷。书生不懂生活,少女不懂人生。其实都深爱着对方,就是没用常人的表达方式。沈从文仙逝后,张兆和懂了沈先生,但却已经阴阳两隔。
每个人的生命长河里都有两座城:现实之城,理想之城。人生就是不断地在毁城、造城;进城,出城。
沱江有主流,也有支流;有清流,也有浊流。人生如江水,一去不复回。而今我游凤凰,就是想尽可能地懂沈文,懂边城,寻找乡土文学的根、气、骨、魂。我们钟祥乡土文学的寻梦之旅,就是要来凤凰读懂沈老,从《边城》再出发,全力再造新时代钟祥乡土文学的宏伟新城。
行走在沈从文走过写过的凤凰城,寻找乡土文学之根。这次游凤凰我与有“情圣”之称的道美诗人同住一房。我们走在沱江最美的虹桥上,沈从文的爱情宣言般的诗句便浮出脑海,脱口而出,“我走过世上许多桥,看过许多美丽的星云”。看到少男少女在沱江江边的石板上 光着脚丫在江水里泡着,沈从文的情书“我愿做水中的鱼吻你美丽的脚。”我问诗人道美,你的情诗为谁而作,诗人说,当然是为最熟最爱的人。行走在充满诗情的沱江,我仿佛听到沈老先生关于乡土文学的叮咛,乡土文学之花只能开在家乡原野之上,乡土文学之根,只有扎在乡土沃土之中才会枝繁叶茂。情为亲人抒,话对亲人讲,诗向爱人吟。
乡土文学之气就是乡土人家的袅袅炊烟,青山绿水间的氤氲之气。是浓浓的乡土生活气息,也是激荡在天地间的浩然正气。文学是现实生活的充满激情的能动反映,是现实生活的艺术再现,要体现人文之美、山水之美、魂灵之美,传递出满满的正能量。沈从文的边城有战乱、有剥夺、有欺榨,但从不失人性,不失生的希冀和生的信心。若描写的都是令人窒息的阴暗与恐怖,恐怕也很难受到社会和读者的接纳和喜爱。
乡土文学的主心骨就是作者的人品、三观、境界与见识,乡土文学的对向首先是家乡的人民、家乡的风俗人情。地方的也是国家的,民族的才是世界的。一句话,离开了生我养我的家乡,养我育我的人民,就不可能写出深受人民欢迎的优秀作品。沈从文的大爱和仁心,沈从文对家乡的深爱和挚诚,架起了边城的“四梁八柱”,凤凰的小人物成了边城宏大而又细微别致的骨架。
乡土文学是乡土人民骨子里文化,是乡土人民大脑中的宏大建设。乡土文学有魂魄,乡土才有魂和灵。沈从文的故居在沱江边,在老城墙围着的老街心。沈从文故去后他的墓地也在沱江边。沱江中,青山上,老城中仿佛都有沈老的魂灵在,文魂在。乡土文学之魂在凤凰城中徘徊,在熙熙攘攘游人之中穿梳。乡土文学之魂也是乡土人民之魂。一切都将成为过去,只有真爱永存。只有为人民而书写的作家诗人,人民永远都不会忘记。
乡土文学也不能有功利之心。带着功利心不可能写出震撼人的心灵的优秀作品,更不会有传世之所。沈从文和其他文学大家一样,懂他的人不多,但他驾鹤西去之后,他的爱人张兆和整理出版了他的全部遗作,他的作品,他的奋斗,他的才华,才被越来越多的人喜爱和认可。从文不死的乡土文学之魂与凤凰的日月同辉,与南华山、沱江水、凤凰城同在。

章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荣誉会员

Rank: 5Rank: 5

99

主题

2315

帖子

3666

积分
精华
8
注册时间
2015-11-29
最后登录
2018-9-21

荣誉会员勋章

发表于 2018-8-31 15:31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用心了
学习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热线:17362601609,qq:17652571|手机版|钟祥之窗 ( 京ICP备12017851号-5 京ICP证12042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517号 )

本站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对内容有异议,请在网站事务版块反映,或发邮件至17652571@qq.com说明情况。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