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祥之窗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317|回复: 4

《瓦匠老刘头》 小小说 蒋海波

[复制链接]

荣誉会员

Rank: 5Rank: 5

460

主题

4232

帖子

1万

积分
精华
19
注册时间
2011-6-20
最后登录
2018-9-23

荣誉会员勋章原创文学勋章

发表于 2018-9-9 21: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联通
        踏踏实实做一件事体,清清白白做一个人物。
        这是老刘头行拜师磕头礼的时候,师傅曹老瓦匠给他的入门训诫。
        瓦匠老刘头是一九四九年出生,和共和国同岁,虚一岁今年就是七十高寿了。他的一生,可以说是命运多舛,多灾多难,可是老刘头偏偏就是不向命运屈服,奋力反抗,终于熬到苦尽甘来,得到乡人的尊崇。细细数来,简直就是村里普通人里面的传奇人物。
        在他十岁那年,父亲身患肺结核病,不治身亡,丢下母亲,他,和嗷嗷待哺的一个弟弟,两个妹妹,撒手西去。
        一九五九年,熟悉历史的朋友都知道那是一个什么年月,三年自然大灾害开始。尤其是农村,天灾人祸,粮食大减产,一时间哀鸿遍野。
       没有壮劳力,没有了顶梁柱,一个寡母带着四个幼儿过日子,其艰辛可想而知。老刘头终于扛不住饥饿的摧残,跟着别人吃清水煮过的榆树皮,结果因为消化不良,引起便秘,肚子鼓鼓涨涨像一个大皮球,要不是他母亲用土办法,捏着鼻子灌麻油,用手指一点点抠出堵塞肠道,未消化的树皮,他早就一命呜呼了。
        自此,老刘头对粮食,对食物产生了一种不可抗拒的崇拜。小时候的老刘头,其实非常聪明伶俐,有眼力见儿。他发现,只要有一门手艺,就可以比别人过得要好一些,在这些手艺里面,做瓦匠,是最吃香的。
        谁都可以饥一顿饱一餐,衣服可以补丁摞补丁,但是,房子是每个人都不可缺少的,一个人,或者一个家庭,如果连房子都没有,哪怕是最简陋的茅草房,那就是流浪汉,逃荒人了,这在村人的眼里,是不耻与顾的。
        老刘头拜了远方表叔曹老汉为师,进入了瓦匠行业,那年他13岁。
        在老刘头四十岁那年,小日子已然过得风风火火,有声有色,却遇到一个大劫。
        由于历史遗留下来的原因,汉江东岸的村子,在西岸有近千亩耕作的田地。西岸地肥水丰,唯一的就是有个祸害,一直没有被根治,那就是血吸虫病。老刘头自幼下地劳作,自然不能幸免。待病情发作到特别严重的时候,乡里的医生下了一句断语:抬回去吧,晚期血吸虫病引起的肝硬化腹水,我们已经无能为力了。
       医院不收治了,家人遍寻偏方,居然在县城找到一个叫刘志海的老中医,十几副药剂下去,活生生把老刘头从鬼门关给拽了回来。经历了几番生死,老刘头渐渐看淡了宠辱,摒弃了对钱财的追逐。
       十年前的一天,老刘头突然就宣布封刀退隐,还煞有其事的搞了一个金盆洗手联谊会,在村里引起了一场小小的轰动。这方圆十里八村,哪家哪户不知道老刘头的名号啊?
       过去的几十年里,你可以不知道乡里的书记乡长姓谁名啥,长什么模样,但是必定知道瓦匠老刘头。
       老刘头一把瓦刀在手,既不需要掉线坨子,也不需要水平管子,刀飞泥溅,砖块像玩杂耍一样在手中飞旋,不一会一段儿方方正正,齐齐整整的墙面就呈现在眼前。看老刘头砌墙,简直就是一种艺术上的视觉享受。
       虽然只是一个三角四檐,一堂两侧卧的普普通通民宅,只要有老刘头往那儿一站,夯地基,下地脚石,主人家即使遇到八级地震,都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惶恐,这是乡里人对一个瓦匠人最崇高的偶像崇拜,比当下那些小孩子追星的痴迷,有之过而无不及。
       不管请老刘头建新房子的人怎样排成长队,好话说尽,他都无动于衷。
       老刘头确实岁数大了,还整天爬高上低,管理着二十几人的三个建筑小队,精力真的不济,脸色也日渐憔悴。
       现在乡里的房子,随着老百姓的钱包越来越鼓,你攀我比的,便建的越来越高了,两层小洋房,三层小洋房,房子越建越高,越建越豪华,要求也越来越多,终于,在为镇上一个暴发户建成了一栋耗资两百万万的小别墅之后,老刘头彻底对钟爱一生的那柄瓦刀丧失了兴趣。
       老刘头退隐,也是有道理的。
       他一生育了俩小子,一个闺女。闺女自不消说,是不可能继承他的衣钵的。
       俩小子,大的憨厚老实,勤勤勉勉,凡事都做得中规中矩,没有创新的念头,也不会有逾纪的想法。小的鬼灵鬼精,思路活泛,根本没有在瓦匠这个行业闯荡的念头。
       前思后想,便把衣钵传给了大儿子,从此就过上了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做快活人的逍遥日子。
       乡里的人,就有那个怪毛病。
       天天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时候,怨恨自己投错了胎,为什么没有投生在城里人家,坐在办公室里吹着空调喝着茶,看报纸打发时光。一旦自己闲散烂漫的时间过久了,便全身像长满了霉毛,摸哪儿哪儿不自在,看哪儿哪儿不舒服。
       老刘头也不能例外。
       他的生活非常自律,既不会去村头的茶馆抹牌赌博,也不会跟一帮老头老太太扎堆儿家长里短,流言蜚语。他唯一的爱好,就是在田间地头,汉江堤岸上闲逛溜达。
       一来二去,时间久了,还真让他瞅出来一点蹊跷。
       早些年,村人思想陈旧不开化,政策咋说,埋头就咋干。一年到头,就混个肚儿圆。
       现在不一样了,江边滩涂,堤岸沿线,凡是可以插上脚的地方,都被人开垦成了良田熟地,实在不便于机耕的地方,也被栽上了速成的经济林木。
       唯独一段儿两三公里长短距离,宽约百米的堤脚,被打上了“堤防站防浪林”的桩牌,这就等于是在一个山头竖起来了“我的地盘”的旗帜。老百姓虽然热衷于提高自己的收入,但是,对有主儿的地盘,还是有节操的。
       只是这个堤防站实在是太不争气了,派了一个工作人员下来打理,一年植树,到了年底,树茬没有留下一根,二年植树,树桩没有剩下半个。一来二去,弄得自己也像泄了气的皮球,几次三番下来也没有结果,索性闲置不理了。
       老刘头寻到那个唉声叹气的堤防员,一番言语,顿时扫走了他满脸的愁云。
       大概的意思是,双方签个合约,老刘头负责这一地段防护林的育苗,看管守护,若干年后轮换改植,如果产生一些经济效益的话,双方按约定的比例分配。防浪林防水患,造福乡里,这是一桩利民利人利己的好事,自然皆大欢喜。
       只不过,和老刘头签合约的是那个堤防员,而不是堤防站。这在老刘头看来,无关紧要,活生生的一大片防浪林长在这里,人家公家是翻脸不认人,扭脸不认账的小人么?
       流传了几十年的一则消息突然被证实了:汉江上要修一座拦江水电大坝,这片防浪林正好处于施工区,需要砍伐,土地要被征用。
       国家要做建设,搞工程,这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老刘头虽然大字儿不识两箩筐,但是这样的大道理还是懂的。
       问题就出在村领导和堤防站领导的几句话上。村领导说,土地是村里的,是国家的,我想收回去就收回去。堤防站的领导早就换了几茬,现任的领导说话更绝,你跟谁签的合同,找谁赔损失去。
       这下把老刘头惹毛了,土地是国家的,这句话一点儿没有错,可是,国家是人民的,不是你哪个村干部,哪个单位的啊,凡事是不是要讲个道理?
       其实当初植这一片防浪林,也并不是一帆风顺。几千个日夜的细心看护自不必说,防浪林种在堤脚,与农户的农田紧邻,日子久了,难免产生一些隔阂。甚而有性格偏激的,把矛头直接对准了老刘头,夜高风黑大雨夜,直接用自制的炸药瓶子炸损了老刘头家新建楼房的后门,市里的特警和公安局都惊动了,老刘头非常淡然,人没有受伤,没多大事,这事儿就这么算了吧。
       在乡人眼中德高望重的瓦匠老刘头突然成了上访户,这让所有人的人都始料未及。
       老刘头的的脾气非常倔犟,到了什么地步呢?这样跟你说吧,就算是九头老牯牛,只要是老刘头认定的死理,也甭想把他拉回来。
       老刘头的大师兄给他打电话,说曹老瓦匠想过来看看,在汉江边住了一辈子了,听了一辈子的修水电大坝的消息,现在要动工了,怎么着也要看看,要不然一把老骨头就算埋进土里,也不甘心啊。
       老刘头在曹老瓦匠的面前,委屈的像一个被抢走了玩具的孩童。
       曹老瓦匠在老刘头的带领下,堤上水边四处兜兜转转,完事了把老刘头拉进厢房,嘀嘀咕咕了半天,谁也不知道他们之间说了些什么。
       也没有听见老刘头再上访的消息,那个水电大坝,好像也在有条不紊的按工程进度在忙活着。
       再看见瓦匠老刘头,是在开春之后。村里的一个农户建几个大型的养猪大棚,老刘头一会儿对几个小瓦匠指手划脚,一会儿双手叉腰,颇有一些伟人指点江山的架势,那个精气神,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七十岁的老人了。
海子河南十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荣誉会员

Rank: 5Rank: 5

99

主题

2315

帖子

3666

积分
精华
8
注册时间
2015-11-29
最后登录
2018-9-23

荣誉会员勋章

发表于 2018-9-10 14:50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应该给老刘头取个姓名
主人公1949年出生,1959年开始饿饭,由于没有姓名,10岁的孩子,作者只能写成:“一个寡母带着四个幼儿过日子,其艰辛可想而知。老刘头终于扛不住饥饿的摧残,跟着别人吃清水煮过的榆树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会员

Rank: 4

79

主题

2458

帖子

2873

积分
精华
0
注册时间
2016-7-13
最后登录
2018-9-23
发表于 2018-9-12 09:38 | 显示全部楼层
c弘毅 发表于 2018-9-10 14:50
作者应该给老刘头取个姓名
主人公1949年出生,1959年开始饿饭,由于没有姓名,10岁的孩子,作者只能写成: ...

        在他十岁那年,父亲身患肺结核病,不治身亡,丢下母亲,他,和嗷嗷待哺的一个弟弟,两个妹妹,撒手西去。
        一九五九年,熟悉历史的朋友都知道那是一个什么年月,三年自然大灾害开始。尤其是农村,天灾人祸,粮食大减产,一时间哀鸿遍野。
       没有壮劳力,没有了顶梁柱,一个寡母带着四个幼儿过日子,其艰辛可想而知。老刘头终于扛不住饥饿的摧残,跟着别人吃清水煮过的榆树皮......

      一九五九年,熟悉历史的朋友都知道那是一个什么年月,三年自然大灾害开始。尤其是农村,天灾人祸,粮食大减产,一时间哀鸿遍野。
      那年,老刘头才十岁,父亲身患肺结核病,不治身亡,丢下母亲,他,和嗷嗷待哺的一个弟弟,两个妹妹,撒手西去。没有壮劳力,没有了顶梁柱,一个寡母带着四个幼儿过日子,其艰辛可想而知。儿时的老刘头终于扛不住饥饿的摧残,跟着别人吃清水煮过的榆树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会员

Rank: 4

79

主题

2458

帖子

2873

积分
精华
0
注册时间
2016-7-13
最后登录
2018-9-23
发表于 2018-9-12 09:43 | 显示全部楼层
杂乱无章,读音zá luàn wú zhāng ,汉语成语,意思是形容乱七八糟,没有条理。出自《送孟东野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7

主题

201

帖子

408

积分
精华
1
注册时间
2018-5-17
最后登录
2018-9-21
发表于 2018-9-15 22:4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片孤云 发表于 2018-9-12 09:43
杂乱无章,读音zá luàn wú zhāng ,汉语成语,意思是形容乱七八糟,没有条理。出自《送孟东野序》。

舍货这次说的还在点子上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热线:17362601609,qq:17652571|手机版|钟祥之窗 ( 京ICP备12017851号-5 京ICP证12042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517号 )

本站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对内容有异议,请在网站事务版块反映,或发邮件至17652571@qq.com说明情况。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