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祥之窗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2270|回复: 1

《名角儿》

[复制链接]

高级会员

Rank: 4

35

主题

111

帖子

2457

积分
精华
21
注册时间
2018-8-10
最后登录
2018-9-21
发表于 2018-9-19 14: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联通
本帖最后由 梦碟 于 2018-10-10 16:21 编辑

《名角儿》

       绵绵的秋雨一连下了几天,气温也趁机降了许多,秋燥还没有燥,就开始进入冬的边缘。路边白杨树本来就不多的树叶,又稀里哗啦的落了一地。
       驻扎在大队部的文艺宣传队员们一直都盼望天晴,可以在室外打谷场伸伸腿,弯弯腰,老关在室内,手脚都有点僵硬了。可老天爷还是那样死阴沉着脸,好像欠它多少钱似的,吝啬得就是不给一丝阳光。
       大队学校那通往区里的土路,经过几天雨水的糟蹋,早已是一团乱泥了,车轮碾过的车辙已经变成两条深沟,不小心一脚踩下去,鞋子都拔不出来。
       宣传队已经集合好多天了,可是上面派来的导演却迟迟未能登场,宣传队何剑锋队长只能带领大家复习一些以往的旧节目,总算能够让大家有事可做。何剑锋本职工作是太阳升学校校长,接到汇演任务后,大队党支部又要他负责宣传队工作。
       听说来的导演原来是武汉下放钟祥的一个楚剧团团长--叶天啸。后来文革期间,县里又成立了综合性的文工团,楚剧团就解散了。被当作封资修的当权人物,叶团长不仅受到冲击批斗,他全家又从县城被下放到更基层的长滩区。60年代叶团长在武汉市可是大名鼎鼎的角儿,在汉口民众乐园的各种戏种汇演中,他们剧团的上座率也是较高的。什么清芬剧场,人民剧场,武汉剧院都是他们经常演出的场地。他老婆李珊云也是剧团当家花旦,主演的《站花墙》也是轰动一时。据说,叶团长夫妇演的《夫妻观灯》曾得过全省大奖。现在夫妻俩一个去了农村工作队,一个在区招待所当清洁工,两个小孩也就近上小学。
       这次参加钟祥县文艺汇演,区宣传干事专门指派太阳升大队文艺宣传队代表区政府出征。区里主要想到此大队原来就文艺底子厚,加上大队的下放知青多,进一步增加了力量。临时来组建区队恐怕来不及了,因为离汇演只有一个多月的时间。
     快中午了,屋外的雨下得大了一些,打得地上“啪,啪,”着响,想到叶团长今天可能来不了了,大家只好继续复习着原来的节目,没有节目的干脆睡大觉。
“      嘭”的一声,排练教室的门被重重地推开了,一个头戴斗笠身穿蓑衣的中年汉子提着一双解放鞋,握着一支树枝做成的拐杖跨进门来。斗笠和蓑衣上的水还在不停地直往下淌。
     何剑锋连忙上前接过来人的拐杖和解放鞋,有些疑惑地问道:“你,叶团长?”
     来人哈哈大笑:“像个钓鱼翁吧,我就喜欢这农村的斗笠,蓑衣的行头。要是上演《打渔杀家》,这可是最靠谱的道具了。”
       一听叶天啸团长到了,大伙全围了上来。这情形就像一个小乡村突然来了一个大明星,何况是一个文艺宣传队。名角儿更是大家崇拜的偶像。
       中饭后,宣传队召开了第一次队委会,何队长介绍了目前队里基本状况,叶团长也传达了这次文艺汇演的要求和区里意见。刚从农村工作队赶来的叶团长,现在就马上就进入到他新的角色。
       节目排练一个接着一个,叶天啸坐在长条凳上没有说一句话。何剑锋心里有点打鼓,叶团长的不表态使他心里直堵得慌。副队长阿荣,阿进和编剧乔桥都是武汉下放知青,他们也不约而同地来到何队长旁边。
       “按照一台节目要求,总要有几个能撑住场子的大戏。现在这些歌舞节目还是小了一点。”叶天啸环视大家一眼,征求大家的意见:“要不,我们加排一个《追报表》吧,省楚剧团的得奖节目,是讲农村生产队实事求是往上报报表的故事。对我们来说也很适合。”
        “看过,看过电影。京剧演员朱世惠演的小会计,楚剧演员张巧珍演的二嫂。很好,很有教育意义。”乔桥连忙表示赞同。
     何剑锋转身从他提包里拿出乔桥创作的小歌剧《新苗茁壮》,递给叶团长手上,说:“上《追报表》,我举双手手赞成。这个是乔桥写的《新苗茁壮》,是描写知青扎根农村干革命的故事,应该是很受欢迎的。只是还没有配乐谱。”
    叶天啸欣喜地接过剧本,认真地看起来。他没有想到会有一个现成的剧本等着他,他知道能够拿出自己创作的节目,那评分就不一样了。看完剧本,叶天啸一拍大腿,说:“这个剧本可以,由我来设计唱腔,就改成楚剧。有了《追报表》,有了《新苗茁壮》,这台二个多小时的节目没有问题了。”
       晚上雨停了,何队长要食堂用大锅给叶团长烧水洗澡,被他谢绝了,他拎着一个水桶向学校旁边的井台走去。他告诉何队长,就是冬天,他都是冲凉水澡的,这是当年在戏校就养成的习惯了。
       井台边,叶团长熟练的用吊绳轻轻一抖,满满一桶井水就被提了上来。这还是下农村以后练就的技术,特别是参加农村工作队后,天天都要和井水打交道,技术就越来越熟练了。凉水对于健身至关重要,别看他已经过四十岁了,平时很少有个头痛脑热的。由于长期练功,身材也保持完好,几块腹肌也和戏校时候一样,洋溢着青春的气息。他每   次冲凉的结束仪式就是半桶水从头浇到脚,来一个透心凉,今天当然也不例外。
         第二天早上天刚蒙蒙亮,排练场已经有人开始动作了。何剑锋上前一看,叶天啸早已开始他的基本功训练了。这也是在戏校养成的习惯,原来戏校是老师逼着练,现在是在我革命了,一天不练就心里慌。
      看到叶团长练功,大家也都跑来和叶团长一起练起来。什么走台步,什么云手,什么矮子步;最后,大家跟着叶团长一起号腿,什么正压腿,侧压腿,当然没有那么标准,但总算知道什么是练基本功了。在大家要求下,叶团长还展示了“毯子功”的大翻,只见他退后助跑,连翻几个筋斗,动作是那样的潇洒自如,要知道,他是已过四十岁的人了。现在大家也该知道什么是“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了。名角儿是不会浪得虚名的。
        上午开始排练《新苗茁壮》。叶天啸昨晚已经将所有唱段全部设计完唱腔,开始一段一段教唱了。女一号苗红由副队长阿荣扮演,苗红的妹妹苗青,弟弟苗壮也分别由两个钟祥知青来演。队长和坏分子黄有财由本地演员扮演。一场歌颂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小戏,在叶天啸的导演下,正式开始了她的历程。
     隔壁教室正在排演《追报表》,小会记由副队长阿进扮演。阿进对演队长的演员的口音非常不满意,甚至还发生了争吵。何剑锋上前调解,才知道原来是一句台词:“序(数)字要记清,柔(如)时上报”。楚剧语言是武汉黄孝地区方言,和钟祥话有很大区别。演“二婶”的演员也怪阿进太性急了,要循序渐进,不能伤了和气。
     何剑锋反复念白台词:“数字要记清,如实上报。”
       “ 队长”终于念清楚了,大伙也都松了一口气。
        室外,下了几天的秋雨终于停了。雨水一停接着就是大太阳,地面也干了许多。叶天啸也借天晴,回了一趟区里,他夫人李珊云带信来,儿子住院了。儿子小时候小腿就有毛病,由于叶天啸夫妇当时工作太忙,没能照顾好,留下后遗症,现在旧病复发了。
......
       全县文艺汇演就要开幕了。
       宣传队搭乘区里唯一一辆解放牌大货车到达城关,住进县第二招待所(元佑宫)。这是一个破庙一样的招待所,虽说都是红墙碧瓦,斗拱飞檐,但一看就知道已经是年久失修了。但清一色大通铺睡觉,倒很有点北方大炕的味道。
元佑宫还有许多空余房间,正好成为宣传队的排练场。各队也抓紧最后时间进行准备。一时间整个二招锣鼓喧天,歌舞升平,一派节日气象,引起一些路人的围观。
       终于该长滩宣传队汇报演出了,县人民剧院坐满了观众,最前面的座位是各区宣传队观摩区。
       舞台上,由于何剑锋也要上台演出,叶团长就成为整个后台的总调度了。他最关注的除了《追报表》外,就是原创节目《新苗茁壮》了。他观摩了一些区的节目后,看到基本上没有戏剧之类大节目,信心就更加充足了。
     《新苗茁壮》开始了。一阵锣鼓声后,乐队开始演奏序曲。副队长阿荣扛着一把铁楸一个标准的圆场台步,马上吸引住观众眼光。她上身穿着一件发白的旧军装,围着一条白毛巾;下穿一条蓝色卡其裤子,还打着一个补丁;脚穿一双解放鞋。为树立女一号苗红形象,她特地减去在学校就一直留着的心爱的长辫子,改成精干的短头发。她的上场亮相,一个标准的女知青形象马上就展现在观众面前。顷刻之间,现场爆发热烈的掌声......
        舞台下,县文化馆杜馆长和县文工团李团长坐在一起,《新苗茁壮》引起他们的注意。像这样原创戏剧节目一年也见不到一个。
      李团长侧身问道:“这个节目不错,审查的时候就看上它了。是一个知青创作的。原来县楚剧团团长叶天啸编曲,导演的。”
        “我很喜欢苗红这个演员,有了她,这个戏就活了。他们这个节目既是戏保人,又是人保戏,全占了。有了叶天啸这个名家,强将手下当然无弱兵了。”杜馆长“呵呵”满意地笑着;又说:“李团长,你们文工团不是缺一个艺术总监吗?叶天啸正好胜任,有了他,你要少操多少心。”
        “他能够来就是副团长兼艺术总监。也不知道上面放不放?人才啊,人才。”李团长无可奈何的重重叹了口气。
        杜馆长很理解地握握他的手,对他爱才如命的精神表示支持。谁不想身边多几个得力干将,况且叶天啸还是大名鼎鼎的名角儿。
        舞台上锣鼓声大起,《新苗茁壮》进入尾声。坏分子黄有财被苗红他们押到了舞台中央。追光灯下,苗红英姿飒爽,精彩亮相。大幕开始缓缓闭上,现场爆发更加热烈的掌声,有些观众甚至站起来欢呼。
......
  县人民医院。
      叶天啸拖着疲惫的身子进入314病房,床上躺着他们的儿子。
“汇演结束了?”李珊云小声问道
“结束了。”
“宣传队回去了?”
“何队长带队回去,回去就解散。儿子什么时间动手术?”
“还有几天。”
“钱借到了吗?”
        “借到了,是找原来剧团的几个老姐妹。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还她们。”李珊云鼻子一酸,轻声抽泣起来。
“看病要紧,钱总会有办法的。你休息吧,我来照顾几天。”
      叶天啸把妻子推到病房外面,转身坐在病床傍边。他轻轻握着儿子手,心里感到十二万分的愧疚。
在病床旁边,他睡着了,做了一个梦:在武汉各大剧场,演绎着一幕幕大戏,他很累但很幸福......



杨汉桥
2018919日星期三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5 收起 理由
梦碟 + 5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首席版主

Rank: 8Rank: 8

173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精华
139
注册时间
2009-8-21
最后登录
2018-10-19

终生成就勋章现任版主勋章特殊贡献勋章荣誉会员勋章元老会员勋章发贴之星勋章原创文学勋章旅游达人勋章

发表于 2018-10-10 17:01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师阅历丰富,写出来的文章让人回味无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热线:17362601609,qq:17652571|手机版|钟祥之窗 ( 京ICP备12017851号-5 京ICP证12042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517号 )

本站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对内容有异议,请在网站事务版块反映,或发邮件至17652571@qq.com说明情况。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