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孩的悲情

发表于 2019-10-04    阅读1万  文学
姐姐,请把老公还给我吧!
最爱的人背叛了我,最亲的人伤害了我,世界一片黑暗,人间跟地狱没什么两样,人间的天堂让给你们,奈何桥上我绝不喝下孟婆汤,我相信有来生,来生,我一定要讨回属于我的一切。 ­
他们说爱情里的两个人有时就像双胞胎。我说双胞胎里的两个人拥有同样的品味,同样的眼光,甚至有的时候会爱上同一个男人,拥有同一份爱。 ­
我生在农村,自从我落地呱呱叫那一刻开始,就注定是个没人疼没人爱的丑小鸭。只因姐姐比我先出娘胎三分钟,只因一个“好”字,妈妈说一个“好”字,女字在前,子字在后,妈妈希望第一胎是个女孩。如她所愿,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妈妈依然把姐姐当成“好”的兆头,可我也是女的,为什么妈妈要认定第一胎第一时间到来的女子就是一辈子好的象征,因此姐姐永远比我得宠,而我只能偷偷躲在被子里聆听他们的笑声。妈,你可知道,好字是女为前,但女为前的不一定就是好。“奴”字也是女在前,难道妈妈你不怕姐姐会一辈子为奴吗? ­
我恨,我恨你们,一个个都恨。自我懂事起,我就知道我是这个家多余的,你们根本不把我放眼里。我不清楚,我跟姐姐长得一模一样,要不是我的手臂上长一颗姐姐没有的志,我想就连你们都很难认出谁是姐姐谁是妹妹。就连声音都没有区别,可你们为什么只为那三分钟就可以狠心不爱我? ­
看到人家双胞胎吃喝穿用的都一样,而我们,从小妈妈给我和姐姐买的衣服和玩家档次都会有区别。你们总把最好的东西留给姐姐,吃饭的时候,不停的往姐姐碗里夹菜,堆得满满的一碗,边夹还边喊我:小妹多吃点。”听得我呕吐。 ­
每当你们要我一个人在家看家,每当我看着爸爸妈妈牵着姐姐的手走出门外,每当听着你们的笑声慢慢的消失在楼梯拐弯处的时候,我就忍不住拿起钢笔用力的扎在苹果上,我把苹果当成姐姐,把苹果当成发泄内心不满的道具。 ­
是你们赐予我生命,造就我孤僻的性格,把原本无罪的小生命培养成一个内心黑暗的魔鬼,培养成一个罪犯。 ­
我孤单,我冷漠。我知道我的一辈子只能靠自己,我更渴望早日脱离苦海,远离这个家。 ­
很庆幸,我读书成绩一直不比姐姐逊色,这是我唯一感到欣慰的。毕业以后,分配到农村银行上班,姐姐分配到市区教书,当看到姐姐背上行李坐上前往学校的专车,我差点没兴奋得跳起来,心想终于把瘟神送走了,这个家就只剩下我一个公主了,也该让我得得宠了吧?
姐姐走了,一个月最多就回来一两次,每次回家也就住个两天。而我,在农村上班,每天下班就能回家,我以为爸爸妈妈会把心思放在我身上,而事与愿违,爸爸妈妈宁愿每天坐在电话前傻傻的等待姐姐的电话,也不多关注一下我的生活,我彻底死心了,爸爸妈妈永远都不会把对姐姐的爱分给我一点的,我也永远代替不了姐姐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 ­
这时候,行里新来了一位男同事。他的出现给我灰色的天空染上一片霞光。高高的个子,和蔼的目光,嘴角边习惯性的挂着两个浅浅的酒窝。他的一句关怀的话,他的一个亲切的眼神足以令我神魂颠倒。自从他来到行里,我的心里多了一份牵挂。 ­
 他永远这么幽默。我约他到金马舞场跳舞。第一次他搂着我的腰,我勾住他的脖子,我就有个想法,我要一辈子勾住他,让他永远只属于我。 ­ 
 ­ 暑假了,姐姐回来了。爸爸钓鱼,妈妈杀鸡,给姐姐接风。饭桌上一个劲的叫喊着:“冰,多吃点,趁着暑假要把身体补养补养,看你这一学期都把自己折磨成什么样了?” ­ 
已经到嘴边的米饭却让我怎么也张不开口,眼睛直盯着他们看,他们却丝毫不察觉我的神情,忽视我的存在。这饭还怎么吃?我借故肚子疼跑开了,却没有一个人假装心疼的慰问我一声。 ­
等待,我一直在等待一个带我离开是非之地的人出现。可为什么世界那么大,却没我容身之处,我流着泪,给涛打了电话,他赶过来一看到我就紧张的问:“雪,你怎么了?为什么晚饭时间你独自来了海边?” ­ 
“涛,不要问为什么,我只要借你的肩膀靠一靠,我好累。”涛无语的坐到岩石上。我就那样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闭上眼睛,让海风吹干脸上的泪水。除了海风就是海水拍打岩石的声音,身边的涛无语,我不愿意睁开眼睛,只想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
“雪,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事吗?我很想与你一起分担。” ­
 ­ 我擦干眼泪,抬起头,一脸茫然的望着他。往日的点点滴滴浮现在海边上空,是啊,他无时无刻不在关注着我,每次我一有心事,他总是第一个发现,每次我偷偷掉眼泪,他总是悄悄递纸巾,这些难道不是在意我吗? ­ 
爱原来就是这么简单,他默默的注视着我,我傻傻的望着他,我们就这样对视着。 ­
“雪,起来,跟我走。”涛拉着我的手站起来。在那沙滩上,涛把我抱起来不停的转圈,一直转啊转,然后我们一起摔在沙滩上,仰面望着夜空。爱情让人忘却所有的烦恼,此时的甜蜜早覆盖了我来时的忧愁。
在沙滩上,我把关于我的身世一一告诉了涛,涛紧紧的把我拥在怀里:“雪,没事的,都会过去的,我会用我的一生来保护你,疼爱你,让你不再受委屈。” ­
“涛,这是真的吗?如果你真的爱我,就带我离开这里,离开这个家。” ­
涛二话不说,带我到他住的地方。两室一厅,就这样我们同居了。每天,涛会烧菜给我吃,涛会给我讲儿时的童话故事,涛会给我很多很多我从未有过的惊喜,让我觉得自己还是个孩子,是个受宠的孩子, 我不再是没人疼爱的丑小鸭了。 ­ 
这段时间是我有生之年最幸福的日子,但幸福却为什么总是悄悄从我身边溜走。 ­
涛的妈妈见过我一面后,也很喜欢我,催促我们早点结婚,还把她老人家戴在手上唯一的一枚戒指摘下给我戴上,她说认定了我是她这辈子唯一的媳妇了。我何况不想早日结婚呢?涛更是渴望,毕竟他已经是30几的人了。房子成了我们婚姻的绊脚石,思前想后,只能铤而走险, 想­
试试买股票,
涛支持说可以拼一拼,就买股票。是的,行里的同事大部分都有炒股,那一年,股市行情不错。我与涛掏出两个人所有的积蓄,也就两万多块,还小心翼翼的挪用了一点点公款,凑成3万整数,一下子全部买了深股。第一次买,很紧张,我们买的那支股升的很快,迫不及待的就抛出去,赚了一万左右,尝到甜头后,心里激动的同时想来第二次冒险。 ­
有了一次激情的挑战,很快我迈出第二步。我们开始上网,研究股市,还到处讨教行里的老专家。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确实我们都一样的心急,想瞄准机会,逮它个正着。第二支股成了把我送进监狱的武器。为了能早日买房,我悄悄的在活期里挪用了公款,我想应该不用几天就能填补上。 ­
谁知道的挪用公款一去不回,十几万都打了水漂。这第二次是我自己悄悄进行着的,涛根本就不知道。但我在行里被抓走的那一刻,他只是目瞪口呆的望着我…… 法庭上我承担了两次挪用公款的一切罪责,­
完全排出了涛的责任,就这样我一个人走进监狱。
监狱就是地狱,在那黑暗的地方,我受尽凌辱,监友欺负我,教官打我,每个人都像狰狞的母夜叉,我生不如死,隔着铁窗望穿秋水。
几个月的审讯过后,涛来看我了,隔着玻璃我依然清晰的看到涛的眼泪。 ­
“雪,是我害了你,要不是跟我在一起,你就不会犯这种错。” ­
“回去吧!别傻了,忘了我吧!”虽然我爱他,可我很清楚我们之间已经不可能了。 ­
临走的时候,涛说了一句话:“雪,好好改造,我等你,不管多久,我都等着你做我美丽的新娘。” ­
我被判了六年,六年那,要一个33岁的单身男子等待一个罪犯六年?可能吗?我不停的告诉自己:雪,别傻了,这是不可能的。虽然我很清楚不可能,但我还是记住涛临走前说的话,好好改造,等我。 ­
涛的一句话,给了我动力,给了我目标,给了我希望,为了涛,我也得努力去争取。每次家里给我带好吃的,我都舍不得吃,把这些分给同室的姐妹,时间长了,她们也慢慢的把我当成朋友了。监狱跟外面没什么两样,想要生存下去就得靠自己,靠脑子,很多自己不愿意的事也得去做,也得去接受,这就是人生。监友的友善,让我有发挥的空间,我在监狱里给她们讲课,里面我的学历算最高,我很认真很用心的完成监狱长给我安排的每一个任务,带动监友。 ­
虽然度日如年,可我依然没有放弃,只因我知道外面还有一个人在等着我。 ­
一切都结束了,一切又都开始了,这就是重生。只因表现优秀,我提前两年被释放了。 ­
监狱门口,只有爸爸妈妈来接我,看不到涛。 ­
我不想跟爸妈说话,如果不是他们,我也不至于今天这样。 ­
妈妈过了帮我拿行李:“雪,我们回家吧!妈妈在外面为你租了一套房子,我那样你就不用去承受村里人对你的非议了。雪,找份工作,好好做人,重新开始吧!” ­
我忽然重新看了一眼眼前的妈妈,这是我生平第一次从妈妈这里听到的一句温暖的话。我握紧妈妈的手跟着他们走了。 ­
他们给我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房间布置得很整齐,屋里一切备用齐全。 ­
我给涛打了电话,手机已经停用了。我问妈妈:“妈,涛呢?怎么没来接我?” ­
“我们没有告诉他今天你出狱,等见到他我们转告他,雪,你现在最重要的不是涛,而是自己找份工作先。”爸爸对我说。 ­
也只能这样了,在家休息了几天,依然没有涛的消息。 ­
我开始出去找工作了,不管怎么样,人总得生存下去的,乡下老家我是不会回去的了。还好在市区里没有几个人认识我,没有人会知道我的过去,妈妈想的还真周到,看来妈妈是爱我的,只是我自己感觉不到而已。 ­
找了很多天,一直没找到适合的工作,一个人迷茫的走在大街上。涛,你在哪?我好想你,你说过等我的,可现在我出来了,却找不到你。 ­
我再也压抑不住自己了,就在街上叫了一辆的士回老家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的士直奔乡下银行。
到了银行门口,我看到了浪漫的片段,姐姐和涛手牵着手从银行走出来,然后一起开着车离开了。 ­
这一切都太突然的,我不信自己的眼睛,不信。无需要我接受事实,事实就是涛是我的,事实就是涛一直在某个地方等着我。至于我看到的这一切,无需去证实,因为尽管姐姐爱上了涛,涛也是我的,永远不可能属于姐姐的。 ­
推开乡下老屋的房门,所有的人都因为我的从天而降而吓得目瞪口呆,不止他们,就连我自己都怀疑进错了门。老树下,爸爸妈妈牵着小孩在学走路,屋里涛在厨房烧菜,姐姐在叠衣服,听到开门声,所有人都停下手中的活,呆呆的望着我,好一幅幸福之家的画面。 ­
告诉自己要冷静,告诉自己不要冲动,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个假象,自己给自己种种圆谎的理由,但却不济于事。我发疯般的到处乱窜,一个个揪着他们衣襟大声问为什么?为什么?没有一个人回答我,他们都像死人那样傻傻的望着我,最后妈妈抱住了我:“雪,你冷静下听我说,是我的主意,涛他也不想的,我想让涛来家里当妈妈的儿子,这你该理解,妈妈没生儿子,就你们姐妹俩……” ­
“够了,你不但没有儿子,你还只有一个女儿,我不是你女儿,不是……”伴随着哀叫,我打断了妈妈的话,不,你已经不是我妈妈了,我没有这样的妈妈,天下间不允许有这样的母亲,我失去了理智,疯狂冲到姐姐面前 ­
,我冷笑着对她说:“这辈子你只赢我一次,那就是你赢了我那三分钟,出生先落地的三分钟。这辈子你也只配为奴,爸妈的工具,替我照顾老公的奴才,涛爱的是你的躯体,因为你跟我长得一模一样,你只是个代替品,只是我的影子。而我的灵魂,将永远活在涛心中,涛的灵魂也会永远伴随着我。涛将一辈子活在自责与内疚中,你们也都一样,如果把幸福寄托在别人的痛苦上,用别人的血泪换来的幸福还会是幸福吗?” ­ 涛,你就这样子等我的,亏我在里面天天思念你,夜夜念叨你,想着我们的将来,你也这样对我,欺负我无知,我好后悔,后悔为你冒险。
我仰望天空长笑,这就是我的家,我的亲人,我的爱人,这就是把我推向万丈深渊让我万劫不复的恶魔。 ­一切都结束了,站在海边高高的岩石崖上,清风拂面倾听着海水拍打岩石的声音好美好美,就让我化作海鸥,自由飞翔在大海上空,让这孤独的灵魂永远陪伴着大海,永别了这个世界,我要离开这个没有人情的世界,愿天堂里没有冰冷的亲人,一阵海风过后,岩石崖上的身影消失了,只要阵阵潮水在诉说着一个女孩的悲凉一生。愿女孩一路走好,天堂没有恩怨。
作者补充于 2019-10-04
只要阵阵潮水在诉说着一个女孩的悲凉一生,只要改成只有,只有阵阵潮水在诉说着一个女孩的悲凉一生,
  • 回复32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热干面欢喜坨 最后回复于 2019-10-05

粉丝 21

2019-10-04
:你会看的,你肯定忍不住不看,不知道你看完后,心情能不能平静。有些内容,看过之后的心情不是你想控制就控制的了的
2019-10-04

粉丝 1232

2019-10-04
:我觉得《故事会》比较适合
2019-10-05

粉丝 29

2019-10-04

粉丝 11

2019-10-04

粉丝 16

2019-10-04

粉丝 21

2019-10-04

粉丝 46

2019-10-04

粉丝 26

2019-10-04

粉丝 4

2019-10-04

粉丝 68

2019-10-04

粉丝 18

2019-10-04

粉丝 19

2019-10-04

粉丝 18

2019-10-04

粉丝 28

2019-10-04

粉丝 40

2019-10-04

粉丝 2605

2019-10-04

粉丝 15

2019-10-04

粉丝 5

2019-10-04

粉丝 2

2019-10-04

粉丝 1806

2019-10-04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