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关系的最高境界

02-13 17:33   发表于 文学   阅读 1999   回复 4
情人节,和圣诞节一样,原本也是一个西洋的泊来品,但时下的国人,似乎对这个节日远不及后者来得排斥。

大概也是因为这也是唯一一个男人与女人有共同籍口可以狂欢庆祝的日子吧。

若论男女之情,中国人恐怕更多喜欢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含蓄与委婉;而西洋人,总喜欢置一张长桌,燃几支蜡烛,赠一束玫瑰,再浅酌二杯红酒……二者形式不同,但都在追寻男人与女人之间的那种浪漫与温情

浪漫与温情,虽人种不一,但都神往。温情与激情不同,激情,更多源于身体的表像,说难听一点,激情更多地体现了人类的动物属性!

宋元时的书画家赵孟頫,与夫人管道昇,二人同为当时的书画大家,可谓是才子佳人,神仙眷侣!

然而,可能是因为人到中年,夫人管道昇容颜渐衰,赵孟頫心中打起了小九九,对着夫人提笔写了一首小词:

我学士,尔夫人。

岂不闻,陶学士有桃叶桃根,苏学士有朝云暮云。

我便多娶几个吴姬越女何过分?

你年纪已过四旬,只管占住玉堂春。


赵孟頫大意是说,你看我一堂堂学士,你当我的夫人,难道没听说过陶渊明娶过二个叫“桃叶”桃,”桃根”的小妾;(好歹也是大名鼎鼎的陶渊明,不知道怎么会给二个小老婆取这么俗气的名字)


人家苏东坡学士也有朝云,暮云二个小妾,我现在同样身为学士,娶几个小妾也不过分,你看你现在年纪已经过了四十,只管占住你正房元配的位置就可以了。

要我说这文化人耍起流氓来就不一般,非得把一帮文化人拉下水。

赵孟頫绕了一大圈,拉了史上二位文化大伽垫背,说到底,也只不过是体内的那点儿荷尔蒙在作怪。

夫人管道昇算是看出来了,(这时候谁要是再说女子无才便是德,我估计管道昇肯定会抽他二耳光)所以说有文化就是不一样,有文化的女人就更不一样了。

人家才女管道昇看了,也不气,也不闹,更没有一哭二闹三上吊。

才女当时很可能二眼意味深长地看了看老公赵孟頫,夺下笔来,思绪万千,感慨万千,刷刷刷,几笔也回敬了老公一首。


你侬我侬,忒煞情多;

情多处,热如火!

把一块泥,捻一个你,塑一个我。

将咱两个,一齐打破,用水调和。

再捻一个你,再塑一个我。

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

我与你生同一个衾,死同一个椁。


好家伙,老公赵孟頫当时就被妻子管道昇惊天地泣鬼神的才气和忠贞不渝的情义感动的是五体投地,痛哭流涕地发誓如果再有二心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管道昇一首跨越并超越了千年的近乎于白话文的《我侬词》,又一次成功俘获了赵孟頫的身心!

二人之间的多巴胺又上升平日里的正常水平,夫妻俩又恩爱如初,继续一起写字作画,每日诗画传情,一对神仙眷侣,共渡余生,成就书画史上一段佳话!
  • 回复4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粉丝 37

02-13 18:42

粉丝 983

02-13 19:09

粉丝 2275

02-13 19:39
:是啊!老一辈总不希望传统节日被年轻一代淡忘。
02-14 19:17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