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二日午后的烦恼

09-24 12:26   发表于 流金   阅读 1444   回复 4
十二月二日午后的烦恼 

叮铃铃,
叮铃铃,
叮铃铃.
..........

急促的电话铃声打碎了我的好梦。
可恶,不早不迟,偏偏这个时候。。。。。
哎呀,与鲁迅何干啊,与鲁四老爷何干啊。
我抓起手机,一看,外卖快递。
不禁然而起来。
一个侄子也做了快递业务,说是早上九点左右到公司接货,到了十来点钟开始沿着线路一个包裹一个包裹地向用户发送。只能在用户在家或者在单位的时候发送。所以,中午饭很难能够准时吃。不过,一般情况下,下午三四点钟就可结束,可以安安稳稳吃饭了。这个工作总体上不错,电话用的是公司的,不怕多给客户联系,电麻木也是公司的,一下班就交到公司充电,可以管一天。我们就是挣个跑腿费,一个月一般总有个三四千块,过得去了。
想到这儿,被吵醒在这个时候算是解脱了。
这里发生了个问题,下午午休后总要到图书馆潇洒潇洒,才一点半,离能够进图书馆那个门,还有至少一个钟头。继续睡,没那个习惯,在家?影响家人午休。怎么办呢?
烦恼都是自己自找的,这个问题好解决。
离开家,从二中过马路,经过中医院,到达明清一条街。
这里也还有不午睡的人。
长廊下的几个桌子样子的座位旁边都坐着年岁甚至比我大些的人,男士美女都有,都很专注的看着手中的牌,设想着妙招。
我看了看他们,他们没有关注我,我关注他们他们也无暇注意我。一种百无聊赖袭击我的心灵:干嘛啊,到这里,为什么?
我是自以为有道理的,经过这么一圈的消磨,到达图书馆,应该可以进去的。
算了,算了。
我走到水边,向北看看,向水面看看。
壹码頭!
浆影灯下的秦淮河!
记得南京的秦淮河似乎也不宽,也就是我面前这个护城河这个样子。我在想,那时的船怎么能够穿梭其间呢?应该宽得多吧,多多少呢?总之觉得就这么宽,可是那两位文人墨客的笔下那么喧嚣,那么繁华,那么动人心弦,不是我们这个护城河所能承接的吧。至少,我们的护城河是一个半圆,人家的秦淮河枝枝叉叉。
管它呢?
进进出出钟祥论坛,有时留下点痕迹,那太微不足道。主要的是欣赏钟祥的魅力。钟祥的景色,钟祥的美女,钟祥的文采。
那个浆影灯下的秦淮河不是说是几个文人墨客同日同题目的一段佳话之作吗?其实,钟祥人的梦也是很多的,那个梦蝶,我总疑心是和庄周结了缘,对不对不知道,总有些渊缘吧。我们的北湖那么美,好色之徒多有涉及,但是总没有一段佳话,觉得不很满足。坛主们为什么不鼓动一下,同时,同风景,同题目,展展钟祥文人墨客的功底,也使我辈能够欣赏得更有味道呢。
我照了张景色,发给网友。就到了图书馆。
网友给了我另外一种选择,活动中心。
那可真是个老人世界,老年大学的牌子似乎是为我挂的,我很恼火。人过四十不学艺,没读过大学,也没想着老了混个大学生名义。
不管怎样,进去看看。
钢琴班的门打开着,好像还有不少的班。进去,围着钢琴一堆的人,那位弹钢琴女士似乎并不大,大概专业老师吧。没到上课的时候,大家叽叽喳喳。
一阵号角声传来,我跟着声音走了过去,花园子里有几排座位,中间有一块空地,几位比我大些的男士围在一起,和一位拿着夹子的女士议论着怎样演奏得激越。
呛,呛,呛,呛,呛!
要这样:
呛,呛,呛呛呛!
我看了他们许久,品尝这种乐味许久。
人们沿着周边的路转着圈圈,有老人单个走走的,也有美女牵着走的。
黑色的高筒靴牵连着黑色的丝筒袜裹着的细腿,黑色的长羽绒服包裹着细细的躯体,圆圆的脸蛋被紫红色秀发隐隐约约的披露着,一半红一半黄色的围巾挂在脖颈上,穿过整个的上衣,飘逸在秀腿之间。和一位觉着很有智慧的老人并着肩缓缓走来。阳光在她们的身后泼洒过来,恍如梦境一般。
其实,国家做着强国梦,个人何尝不是。这位老人的梦实现了,那证据就是身边美女那笑嘻嘻的面孔,和那闪着光彩的眼神。老人把她一生的智慧传送给她,把她全身心的期待奉献给她,把她全部的积蓄花费在她上身上。
她成功了。
看着她们缓缓的走过去,那安稳祥和的背景,我不禁赞叹,这女子好孝顺啊。愿这女子的梦更美满。
今天下午这个意外的选择感觉不错。
其实,人生总有不同的选择。这很在正常。重要的是在面临选择时,尽快确定这个选择。既然选择了,就要开放胸怀,才可不辜负这个选择。
比如吧,最近一位朋友说到孩子需要一种选择,大人有些着急,需要朋友介绍。可是你如果问他情况,就没有准确的信息,这令人很为难。
在这个充满诡异的世界里,我们究竟该如何生活呢?
  • 回复4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粉丝 18

09-24 14:57

粉丝 3363

09-24 15:29

粉丝 6

09-24 16:06

粉丝 23

09-24 21:14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