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收

09-25 07:14   发表于 流金   阅读 1319   回复 5
     前天回家休息,坐在动车上往外看,虽然窗外正下着蒙蒙细雨,但也难掩那一片秋色。看到那大片大片黄橙橙的稻谷,哦,秋收又开始了。 

     对于秋收,我的感受是深刻的。虽然已经几十年过去了,而当时的情景我仍然还历历在目。

     17岁那年,由于自己不够努力,高中毕业后,我便回了乡。那时候,还没分田到户,记得我们刚下学那会,已是春种的尾声。可能是刚下学吧,队里还把我们当学生对待,虽然天天得出工,但大人们都不会和我们这班学生顶真,而到下半年秋收季节时,队里就将我们列为了成年劳力,这也就意味着要和成年男人们同工同酬了,我们的苦难也就开始了。要问秋收时男人们最辛苦工作是什么,那便是挑草头,而挑草头最怕的便是遇到路程远和抢场。

      那时候可不像现在有收割机,脱粒还是传统方式,即,割、捆、挑、打。虽然说是打谷,其实是将稻谷铺在稻场上用石磙碾压。不过当时也不是全无机械,那时队里已经有了手扶拖拉机,平时也都是手扶和牛并用,虽然进度快了很多,但还是难以在有限的时间内完成脱粒任务,因此,为了以防阴雨和老化掉粒,就必须尽快抢收上堆,以减少不必要的损失。

      那时候,虽然每个湾子都有稻场,但受品种的限制,有时候也不得不舍近求远,要挑到很远的稻场去。一担草头,大约在70到90之间,从打钎到上肩已是不易,再在那窄窄的毛乎乎的田埂上走上近千米,中途即使你再难受也不能停歇,还不能掉队,那种滋味,确实是令人难以言说。要说当时最吃亏就属我了。人家有父兄在队伍里的,都是父兄把谷担打好钎后送上肩膀,而我就要一切靠自己了。由于当时力气不足,打钎的时候,得先将钎担的右头插进草头里,用右胳膊往上担的同时用左手将左头往下压,将左边钎头戳进土里后才能让钎担扛上肩膀,然后才将钎担的左边从土里拉出来后再插进另外的草头里,再将肩膀往前滑到下面的草头前,利用杠杆原理将草头挑起来,再在肩膀上平衡后才能起步。其实我说了半天,当做起来是很快的,不然,就跟不上大部队的节奏了。我当时是非常羡慕那些成年人的,看它们打钎,两手拿着钎担,一戳一担再一戳,然后往肩上一甩,一气呵成,干净利索,真的是玩的潇洒。

      最让我记忆深刻的是那次,当时队里趁着天气好,头两天一下就割了近百亩,准备铺在田里晒干些后再收的,结果第三天却变了天,虽然没有下雨,天却阴沉沉的,这一下,大家都慌了神,若一下雨,后果不堪设想。于是,队长一声令下,从天亮开始,女的捆男的挑,一直到晚上九点多钟才结束。期间你追我赶,忙的是不亦乐乎。为了刺激进度,队长还怂恿成年人们和我们比赛。也是我们那时候年少气盛,大人们几句刺激的话就让我们着了道。即使我们拼命追赶,几乎累的吐血,到最后还是比他们少了几担。面对他们的奚落,我们当时只能用那句“欺老不欺少、三年就赶到”来安慰自己了。记得当最后一担草头爬上板梯,放到堆顶的时候,大家坐在堆顶上,沐浴着凉凉的秋风,对着繁星点点的夜空,大声吼叫着,久久不愿下去。

      转眼几十年过去了,如今已经是全机械化了,那样的情景也永远不会再现了。虽然我也会常常想起那时候的苦难,但却已经没有了当时的那种艰难困苦的感觉,有的只是满满的回忆,而那些苦难也激励了我以后的人生。每当在工作中遇到困难的时候,我就会问自己,再难难道有那时候难?
  • 回复5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粉丝 10

09-25 08:36

粉丝 66

09-25 08:39

粉丝 3288

09-25 11:26

粉丝 1067

09-25 11:43

粉丝 1367

09-26 14:33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