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时候真不知道是咋想的

09-22 13:27   发表于 流金   阅读 9533   回复 70
    现在想来,一个人的命是老天爷早就安排好了的。比如我现在,自己年轻的时候是咋想的连自己都闹不清楚了。 
    1988年,我24岁,在罗汉寺酒厂当车间主任兼计量科长,单位还公费替我报了电大。年底,体制改革,企业由私人承包,其实承包人还是酒厂原来的领导,而且我们关系很好,可我一听说以后就是给私人打工了,立马不干,任领导怎么劝说,我把必须的手续往文件柜里一装,不派人来接手,我也扬长而去了。
    当时正值全国大下岗,像我这种情况,肯定是要自谋出路了。磷矿当时是全场最好的单位,多少人削尖了脑袋都钻不进去,没想到几个月后,总场领导竟调我到磷矿担任出纳员。工资加补助,月薪相当我在酒厂的三倍还多,一个月中有20天是吃陪客餐,第二年又任命为副矿长。当时,黑恶势力加官倒是社会的一大特色,第三年,我因为不买黑恶势力的账,大闹,影响了整个矿区的生产,被地矿局告到了总场部,总场领导批评我,我因不服,拂袖而去,自动离职。
    几个月后,领导竟然又要调我到荒山荒水开发办公室,作总场机关人员使用。可我做好了到钟祥做生意的准备,不接受领导的好意。没想到领导前后八次做我的工作,最后以安排我妻子也上岗为条件,非要我到岗不可,还要任命我为副主任。没办法,只好从命。万亩桃园建好了,可没有人上山承包,总场领导就强迫当地的农户上山承包,否则就注销户口,剥夺口粮田。我认为这是错误的,可自己又阻挡不了,于是再一次决然辞职,毫无回旋余地。
    回想起来,我一个农民,在全国大下岗的时候,既无靠山,也没请客送礼,这馅饼一个比一个甜都砸到了我的头上,真是奇了怪了。
    2000年,《绿野纯情》出版后,我继冯道信先生之后当选为市专业技术拔尖人才、市文副主席、作协副主席。宣传部有领导暗示我,努力一下,可以转干。不久,总场部也给我下了一个党办副主任的虚衔,大家明白的,该意思的要意思,然后什么就解决了,可我竟然无动于衷,放弃了机会。
    到北京碰撞,好长时间沦落街头,有一次夜里坐在天桥下面与难民为伍,就着昏暗的路灯写日记,真情萌动,泪水打湿了本子。也就奇了怪了,这些日记后来竟被我整理出一篇篇散文,顺发发表,印象深刻的有《门前盛开山菊花》《家乡的月亮何时圆》等。
    在“群众演员中心”,有个姓肖的知道我是一个作家,很惊讶,说:像你这么大的作家,在北京找工作太简单了。我说我努力过,因为学历不够,都不行。肖某说:人家问你,你不说你的学历,你只说你是个作家。人家问你干过这个工作没有,你说干过。这里干一个月不合格,再到哪里干一个月,慢慢不就都会了。从“群众演员中心”出来后,我如法炮制,果然第二天就被一家小报社录为编辑,第三个月就升为编辑部主任。
    但小报社毕竟没有前途,所以,我一边在小报社干着,一片不断在网上应聘。有一天看到一则招聘启事,说是某国家级单位图文中心招聘中文副总监,学历一本以上,中文专业,一经录用,基本工资2500,外地人员,干满三年,可以转北京户口。此时我已经是老油条,瞎报情况,参加网上应聘,没想到经历三考,我在三千多名应聘者中竟然独占鳌头,通知面试的那天我才知道,人家的招聘启事没说瞎话,招聘单位是中国外文局,杂志叫《今日中国》,用5种文字出版,主要赠送各国驻京领使馆,并且我在最后的三名面试者中获胜,试用期三个月。
    这期间,我完成了20集剧本《家园》,在网上投稿,大多没有结果,只有个别编审回复,说农村剧必须在本省找出路,没有谁愿意出钱宣传你们湖北。巧的是深圳一家影视公司的总裁亲自飞到北京,说出八万块钱买剧本,然后一切跟我无关。也就是说作者换成他们的人,故事也是反映广东的情况。
    八万元对我来说不是小数,可我又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竟然拒绝了。心想:既然有人想买剧本,就说明它有前途,鬼使神差,我竟然从北京辞职,跑回湖北找影视公司。期间,茅盾文学奖作家熊召政对我说:你既然是一个有影响的作家,何必要追风弄潮写这些东西呢!然后讲了他自己的经历,劝我选定一个有意义的项目,把事情干成。我又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竟然听了他的劝,甚至还选定了写嘉靖王朝。
    几百年来,海内外学者前赴后继为严嵩或嘉靖王朝翻案,平均五年就有一本专著出版,但一直社会影响不大。我一个农民,劳动之余想为嘉靖王朝翻案,任何人听了,都是天方夜谭。可事情就是这么不可思议,经过了几年的努力,我的投稿在浙江大学出版社引起了重视,他们请了六位明史专家,历时九个月进行论证,竟然没有推翻。最后以“明史最强翻案”出版发行,并与凤凰网联袂推出,造成了巨大的反响。今天,嘉靖皇帝是明君,严嵩是贤臣已经占据了主导地位,以后再也不会有诋毁嘉靖皇帝和严嵩的作品面世了。
    我不止一次的想,我走到今天绝对有该字,好像有谁在推着我走一样。事实上我一路走来,步步都被大家认为是错误的,但错在哪里,我到现也找不到原因。
  • 回复70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金义A 最后回复于 09-24 17:29

粉丝 66

09-22 14:58
09-23 06:48

粉丝 1087

09-22 15:24
现在依然没有结果
09-23 06:48

粉丝 4329

09-22 16:06
开玩笑,市场上没有出售该书
09-23 06:49
 周桦那里应该有这本书吧,我好像看到过
09-23 09:00
@罗汉寺: ,我以前有一本,去年房子装修书都卖了。记得有在堤边嬉闹情节。
09-23 09:12

粉丝 15

09-22 17:28
不是有本事,是走投无路不得不蛮拼
09-23 06:50

粉丝 55

09-22 17:43
,我也祝福您,亲爱的朋友
09-23 06:51

粉丝 9

09-22 18:42
:谢谢关注
09-23 06:51

粉丝 13

09-22 20:21
:嘉靖与严嵩·是非君臣
09-23 06:52

粉丝 181

09-22 22:59
罗行长,好久不见了,想念。前几天到冷水,还和陶老师提到过您。
09-23 06:53

粉丝 91

09-22 23:50
只有朋友才敢说这种话,因为我的朋友们都说我折腾来折腾去,到头来还是农民,一天不劳动就没有饭吃。也许只有死了,不存在吃喝问题,人们会重新来说我。
09-23 06:55
:@罗汉寺 我就是这种人
09-23 08:03

粉丝 27

09-23 01:00
其实我个性内向,好静不好动。三人在一起,如果别人不问我,我就是一个哑巴。
09-23 06:56

粉丝 19

09-23 02:00
我不是什么人物,但我们的认识一致。
09-23 06:58

粉丝 75

09-23 05:09
凡是尽到了养老抚小义务的人,都是圆满的人生。
09-23 06:59

粉丝 150

09-23 05:53
:先生好,我常读您的大作,有一首玫瑰与蔷薇的诗,堪称经典。
09-23 07:01
:@罗汉寺 我是东岳种畜场的退休干部,东岳原是罗汉寺的一个分场。
09-23 12:25

粉丝 341

09-23 06:44
谢谢
09-23 12:19

粉丝 42

09-23 07:55
金盆洗手,没有了追求,生活觉得非常空虚,还不习惯
09-23 12:21

粉丝 10

09-23 08:26
我不止一次的问自己,生活到底是顺利还是不顺利,最后的结论是一言难尽
09-23 12:23

粉丝 30

09-23 08:38
我们一样,我的绝大部分文章都是在写钟祥
09-23 12:24

粉丝 411

09-23 09:01
这是我挂在嘴边上的一句话,看来我们有共性
09-23 12:25

粉丝 13

09-23 09:19
其实每个人都是一本书
09-23 12:25

粉丝 18

09-23 09:24
谢谢
09-23 12:26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