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页面

那一刻,姐姐搂起小弟弟号啕大哭

发表于2010-12-10   阅读4567  流金
那一刻,姐姐搂着弟弟号啕大哭 还未敲键盘,而我已泪流满面,痛苦的思绪将我带回到三十八年前的大年三十—— 1972年腊月,我六岁的大弟患上一种血液病,在张集卫生院住院20多天仍然不见好转,腊月28那天,医院要求父母把大弟转到钟祥人民医院治疗。父亲留在医院照料二弟,母亲一大早匆匆赶回家,到生产队会计那里领起1.5斤过年供应肉票,并借支20元钱。母亲把我们姐弟叫在一起分工,让我带好二岁的小弟,让11岁的姐姐跟母亲一起到街上把肉带回家过年。母亲交待完后,又匆匆地带着姐姐返回张集街上置办“年货”。因为大弟要马上转院,母亲只是到食品店把供应的肉买好交给了姐姐,另外交给姐姐2元钱,让姐姐回家到“三八”供销社时每人买一双袜子,并给我买一张火炮(3分钱一张,吃年饭前放在石板上用钉锤一颗一颗敲打)。 除夕日,姐姐很早就起床了,按照母亲的吩咐,过年那天要把房屋地全部打扫一遍。姐姐扫完地后,把我叫起床,吩咐我把火笼(山里人家到冬天在一间房围着一堆火取暖的)的火燃烧起来准备炖肉。姐姐从碗柜里拿出那供应的1.5斤肉,对我说:“平平,今天过大年,小弟和我吃三片肉,你吃四片肉,我们把肉留下来给二弟和爸爸妈妈回来吃。”“我也吃三片,还要留下来过小年啊,”我回答说。姐姐把菜板放在椅子上,把肉放到菜板上一刀一刀的切,我站在姐姐旁边盯着姐姐的手,“一片、二片…… ”轻声的数着。姐姐切完九片后,又把二个白萝卜切成小方块,姐姐把九片肉和萝卜放进煨罐里,加满水放进一些盐后,就把煨罐放到火笼边用燃着的敷碳围起来。 小弟还在睡觉。趁着这段时间,姐姐把水缸洗干净后,我和姐姐到200米外的小河去抬水。在我知事后,我就看见每年的年三十,母亲都要把水缸洗得干干净净,父亲都要挑满一缸水。我想姐姐也知道了这个习俗:大年初一、二、不能挑水进屋。我和姐姐每抬一趟水,就给煨罐添一次敷碳。当我和姐姐抬到第六桶也是最后一桶离家还有50米左右时,突然听到小弟撕心裂肺的哭声,姐姐扔下扁担朝家里奔跑,失去重心的我一下子仰倒在水桶上,我爬起来也跟着姐姐往回跑。我和姐姐几乎同时进火笼屋门,我几乎被眼前的一幕吓呆了:小弟光着身子,屁股和后背卡在一张没有靠背四腿朝天小椅子中,煨罐倒在火堆旁,罐子里面的肉、萝卜、汤散落在翻倒的小椅子旁。那一刻,姐姐搂起小弟弟号啕大哭,小弟一个劲地哭喊着“我要妈妈,我要妈妈……”我没有像姐姐弟弟那样放声大哭,只是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流,幸亏那把翻倒的小椅子没有让小弟弟烫伤。姐姐哭着把小弟弟抱进房屋穿衣服,我到厨房拿来水瓢和筷子,一片一片、一块一块地把散落在地上的肉片和萝卜块捡起来,放进水瓢,用清水洗干净重新放进煨罐里……
  • 回复30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2018-09-11
2010-12-15
2010-12-14
2010-12-14
2010-12-14
2010-12-14
2010-12-14
2010-12-14
2010-12-14
2010-12-13
2010-12-12
2010-12-12
2010-12-11
2010-12-11
2010-12-11
2010-12-11
2010-12-11
2010-12-11
2010-12-11
2010-12-10
正在努力加载...

选择了1篇帖子

您确定要删除选择的主题吗?

选择了1篇回复

您确定要删除选择的回复吗?

选择了1篇帖子

选择了1篇帖子

置顶    

选择了1篇主题

选择了1篇帖子

高亮    

选择了1篇帖子

选择移动了1篇帖子

目标板块:   

选择了1篇帖子

分类:   

选择了1篇帖子

选择了1篇帖子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