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

发表于 2011-01-09    阅读2877  文学


元旦放假前半个月,母亲打来电话问我放假回不回去。我当时正伏案忙着一份报表,手握着话筒回答得心不在焉:这个啊?再看吧。母亲似在电话那头愣了愣,方说:好——把个好字音拖得长长的,显得颇为无奈和失望。搁了电话,我发了一会儿愣,猛然想起,上次回娘家,还是八月十五中秋节,赶快回电话给母亲,元旦一定会带着她小外孙回去! 元旦那天起了个大早,牵着儿子急急忙忙地往家中赶,无奈还未出城就遭遇了堵车,这一堵,竟堵了有大半个钟头,快十点钟的时候,车子才得以出城。坐在车上,看着窗外的景色一点一点地后退,心里不禁感慨万千:时光飞快地流逝着,我们也唯有紧跟了它的脚步,飞快地奔跑着,在这奔跑的过程中,我们的容颜一天天老去,内心却是一天天地丰厚起来。 回到家时,母亲炖的排骨煨藕已满屋子飘香了。吃饭时,一大桌子的菜,孩子却独独喜欢吃母亲腌的咸菜,他一向对大油大荤的不感兴趣,前两天肚子疼把他疼怕了,这两天正在努力改掉这一偏食的坏习惯,所以到底也吃了些瘦肉之类的东西,总算没有让他姥姥的一番心血白费。吃罢午饭,儿子缠着他姥姥说:姥姥,晚上我们打麻将!我瞪了儿子一眼,说,小孩子家的,打什么麻将!母亲却高兴地说:好好好!陪我的小孙子打麻将!竟是极为愉悦。 吃过晚饭,父母亲果然将麻将桌给收拾出来,搬进房间里陪他们的小外孙打麻将。儿子的胳膊上,还戴着中午姥姥给他买的玩具,十七块钱。我责备母亲太会娇惯孩子,母亲却说,他喜欢玩,就给他买呗!语气淡淡的,竟是对我的责备不以为意。唉,想一想,一隔好几个月才回一次娘家,俩老要惯着孙子,也就由他们惯着去了,好在也就这一天两天的时间,想必也不会有甚么大碍。于是陪着父母和儿子一同打麻将,晃晃,打得我呵欠连天。父亲打牌的火气极好,却没能赢着钱,因为他的小外孙输了不给钱,赢了却还想要钱,真是个又痞又赖的小家伙。 次日早晨,我和儿子还窝在被子里不想起床呢,弟弟已经在外面嚷嚷开了,下雪了哟!好大的雪!我把头探出被窝,使劲地瞅着外面,心里是不大相信的,昨儿晚上还好好的,一点预兆也没有,怎么会说下就下,还下得很大呢?穿衣起床,到屋外,果见地上的积雪已有两寸余厚,空中还在纷纷扬扬地飘着细小的雪花。儿子高兴坏了,喔!可以打雪仗啰! 早餐吃的是汤圆,母亲一边给我盛汤圆一边说,想不想吃饺子?这大半年来,忙来忙去的,家里还没包过一次饺子吃呢!我说,包饺子的事您就交给我好了! 吃罢早餐,母亲去了店里,换父亲回来吃早饭,我留则在家里,择葱、洗菜、剁肉馅。父亲回来了,我让他快点去吃早饭,他嘴里答应着,人却走到屋后面去,拿了几根劈柴架在火盆上生火。不一会儿,劈柴愉快地燃烧起来,发出噼哩啪啦的声音,屋子里很快变得暖和起来,但是烟薰火燎的,儿子颇不习惯,不停地用手揉自己的眼睛。 饺子馅快弄好的时候,母亲回来了,说是要和我一起包饺子。我说,您在店里照顾生意就是了,饺子我一个人包就行。母亲说,今天的生意淡得很。想起母亲昨天说自己年纪大了,腰椎又不好,去武汉进货时累死人,货进回来了卖不动又急死人,心里真的是觉得很黯然。父母亲年纪都大了,弟弟也被自个儿的病拖累着,让他们不做这个生意了,母亲却不肯,说是不做生意了喝西北风去啊。想来想去,心里忍不住叹了口气,索性不去想了,走一步算一步,眼下包好这些饺子得了。 一边包着饺子,一边和母亲闲聊。聊着聊着,母亲突然很惊奇地看着我包的饺子说,你包的饺子,比我包的要好看得多呢!母亲包的饺子,是那种元宝形饺子,小的时候,我一直以为,元宝形的饺子是世界上最好看的饺子。然而眼下,我包的月牙形的饺子很轻易地就将母亲包的元宝形的饺子比下去了。我笑了,说,这是我早两年跟一个卖饺子的大妈学的。我试着像小时候母亲教我包元宝形的饺子那样去教母亲包月牙形的饺子,母亲试了试,终未能成形。 学不来了。母亲说。 很容易的!当初那个大妈也只是给我做了一下示范我就会啦!我试图说服母亲继续跟着我学,记忆中的母亲,是极为灵巧的,学这样的活计,应该是分分钟的事情。 老啦!母亲仍旧摇头,真学不来了! 饺子包好了,味道极是鲜美,我一连吃了三大碗,哎呀,好久没这样吃过了。 吃过午饭,我告诉母亲,天太冷了,准备下午就回家。母亲的眼底里浮起了一丝失望,她试图挽留我,说,你们好不容易才回来一次呢!我低着头,不去看母亲的眼睛,嘴上还坚持着自己的决定:天气预报说,明天还会降温,怕是要上牛皮凌呢!母亲便又去挽留她的小外孙,我的小孙孙不走,今天晚上,我们再打麻将!小外孙倒是不想走,他在这里享受着小皇帝的待遇呢,可他的一双眼睛却游移不定的瞟向自己的妈妈。母亲见状,说,那等我换你爸回来吃了饭,你们再走吧?我点点头。接下来的时间,母亲却并不急着去店里换父亲,她在屋里进进出出的,不一会儿,堂屋的桌子上便堆起了一大堆东西:刚熬好的一小罐猪油、沾着碎泥和雪花的蒜苗、老公爱吃的猪血、儿子爱吃的腌菜、我爱吃的萝卜……看着母亲忙碌的身影,我心头不禁涌起一阵阵自责,想必此时,母亲在心里是极为失望的了,昔日的小女儿已经长大了,她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小家了。这个家,这个当年为她遮风挡雨的家,这个当年让她百般依恋的家,已是轻易留她不住了。她的身边,站着一个孩子,这个孩子,个子已长得快齐着自己的下颔了,却无论如何留他不住,好吃的留不住,好玩的留不住,就是一切都顺着他的脾气,也不能将他多留在自己身边一分钟,一如他妈妈小的时候,时时刻刻牵了大人的衣角,大人走到哪里他便跟到哪里。 父亲送我们上车,他把母亲为我们备好的东西放到行李架上后,又抢着去为我们买了车票。车要开动了,父亲下得车去,刚走出去两步又转过身来,隔着车窗玻璃大声对我说:天冷,把孩子招呼好啊!我连连点头,看着父亲瘦削的身影在车窗外渐渐远去,我忍不住鼻头一阵阵发酸。曾几何时,我开始怀疑,我和父母之间,不仅隔着山,隔着水,还隔着二十多年的悠长岁月与光阴;而这一刻,我终于坚信,我和父母之间,不仅连着心,连着肺,还连着割舍不断的浓浓血脉与亲情。父母已年近六旬,他们正渐渐老去,而我们作为儿女的,给过他们什么呢?除了索取、责备、埋怨,似乎从来没有想过生活对他们是怎样地不公平。我想好好地孝敬他们俩老,可又常常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父母也常常说,我们现在还能动,你们不要在我们身上花钱。等到老了不能动了,你们再来孝敬也不迟。我常常觉得羞愧,我知道父母是体谅我目前的境况,刚买了房子,还欠着债。可是,什么时候我才能够像别人那样,为父母分担一些生活的苦和累呢? 车轮飞快地旋转着,将许多记忆深处的东西抹去,回家的这条路,我自己也记不清已往返其间有多少次了,这条路,如今已变得越来越宽阔,越来越平坦,我在心里对自己说,下次回家,一定要多陪陪母亲!
  • 回复29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粉丝 16

2018-07-04

粉丝 23

2018-07-04

粉丝 0

2011-01-13

粉丝 0

2011-01-13

粉丝 1

2011-01-13

粉丝 2

2011-01-13

粉丝 0

2011-01-11

粉丝 0

2011-01-11

粉丝 0

2011-01-11

粉丝 0

2011-01-11

粉丝 0

2011-01-11

粉丝 2

2011-01-11

粉丝 0

2011-01-10

粉丝 1

2011-01-10

粉丝 2

2011-01-10

粉丝 0

2011-01-10

粉丝 0

2011-01-10

粉丝 0

2011-01-10

粉丝 0

2011-01-10

粉丝 0

2011-01-10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