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块腊肉,一些好人。

发表于 2012-07-21    阅读1.4万  流金
那一年,在乡里做点手艺活,收入不多,吃喝抽赌,却样样都来。也交了几个同龄的朋友。
附近有一个预制板厂,里面干活的都是些外地人。有一个贵州的小伙,长的壮实,人送外号:铁板超。没事老来我店里瞎侃,一来二去,成了朋友。
入冬时分,铁板超来我这,说要回家,姐姐要结婚了,约我一块去他老家玩。我听他说过,唯一的一个姐姐,因父亲去世早,从小对他非常照顾。闲的无聊,也没有出过远门,揣上仅有的几百块钱,两人就上路了。
当然,它乡的风土人情是别有一番趣味的,这里,就不一一说了。几天忙活下来,便是东游西逛,喝酒赌钱了。半个月后,想想要回家了,和铁板超一合计,开路了。路上,铁板超诡笑着,我不解?一问,才知道,他将一年的工资给了姐姐,剩的钱,这些天我们都吃喝用尽了。我掏掏包里,就一百来块钱。他不掏,干笑,说没有。呵呵,我的天!2人也没犹豫,合计了一下,够买车票到湖南吉首市。给钟祥的朋友刘打了个电话,让他准备准备,等我们到了吉首给他电话,来接我们,便登上了火车。
到吉首,天已经很黑了。风刺骨,人哆嗦。给了刘电话,约好了地点,回话说没事,明天就到。车站里终于坐不住了,2人提着行李,还有铁板超临走时他妈给的几块腊肉,顺着车站边上的街道,慢慢游荡。前面,一家小饭馆还没有打烊。门口的大火炉子象亲娘一样吸引着我们的脚步。2人靠了过去。一个40岁左右的男人热情的迎了上来,说:“吃饭?里面坐吧。”“喔,不了,”我摆摆手,:“冷,烤烤就走,一会找个旅馆去。”男人笑了,露出满口的烟屎牙,说:“我这小阁楼上就可以住人,离车站近,也便宜。”我靠!还真巧!想着兜里还剩的几块钱,和超对望一下,两人干笑不语。男人见我们不吭声,也不多问,自个到灶台上忙去了。
真是呆不下去了,小饭馆里已经没有了客人。中年男人一家已经将自己吃的饭菜摆上了桌子。走?冻死个人啊!呆着?多尴尬啊!况且,桌上热腾腾的饭菜,真让人不敢看啊!煎熬。铁板超终于忍不住了:“大哥,我们有点事,钱没了。天真的冷,我们也不睡你做生意的地方,晚上我们就在你这炉子边上坐一晚上,明天天一亮就走,行不?”男人哈哈大笑,说:“早看出来你们没钱,谁没有个难处?还没有吃饭吧?来,吃点,晚上就在上面睡,不要你们钱。”不要钱?已经不能考虑太多了啊!男人的老婆已经给我们搬来了板凳,酒也满上了。男人话也不多,只说出门不容易,问了问我们各自家乡的一些风土人情。吃饱喝足,男人说还要等人。我和超晃晃悠悠的上楼了。
一个大通间,十多个地铺,空无一人。简陋,但亲切啊!两人唠唠今天这事,感慨:运气好啊!
没睡多久,哗哗啦啦的,一帮人进来了。迷迷糊糊的,就听他们在那念叨:什么这包里没钱啊,什么跟了好久,费老大劲了的。我一惊,一帮贼?贼窝?捅了一下超,他也醒着,满脸慌恐。这身上虽没钱,可总是得防着他们啊。万一使什么坏呢?
一夜无眠。
天刚亮,就起了,下楼。男人已经开始忙活了,指着门口的稀饭和包子,说:“自己拿了吃点。”吃?妈的,管它呢,吃!那帮人也下来了,和男人搭着讪,看的出来,很熟。就是,我心里嘀咕着,看他就不是好东西。一脸的横肉,三角眼,撸起袖子的胳膊上,龙飞凤舞。心里想着:这店恐怕好进不好出啊!正想着,男人凑了过来,问到:“去荆门中午有一趟车,你们打算怎么办?”铁板超刚要回话,我抢上了:“车站看看,去混一下,应该可以的。”我可不敢跟他说有朋友来接我们,要不,把我们一扣,狮子大开口的什么生活费,房钱的,不敢想啊!男人点点头,拿出5块钱和一包长沙的烟:“东西放这,上午你们就附近转转,打个电话,看可以让谁来接你们,免的受罪。要没有,中午去碰碰运气。”靠!狐狸尾巴露出来了,还东西放这?还叫人来接?烟,钱收下,两人直奔车站。
远远的,就看见朋友刘坐广场的花坛边上。很随意的,我坐到了刘的身边。还没等他开口,我便让他别说话,别望着我。刘翻着报纸,也不看我。我将和超的经历讲给了他听。刘说:“中午有车,我现在就去买票。到时候你们就说去混车,还是这里汇合,走我后边就可以了。千万不要说有朋友来了,行李他要不给就不要了。”说完,刘走了。我和铁板超瞎逛了一圈,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来到了饭馆。
男人招呼我们吃午饭。我说不了,一会就有车了,去看看。他笑了,让我觉得笑的是那样的奸诈。可是回答却是那样的出乎我们的意料:“那就一路顺风,混不过去再来。”怎么回事?好人?还没有上车,先不下定论!我和超大哥,大嫂的喊了一通,没半点感激,提着行李,象出狱般一样,撒欢的跑了。
车还没有到点,我们和刘隔开对坐着。猛然间,我看到男人的老婆,带着她店里的几个‘房客’,在广场上张望着。莫非?我不敢想,拉着超想躲,可来不及了,她们已经看见我了。男人的老婆迎了上来。我怯生生的问到:“嫂子,什么事?”男人的老婆提出一个口袋,说:“看你们急的,想家了?腊肉都忘了拿。放炉子边上,油都出来了,我擦了一下,用纸包好了,拿着。你大哥就说,车还没有到,肯定能看见你们的。注意安全啊。”说完,就走了。真的是走了。我确定。我感谢的话都还没有说呢。我呆那了,超也没有吭声。我想他也肯定和我一样,心里满是愧疚。为什么不能对人家的热情,报以真诚的微笑?为什么到现在,连大哥姓什么我们都没有问?两个屎人!
回到家后,这份愧疚更加深了。
今天,再想起他们,祝他们生活幸福。也希望,我们能卸下防卫的面具,迎接真诚的美好,并报以,感恩的微笑。

  • 回复64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粉丝 2

2018-06-29

粉丝 7

2018-05-24

粉丝 3

2018-04-15

粉丝 0

2018-03-26

粉丝 23

2018-02-12

粉丝 37

2014-11-12

粉丝 2

2014-11-12

粉丝 0

2014-11-12

粉丝 0

2014-11-12

粉丝 0

2014-11-12

粉丝 0

2014-11-12

粉丝 0

2013-12-27

粉丝 1

2012-09-28

粉丝 1

2012-09-16

粉丝 1

2012-09-14

粉丝 0

2012-09-14

粉丝 1

2012-09-13

粉丝 1

2012-09-13

粉丝 0

2012-09-13

粉丝 0

2012-09-13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