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页面

也谈教师节蕴含的“进步”

发表于2012-09-09   阅读5515  教育
也谈教师节蕴含的“进步”

为了弘扬教师的敬业精神,提倡整个社会尊师重教的风气,使我们国家的教育水平有个质的提高,发挥教师的工作积极性,设立教师节是值得赞赏的。但是,诚如马九器先生所说,“一晃25个春秋过去了”,今年的这个教师节,“在我们目力所及的传播媒介上,可以看到对某些教师发自内心的感恩与敬重,也可以看到对某些教师发自内心的忧虑和批评,可以从某些教师的坚守中看到公众的感动,也可以从某些教师的沉沦中看到公众的失望,可以看到孟二冬、谭千秋的师严道尊,也可以看到对“范跑跑”的争议、乡村教师的艰难、无良教师的沦落。”
25年前的那个教师节,是值得回忆的。“那时的教师节,教师们从当初的“臭老九”翻身解放,成为时代的宠儿;那时的教师节,激动的大学生们情不自禁打出了“教师万岁”的横幅;那时的教师节,孩子们闪着明亮的眼睛、和着内心的敬畏为老师献上最厚重的礼物——— 一曲歌谣:静静的深夜群星在闪耀,老师的房间彻夜明亮。每当我轻轻走过您窗前,明亮的灯光照耀我心房。啊,每当想起您,敬爱的好老师,一阵阵暖流心中激荡…… ”。
为什么呢?马九器的表述是“那的确是一个单纯而充满理想主义的时代,教师踩着千百年前师道传统的阶梯,和着新时代的主旋律,焕发着那段岁月整个社会的精神风貌。”,应该说这个表述是准确的。
这么个近乎神圣的节日,为什么“像今天这样承载舆论五花八门的品头论足”呢?马九器的看法是“教师节从单纯走向繁复,其根本逻辑是社会从单调走向多元、改革从浅溪步入深水、思想观念从封闭走向开放”,是“蕴含着怎样的进步”。
这真让人云里雾里。
进步是个什么东西?马九器的看法似乎是“多元化”。那个时候“是一个单纯而充满理想主义的时代”,教师们“焕发着那段岁月整个社会的精神风貌”,我们当时是觉得进步的。现在,我们“崇高与庸俗并存,尊严与失范同在”,按照马九器的说法是“蕴含着怎样的进步”。这个“进步”似乎是个橡皮筋,在这些专家学者的眼里,都是进步的。
其实,这很容易理解,整个社会没有了“单纯而充满理想主义的时代”,整个社会“崇高与庸俗并存,尊严与失范同在”了,专家学者之流要混饭吃,没有这些混账逻辑,知识分子这张皮就贴不上去,就没有“崇高”和“尊严”的人给他们一匙羹,岂不饿死?那个年代国家尚未脱离“理想主义的时代”时代,教师们“焕发着那段岁月整个社会的精神风貌”,知识分子仍然贴在劳苦大众的身上过日子,他们的目标和感情相通,专家学者之流说的话,人们也相信,现在不一样了,专家学者高贵了,看不起劳苦大众了,说的话就没人信了,就只好自己信,或者帮助“崇高”和“尊严”的人欺骗劳苦大众。这种混帐逻辑就是这样产生的。
无论什么社会,都要弘扬正气。我们在“理想主义的时代”如此,我们今天“社会从单调走向多元、改革从浅溪步入深水、思想观念从封闭走向开放”也是如此。很高兴这个马九器先生看到“我们赞美前者(指“崇高”和“尊严”--笔者注),我们也笔伐后者(指“庸俗”和“失范”--笔者注)”,但是,说这种沉渣的泛滥是进步,对于进步的羞辱,是对于国民的糊弄,是对于民族的反动,是对于人类最求文明向上的逆转,对国家,对民族,对人民,对人类有百害而无一利,必须坚决反对。
国家的其它方面也一样,应该对于这种混淆是非标准的所谓“进步”进行清理,恢复“进步”的本来面目!

附:马九器:争议中的教师节蕴含着怎样的进步
2009年09月10日 07:56华商报【大 中 小】 【打印】 共有评论117条
今天,当花店的鲜花突然畅销、小店的巧克力突然走俏、饭店的生意突然火爆,或许,为生活所陶醉、为事业所劳顿、为儿女所奔波的你,也会突然从一派繁华与喧嚣中醒悟:又一个教师节来了。是的,第25个教师节来了。
一晃25个春秋过去了,25年足以让一代学生绽放人生,也足以让一代教师蜡炬成灰。今天的教师节,其内涵之丰富、蕴意之复杂,可以说五彩缤纷,也可以说光怪陆离,从来没有一个教师节像今天这样承载舆论五花八门的品头论足。在我们目力所及的传播媒介上,可以看到对某些教师发自内心的感恩与敬重,也可以看到对某些教师发自内心的忧虑和批评,可以从某些教师的坚守中看到公众的感动,也可以从某些教师的沉沦中看到公众的失望,可以看到孟二冬、谭千秋的师严道尊,也可以看到对“范跑跑”的争议、乡村教师的艰难、无良教师的沦落。
教师节,崇高与庸俗并存,尊严与失范同在,我们赞美前者,我们也笔伐后者,社会的纷繁复杂、教育的良莠不齐,很容易一齐通过“教师节”这个出口突然释放出来,使“教师”这一群体承载着不能承受之重。
还记得1985年的教师节吗?还记得一二十年前的教师节吗?我们不妨打开历史书页回味一番。
那时的教师节,教师们从当初的“臭老九”翻身解放,成为时代的宠儿;那时的教师节,激动的大学生们情不自禁打出了“教师万岁”的横幅;那时的教师节,孩子们闪着明亮的眼睛、和着内心的敬畏为老师献上最厚重的礼物——— 一曲歌谣:静静的深夜群星在闪耀,老师的房间彻夜明亮。每当我轻轻走过您窗前,明亮的灯光照耀我心房。啊,每当想起您,敬爱的好老师,一阵阵暖流心中激荡……
那的确是一个单纯而充满理想主义的时代,教师踩着千百年前师道传统的阶梯,和着新时代的主旋律,焕发着那段岁月整个社会的精神风貌。
但是,我们怀念过去并不是想让历史开倒车,教师节从单纯走向繁复,其根本逻辑是社会从单调走向多元、改革从浅溪步入深水、思想观念从封闭走向开放,在这一漫长历程中,矛盾、冲突乃至各种稀奇古怪的现象此起彼伏,是绝然难以避免的。因此,即使当我们对教育、对教师的隐隐期待每每与现实发生冲突,我们拨开表面的泡沫和浮游物,仍然对教育、对教师的未来充满无限希望。正如鲁迅所说:“青年又何能一概而论?有醒着的,有睡着的,有昏着的,有躺着的,有玩着的,此外还多。但是,自然也有要前进的。”教师也是如此,当年一个模子的安贫乐道,为更加绚烂多彩的教师众生相所代替,有按部就班的,也有标新立异的,更有开拓创新的,不必开列那无法开列的教坛精英的名字,我们对他们、她们只有“敬礼”二字。
我们的时代,一方面需要宽容,另一方面我们的时代需要坚守,宽容就是鼓励创新、容忍个性、张扬人性,坚守就是秉承理想、遵从底线、信守道德。无论我们的教师节形式如何变迁,无论教师、教育的生态如何变化,在宽容中坚守,在坚守中宽容,我们一定能走出波谲云诡的改革三峡、历史三峡,重现所有教师的光荣与梦想,唤起全民空前的尊师重教,而这重现,决不是向25年前轮回,而是长风破浪后民族理想的升华与实现。 (原题:争议中的教师节也蕴含进步)

  • 回复20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2018-08-22
2018-08-22
2018-08-15
2013-03-26
2013-03-25
2013-03-25
2013-03-25
2013-03-25
2013-03-16
2013-03-01
2013-02-26
2013-02-25
2013-02-19
2013-02-06
2012-12-09
2012-09-10
2012-09-10
2012-09-10
2012-09-10
2012-09-10
正在努力加载...

选择了1篇帖子

您确定要删除选择的主题吗?

选择了1篇回复

您确定要删除选择的回复吗?

选择了1篇帖子

选择了1篇帖子

置顶    

选择了1篇主题

选择了1篇帖子

高亮    

选择了1篇帖子

选择移动了1篇帖子

目标板块:   

选择了1篇帖子

分类:   

选择了1篇帖子

选择了1篇帖子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