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存的记忆---一觉

发表于 2012-10-24    阅读4025  文学

残存的记忆---一觉

银白色的飞机,三角形。飞机的那个头,细尖细尖的,像是一根长长的撞针。就这么俯冲着想我扎下来。没有害怕的感觉,似乎炮火连天,烟尘滚滚。可是那俯冲下来的飞机又那么洁白,那么刺眼,也没见什么火力攻击,好玩吗?
醒来的时候也一直纳闷着。于是回味着这个梦。阳光照在脸上,火辣辣的,眼睛也眯着,后门的小树下,太阳越过了小树原来给我的阴凉,把我弄醒了。
说是日本鬼子进村了,地面进攻,飞机轰炸,民兵抵抗。大家在地道里“打一枪换个地方”。怎么成了杨梗向我们发起了进攻。没看见有人攻进来,只是疑猜,说是一对人马顺着杨梗的那个埂子。一直向南拉火边,一对人马守卫村子。
其实,梦境天天有,欢快的,灰色的,甚至黑色的也是来来去去,谁记得住他呢?可是这个梦到现在还记得。
主要是,梦过后,我和几个小朋友跑到和杨梗交界的那个水沟,研究着如何挖地道,一直挖到152,好在我们危机的时候,通过地道和那里的驻军取得联系。说起来,人家解放军凭啥帮着啊,我们分析,我们为国家修水库,家都不要了,来到这个鬼不生蛋的地方,还受欺负,不帮我们,他们就不是解放军!真不帮我们,我们就到丹江把那个水库炸了,我们回家去。
那个时候,我们刚从河南搬来不久,和老户还没有像现在这么和谐,大家都是你分析着我,我分析着你,怕不小心吃了亏。荆门的移民出了事了,说是当地人袭击了他们,夜晚,见人就杀。有一个小组,出现了抗击英雄。这个组得到了要被袭击的消息,把所有的铡刀取下来,编成一个小组,埋伏在一个桥下。那进攻的一队人马经过那里,他们一路砍杀,保卫了村子。
这个经验也被我们的大人絮叨着,相信村里也做了这样的安排。
不过,杨梗没有进攻我们,我们也就没有反击过。
后来听大人说,杨梗的人也是提心吊胆的。
多少年过去了,我们这个小组就住进了三户从荆门搬来的移民。为什么,我们没问,相信于这个不无关系。
有了这个背景,这梦,就记住了。

  • 回复3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粉丝 5

2018-09-01

粉丝 24

2018-08-25

粉丝 0

2012-10-25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选择了1篇帖子

您确定要删除选择的主题吗?

选择了1篇回复

您确定要删除选择的回复吗?

选择了1篇帖子

选择了1篇帖子

选择了1篇帖子

置顶    

选择了1篇主题

选择了1篇帖子

高亮    

选择了1篇帖子

选择移动了1篇帖子

目标板块:   

选择了1篇帖子

分类:   

选择了1篇帖子

选择了1篇帖子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