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页面

残存的记忆--柴油机

发表于2012-10-29   阅读4841  文学


残存的记忆--柴油机

有位在英国的朋友对于我们和杨梗的相互猜疑说了不同民族、生活习惯在一起会有些碰撞的话。我答复这位朋友:有诚心,什么都解决。
那个时候是大集体,不像现在遇到事就是个人之间的利益冲突。我们在河南老家的时候,我们这个村民小组有两个水打磨,大人们议论起来,说是1966年的时候我们的工价已经是每个劳动日五角五分钱了,这个水平,我们在湖北搞到1975年才达到。大人说,如果不先来,我们1967年就可以用上自己法的电,电机电线都已经买了,我们在湖北这里也是1975年左右才用上。有什么办法呢,国家需要我们做出牺牲,牺牲了就是了。
其实,在和杨梗的相互猜疑中,我们也是有责任的。大人的事我不懂,可是我和大人一起到杨梗那里拾过柴火,就看到有人故意掰断人家的树枝,还说就这样,我们吃亏了,要捞回来。相信杨梗的人恐怕也是受了教育的,没人理我们,不然,恐怕就没那么好玩了。
虽然,议论着荆门的血腥,可是那年收麦后,我们的稻场安了个铁疙瘩,估摸有80公分高。离这个铁疙瘩几米左右,是一根铁杠子,腕口粗,有10米那么长。这个铁杠子被几个东西抬高,20公分左右,一头一个铁轮子,中间一个。离这个铁杠子也是几米远,是人们说的脱粒机。
一位面色白皙,个子不高的娃娃,拿着一个弯弯的铁拐拐,往那个铁疙瘩的中间一插,吐了两口唾沫到手掌心,卯足劲,一只手摇着铁把,一只手按着铁疙瘩的头的部位,趔趄着,转动着,越来越快,突然,那个铁疙瘩冒烟了,“通通通”的响了。这个娃娃,先是用皮带连接那个铁杠,然后依次连接那两个脱粒机。
大人们说那个铁疙瘩叫“八匹娃(wer)”,是杨梗的,那个师傅姓杨。
我们这个生产队,几年后也有了自己的“八匹娃(wer)”,很快就又有了10匹,20匹。到1984年分队时,我们这个村民小组已经拥有面粉厂,28匹捷克拖拉机,若干个柴油机等生产工具。
可是,杨梗的那个八匹和那位杨师傅我始终记着,不能忘怀。
  • 回复11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2018-09-27
2018-08-25
2013-03-01
2013-02-28
2013-02-28
2013-02-28
2013-02-26
2013-02-25
2012-10-31
2012-10-31
2012-10-30
正在努力加载...

选择了1篇帖子

您确定要删除选择的主题吗?

选择了1篇回复

您确定要删除选择的回复吗?

选择了1篇帖子

选择了1篇帖子

置顶    

选择了1篇主题

选择了1篇帖子

高亮    

选择了1篇帖子

选择移动了1篇帖子

目标板块:   

选择了1篇帖子

分类:   

选择了1篇帖子

选择了1篇帖子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