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推荐 长篇小说连载 《悍匪周老疤》

发表于 2013-04-26    阅读4.6万  文学




第一章1 浓雾弥漫,满目朦胧,分不清哪是天,哪是地,哪是山,哪是水。 大地在嗖嗖的寒风中抖索,田野荒凉,道路冷落,鸟兽无迹,行人稀疏。 鄂中古邑钟祥县城南郑家集至贾家庙的路上,出现了两个奇怪的行人。 前面那位,头戴黄色的狐皮帽,内穿花洋布棉绒衣衫,外套黄色貂皮长袍,脚踏黄色的牛皮靴,不用猜想,便能看出她是一位大户人家的贵小姐; 后面这位,头戴狗钻洞式的黑线破帽,上穿破棉袄,下穿破单裤,脚穿破草鞋,腰上抹着一根稻草绳,无须验证,就晓得他是个贫困潦倒的穷光蛋。 二人相距不过十几米,一前一后,若即若离。 贵小姐紧跑一会儿,慢行一会儿,快走一会儿,停歇一会儿,观望一会儿…… 蒙面汉远追一阵子,近撵一阵子,迟疑一阵子,躲闪一阵子,窥测一阵子…… 贵小姐嘴喘粗气,头冒热汗,先解衣扣,后敞襟怀,摘掉皮帽,又脱皮袍…… 蒙面汉眼露杀气,牙关紧咬,左手握拳,右手持斧,捕捉良机,准备出招…… 行至一个十字路口,贵小姐止步伫立,茫然四顾,忽然连跺数脚,口出秽语,骂声惊人:“野驴肏养的,老娘该往哪边走呢?” 她将手上的狐帽狠狠往路边树根一甩,又扯下肩搭的貂袍,摔到帽上,随后屁股落座在貂袍上,背靠树干,闭目遐思。 跟踪的蒙面汉感觉良机来临,悄然移步,摸到贵小姐背靠的树后,手挥斧头,瞄准贵小姐的后脑,恶狠狠地砍下去…… 谁知,斧头尚未落到贵小姐头上,忽然 “呜昂!呜昂——”一串驴子嘶鸣,撕碎了四周的宁静。 贵小姐霍然离座起身,跑步直奔十字路口。 蒙面汉这一斧没劈着贵小姐,却砍进了树干里,由于用力过猛,斧口锋利,入木太深,他使劲拔了几下,没能拔出来,因担心暴露,被迫放弃斧头,藏进路沟。 一阵“得得”之声自西向东,由远而近,来者面目渐趋清晰: 来者是赶着毛驴走亲戚的一对青年夫妻。 牵驴的先生举止儒雅,头戴灰毡礼帽,身穿灰色大布长衫棉袍,典型书生模样; 骑驴的娘子容貌端庄,头裹白纱方巾,身穿蓝底白花土布袄裤,颇具淑女气质。 娘子对先生说:“这驴儿鸡叫头遍就从沙洋出发,驮着我路不停蹄,走了几十里,怕是饿了累了,我们给它喂点料,歇会儿再走罢。” “嗯,是啊,我听毛驴那叫唤声,好像就是在喊‘我饿’、‘我饿’呢!”先生答话时,故意学着毛驴叫唤的腔调说出“我饿”两个字。 娘子噗哧一笑:“真没想到,你这个私塾先生,居然也这么逗!” 贵小姐立身十字路口,面对来人,扯起尖尖的嗓门,大叫一声:“喂!” “嗯?!”夫妻二人猝不及防,吓了一跳,急忙举目寻觅。 “喂!”贵小姐又大叫一声,大大咧咧地问:“贾家庙往哪条路口走啊?” 娘子低声对先生说:“没礼貌,别理她。” “嗯。”先生点点头,两眼警惕地向四周扫视。 “喂,耳朵卖到烧腊馆子做卤菜去哒?老娘问你们话呢。”贵小姐双手叉腰,拔高嗓门,又吼叫了一句。 “你——”娘子脸色突变,正待反击,却见先生向她使个眼色,立时缄口。 先生将驴缰绳塞进她手里,低声嘱咐:“你在这里别动,我过去看看。” 先生走到贵小姐面前,没说话,两眼流出惊异的目光对她进行审视。 “看什么看,看老娘长得漂亮是不是?方圆百里,鼎鼎有名的大美女,名不虚传吧!”贵小姐毫无羞涩,主动将脸颊冲着先生的目光两边晃动,恣意卖弄。“看吧看吧,老娘让你看个饱,看个够!” 先生紧蹙起两道剑眉:“请问老娘,今年高寿哇?” 贵小姐不假思索,立予回应:“糕熟了没有你问老娘呀,问你的婆娘啊!” 先生明白,遇上满肚子谷壳的绣花枕头了,不觉苦笑出声:“嗨嗨,不是那个‘糕熟’,高寿——是问你有多大年纪。” “噢,问年纪。”贵小姐头一歪,“老娘足足满十三岁了,怎么样?” “嗯!?”先生望着眼前这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浑身剧烈地颤抖了一下,心中感到了无限的痛楚,沉声问:“十三岁你就称老娘,那你的老娘你又叫什么呀?” “呵!”贵小姐笑着将双手抬至胸前,右手一根一根地扳数左手指头,计算着说:“我叫她老巴子,老婆娘,老妖精,老不死的……想怎么叫就怎么叫。” 娘子闻言,脸色铁青,无法自制,双腿用力一夹,骑着驴子颠跑到先生身边,说:“走,莫在这里耽误时间哒!” “别忙!”贵小姐挺身拦住路头,霸气十足地,“老娘问的事你们还没回答呢,赶快告诉我,去贾家庙往哪条路上走!” 娘子强忍住性子,冷冷说:“知道也不告诉你,你自己找去吧!快让路!” “让路!?哼哼,”贵小姐冷笑道,“你吃了熊心豹肝老虎胆啊?竟敢这样和老娘说话?叫老娘让路?你知道老娘是谁吗?你若不告诉老娘,老娘就不让你走!” “你!?”娘子气得泪水夺眶而出,刚想翻身下驴,与贵小姐理论,没提防隐藏在路沟的蒙面汉,捡起一块鹅卵石,暗中扬手投出,砸在毛驴屁股上。 毛驴挨打受惊,一撅屁股,跳将起来,撒开四蹄,疯狂前奔。 眼见毛驴即将撞上贵小姐,站在驴旁的先生一掌将她推开,让出通途,紧接着,又以一个打篮球跨步接球之式,纵身一跃,接住了翻身落驴、即将坠地的娘子,立足稍稳,二人携手,直追受惊狂奔的毛驴。 贵小姐虽未摔倒,却也受惊,惊魂稍定,遥望着先生与娘子消逝在浓雾中的背影,狠啐一口:“呸,下次若再叫老娘撞见你,哼哼……” 话音未落,一个嘶哑的声音阴冷地传进她的耳际:“下次?就怕你没有下次了!”

补充内容 (2013-5-28 07:47):
阅读第一章第2节,请登24楼。
  • 回复232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粉丝 2

2018-06-02

粉丝 0

2015-11-05

粉丝 0

2015-11-05

粉丝 0

2015-11-05

粉丝 2

2015-11-05

粉丝 0

2015-11-05

粉丝 0

2015-11-05

粉丝 0

2015-11-05

粉丝 0

2015-11-05

粉丝 0

2015-11-05

粉丝 2

2015-11-05

粉丝 0

2015-11-04

粉丝 0

2015-02-24

粉丝 0

2013-10-06

粉丝 1

2013-10-06

粉丝 0

2013-10-06

粉丝 0

2013-10-01

粉丝 2

2013-10-01

粉丝 0

2013-09-26
2013-09-22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