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

发表于 2014-06-05    阅读8328  文学


晚上九点,突然接到青姐的电话。我很意外,我们平时几乎很少通电话,有什么话也是QQ微信上就说了。 妹子,出来陪我去酒吧喝两杯。 现在? 现在。 为嘛? 不为嘛。就是想去了。半小时后在你小区门口等你。 泡吧,多遥远的记忆了。上次去,好像是七八年前的事了。 想去跟老公“商量”下,到孩子房间一看,那俩二货早已相拥而眠。此刻我即便是跟人私奔了,他大概也不会知道的. 半小时后,青姐电话再次打过来的时候,我还坐在衣柜前发呆------我找不到合适的衣服。 青姐还是那么刻薄,得了吧,你穿什么都一样,那么多小姑娘,谁还看你? 说的也是。 胡乱穿了件稍微“像样”点的,拎了包就出门了。 一出小区就看到了她的白色陆虎。这年头,肯在脸上花钱的女人比比皆是,肯在车上花钱的女人实不多见,但青姐是个例外。
认识青姐十二年了,她是我在这个城市的第一个朋友。这几年,我们虽在一个城市,却不常见面。上次见她,还是我生孩子的时候。 QQ微信真是个好东西,让不常见面的人,感觉并不遥远。见到她,我们还是会心一笑。
“黑老子,鸟枪真换炮了?”在这个别人的城市混了这么多年了,我们已经习惯用这个城市特有的腔调和方式打招呼。 跳上她的车,陆虎就是陆虎,果然不一样。 “那当然,换不了个男人,还换不了个车了?”六年不见,我们的玩笑也还是那么肆无忌惮。
去哪儿?我问。 走哪儿是哪儿。 沿江大道上,霓虹闪烁。 时间过的真快啊,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 那年,我们都还不算太老,也曾在这灯红酒绿的地方挥霍过小青春。
青姐是湖南人。十五年前来武汉,边打工边供男友念研究生,那年,青姐二十三岁。 二十七岁,青姐失恋了。 男友研究生读完了,说要去日本深造。没说让她等,也没说不让她等。 青姐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我永远都记得,那年八月的武汉,那个瘦弱的女子坐在中华门码头的台阶上,四十度的高温,青姐手冰凉。
后来,青姐嫁了一个追了她几年的小建筑商,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包工头。
青姐结婚那天,是从酒店出嫁的。没有请父母来。 从小父母离异,母亲远嫁东北,跟着父亲和继母,其间辛酸,青姐只在一次醉酒后哭诉过。十七岁就出来自奔自食,当年要来武汉供男友读研,父亲和继母就与她断绝了关系。 结婚前夜,我们在新宜酒店帮她一起布置完婚房后,青姐说请我们去宵夜。 在紫阳路口的某个夜市小摊上,青姐给我们每人点了一盘炒面,一瓶汽水。青姐大口大口吃完那盘面,狠狠的扔掉筷子,眼泪就悄悄的下来了,老娘这辈子再也不吃炒面了! -----那个冬天,青姐为了攒下男友的学费,曾吃了两个多月的炒面。
再后来,青姐生了个可爱的儿子。当年的小包工头生意也做的风生水起。换了大房子,换了新车子。 再再后来,我也成家了。 日子就这样在柴米油盐里波澜不惊。
某天,青姐在老公手机上看到几条奇怪的短信,大意是包工头看中的房子,有别的客户也看上了,欲购从速。 这是售楼小姐们惯用的伎俩。 青姐不动声色的记下了那个楼盘。 第二天去侦察的结果是,那种小户型只适合金屋藏娇。 没几天,青姐托关系把孩子转到外校,又请了个全职保姆。然后给自己换了辆陆虎。 一通折腾下来,小包工头老实多了。 自始至终,青姐步伐从容,没有一丝慌乱,一切看起来就像是顺理成章的样子。 青姐在QQ上跟我聊起这些的时候,我在心里给她点了一万个赞,有腔调!

不得不承认,岁月是把猪饲料。 再次踏进red pub的时候,我知道,我们老了。律动的音乐,摇晃的灯光,婀娜的姑娘.......一切都很陌生了。 不会再有什么人注意我们这两个来买醉的老女人了。我大声跟青姐说。 酒吧唯一的好处就是,当你不被注意的时候,你做什么都不会被注意。哪怕是两个女人在这里勾肩搭背,哪怕是她们穿的不多。
“喝点什么?”青姐问。 “随便,陪你喝,只莫点那些糖水样的鸡尾酒,给妹妹来点实在的。” “那就伏特加?” 我和青姐相视一笑。关于伏特加,是我们之间的一个小秘密。 那一年,我们都还没对这种烈性酒有足够的认识。被客户拉着灌了两杯,青姐拼着最后一丝清醒给研究生男友打电话,关机。没办法,只好给当时那个连备胎都算不上的小包工头打了个电话,后来我们在几乎没意识的情况下被接走了。 第二天中午,我和青姐在某个宾馆醒来的时候,那个包工头还蜷在房间角落的沙发上。 多年后,我还在调侃包工头多么愚钝,守着俩神志不清的女人竟然无动于衷!那货沮丧的说,不是不想动,你们这个吐完那个吐,我实在是腾不出手来。 直到现在,一提起伏特加,我俩总是忍不住仰头大笑。我们一直坚信对方吐的更多。

鸡尾酒是用来调情的,我俩显然不合适。而啤酒总有些煞风景,当然配不上我们这两个风一样的女人。 那,还是干红吧。 喝什么是次要的,跟什么人喝才是最主要的。更何况,我们喝的不是酒,是寂寞。

酒吧的气氛好像比从前更暖昧了,而我们两个独自躲在角落里自斟自饮的女人,像两个没有生意的风尘女子。这让我们很不自在。 两大杯暖场酒,一轮干红后,我们决定出去走走。 抄起没喝完的酒,结账,走人。 马路对面,就是江滩了。 我好像有些醉意了,头晕晕的,开始有些不由自主的想笑了,开始觉得生活很美好了。 好多年没这么晚在外面晃荡了。突然想起了多年前的一个深夜,和某个不期而至的人,也曾这样在江滩上漫无目地的游走。

你能不回家吗?今晚我们在外面过夜。青姐突然看着我说。 你要干嘛?我夸张的捂住胸口。我可是良家妇女! 我有心事,想跟你说说,我不想回家,咱换个地接着喝? 行。。。。是行,我要住江城明珠!我顺手就指向我们身后那座富丽堂皇的酒店。这是这个城市新兴的地标, 这么多年来,我也只是仰望过它的流光溢彩,曾经走近过,从没走进过,呵呵。
我永远也忘不了,两个微醉还拎着半瓶酒、勾肩搭背还有些衣衫不整、眼神迷离还有些暧昧的女人,被前台妹子看得心里发毛。不得不说,五星酒店真是体贴,还派了个帅气的服务生送我们进房间,不过遗憾的是送进去后服务生就走了。 我和青姐并排倒在床上,她扭头看着我,我也看着她,然后羞涩说,还从来没有一个女人来带我开房。青姐说,我也从没带女人来开过房。然后我们就放肆的大声尖笑起来。这种一语双关无节操的玩笑开起来很过瘾。
青姐是能喝些酒的,可是她现在却醉了。一般来说,能喝酒女人在什么情况下可能会醉呢?一,她觉得有必要喝醉。二,她有心事。三,碰上了另一个能喝酒的女人。而在这三种条件结合的情况下,喝醉的概率是百分之百。
青姐笑着笑着,眼泪就下来了。我猜,故事要开始了。这就是女人和女人喝酒的好处,没有防备,没有做作,那些在平日里武装起来的坚强,此刻根本不堪一击!
青姐腾地从床上坐起来,拿来两个酒杯,来,接着喝!我笑了笑,拿过房卡,给老公发了个短信,我和青姐在江城明珠2102,明早来接我。我很高兴我还没醉,对于这些可预见性的麻烦,我必须在自己清醒的情况下安排好善后。
青姐又喝了一大口,头发混着眼泪贴在脸上,睫毛膏开始晕染了。青姐说,他回来了。谁?还能有谁?我一下子明白青姐为什么突然要找我喝酒了。 ------这是女人和女人喝酒的另一个好处,你根本不需要多问,面对她的心事,你只需要给一个温暖贴心的眼神。当然,前提是能确保她先醉,呵呵。

青姐突然抬起头看着我,妹子,你就没有心事吗?有。说来听听?可是我没喝醉。 这几年,喝醉是越来越难了。要么是找不到放心倾诉的人,要么是找不到能逢千杯的人。

写到这里,突然不想写了,感觉思维越来越混沌了。那就先这样吧。

  • 回复49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粉丝 33

2018-06-11

粉丝 2

2014-06-16

粉丝 0

2014-06-14

粉丝 1

2014-06-14

粉丝 1

2014-06-14

粉丝 2

2014-06-14

粉丝 1

2014-06-14

粉丝 6

2014-06-06

粉丝 0

2014-06-06

粉丝 6

2014-06-06

粉丝 0

2014-06-06

粉丝 1

2014-06-06

粉丝 0

2014-06-06

粉丝 1

2014-06-06

粉丝 1

2014-06-06

粉丝 2

2014-06-05

粉丝 1

2014-06-05

粉丝 1

2014-06-05

粉丝 1

2014-06-05

粉丝 0

2014-06-05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