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知青下放岁月

发表于 2015-03-07    阅读4.4万  流金





时光流逝,岁月悠悠;往事不堪回首,往事并不如烟。
今年,将是我知青下放生涯39周年的日子,那是一段虽短暂却难以忘怀的特殊岁月。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里,我们经历了人生艰难困苦的考验,付出了宝贵的青春年华。知青,它既是我走向社会人生的第一步,也是我参加工作的起步开端,成为我刻骨铭心的永久记忆。
38年过去了,往事历历在目,难忘艰苦岁月。当年,青春似火、风华正茂的我们这一代知青,如今已是两鬓斑白、步入夕阳,熬到了爷爷奶奶的辈分。回顾知青生涯的那段往事,一桩桩、一幕幕真情岁月的感人情景和难忘故事时常在脑海中浮现,虽然时隔久远,却依然还是感到那么亲切、那么动人、那么感怀,仿佛还置身于那段生活的磨砺和煎熬中,看到知青伙伴们一张张熟悉的笑脸,再现在广阔天地里与贫下中农一道战天斗地的劳动场面……
1976年7月,作为一名城镇居民,我在柴湖高中毕业了。那时,是一个特殊的年代,不像现在高中毕业后可以高考、可以就业,唯一的出路就是“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城镇的街头巷尾也随处可见激情标语,如“我们也有两只手,不在城里吃闲饭”、“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广阔天地炼红心”等等,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插队落户已成为一种热潮,钟祥自然也不例外。
1976年8月10日是我终身难忘的日子。那天,不满18岁的我和其他知青们一样,胸怀美好的青春理想,腰揣着红宝书四卷,戴着大红花,凭着一腔热血,在欢送的锣鼓声中告别亲人,登上了一辆“武汉”牌卡式汽车,朝着柴湖公社群二大队农科所的方向行驶,从而踏上了社会的人生征程。
群二大队地处汉江边沿,全部是本地农村社员户。当天中午,我们一同下放的7个知青到达了群二大队农科所知青点,受到公社知青办、大队、农科所领导和另外7名老知青的热烈欢迎。农科所共有砖瓦结构平房1栋、房屋9间,新老知青被重新调整安排分住6个房间。在放好背包行李后,各级领导及老知青全部到场,在知青点门前场地上摆了二大桌饭菜,为我们7个新知青举办了隆重的欢迎仪式。
席前,各级领导分别讲话,对我们新知青的到来,既表示热烈欢迎,又提出殷切期望;老知青们表示在今后的生产生活中,将与我们同甘共苦、风雨同舟。接着,我们这些新知青纷纷发言,表达了虚心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扎根农村干革命、广阔天地炼红心的誓言和决心。凭着初踏社会的满腔热情和憧憬,在互致勉励、相互祝酒声中,我不知不觉多喝了几杯,尝到了人生第一次醉酒的滋味。
农科所仅有社员及知青20人,除了我们14个知青外,还有所长、副所长及负责再教育的贫下中农等6人。全所有旱水田80余亩,担负着全大队6个小队的科技良种推广培育任务。也就是说,知青人数占全所总人数的70%,80余亩土地基本要靠知青去耕耘、去劳作。
新知青们不会干农活,贫下中农及老知青就手把手地教我们。下乡的第二天,老所长亲自带领我们全体知青到黄豆地里除草。刚接触干农活,新知青无所适从,老所长告诉我们,双手一前一后握锄,双腿一前一后拉开,身子稍前倾,有草锄草,无草松土。豆根旁的杂草不太好锄,要用手拔起来,抖掉泥巴后散放到身后锄过的地方。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把草根锄起来,所谓斩草除根就是这个道理。所长边说边做示范,我学着所长的动作样子,小心翼翼地锄起草来。可是,尽管我认真学着所长的样子朝前锄,可锄头就是不听使唤,不是将豆苗锄掉了,就是没将杂草锄净。再看看其他知青锄过的地方,情况和我差不多,有的甚至比我还糟糕。所长在检查质量时没有马上责备,而是肯定成绩、指出不足,要我们增强信心,多加实践。在所长的鼓励下,我们重拾信心,认真操作,经过半天的实践练习,大伙基本掌握了锄草要领,质量和速度明显提高,初次体验了劳动的艰辛与快乐。
我们所处的那个时代,生活单调、文娱缺乏,除白天参加生产劳动外,到了晩上便感觉枯燥乏味,时光难以消遣。没办法,我们10几个知青只好常常坐在月光下,各自施展自已的才艺,男生拉二胡、吹笛子,女生吹口琴、弹吉他,大家欢声笑语、载歌载舞、吹拉弹唱、自娱自乐,以此消除疲困,打发休闲时光,让大家暂时忘记了思恋之苦。就是在那里,我慢慢学会了弹吉他,但由于30多年没有再弹,当年的一点弹技早已忘的一干二净。
下乡三个月以后,大队按照公社统一布署,筹备成立群二大队文艺宣传队。于是,抽调我们农科所知青6人、第二、六小队武汉知青4人、本大队青年文艺骨干5人,成立了以知青为骨干力量的大队文艺宣传队,计划用二到三个月的时间集中排练和汇演,我有幸成为宣传队成员之一。在集中排练中,宣传队由一名武汉知青为总导,排练了舞蹈、独唱、相声、小品、三句半等节目,尤以歌舞剧《长征组歌》节目最为出色,成为宣传队的压台戏。宣传队在参加公社文艺汇演、外工建设工地慰问及本大队演出中,深受观众群众的喜爱。为此,我们大队文艺宣传队还得到好几块优秀节目奖牌哩!
岁月如痕,岁月如歌。在知青集体生活的日子里,有欢乐、有痛苦、有甜蜜、有忧伤,可谓酸甜苦辣咸,各种滋味都有。我们知青小组是一个大家庭式的战斗集体,毎天除了和所里的社员群众一同干农活外,还要自已烧火做饭,自已解决吃饭问题。于是,我们采取2人一组、男女搭配的办法,每组烧饭一周,到期轮换。这样,男生主要承担挑水、劈柴、择菜、佐火,女生主要承担站灶做饭、烹菜、洗碗、清洁等事情,大家分工不分家,相互配合,虽苦犹乐。只是,知青们的炊事技艺不尽一致,除了时常吃到生饭、糊饭外,偶尔还出现饭菜做少了,大伙吃不饱的现象。后来,再遇到饭菜不够时,男生们就干些恶作剧,就是对着饭菜盆子,看似无意、实则有意地打几个大喷嚏,女生们看着恶心,食欲大打折扣,只好极不情愿地端碗离开。至此,男生们个个笑逐颜开,落个开心自在,尽情享用。当然,这种恶作剧只是偶尔用几次,用多了,便遭到女生的集体抗议。
在农村这个广阔天地里,我们和贫下中农一道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经历了风吹雨打,留下了青春足迹。作为农民的一员,我也在长期的摸爬滚打实践中逐步学会了一些农活技巧,如栽秧、割麦、间苗、打药、治虫、摸芽、整枝、摘花、犁田、耙地、赶车、打场、挖沟、排水等等,哪里有农活,哪里就有我们知青的身影,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把式。当然,干会这些农活,也不是一帆风顺的,是苦涩与艰辛的磨炼,是血水与泪水的浇灌。一次,我耙完一块旱地收工上路时,天已黄昏,带着一天的疲劳,我站在木耙上赶牛回家,谁知我刚一扬起牛鞭,水牛便疯了似地朝前狂奔,一不留神,我的右脚掉进了耙空里,被牛拖着飞跑。我一边紧紧拽住缰绳,一边紧急发号施令,“吁……吁……”,木耙在被水牛拖行了七、八米远后慢慢停了下来,我抽出右脚一看,脚上部位被刮了一大块皮肉,殷红的鲜血不断流淌,不一会还鼓起了一个大包来,真是疼痛难忍。我赶紧脱下衬衣紧紧包扎,将牛、耙交由他人赶回,并在知青伙伴的搀扶下,一瘸一拐地慢慢走到大队医务室包扎伤口、打点滴。想想当时的情景,真是百感交集、不寒而栗。
欢乐的时光易逝,痛苦的日子难熬。随着时间的推移,昔日同吃同住的知青伙伴,通过各种关系和途径,有的招工、有的病返、有的升入大中专院校,剩下的知青虽然心烦意乱,却也只能在艰辛中寻找欢乐,在苦涩中翘首以待,期待着暖春时刻的早日到来。1978年5月,我们农科所知青已先后走了7人,还有7人继续值守。这时,大队决定撤掉农科所,将第二小队武汉知青合并到第六小队知青点,将我们原农科所剩余7名知青安插到第二小队插队生活。
到达第二小队落户后,一切听从队长安排。什么大田锄草、栽秧割麦、打场卖粮、外工建设等,农民能干的事,我们知青照样能干。不同的是,在一段激情燃烧之后,初来时的热情渐渐消退,取而代之的是身在曹营心在汉,不是装病请假,就是消极怠工,还时常干些偷鸡摸狗的事情来,令人啼笑皆非。在第二小队,虽然知青人员少,但个个已心灰意懒,出工不出力,导致我们的生活更加艰苦,有时十天半月也看不到一点荤。为了改善生活,我们几个男生时常半夜出发,收鳝鱼、钓青蛙、摘瓜果等,凯旋归来后,男女知青是连夜忙活,剌鱼剐蛙、下锅烹制、尽情享用、不亦乐乎!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三年的知青生活结束了。1979年8月,带着无限的感慨,带着丝丝眷念,我离开了那片曾经生活战斗过一千多个日日夜夜的广阔天地,走上了新的工作岗位。当年,历史赋予我们“知识青年”称号,广阔天地留下了我们的青春足迹;我们经历了无数的痛苦,我们流下了心酸的泪水。但更重要的是,我们见证了那段历史岁月,赢得了宝贵的精神财富,我无怨无悔,终身难忘。





群二农科所七六届下放知青合影留念 摄于1976年8月




  • 回复201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粉丝 26

2018-09-03

粉丝 1

2018-09-02

粉丝 1

2018-09-02

粉丝 23

2018-08-27

粉丝 26

2015-10-16

粉丝 0

2015-10-16

粉丝 26

2015-09-27

粉丝 3

2015-09-27

粉丝 26

2015-09-27

粉丝 3

2015-09-27

粉丝 26

2015-09-23

粉丝 26

2015-09-23

粉丝 3

2015-09-23

粉丝 0

2015-09-23

粉丝 26

2015-09-18

粉丝 26

2015-03-24

粉丝 26

2015-03-24

粉丝 0

2015-03-24

粉丝 1

2015-03-24

粉丝 26

2015-03-23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