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连载《变色花》(169楼更新 第十章 雪上加霜)

发表于 2015-11-03    阅读2.5万  文学


http://i13.tietuku.com/7a2280f81f404e6e.gif内容简介
她,如同一株变色花,随着时世的变化而不断变化。 她复杂的人生见证了中国100年的历史,她传奇的经历书写了一本大百科全书。 人生的悲欢离合,感情的爱恨恩仇,世事的神秘莫测,时代的风云变幻…… 血与火的交融,爱与恨的交织,恩与仇的交叉,生与死的交替…… 万种风情,诸多境景,一一尽显文中。欲尽其详,请君展卷:

http://i13.tietuku.com/607e4654f4130eae.gif
http://i13.tietuku.com/607e4654f4130eae.gif


第一章
怪女俊男

“呜呜……” 一阵寒号鸟般哀婉凄清的啼哭,哭得三楚昊天夕阳颓然醉落,哭得古城长空晚霞黯然伤神,哭得樠木山头树林悚然萧瑟,哭得汉江水面波涛惨然呜咽! 新秋暮色,笼罩古城,紧邻江东的钟祥县城郊樠木山,一位少女泪流满面,沿着崎岖山道匆匆上行。 少女时值碧玉年华,生得眉清目秀,苗条身材。皮肤忒白,给人那种鲜嫩豆腐的感觉。只是打扮有点怪兮兮的:眼下正是夏末秋初,暑气如蒸,热得山林中的知了不停地叫喊:“热呀,热呀……”然而她不仅穿着一件白色长布衫,并且用一块白土布将头发包得严严实实,一副为死人戴孝的模样。 她边走边哭,双手时而伸到脸上揩泪水,时而伸到脑上挠头皮,然后,在两只袖头上擦一擦,弄得包头白布和衣袖粘满黄色和红色的秽物,斑斑驳驳,不堪目睹。 一阵山风将少女细若游丝的嘤嘤哀啼声,吹进一个从上向下行走的小伙子耳里。 小伙子生得俊眉朗目,中等身材,举止儒雅斯文。只是皮肤黑黝黝的,不晓得是天生的还是被太阳晒的,反正看到那样子,很容易让人联想起挖煤的矿工。 他的衣着很普通,短衣长裤,草帽草鞋,后背上揹着一只大竹篓,篓内装满了种种树篼枝叶,花草果实。 小伙子埋头赶路,行色匆匆,听到哭声,赶紧停下脚步,抬首举目,远眺近觅,搜寻哭声传来的方位。 他的目光终于在半山腰的一个乱坟岗内捕捉到了那位哭泣的少女,不觉疑窦顿生:黄昏将至,鸟雀归林,一个少女哭着跑进阴森森的墓地干什么? 须臾,只见少女走到一处陵墓旁边的一株松树前,将一根绳子扔过树丫,在上面打个绳套,就地找到一块长石条竖立起来,然后,站上石条,脑袋伸进绳套里…… 小伙子瞬间明白了:啊,这个女伢子要寻绝路。 “喂,小妹妹,你不能死!”他高声惊叫着抬腿飞跑,直奔少女上吊的大树。 这功夫,少女一脚蹬倒长石条,身体腾空,命悬一线。 小伙子气喘吁吁地跑上前抱住少女,解开绳套,将她救下来,平放在地上,右手伸到她的鼻子前探摸了一下,发现已无气息,急忙进行紧急施救。 他以一个骑马裆之势,跨步蹲到少女面前,伸出双掌按住她的胸脯,上下起伏,很有节奏地进行按压,姿势极其专业,动作非常熟练,反复做了几遍,见没有反响,即毫不犹豫地猛低下头,用自己的嘴合上少女的嘴,口对口地吐纳,进行人工呼吸。 终于,听到少女的喉头“咕隆”一声响,鼻眼里呼出了一大口浊气:“啊……” 小伙子如释重负,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他用手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抬腿站到一旁,深情地看着少女,憨笑着说:“呵呵,我总算把你救活哒。” 少女缓缓地睁开双目,看着小伙子,悠悠地吸口气,红红的眼珠里,露出些许幽怨:“大哥,你何必救我?” 小伙子忽闪着大眼,眼里洋溢出关爱的暖流:“小妹妹,你为恁子要轻生嘞?” “反正我不想活哒,让你看看吧,我不死,活着有什么意思?”少女泪水往外涌出,抬手扯下包着头顶的白布帕,露出脑袋。 “啊!”小伙子凝眸看去,禁不住一声惊叹,愕然张大嘴巴,好半天未能闭合。 少女的脑袋上长满了粟粒大小的红斑,有的表面出现银白色鳞屑,有的融合成片,可见白灰色的斑块,有的皮肤突出,鳞屑也比较厚,有的是小脓包已经开始糜烂,皮损处毛发与厚积的鳞屑干燥紧缩在一起形成束状,形状如同毛笔头…… 少女问:“大哥,你看清楚了没?” “哦,”小伙子从惊愕中猛省,忙说:“我看清楚哒,你这是头癣啊!” 少女语调怆然地:“哼,说得好听是头癣,说难听就是癞子。一个女癞子!我的天啊,人生几十年,你叫我活到怎么见人咧!再说句不怕丑的话,一个女癞子,找个好婆家都很难,除非歪锅对歪灶,找个瘸子、瞎子、哑巴过一辈子,这且不说,这种病蛮惹人,将来老公惹上哒,养的儿女惹上哒,一家男女老少全是癞子,那是什么样的鬼日子?叫人想都不敢想!人嘛,迟死早死,反正是个死,不如早死早撇脱!” “哈哈……”小伙子闻言仰天大笑。 少女被笑得气恼交加,呼地坐起身,眼里喷火,口中吐剑:“笑!笑!笑你妈的胯子!不就是个女癞子唦?笑人前,落人后,不是我咒你,说不定你的老婆日后也会变成个癞子婆娘的!” “什么?我老婆!?哈哈……我还没定亲呢,哪来的癞子婆娘啊!哈哈……” 少女霍然一个鲤鱼打挺之势,站起身,恨恨地斥责道:“你还笑?有什么好笑的?哼,我晓得你是不会讨个女癞子做老婆的。可是你晓得吗,本姑娘原本一表人材,人送雅号‘赛西施’。三个月前才惹上这种病。说不定你讨个老婆开始是好好的,过不了多久也会惹上这种病。所以啊,我劝你不要笑得太早哒!” 小伙子报以宽厚一笑,用抱屈的口吻回道:“嘿嘿,小妹妹,好歹我也救了你一命,你知恩不报,怎么反倒诅咒我呀?” 少女毫不领情,埋怨道:“救我?分明是害我哟!你晓得吗,今天是六月十九,是大慈大悲的观音菩萨父亲不让她学佛,命人活活烧死她跳火坑的忌日!我尽身上所有的钱买了香烛,特地到吉祥寺拜过观音菩萨,准备死了投奔她早升仙界的!” 小伙子笑脸收敛,露出满面严肃:“呵,小妹妹,人死不能复生。这世上哪有什么神哪仙哪?你这条命啊,我决意救定哒,随我回去吧。” “随你回去!?”少女先是一愣,随即“格格”连笑几声,面部毫无羞涩,满含讥讽地问,“大哥,你该不是看上了我这个女癞子,想把我救回去当老婆吧?” 霎时,小伙子脸如泼血,满面绯红,尴尬之余,猛一咬牙:“只要你答应不再寻短见,并非没得那个可能!” 少女双眸诧异地盯着他:“哎,我的大哥,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啊!你长得这样清爽,敢说这句话,真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好,我答应你不再寻短见,你娶我吧!” 小伙子被她这一军将得乐了:“呵呵,看样子我真得讨个女癞子当老婆了,你这张嘴啊,真是乌鸦嘴,说的破口话,立马见效,灵验得很嘞!” “喂,强扭的瓜不甜。后悔尚来得及,你若是不愿意,还是让我自寻短见吧。”少女嘟起充满性感的厚唇,顶了一句,伸手又去抓挂在树上的绳索。 小伙子拽住她的手臂:“喂喂!你搞什么子?我说了不愿意吗?走,快随我回去。” 少女猛地甩开他:“慢点,慢点!这婚姻大事,需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这样稀哩糊涂地带我回去,你父母反对怎么办?”
欲知后事,请登42楼阅读 第二章 变色奇花

  • 回复211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粉丝 2

2018-06-11

粉丝 1

2017-09-23

粉丝 1

2016-09-25

粉丝 1

2016-09-14

粉丝 10

2016-09-12

粉丝 10

2016-09-12

粉丝 1

2016-09-10

粉丝 41

2016-01-08

粉丝 41

2015-11-25

粉丝 1

2015-11-25

粉丝 2

2015-11-24

粉丝 41

2015-11-24

粉丝 41

2015-11-24

粉丝 3

2015-11-24

粉丝 2

2015-11-24

粉丝 41

2015-11-21

粉丝 41

2015-11-21

粉丝 0

2015-11-21

粉丝 139

2015-11-19

粉丝 41

2015-11-19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