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存的记忆-----红英公路段

发表于 2016-11-21    阅读5760  流金
残存的记忆-----红英公路段

其实,对于鬼怪的事,从小就有说法,似乎都与我无干。在河南老家,房屋的西墙边就是坟墓,只是平整了。隔四五十米远,相当于房屋的西山墙前后各一座坟墓,说是曹仲山的两位小老婆,丘着的,靠北的砖垮了,寿木裸露着,夏秋的夜间,磷火闪闪的。大人们夜晚坐着闲聊,也说着大陆神和背篓神的故事。这些距我都很遥远。可是,有一件事却使我感到了他的存在。
330的那座桥发生的事很多,我也亲历一件。
现在这个位置叫新村。原来这里从北向南过来过了桥的公路的东边是330,西边的地空着,是我们称之为鹅脖子的耕地,后来建了红英公路段。没过桥的东边是152的耕地,路的西边是窑和不小的一大片坟墓。乱草萋萋的。
1980年2月,我从荆州财校毕业分到大柴湖。腊月二十六报道,跟着单位过完会餐,要回家,本家姐夫哥告诫我说是现在社会乱,要走大路。这是我在荆州所没有感到过的。我没管这些,还是从小路回了家。那段岁月,我是结余单位和家庭之间,如意往返。单位配了自行车,到了1981年的夏天,晚上的时候,我是在单位无聊了就往家赶,在家蚊子咬了,就再返回单位。走的路,就要经过330的这个桥。
一连几个晚上,我总是在深夜一二点之间从家往单位赶,过了这座桥,路西的沟里总是呼呼的风声不断。呼----,呼-----,呼------
我也总是一直打着车铃,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的通过。
反正什么也没看见,也不觉得有什么只是觉得头发直立着,眉毛竖着。
是黄鼠狼追我?大蟒蛇?又没刮风,也没下雨,月光如水。
我终于恼火了起来。
这晚,经过这里,依然是呼呼的响,我依然打着铃铛。可是这个声音追了我很久。前几天,大概很快就没有感觉到他的存在了,可是今晚过了鹅脖子了,就是现在高速桥洞那个位置,那个声音还在响着。怎么了?欺负我?
妈的,什么东西!
我来了个急刹车,把车子往路边一扎,跳下沟里,高叫一声,“什么东西,老子看看!”
可是沿着路沟想北望去,芳草萋萋,文文静静,什么也没有。
我站了一会儿,没有什么觉得不妥的,就骑上自行车到单位去了。
从这以后,我无论什么时间,经过这里,再也没有发生过这个奇怪的事了。

  • 回复10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东坪村民 最后回复于 01-03 19:00

粉丝 887

2016-11-22

粉丝 525

2016-11-22

粉丝 350

2016-11-23

粉丝 525

2016-11-23

粉丝 210

2016-11-23

粉丝 1318

2016-11-23

粉丝 350

2016-11-24

粉丝 887

2016-11-28

粉丝 525

2017-05-23

粉丝 525

01-03 19:00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