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页面

原创:一双陆军鞋

发表于2017-04-27   阅读1.1万  教育





父亲有一双陆军鞋,一双半旧不新的正品陆军鞋。
他象宝贝一样收藏着,并对我说,这双陆军鞋要作为传家宝,世世代代传下去。
说起这双陆军鞋的来历,父亲给我讲了一个刻骨铭心终身难忘的感人故事。
那是1961年寒假的一天上午,寒风乍起,乌蒙蒙的空中,飘起了片片雪花,不一会儿,地上铺上了一层洁白的雪毯。
时年十二岁的父亲兴冲冲地走出大门,准备去约几个相好的少年伙伴到雪地中玩打雪仗的游戏。
一阵寒风扑面而来,给了父亲一个非常冷酷的拥抱,父亲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大大的寒战,他跺了跺脚,张开嘴巴呵了一口气,忍不住自言自语道:“啊,好冷……”
不经意间,父亲的目光落在大门口旁边大树蔸下堆着的一大堆木炭上。
父亲蓦然想到:啊,下雪了,气候冷,镇上的一些国家单位可能需要木炭生火烤,前几日天晴时刚好烧出了一窑上好的栎柴炭,如果乘此机会,挑一担去镇上卖掉,不是可以挣点学费吗?
嗯,这个主意不错。
父亲失去了约少年伙伴玩打雪仗游戏的兴趣,回身归家,拿出一担竹篓,出门走到大树下,装满了一担木炭,挑着上路去镇上。
我家距离镇上有十五里,全是崎岖山路,沿途经过珠树垴、余家山垴、皮家垴等三个大山垴,坡多路窄,平时行走都艰难,现在遇上下雪,行走更是难上加难!
坐在家里是等不到别人送钱上门的,要挣钱,就得吃苦,赚的就是辛苦钱啊。
父亲挑着近百斤木炭,尽管一路上迈出每一步都很小心,但怕鬼偏遇鬼上门!行至余家山垴下坡时,因为积雪盖路,一脚踩滑,连人带炭一起,翻到了山坡底下。
造孽,活该倒霉啊,父亲的右脚掌不偏不倚,恰恰落在一根被人砍走竹竿留下的尖桩上……
竹尖从脚板戳进,从脚背扎出,被捅穿透过,痛得父亲差点儿昏迷晕倒。
父亲咬紧牙关,举目四望,希望能有人来搭救。
旷野空寂,雪雾迷茫,路无人迹,父亲的希望如肥皂泡一般破灭。
痛不可忍,苦不堪言,父亲只能自救。
顽强的意志令父亲忍住剧烈的痛楚,用双手抱住右大腿,咬紧牙关,猛一使劲,野蛮地将右脚掌从竹尖里拔出来,霎时,鲜血如水,激喷而出……
父亲将破棉袄撕开,扯出一团棉花,撕下棉袄外的一条补疤,将脚包扎起来。
寒冷的雪天,父亲的额头却冷汗淋漓,坐在雪地上,孤零零的,其情也惨,其境也哀。想一想啊,与父亲同龄的孩子,有父母锺爱,哪个会在这寒天冷冻的时候,挑着一担木炭,冒着风雪,走着山路,去挣学费呢?
这一路上,父亲连走路的成年人都未看见一个,更别说孩子了。
唯有父亲一人啊!谁叫父亲天生命苦呢!
去镇上的路程已经走了整整一半,父亲是应该继续前进?还是应该原路返回呢?
前进吗,这脚伤得可不轻,能坚持挑着木炭走路吗?
退回吗?照样有一个脚伤挑着木炭坚持走路的问题。
两个和尚扶尼姑,左难(男)右也难(男)啊!
不管前进还是后退,散落的木炭必须一一捡回装进炭篓,那一支一支的木炭,从上山砍柴到挖窑烧炭,全是父亲辛勤汗水的结晶,哪能轻易丢弃呢!
父亲歇了一会儿,待脚上的疼痛感觉略轻了一些的时候,他匍匐在地,爬着捡起了散落的木炭,装进了炭篓。
父亲想:前进和后退,路程一样,担子一样,挑回家,木炭仍是木炭放着,挑上镇,木炭能变钱交学费,经过权衡利弊,决定还是去镇上。
又歇了一会儿,父亲咬牙挑起木炭,一踮一跛,一脚一个血印,慢慢上路。
父亲在冰雪中举步维艰,走走停停,歇歇行行,坚持走了大约半里路,忽听到背后传来一个亲切温和的男中音呼唤:“小鬼,请等一下。”
父亲赶忙回头,看见一个穿黄军装揹黄背包的中年人,高桃的身材,瘦长的面颊,神采奕奕,目光炯炯,样子象军人却未佩戴帽徽领章,应该是个退伍军人。
那人抢步上前,将手撑的油布伞遮到父亲头上,同时关切地问:“你的左脚受伤了?快停下来,让我看看你的伤口,好吗?”
不知怎么的,父亲突然喉头一哽,强忍住欲奔的热泪,说:“叔叔,谢谢您关心,我的脚只是擦破了一点皮,没得事。”
“你一脚一个血印,怎么没得事?——啊,天寒雪冻的,你怎么打着赤脚呢?”
那人不容分说地夺下了父亲肩上的担子,放在路旁,两眼望着父亲,充满期待。
父亲不忍骗他,喃喃答道:“我无爷无娘,一个人单过,从五岁起就没穿过鞋子,无论春夏秋冬,我一直打赤脚走路,赤脚打习惯了的,所以说没得事。”
“噢?!”那人一把搂住父亲,紧紧地揽进怀里,声音颤抖着说,“小鬼,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了?是哪个村的人?在哪个学校读书?今天挑炭去哪里?”
看得出那人是个好人。既然人家如此关心,父亲当然要一一如实相告。
那人听完父亲的回答,想了想,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叠纸币递给父亲,说:“正好,我家里就要买木炭,你这担木炭我买了,我给你十元钱吧。”
“不不!”父亲连忙缩手,将脑袋摆得像货郎鼓,“一担木炭哪里值得这么多钱啊!”
那人强行将钱塞进父亲手里:“多余的钱是我送你交学费的,你一定得收下。”
父亲实在拗不过他,只好收下了。
那人说父亲的脚受了重伤,雪天走山路很困难,硬是解下自己的背包,和炭篓一起放在路边(那时社会风气好,路不拾遗),坚持背起父亲,走了七八里路,一直送到离村半里的珠树垴山脚下,他才返回……
父亲呆呆地站在那里,泪眼模糊地看着他一步一步地离去。
那人没走多远,忽然停下来,大声说:“小鬼,忘了告诉你,我叫何文时,刚从部队转业回来,日后遇到困难,可以到……找我!”
名字父亲是清晰地记住了,但那人说的地名却被一阵凛冽的寒风掩盖,父亲没听清。
这是父亲一生最大的遗憾!
事情到此并未完结。
直到父亲回家时才发现,可能是何老师在与他分手之时,乘父亲情感激动没注意,他悄悄脱下了脚穿的陆军鞋,暗暗套在父亲已经冻得麻木无知觉的双脚上……
父亲仿佛看到何老师打着赤脚,在寒天雪地中,一步一步地行走的英姿……
父亲泪崩了!父亲心碎了!父亲……
由此可见,这双陆军鞋存在的意义,已经远远不是用纯文字能表达清楚的了!
  • 回复25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粉丝 2

2018-01-29

粉丝 2

2018-01-06

粉丝 2

2017-12-06

粉丝 2

2017-12-06

粉丝 2

2017-12-06

粉丝 2

2017-12-06

粉丝 3

2017-11-27

粉丝 2

2017-11-27

粉丝 1

2017-09-28

粉丝 0

2017-06-25

粉丝 0

2017-06-12

粉丝 18

2017-06-12

粉丝 2

2017-06-08

粉丝 2

2017-05-26

粉丝 1

2017-05-25

粉丝 2

2017-05-18

粉丝 3

2017-05-18

粉丝 2

2017-05-13

粉丝 1

2017-05-11

粉丝 2

2017-05-01
正在努力加载...

选择了1篇帖子

您确定要删除选择的主题吗?

选择了1篇回复

您确定要删除选择的回复吗?

选择了1篇帖子

选择了1篇帖子

置顶    

选择了1篇主题

选择了1篇帖子

高亮    

选择了1篇帖子

选择移动了1篇帖子

目标板块:   

选择了1篇帖子

分类:   

选择了1篇帖子

选择了1篇帖子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