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页面

残存的记忆-----大字报

发表于2017-06-04   阅读5718  流金
残存的记忆-----大字报
似乎一进一四班的大门,就被各种报纸吸引着。摞得高高的,许多桌子上都是。同学们都去抢着拿,摊开来,就在上面写大字。一问,才知道要反击右倾翻案风。我也拿起来就写,怎么写的,写的什么,完全没了记忆。也不知道贴在哪里,总之没有这个事。
真正对大字报产生深刻印象的是范纯炎老师的大字报。
学校搞了个文艺演出,晚上搞的,有个节目,是个双簧戏。什么内容,我也没这个记忆,那个时候我也不大关注。不久,就有老师同学在学校办公室东山墙上讨论这个戏。那也不是我关心的东西。
可是有一天,同学们说范老师参加讨论了,正在写大字报。
我就也往范老师住室赶。他住在办公室东北角那个树林北门那栋房子的东边第二个寝室。门朝南开,面对那个树林。
我一步跨进去,老师刚好写完一张大红纸,一位同学拿起就朝门外跑。我看着老师那飞龙如流水的笔触,很快也就满满一张大红纸。我也是拿起来就跑。
出门向东几步,就向北跑,转弯向西,转弯再向南,就到了办公室东山墙。
哇,从北向南上面一排六张大红纸,下面一排已经贴了一张。我紧接着贴第二张。同学们的第三张也已经到了。
我后退一步,看看老师写的什么。题目是《我们的文艺究竟是为什么人的?》。
我从头往下看下去,竟然看完了这篇文章。一共十二张大红纸。
老师写得流利,我也看得畅快。这个讨论大概也因此了结了。
也许,就因为如此,我买了一张大白纸,开始练字,在这张大白纸上,我先用钢笔练习,再用淡墨水练习,最后用墨汁练习。这张大白纸竟然陪我一个学期。
是该谢谢老师呢?还是该谢谢这张大白纸?
  • 回复27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2018-01-15
2018-01-14
2018-01-13
2018-01-12
2017-10-21
2017-10-09
2017-10-08
2017-10-08
2017-06-13
2017-06-08
2017-06-05
2017-06-05
2017-06-05
2017-06-05
2017-06-05
2017-06-05
2017-06-05
2017-06-05
2017-06-05
2017-06-05
正在努力加载...

选择了1篇帖子

您确定要删除选择的主题吗?

选择了1篇回复

您确定要删除选择的回复吗?

选择了1篇帖子

选择了1篇帖子

置顶    

选择了1篇主题

选择了1篇帖子

高亮    

选择了1篇帖子

选择移动了1篇帖子

目标板块:   

选择了1篇帖子

分类:   

选择了1篇帖子

选择了1篇帖子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