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悲情小说:丑丫

发表于 2017-06-15    阅读3.6万  教育







“呜哇!” 一声尖厉的婴儿啼哭声拔地而起,一发不止。 “呜哇!呜哇!呜哇……” 婴啼惨烈,绵亘不断;哭声悲摧,激越腾空。 黎明中的浓浓雾霾被无情地撕破,马路上的阵阵喧啸被冷酷地压抑。 少妇黄连坐在蛇皮袋上,紧靠车站广场垃圾桶,头发蓬乱,泪眼婆娑,眼皮红肿得象鱼泡,听到婴儿哭声,一个激灵跃身而起,身体摇摇晃晃,眼看要摔倒。 她双手一把抓住垃圾桶,将胸口贴住垃圾桶,勉强站住了。 “呜哇!” 婴啼声从垃圾桶中突冒而出,她浑身猝然一抖,惊叫出声:“啊,宝宝,我的宝宝……你在摇窝里睡醒了,饿了吗?莫哭,莫哭,妈妈来喂奶给你吃!” 她双手伸进垃圾桶,抱出一个包裹着的婴儿,左手紧搂入怀,右手解开袄扣,掏出胀鼓鼓的奶头,一把塞进小嘴大张的婴儿口里,婴啼声嘎然而止。 身穿长大衣的王少德快步走到黄连面前,说:“快跟我进站,马上要开车了。” 黄连声音嘶哑地答道:“哦,宝宝饿了,我正在喂奶哩!” 王少德一愣:“宝宝?哪个宝宝?!” 黄连答:“当然是我的宝宝啊!” 王少德弯腰下去,撩起大衣下摆,似乎是系了一下鞋带,然后起身将头凑近黄连怀中看了一眼,立即失声叫道:“嗨!这哪是你的宝宝啊?猴子脸,老鼠眼,猫儿鼻,兔儿唇——纯粹一个动物组合的活宝丑八怪!” 黄连垂眸一览怀中的宝宝,不觉惊骇相加:“啊,这是怎么回事?!” 她双手猝然松开,怀抱的婴儿又落入垃圾桶内。 “呜哇!呜哇!呜哇……” 婴啼声再度突起,凄厉之势更甚于前,一声接一声,迅速向四周扩散。 王少德一把捏住黄连的手臂,拽起就跑:“走,我们赶快进站上车!” “你们不能走!”一位头发斑白的大妈迎头挡住了去路。 王少德被迫止步,抬眼盯着大妈,诧异地问:“我们为什么不能走?” “哼!”大妈冷笑一声,折身从垃圾桶中抱起婴儿,用手拍着呵哄了两声,婴儿不哭了,随即送到王少德面前:“要走也行,必须把你们的宝宝抱走。” 王少德翻个白眼,连连后退,反问道:“我们的宝宝?哪个说的?!” 大妈手指转向黄连:“她说的?” 王少德将目光转向黄连,疑惑地:“嗯?!是你说的?” 黄连表情呆滞,目光茫然:“我……” 大妈见她吞吞吐吐的样子,以警告的语气说:“你莫想心思骗我啊!我长年在这里摆摊卖甘蔗,刚才婴儿哭的时候,我亲眼见你站在垃圾桶前抱着婴儿,亲耳听你哄她说:‘啊,宝宝,我的宝宝……你饿了吗?莫哭,莫哭,妈妈来喂奶给你吃!’” 这时,大妈背后走出一个左手杵着一根甘蔗,右手牵着一个男孩的大汉,扯开洪钟大嗓,接口说:“没错!我刚才正在摊前给我儿子买甘蔗,我也确实听见这少妇说是她的宝宝。” “是的,没错,我也听到了……”一位旅客在一旁补充佐证。 王少德急了:“你们肯定听错了,这宝宝真的不是……” “你收起吧!”大妈抢过话头,极其自信地说,“我耳不聋,眼不花,打雷能听清人说话,蚊虫飞过识公母,绝对错不了。这个宝宝肯定是你们的!” 王少德无可奈何地一把将黄连推到大妈面前:“好,你不听我说,听她自己跟你说,这宝宝是不是她的?” 大妈一挥手,一犟脖:“说什么呀?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这婴儿生得丑,又是兔儿唇,肯定是个女婴,你们嫌弃她,想趁车站人多杂乱,扔掉她,对吗?” 王少德又急了:“不对!我……” 大妈仍不给他申辩的机会,又打断他的话头:“当然不对!弃婴是违法犯罪行为!我要报警,让110来带你们夫妻去询问处理。” 大妈掏出手机就拨电话。 王少德更是急得面红耳赤,赶紧放开黄连的手臂,反手一把夺过大妈的手机,说:“大妈,您真的是误会了,我俩不是夫妻。” 大妈一愣:“什么,你俩不是夫妻,噢,非婚生育!非婚生育也不能弃婴呀!” 王少德急得直跺脚:“大妈,您莫乱说啊!她既不是我老婆,也不是我对象!” 大妈眼中露出狐疑的目光:“不是老婆?也不是对象?——噢,我明白了,是情人!是二奶?还是小三?” 王少德连连摆头:“不是,不是,都不是!” 大妈有点懵了:“都不是,那是什么?” 王少德道:“她是我的婶娘,我是她的侄子。” “啊?! ” 这一次,不仅仅是大妈,就连不知在什么时候渐渐过来围观凑热闹的人都同时发出了一声惊叹。 买甘蔗的大汉上前一步,面对王少德破口大骂:“好你个狗儿禽兽不如的浑蛋,竟然干出这种乱伦的龌龊勾当,还搞出私生子和弃婴的丑事来了,老子揍死你……” 大汉扬起手中的甘蔗棒子,照着王少德的脑袋砸过去。 大妈一把挡住大汉的手,没让甘蔗棒砸下去:“莫忙,莫忙,等我再问问看。” 大汉气呼呼地:“对这号人,问那么清楚干什么,先让他尝点苦头再说。” 大妈摆出一副秉公执法的派头:“他们错我们不能错,不能糊涂官断糊涂案,事情当然要问清楚才行。” 王少德狼狈不堪地双手抱头说:“对对对!问清楚,要问清楚!” 大妈点点头:“那好,小伙子,请你如实回答我,你今年多大年纪了!” “二十一岁。” “你婶娘呢?” “二十四岁。” “你叔叔呢?” “我父亲是独生子,没有叔叔。” “没有叔叔?这就怪了,没有叔叔,哪来婶娘呢?” “哦,我和她不是亲婶侄,是同一个村子同一宗族的堂婶侄。” “哦,难怪我觉得你这婶侄年龄差有点不对劲呢。不过,虽然不是直系亲属,但毕竟是晚辈和长辈的关系,婶侄私通,这话好说不好听啊!” 王少德急忙申辩:“大妈,我和她没有不正常的关系。” 围观者中有人争相插言: “私生子都有了,关系正常吗?” “关系正常,为什么要弃婴?” “关系正常,婶侄俩为什么要私奔?” …… 王少德扫视一眼周围黑鸦鸦的人群,惶急无措:“哎哟,我真是百口莫辩啊!这弃婴确实不是我们的,我们也不是要私奔。唉,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看来我是秀才碰到兵,有理说不清了。” 大妈不乐意了:“喂,小伙子,这话可不对了,只有说不清的感情,没有说不清的道理。大妈今天就斗胆来为你作这个主,有什么话尽管说,说清楚了放你走。” “对,对,对,说清楚了放你走。”围观人群中传来一片附和声。 王少德看看四周,只好实话实说:“事情是这样的,我婶娘上个月刚刚生了孩子,她老公上山采药材时失足悬崖,不幸身亡,刚刚安葬了。” “啊?!”在场所有的人异口同声发出一声惊叹。 王少德接着说:“前天,我婶娘满月,因为宝宝太小,出门不方便,昨天她把婴儿放在我家,我是村民组长,专门陪同她来保险公司办理意外伤害理陪的。” 大妈:“她把宝宝丢在你家,昨天就应该赶回去呀,不然,宝宝要吃奶怎么办?” 王少德叹口气:“唉,她心里的确是记挂着宝宝,想当天赶回家的。可办完事没赶上班车,她不肯住旅馆,昨晚在候车室坐了一夜。刚才我去购票,她在这里等我,丧夫之痛加上她心里记挂放在家里的婴儿,可能一时急昏了头,错认宝宝了。” 大妈将信将疑地:“啊,竟有这样的事啊!不过,空口无凭,请你出示一下保险公司理陪结果的文件给大家看看,以证明你们的清白吧!” “行,行!”王少德连忙点头,回首对黄连说,“你快拿文件给大家看吧。” “哎。”黄连精神恍惚地应了一声,朝地上看了看:“咦,我装文件的袋子呢?我刚才还坐在上面的……” “哼!”大妈冷笑一声抱着婴儿走上前,声色俱厉地说:“你们不要再自作聪明表演骗人的鬼把戏了!说吧,是乖乖地承认错误,把这个宝宝抱回家,一家人好好过日子呢?还是让我报警请110带你们去审查,最后落个弃婴罪判刑呢?” 王少德先是一愣,随即眼珠儿骨碌碌地转了几转,然后说:“哦,我们认错,我们认错,我们马上把宝宝抱回家,一家人好好过日子。谢谢,谢谢大妈开恩……” 王少德向大妈深深地鞠上一躬,双手从大妈手中抱过婴儿,转身塞进黄连怀里,然后拽着黄连边走边耳语道:“快抱好宝宝,你现在什么也莫问,一切听我的……”

  • 回复322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粉丝 1

2018-11-12

粉丝 2

2018-11-07

粉丝 30

2018-01-04

粉丝 30

2017-11-19

粉丝 2

2017-11-19

粉丝 30

2017-11-18

粉丝 30

2017-11-18

粉丝 30

2017-11-18

粉丝 1

2017-09-27

粉丝 1

2017-09-27

粉丝 2

2017-09-21

粉丝 1

2017-09-20

粉丝 2

2017-09-11

粉丝 2

2017-08-24

粉丝 2

2017-08-12

粉丝 0

2017-08-09

粉丝 2

2017-07-23

粉丝 2

2017-07-14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选择了1篇帖子

您确定要删除选择的主题吗?

选择了1篇回复

您确定要删除选择的回复吗?

选择了1篇帖子

选择了1篇帖子

选择了1篇帖子

置顶    

选择了1篇主题

选择了1篇帖子

高亮    

选择了1篇帖子

选择移动了1篇帖子

目标板块:   

选择了1篇帖子

分类:   

选择了1篇帖子

选择了1篇帖子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