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页面

残存的记忆---在东坪(零分)

发表于2017-09-10   阅读2977  流金
残存的记忆---在东坪(零分)

我的第一任老师叫马华梅,是位十分认真的女教师。
我对于写字恐怕认真的时候不多,以至于到现在我的字都拿不出手。刚上学的时候,我写的字大人们说像个拳头那么大,丑死了。我看看我的同伴写的字,比如我们一个地方的几个女同学,她们写的字娟秀可爱,小小的放在格子里,怎么看怎么舒服。我的字呢?一个格子不够,大大的突出到其它的格子里,使得我的写字格本放在那里显得杂乱无章。我也觉得不好看,就研究人家是怎么写的。我发现,这些女孩子在写字的时候都把铅笔头削得尖尖的,再慢慢地写。于是乎,我也慢慢地削我的铅笔,也是削得尖尖的,可是我一下笔,那尖尖的笔头就断了,气得我只拍桌子。我生了许多办法,想和写得好的比一下,可是几天过去了,还是我的那个老样子。
我冥思苦想,终于想出了极好的办法来。我用小刀,把我的铅笔削得尖尖的,然后,慢慢的,轻轻的,在田字格的每一个格子的中间,点上一个点,而且排列得整整齐齐。我把本子和我的小朋友交流,我炫耀自己比她们的字还要小,还要秀气。她们看了哈哈大笑。我不管这些,就把自己的作业交了上去。这个时候,我的那个马老师不知道因为什么没有教我们,是杨清善老师批改的我的作业。发下来我一看,还不错,半对,60分。过了几天,马老师回来了,我的作业发了下来,我一看,吓了一跳,一个鲜红的大叉叉大得让人畏惧,在那个大叉叉的下面写了个大大的“0”字,接着是个等号。我知道是我错了,我再也没有做这样的无为的事了。
这个大大的红叉叉和那个大大的鲜红色的“0”疙瘩,看着我走到现在。
谨以此献给我的老师们!


附注:


这位老师没在我们这个村教书了,大人们说她嫁了人,搬迁到荆门去了。
后来,我也当了我们这个大队的民办教师。马营的华国和南凹的华信成了我的同事。说起这件事华信认为是他的姐姐,叫马华云,说是我记错了。也许吧。说了这位老师的人生轨迹,华国说是他的姐姐。可是他说不记得那个时候在雁行教过书啊。
但是不管怎么说,老师是值得记住的。
  • 回复9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2018-09-10
2017-10-30
2017-10-29
2017-09-10
2017-09-10
2017-09-10
2017-09-10
2017-09-10
2017-09-10
正在努力加载...

选择了1篇帖子

您确定要删除选择的主题吗?

选择了1篇回复

您确定要删除选择的回复吗?

选择了1篇帖子

选择了1篇帖子

置顶    

选择了1篇主题

选择了1篇帖子

高亮    

选择了1篇帖子

选择移动了1篇帖子

目标板块:   

选择了1篇帖子

分类:   

选择了1篇帖子

选择了1篇帖子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