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樠木山.大雪》

发表于 2017-11-29    阅读7457  文学
忘记了二十四个节气,不是什么有伤大雅的事情。
对许多人来说,那些东西可有可无。
只是这冬的第一场雨,来得那么突然,充斥着君临天下的威严:你任性,我不管,透彻骨血的寒冷,必须无处不在!
许久以来,没来由地,有一种幸福感爆棚的感觉,至于如何获得这样的一种美妙的感受,却没有心思去追根溯源。
一直徜徉于秋日暖洋洋的扉迷之中,便感觉整个世界,都是在按照自己的意愿,缓缓前行,所有的美好,皆可以存在那个秋。
其实,远不是那回事儿,季节的更替,哪是你随心所欲便可以阻止的。
到了需要你觉醒的时刻,冷到你鼻涕横流的时候,那么,加条秋裤吧,如果你实在不堪忍受这份冬雨的凌辱,再添上一条毛裤,亦无可厚非。在这乐趣难觅的时光里面,何苦为难自己。
对于冬季的到来,对于寒冷的光临,真的没有半点准备。
对待那些未知却必然会发生的事情,精心准备一场,结局又如何,还不是你陪着岁月四处闲逛?
还是更喜欢野外,路边那些花花草草,知名的,无名的,面对寒冻,坦然相向,大不了褪尽绿装,藏根黄土,老子一岁一枯荣,待到明年春光烂漫时,又是一条好花好草!
冷,来得恰到好处。
朋友从南方归来,他就喜欢干这种知难而上的事情,或者说,他抗揍性异于常人。
三个人,一个骚公鸡火锅,外加一碟油炸花生米,,。
抖抖索索走进小餐馆,虽然,已经穿上了那件弥漫着羊腥味的黑色皮衣,这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来来往往的人群,无不臃肿不堪。
主角当然是牛栏山二锅头,这是唯一,我们敢于抵御酷暑严寒的利器。
漫无天际的扯淡,肆无忌惮的吹牛皮,忘乎所以的对饮。
慢慢地,有了些许的热度,室外呼啸的风雨,便成了下酒的佐料。
有什么好侃的呢?
说说政治吧,有意思的事情,都被伟大的人物抢先做了,剩下的残汤剩羹,都是一些亘古不变,尔虞我诈的狗血剧情,我等无根之萍,实在不好厚脸皮去妄作评论。
说说经济吧,沉思半晌,倒是想起一个笑话:俩二货打赌,甲说:我挣的钱,你都烧不完。乙当即掏出打火机:有本事,你试试?
甲掏出一枚一元面值的硬币........
朋友聊得热火朝天,忘乎所以,激扬文字,粪土万户侯。
我偷空子眯了一觉。
没办法,具备了这种处乱不惊和睁眼说瞎话的本事,想低调,只能选择睡觉。
终于还是还是聊起来文化来,钟祥人在一起,不聊楚文化,不聊明文化,算什么聊天?
我睡醒来,酒意渐消,一阵冷意袭来,脱口而出:大寒!
他们没有否定我,宽容的笑着,看着我,把剩下的老白干一饮而尽。
难怪冷得如此离奇,回家之后,我查了一下农历。
才发现,我距离古老的传承文化,差了七天的学习时间。
  • 回复9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粉丝 16

2018-07-27

粉丝 16

2018-07-27

粉丝 3

2018-06-22

粉丝 16

2018-06-15

粉丝 4

2018-03-05

粉丝 32

2017-12-11

粉丝 3

2017-12-08

粉丝 16

2017-12-06

粉丝 45

2017-11-30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