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页面

家庭人物志:小坏货

发表于2018-01-12   阅读4460  流金







我娘说我是个“小坏货”! 我关在娘肚子时就是一个“小坏货”,没等怀胎十月关押期满,便提前越狱外逃。以至于父母们什么准备工作都没做好,被我的突然袭击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在娘肚子内不老实,离开娘体后更是变本加厉。 我娘见我张开小嘴咂得吧哒吧哒的响,感到蛮奇怪,两眼望着我,用地道的四川话问:“毛毛,你这是做啥子嘛?是说话嗦?你说的啥子,我哪么一个字也听不懂呢?” 刚刚给我娘清洗处理完毕,在一旁收拾医疗器械的医生忍不住噗哧一笑,用纯正的武汉话说:“你这当姆妈的真有意思,这么小的毛毛会说话吗?他是想吃东西呢!” 我娘愕然地:“哪么?这样小的毛毛就想吃东西,我给他吃啥子嘛?” 医生提起收拾好的出诊箱,回答说:“刚出生的毛毛,么事也不需要喂,但你可以把奶头喂进他嘴里让他反复吸吮,让他训练和熟悉吸吮动作,毛毛头一次进食应先喂少量的温热白开水,三四小时后可以喂点稀释的奶粉。你休息吧,我走了。” 我大爷让勤务兵常遂叔送医生走了,他回头对从湖南来到家中来的客人洪太太说:“今天幸亏你在这里,帮了我家的大忙,回头我一定让毛毛的爷好好感谢你。不好意思,我还要麻烦你今晚继续帮忙照护我弟媳和小毛毛,天一亮我马上去请保姆来,保证不耽误你赶车。” 洪太太忙打着湖南腔,说:“大哥嗯朗莫客气,遇上咯样的喜事,也是我的运气,托嗯朗的福呢!帮忙做点事谈不上感谢啊!再说,大哥照护弟媳确有不便,万一嗯朗一时请不到保姆,我就留在咯里照顾周太太,推迟几日走也是要得的喽。嗯朗放心,咯里就交给我哒。” 我大爷连连点头:“嗯,既然洪太太这么说,我就放心拜托你了。晚安!” 我大爷带着我哥还有勤务兵常遂叔回各自的住处休息去了。 大概是我的小嘴巴吧咂了这么长时间没有人理我吧,我忽然“哇”地哭出声来。 洪太太在一旁让我娘赶紧将奶头喂进我嘴里,我的哭声马上停止了。 我含着我娘的奶头,狠狠地吸吮了两口,什么也没有吸到,当即将奶头吐出口——竟然骗我!这是娘做的事吗?我张大小嘴,委屈得“哇哇”乱哭乱叫,手脚乱弹,竟把医生给我包裹的浴巾弹掉了,小鸡鸡雄赳赳气昂昂地挺身而出…… 我的哭叫声如同小唢呐,音域又尖又高,这可能与我娘学戏练过嗓音有关,将基因遗传给了我,让我天生一副出类拔萃的好嗓门,以至于后来我也进入梨园,成为剧团男一号,文革中演过革命样板戏《红灯记》的李玉和、《沙家浜》的刁德一…… 我娘虽然爱听戏,当时却对我那绝无优美旋律可言的哭叫腔调感到难以欣赏。 我娘没明白我到底想干什么,一时间慌了手脚,一边为我扎浴巾,一边忙不迭地问:“毛毛,你哪么啦!你哪么啦……” 洪太太到底是过来人,有经验,忙说:“我看咯伢崽是肚子饿哒,嗯的奶水还冇来,他冇得吃的,所以哭。莫急,按医生交待的,我先弄点温开水给他喝下看。” 我娘急得毫无主意,忙说:“要得,要得,麻烦你快点弄温开水来喂他。” 洪太太很快弄来温开水,很小心地用小汤匙一点一滴地喂进我嘴里。 这水如同灵丹妙药,我一喝就不哭不叫了。 我娘一颗悬着的心刚刚回复,耳边听得我屁股下“咕噜”一声响,她不由自主地伸手一摸,啊呀,黏糊糊滑腻腻的,赶紧缩手一看,娘耶,全是颜色墨绿黏稠的胎粪,糊满了她的手和我的屁股。虽然没有臭味,看上去却也觉得恶心欲呕。 洪太太赶紧选了我大爷拿来的一件棉布内衣撕成布片,分别将我屁股和我娘手上的胎粪擦拭干净了,又倒来清水进行清洗。 洗完我的屁股,还没来得及重新包裹,我又“哇哇哇”乱哭乱叫,拳打脚踢了。 我娘气急交加,火了:“小坏货!我喊你小祖宗好不好?你哪么又闹起来了嘛?” 洪太太连忙劝道:“周太太,嗯莫急。嗯刚刚生产,急不得的,当心大出血就要命了。嗯冇看见毛毛屙了很多巴巴吗?看样子是他的肚子屙空了,还要吃东西。” 我娘余怒未息,忿忿地说:“还要吃,还要吃,难不成是个饿痨鬼投胎的啊?” 洪太太以奇怪的目光瞅了我娘一眼,脸色有点儿难看地说:“耶,周太太,嗯再急再生气,也不能这样说一个小毛毛啊!毛毛饿了要吃东西,这很正常嘛!” 我娘似乎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立即转换为较平和的语气说:“我没得奶水,他总是要吃,没得吃的就又哭又闹,让你也为难,我着急呀!” 洪太太说:“奶水迟早总会来的,我再给毛毛喂点温开水,先缓解燃眉之急吧! ” 果然,洪太太又弄些温开水喂我喝了之后,我又不哭叫了。 就这样,只要我一哭叫,洪太太就给我喂水,总算熬到了天亮。 健壮的洪太太被折腾得精疲力竭,产后的我娘更是被折腾得奄奄一息。 幸亏,我大爷一大清早就吩咐常遂叔买来了鸡蛋和红糖,让食堂的炊事员马德华帮忙煮好送来给我娘吃了,我娘吃完即呼呼大睡了一觉,醒来才觉精神好转。 我大爷听洪太太说毛毛要吃奶粉,立即亲自出门,不知在哪里搞到一斤广州产的生隆昌牌奶粉,拿回请洪太太冲给我喝,他仄身又亲自出门找保姆去了。 有了奶粉,我吃饱喝足,不再哭闹了,也可能是折腾得太疲劳,静静地睡了。 运气不错,我大爷很快从外面请回了一个年轻的保姆,让她照护我娘俩。 我大爷简单地写了一封信,交给洪太太带往河南驻马店火车站派出所转给我爷,说我娘给他生了崽,叫他赶快回来。 早餐后,我大爷命常遂叔送洪太太搭火车走了。 请来的保姆是汉阳县蔡甸人,三十多岁,因夫妻不和才出来帮人的。 中午,保姆下了一碗面条,端到床头给我娘吃,面条汤红彤彤的,颜色蛮好看,闻到的味道香喷喷的,立即勾起了我娘的食欲,她端起碗,用筷子挑起来就吃。 面条入口打了个转,我娘就“噗”的一声给喷吐出来了。 保姆愕然地看着她,惊问:“周太太,么回事?” 我娘咂咂嘴,满脸挂满疑问:“这面条哪么是甜的?甜得腻人哈!” 保姆面色释然地答:“噢,按我们汉阳的风俗,产妇都是吃红糖煮面条的呀!” 我娘不解地望着她:“产妇吃红糖煮面条,为啥子嘛?” 保姆解释说:“产妇吃不得大油,不能吃猪肉,因为流血多,所以要吃红糖补血;面条是软食好消化,便于身体吸收;临产身体伤了元气,能帮你尽快恢复元气。” 我娘无语了。食堂里尽是普通蔬菜,没有办法,只好咬着牙吃红糖煮面条,一天几顿,吃了几天时间,习惯了,反而觉得蛮有味道了。 只是我娘一直没有奶水,偏偏我这个饿痨鬼投胎的小坏货食量大得惊人,一斤奶粉不到三天就吃完了,婴儿不吃娘奶,又担心会于身体发育不利,得想办法催奶。 当时,我爷在平汉铁路警务处临汉段第九分段河南驻马店车站派出所任所长。 适值共产党刘(伯承)邓(小平)大军在正阳雷岗、王庄一带与国民党军队进行决战,强渡汝河,挺进大别山。同时,共产党陈(庚)谢(富治)兵团沿平汉路南下,在遂平和西平之间的祝王寨歼灭国民党第五兵团司令部和整编第三师万余人,俘虏国军参谋长以下八千多人。 解放军大军压境,国民党盘踞的驻马店一线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我爷收到我大爷请洪太太带去的信,知道我娘生子,当然很高兴,立即向上司请假,但因战事紧未获批准,他回不了,只得托人从火车上带了九只老母鸡到汉口给我娘补身体。 保姆立即杀鸡煨汤给我娘吃喝,真是神效,鸡汤入我娘的口,很快变成了奶水,我终于吃到了娘奶。 一个月中,保姆变着花样烹调老母鸡,或蒸或焖或煨汤,另外在食堂搭配些新鲜小菜。我娘吃完了九只老母鸡,奶水盈盈,满足了我这个饿痨鬼的需求。 本来,我娘怀孕期间,也给我做了些小衣服,由于不会裁,做得大的大,小的小,袖子细,裤褪粗,将就给我穿上身,样子像个马戏团的小丑。幸好时值七月,汉口天气很热,有时我娘干脆不给我穿衣,不是用条浴巾包着就是赤条条的裸体。 我娘觉得我长得蛮有意思:圆嘟嘟的脸蛋像陕西红苹果,水灵灵的眼珠像新疆黑葡萄,嫩鲜鲜的嘴唇像大连樱桃,白嫩嫩的四肢像沙湖莲藕,真是天生的吃货!所以,我娘看得高兴的时候,总要抱起我狠狠地亲个够,大有一口将我吞下的气势。 我娘很喜欢将我放在我爷那张行军床上躺着,她觉得我最逗人喜欢的是只要醒着,眼睛就睁得大大的,两只黑宝珠一般的眼球总是滴溜溜地转动,灵活地东张西望,这里那里,好像觉得周围的一切都很新奇,看得津津有味,显得聪明活泼。我时而甜蜜蜜地格格出声傻笑,时而吧咂吧咂地吮吸手指,样子最逗人喜爱。我今天能当作家,恐怕与幼时就注意认真观察生活有关,原始的生活知识积累起步早啊! 当然,也有最让我娘头痛的:那就是我若哭起来就恶躁得狠,犹如孟姜女哭长城,大有不哭倒长城誓不罢休之势。而且嗓门大,声调高,敢情武汉三镇都能听到。难怪我后来进入剧团嗓门那么好,看来是从摇窝里就开始吊嗓子,童子功练得绝。 因为饭量大,吃的都是奶水,所以尿特别多,一天屙尿无数次。我屙尿象少林武术高手打镖,一镖打出来高达数尺,最后全部“镖”在地上,而行军床上不见点滴,绝技堪比名著《水浒传》中的没羽箭张清,可见我的基本功是多么的扎实。 童心未泯的我娘看我屙尿打镖打得蛮有味,就拿个杯子去接我的尿,样子很像茶艺表演中的长嘴壶筛茶,由远而近一条U字形弧线,哗哗作响,一直到我屙完。 一天,我娘没注意,脚下一滑,身体一歪,惊得她张口惊叫:“啊——”没想到,我的尿柱偏离了她手中的杯子,不偏不倚,一下冲进她的嘴里…… 可我娘并不生气,反而觉着有趣,觉得自己十七岁就当娘生崽蛮好玩的。 元代名医朱震亨医案中有这样的记载:“童子尿降火甚速。常见一位老妇人,年逾八十,貌似四十。询其故……人教服人尿。四十余年矣,且老健无他病……” 以此看来,我娘今年高寿已达八十八岁,不知是否与当年误饮童子尿有关? 据常遂叔若干年后告诉我:那时我哥天智正在棉花工会附小读六年级,他特别喜欢我这个小弟弟,每天放学回来,书包没放,便要跑来逗我玩。 有一天,我哥让我骑马夹骑在脖子上,没防我将一泡尿从他的领口屙进去,顺着胸口一直流到裤裆里,惹得常遂叔还以为是我哥自己尿裤裆了,连忙提醒我哥去换裤子。 我哥被冤枉,急忙叫屈:“哪是我尿裤子了,是弟弟屙的,这个小坏货!” 常遂叔并不认可,说:“弟弟是小坏货?那你这哥就是大坏货!他屙的尿怎么钻进你的裤裆里了呢?你把他给我扛,他要是把尿也屙进我的裤裆里了,我就信你。” 我哥跳进黄河洗不清,只好将我从脖子上放下来,交给常遂叔扛到自己脖子上。 不一会儿,我哥换好裤子出来,一见常遂叔,两眼盯了片刻,忽然吃吃笑起来。 常遂叔被笑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连声问道:“你笑么呢?你笑么呢?” 我哥忍住笑,说:“常遂叔,您刚才不是笑我尿裤裆吗?现在看看你自家吧……” 常遂叔低头看看自己的裤子,说:“我的裤子干崩崩的,有么呢好看的?” 我哥扮个怪相,说:“我没说叫你看裤子啊,你伸手摸摸自己的背看看吧!” 常遂叔便伸手去摸背,这一摸不打紧,稀稀的摸了一手,收回放到眼前一看,惊讶的问:“咦,我背上哪来的蒸鸡蛋啊?” 我哥忍俊不禁,“哈哈哈”一阵大笑,笑得弯腰驼背,眼泪都流出来了。我哥笑着说:“那是蒸鸡蛋?送给你吃,你吃不吃?” 常遂叔忽然醒悟过来:“啊,我明白了,这是你老弟屙的巴巴,对不对,嗨,这个小毛毛,么样尽干这种淘气事,真是个小坏货!” 这一来,不仅是我哥,连在场的我娘,对面邻居卓先生夫妇和他们的三个小孩,还有食堂炊事员马德华等人全都一齐发出了开心的大笑声…… 我这个小坏货,给大家添了不少麻烦,也给大家带来了不少欢乐。 欢乐的日子过了没多久,保姆的老公从汉川蔡甸找上门来了,要接她老婆回家。经我大爷好说歹说,保姆才坚持做到我满月这天,结清工钱走了。 没有保姆了,一切必须由我娘自力更生。我娘没有经验,照护我照护不好。 仅以照护我吃为例吧:随着我一天天长大,食量也一天天增加,我娘的奶水喂不饱我了,只好让我大爷再给我买来奶粉,可我娘不是把奶粉冲稀了,就是把奶粉喂烫了…… 奶粉冲稀了不管饿,我管不了多久又要吃,她又得去冲;奶粉喂烫了,我被烫得哭叫连天…… 我娘天生脾气暴躁,搞得不好,火冒三丈,气没地方撒,就拿我当出气筒。虽然看在我年幼,没出手打,火起来却如河东狮吼,吓得我无力抗争,只有哭闹嚎啕。 幸亏对面住着一位卓先生,他的太太卓嫂子生有三个小孩,富有育儿经验。我大爷便出面与卓先生交涉,诚请卓太太给予帮助。 卓先生夫妇一商量,很爽快地答应了我大爷的邀请。 于是,此后卓太太天天主动来帮助我娘,从喂养婴儿到生活点滴,从头开始,手把手地给我娘当义务教师。 在卓嫂子的耐心帮助下,我娘才慢慢地学会做一些事务,我娘一直很感激她。 我娘盼星星盼月亮,一直企盼着我爷早日回到汉口来,以减轻她的负担。 然而,我爷一直没有回来,几次带信来说河南战事很紧,上司不准假。 直到两个月之后,我爷才带信给我娘,说驻马店的战事已经平息,让我娘带我去河南。 于是,我娘带着我高高兴兴地乘火车前往河南驻马店。 万万没有想到,我爷第一次见到我,就送给了我一个非常奇特的见面礼!
  • 回复24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2018-01-31
2018-01-26
2018-01-26
2018-01-24
2018-01-23
2018-01-23
2018-01-23
2018-01-23
2018-01-23
2018-01-23
2018-01-23
2018-01-16
2018-01-16
2018-01-15
2018-01-14
2018-01-14
2018-01-12
2018-01-12
2018-01-12
2018-01-12
正在努力加载...

选择了1篇帖子

您确定要删除选择的主题吗?

选择了1篇回复

您确定要删除选择的回复吗?

选择了1篇帖子

选择了1篇帖子

置顶    

选择了1篇主题

选择了1篇帖子

高亮    

选择了1篇帖子

选择移动了1篇帖子

目标板块:   

选择了1篇帖子

分类:   

选择了1篇帖子

选择了1篇帖子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