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存的记忆-----陈振华

发表于 2018-01-25    阅读4674  流金
残存的记忆-----陈振华

2018年元月24日,席卷钟祥的第二次雪如期而至。
今日醒来,觉得亮了,就烧开水。啪嗒一响火着了,那砰砰的声音随即滚来。接着是呼啦呼啦砰砰的声音不断了头绪。
立刻明白有人铲雪了。
七点。门面上的经营者当然是第一选项。可是不到八点恐怕来也困难。想想上次院子里那雪也就门卫铲了一条路,似乎与单位无干,也就排除了单位那些英雄豪杰们出来铲雪的可能。
我向下看去,只听得见声音,看不见人。想下去,也没那个胆量,恐怕懒惰居多。
上次那场雪孩子们告诫我不要出门,大街上下饺子呢,这次虽没接到告诫,想来依然有效。
那是,那份心情是存在的,那个愿望是存在的!
我在凉台上来回走动,观察着下面的动静。终于明白了,穿着似乎警察衣服,弓着腰,砰砰来自于竖着铁锹的下剁的声音,哗啦来自于铲雪的声音。感觉那是城市管理,或者环卫的同志们。
陈振华就在城市管理局。
认识这位小朋友的时候他还是位高大大的个子,飘飘逸逸的小伙子,一飘逸就到了文集镇,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到了城市管理局。在码头街那个桥的街面整治的时候,那个拆除违规建筑的设备高高大大的,轰鸣着。人们在赞叹着城市的管理,也会影响着一些人的利益。他站在路边,我遇到了他。城管局还有两位姓陈的领导。就我们姓陈的好管事。
也许吧。
路上的声音消失了,向窗外一望,对面楼房门口有一条裸露着地板的路。行人可以安全的通过。
铲雪的同志们继续向北进行着,弓着腰,砰砰的响着,哗啦哗啦的铲着。
我在想,我应该进入他们中去,那里面多一分服装颜色,我们的文明就会多一分自信。
  • 回复26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粉丝 5

2018-02-21

粉丝 33

2018-01-31

粉丝 33

2018-01-31

粉丝 6

2018-01-31

粉丝 17

2018-01-31

粉丝 33

2018-01-31

粉丝 17

2018-01-31

粉丝 17

2018-01-31

粉丝 33

2018-01-30

粉丝 17

2018-01-30

粉丝 13

2018-01-30

粉丝 33

2018-01-29

粉丝 16

2018-01-29

粉丝 33

2018-01-29

粉丝 5

2018-01-28

粉丝 17

2018-01-25

粉丝 33

2018-01-25

粉丝 33

2018-01-25

粉丝 17

2018-01-25

粉丝 33

2018-01-25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