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比周边县,钟祥教育奇葩且任性

发表于 2018-02-10    阅读1.8万  教育
一、早孕的教师养老保险。只要能从老师身上刮钱,他们就理念超前,神经亢奋,09年前他们就强逼老师们缴了一笔保险费,总共差不多过亿吧,可是被“相关部门”弄丢了,或是买零食吃了,如今省里要统筹,他们只好逼老师们补缴,对以前所缴的钱,他们以什么“打入职业年金”,什么“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什么“以13个工资为基数并不等于说要发13个月工资”等令人费解的鬼话吱唔。那么精明的领导们怎么在这件事上失去判断力了呢?面对老师们发贴质问,他们集体失声,装聋作瞎,厚着脸,如玩石,顶风浪。“焦点访谈”都不怕,还怕地方网站?但愿巡视组来了过问一下。二、奇妙的53岁退养。别误会,这是有级别的,级别不够,干到60岁吧你,只有钟祥有吧!这真是一条妙计啊,加速了领导更替,又叫年轻化。退养者,拿着全工资,从事第二职业,日子滋润笑呵呵,感谢组织对我们这些“功臣”的照顾啊,更妙的,位子空出来了,年轻人们不想进步吗?怎么没个启眉动眼?于是逢年过节,人事调整,自下而上的“意思”输送,天知地知,那么多人要求进步,领导也伤脑筋,这些职务叫什么名称呢?三、或明或暗的公司。楚源公司与教育局是父子关系还是情人关系?肥水不流外人田这也可以理解,只是利润归谁了。装备站也是公司吧,各学校被服务得周到啊,学校仓库内堆满的乱七八糟原卦不动的东西就是物证。兰台中学也是个隐形的公司吧,校产、教师都姓“公”,学校“私”在何处?局里傍上或被傍的公司还有几个吧,学校项目资金到帐时,承包者跟踪而至,演戏般的公开招标,装模作样的签字,好玩极了。四、领导老板化。“人一阔,脸就变”,大家发现没有,凡是从教师升上去的领导,相反最爱打压作贱老师,好象这样才能找到心理上的优越感,千万别说老师是同一战壕的战友,对老师不那刻薄也行啊,什么“没有教不好的学生”,什么“为了学生的一切”。当年S局长收了一窝干儿子,傍上了周松青,从那开始,钟祥教育的领导层弥漫着一股傲慢、戾气,他们对上哈巴容,对下金刚目。
  • 回复35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粉丝 4

2018-04-19

粉丝 14

2018-04-12

粉丝 6

2018-04-11

粉丝 3

2018-04-07

粉丝 2

2018-03-29

粉丝 2

2018-03-28
2018-03-28
2018-03-28

粉丝 2

2018-03-28
2018-03-14

粉丝 1

2018-03-05

粉丝 3

2018-03-05

粉丝 2

2018-03-02

粉丝 6

2018-03-02

粉丝 3

2018-02-28

粉丝 2

2018-02-25

粉丝 1

2018-02-21

粉丝 3

2018-02-17

粉丝 3

2018-02-17

粉丝 4

2018-02-16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