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页面

为家乡精神文明建设尽心尽力第五篇《 保护女孩子》三则

发表于2018-05-07   阅读3992  教育


《行进在素质教育的大道上》第五部分为家乡精神文明建设尽心尽力——《我与郢中交谊舞》第五篇
保护女孩子三则
1. 保护卫校女生免受猥亵 距80年代初的第一次“严打”已上十年。90年代初,流氓犯罪活动再次沉滓泛起。这在舞厅中的反映便是猥亵女孩子,诱骗女孩子,甚至企图逼奸女孩子。 由于我是一中的老师,钟祥卫校爱跳舞的上十个女生,在舞厅里总是坐在我的两边——他们把我当作他们的老师和保护人。他们在舞厅遭遇到什么不明白的事,总是问我。 1991年深秋的一天,开场跳舞之前,他们七嘴八舌地对我说:“昨天下半场,一个比您年纪还大的老师,把我抱的多紧。我说,‘聂老师从来不这样。’ 他说,‘解放初我跳舞,他还不知道在哪里。’ 他还说,跳交谊舞就是要胸部贴紧。跳探戈,若在两人的腹部之间放一张纸,一曲跳完,纸不落地。’ ” 我一听,禁不住骂道:“老流氓!本性不改!” 我告诉他们:“文革前他在舞厅很不规矩,受过处分,没想到他六十几岁了,还是这样。你们以后不要和他跳舞。” 别的女孩子早就领教过他那一套,不和他跳舞了。卫校的女生不再和他跳舞,他只有坐冷板凳。这以后,他再也没有进舞厅了。

2. 让xx厂女工免受性侵犯 我不论在哪个舞厅跳舞都是免费,并且可以带一个舞伴。一些交谊舞基础较好而收入不高的青年女工,总是提前在舞厅门口等我带她进去。 91年深秋,文化馆一楼新办了一个舞厅,是我82届的学生吕x 办的。 我跳舞有个自定的规矩:只和跳得最好的女伴跳一曲快三和一曲探戈,其余的曲子,都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某厂青年女工跟我学跳布鲁斯和伦巴已七八天了。我说:“你可以满师了。” 言外之意是不再带她免费跳舞了。她说:“ 您的学生多,我想请您给我介绍一个男朋友。” 这样,我们又跳了几天。 有一天中场休息,她对我说:“有三个男青年请我吃宵夜,可以不?” 我说:“千万不能去!” 于是我叫她领我去见那三个小青年。 我和他们一一握手,掏出香烟发给每人一支。一个个子稍高一点的几乎同时也掏出了香烟:“我的烟好些,抽我的。” 我说:“我跳舞不抽烟,谢谢!” 于是,各人将烟收起。 我说:“这个女孩是我的徒弟,还有半个月满师。今天不能陪你们出去玩,对不起!” 他们说:“我们不知道是您的徒弟,对不起。” 下半场,我打破自己定的规矩,一直陪这个女孩子跳到结束。 我把她送到中医院后门口(她的单位一穿过中医院就到),说:“今天你若跟他们出去,你这一辈子就不好做人了。这三个人很可能是外地流窜作案的流氓。” 又过了几天,我87届的一个未考取大学的学生来跳舞(他父母出资给他开了一个小成衣店)。我将xx介绍给我的学生。他们似乎一见钟情。跳了三天舞便不见了人影。大约半月后,xx又在舞厅门口等我。 在大礼堂门口,她对我说:“他把喜欢我的事告诉了父母。他父母一听说是在舞厅认识的,坚决不同意,说‘舞厅的女人不正派的多。’ 父母逼他马上与我断绝关系。否则就关掉他的成衣店。我们都很伤心,最后只得分手。” 我说:“ 认为‘舞厅的女人不正派’的老人多得很。为了尽快找到男朋友,你以后不能再到舞厅跳舞了,免得再发生恋爱悲剧。” 大约过了三四年,我到文化宫跳舞。一个牵着两岁多女娃的女士热情地喊我“聂老师!”我仔细一看,是xx。她说他三年前结了婚,爱人在加油站打工。 我给她女儿买了一袋点心,便告辞跳舞去了。 此后再未见到xx.。

3. 让xx厂女工免遭流氓团伙蹂躏 1992年秋,我在文化宫二楼舞厅跳舞。xx厂的一个女孩子老盯着我,要我教她跳探戈。这个女孩子相当漂亮,比我略矮一点,只是肩膀略宽一点。在跳画弧后退两步时,一个故意跨入舞池一步的小个子女人 说我的舞伴踩了她的脚,把她的袜子踩烂了。我一看她的脚,皮鞋上没有痕迹,脚颈部的袜子有个绿豆大小的洞,很平整,显然是原来就有的。 我连说了两声“对不起”。 她讲狠,说:“不行!要赔我的袜子!” 我说:“袜子多少钱?我赔。” “不行!她把我的脚踩疼了!” 说完,就给我舞伴一耳光。 因个子小,我的舞伴稍仰了一下头,巴掌扇在肩膀上。 这时,一下子围上来男男女女七八个,男的推攮,女的搧巴掌。我用双手护住舞伴的后脑。巴掌不重,显然是一种威慑。 一个大块头中年男子好像认得我,说: “你走开,小心等会伤着你!” 承包人听说舞厅出了事,从外面赶进来。 我对他说:“赶紧组织人把挨打的女孩救走!要出大事!” 承包人与闹事者的头头谈判。文化宫的工作人员打开办公室的门让女孩进去。过了一会儿又悄悄打开办公室内的套间的门窗,将挨打女孩转移到另一个方向的办公室,过了一会又转移到楼下未开灯的房间。 过了好一会儿,守在办公室外盯住女孩的喽啰,发觉房内没有声音,从门缝往里看,又不见人影。忙向头头耳语汇报。头头见煮熟的鸭子飞了,只好无可奈何的撤兵。 这伙人一闹,跳舞的人便回家了。我一直在小卖部柜台前等消息。 九点半以后,承包人回来了。他向我讲述了掩护女孩脱险的经过,并说工会领导派专人把女孩安全送到xx厂的大门口才回来。承包人说:“据领导提供的情况和分析,闹事的是一个流氓集团。头头叫金三儿。打女孩并不是目的,只是一种威慑。目的是逼女孩出去。女孩如果被拖出文化宫,不是被金三儿强奸,就是被团伙轮奸。 女孩平安脱险,我放了心。 又 过了几天,我在阳春舞厅跳舞。那个挨打的女孩又要我教她跳探戈。我把她带到楼梯转弯处,严肃地说:“那次在文化宫闹事的人不是为了打你,是为了把你逼出去进行糟蹋。你已经被流氓团伙盯上了。今后千万莫再进舞厅。” 她听了我的话,赶紧回厂了。 过了两年,钟祥第二次“严打”。 金三儿、童四两个流氓团伙被一网打尽。金三儿在牢中还口出狂言:“我老子没得血债,总判不倒死刑。我老子一出牢房,一定杀几个人报仇!” 金三儿集团的骨干喽啰,一个个被判徒刑。 金三儿被判死刑,立即执行。


  • 回复4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2018-05-31
2018-05-31
2018-05-31
2018-05-31
正在努力加载...

选择了1篇帖子

您确定要删除选择的主题吗?

选择了1篇回复

您确定要删除选择的回复吗?

选择了1篇帖子

选择了1篇帖子

置顶    

选择了1篇主题

选择了1篇帖子

高亮    

选择了1篇帖子

选择移动了1篇帖子

目标板块:   

选择了1篇帖子

分类:   

选择了1篇帖子

选择了1篇帖子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