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树果子

发表于 2018-05-11    阅读4281  流金
又到了桑树果子成熟的季节。院子里那几棵柳生的小桑树也挂满了果实,一嘟噜一嘟噜的,已渐渐由青变红,由红变黑,尤为让人感到亲切和喜爱。我常常会不由自主地去采上几颗来品尝,味道虽然还是那个味道,但总觉得那果子比我们小时候吃的小了些,也不如拿时候的甜了。
小时候,我们住的都是那种老式的土砖屋,而那些房子也大多都是几十上百年的老屋。那时候也不像现在这经济时代,大家都将房前屋后种上经济作物,打理的井井有条,所以那时候很多家庭,尤其是那些老屋场台子的房前屋后,树木都是自然生长,长有桑树就不足为奇了。且那时候的桑树,不仅树冠高大,其果子也是又大又甜,每当成熟时节,那乌油油的果实,实在是令人垂涎欲滴哟。虽然很多大桑树都生长那些猛恶林子里,人不敢进,只能望果兴叹,但也有些桑树长在田头路边,而这些树就成了我们快乐的源泉。
在我的记忆力,就有那么一棵桑树,它长在湾子最北头那户人家的屋后,紧邻着乡间大路。所谓乡间大路,也就是湾子之间那能走板车的路,那条路也是我们上学的必经之路,所以特别熟悉。
当年那棵树大约有大汤碗粗细,那树虽然被我们爬的有些光滑了,但那暗黄色的老树皮,却也给人以些沧桑之感。那树本就树冠高大,长的是枝繁叶茂,亭亭如华盖。那旧绿色的叶,细而长的枝,叶下那满枝乌油油的果实,使人想忘都难。记得有一对“嘎啷子”夫妇年年都会在那棵树很长的一根横向枝端上安家。它们的窝就向一只碗样嵌在那枝端的树杈上,每当起风时,它们的家便晃晃悠悠的,真让人担心它们的卵或孩子们被抛了出来。那嘎啷子可厉害了。别看它们身材小且苗条,却每当它们繁殖季节,你若从那树下经过,它们准会赶着叨你。别说是人了,即使猫和狗,它们不会放过。
虽然上有天敌,且爬树也很辛苦,却也很难挡住我们的脚步。每当桑树果子成熟的时后,大家都会呼啦啦齐聚树下。男孩子们都会爬上树去,各站一个方位,或一棵接一棵地往嘴了放,或一把几颗地往嘴里噻,只是那桑果柔软。可不敢大把大把的去抓,只能用拇指和食指尖去轻轻的摘取。男孩子们在树上大快朵颐,女孩子们不会爬树,便常常会将筛子等东西放在树下,然后便让我们在树上帮忙摇一摇,便有很多成熟的桑树果子掉下去。像这样的事情大多数男孩子都会干,但也有极少数自私的只顾自己,怕别人讨好的。之所以要用东西接着,那时候我们总会认为落在地下的有毒,不能吃。因为我们那时候吃桑树果子,没有谁会去洗了吃,总认为,洗了,就不甜了。
一晃几十年就过去了,也好多年没吃过桑树果子了。如今桑树果子叫桑葚了,一些有经济头脑的已经开始把它当水果去人工种植了。那人工种植出来的桑树果子,看起来更大更黑亮,只是不知道味道如何?因为总觉得他们本该是野的,若拿钱去买它们吃,心中总过不了那道坎。
  • 回复9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粉丝 16

2018-06-17

粉丝 6

2018-06-17

粉丝 16

2018-06-15

粉丝 16

2018-06-15

粉丝 16

2018-06-15

粉丝 13

2018-05-21

粉丝 2

2018-05-17

粉丝 13

2018-05-15

粉丝 13

2018-05-15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