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显陵纪游

发表于 2018-06-20    阅读5188  文学


明显陵纪游 黄叶斌
三十一年了,我又一次与明显陵重逢相遇。
适值2018年文化和自然遗产日明显陵景区免费开放,我携伴一家三代人前往游览。
六月九日上午九时许,阳光高照,身着夏装也略有灼热感。我与儿子分骑两辆摩托,环绕市郊莫愁湖栈道,十余分钟来到明显陵景区进口处。停好车后,不到四岁的孙女满怀好奇地拉着她父母的手随着人流缓步进入景区。
明显陵,位于湖北钟祥市城东北7.5公里的纯德山,是明世宗嘉靖皇帝朱厚熜的父亲恭睿献皇帝朱祐杬和母亲的合葬墓。该景区1988年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0年11月30日被联合国科教文组织批准列入《世界遗产名录》,2008年4月被国家旅游局批准为AAAA级旅游景区。
面对景区门前的简介与导游图,面对整饬一新、松柏蓊郁、人流如织的景区,我的思绪不禁又回到了三十一年前的往事……
那时,我刚在省城武汉进修两年后,从市一中抽调到市政府文教卫办公室工作。那年二月底,正值春季义务植树造林季节,领导安排我负责协调督办本战线各部门单位的绿化任务,地点就是明显陵景区。那时,该景区内及周边布局还不够完善,荒草萋萋,树木凋零,残垣断壁,几户村民散居于陵区内,零星水旱田点缀其间。我曾经带着五岁的儿子与有关人员一起实地勘察植树区域,划分单位任务。当年2月24日的日记曾简略地记载了此事。
如今,显陵景区大变样了,几经磨难、数次修葺、专业管理、政府重视的陵区面貌令人耳目一新。围陵面积183.15公顷(约合2047亩),被金瓶形的外罗城(3438米,高6.45米,厚1.95米)所环绕,30余处建筑群掩映于山环水抱之中,成为现代人休闲游览之胜地;九曲回环的御河注入莫愁湖,正以见证人的身份向游人诉说着五百年变迁的风雨沧桑;1300多米的龙鳞神道上,两旁对称排列4对文臣武将石像,以及12米高的石华表、石雕雄狮、獬豸、麒麟、骆驼、大象和骏马等共12对,高大威武,栩栩如生,令人纷纷拍照合影;圆形内明塘周长46.3米,塘岸以砖石砌成,池塘左右均立有祭告文碑,游人驻足围观,丰沛清冽的池塘水面如一把硕大的明镜倒影着时代的风云,一群群的红锦鱼在水塘中自由翱翔;祾恩门前的琼花双龙琉璃影壁,虽被明末兵毁、风雨剥蚀得残缺苍老,但其民间工艺的精湛技艺和传统文化的内涵仍释放出其独特的艺术魅力。
顺着城墙的阶梯,健步登上18米高的明楼,进入9.2米纵深的大殿,游人更是摩肩接踵了。凭栏往来路方向俯瞰,一拨拨一群群的人流如溪水般汇集于此。明楼前有一座汉白玉石祭台,台前又树石华表。祭台上面香火缭绕,只见一位老妪正匍匐于香炉前,双手合十,口中喃喃有词,数次叩头,其虔诚的神情仿佛正与神灵对话。烟雾弥漫中,其花白的头发与祈祷的心愿化为一道庇护众生天佑百姓的人间咒语。据说,每年的农历三月三、清明节,这里可是芸芸信徒的必去之地。我想,也许“心诚则灵”的古训是有几分道理的,但是,改变一个人、一个家族的命运,仅仅依靠烧香磕头捐门槛,就能如诳语所愿吗?宗教巫术的信仰力量毕竟是有限的。不然的话,如今那些被曝光下马的“老虎”贪官们,何以在神灵面前屡次失灵呢?
进入明楼中心,一块石碑兀立:在汉白玉须弥宝座上的圣号碑,刻有“大明”和“恭睿献皇帝之陵”字样,几乎占据了楼层的整个空间。原来,这里就是明显陵景区的核心要地了。据载,明朝嘉靖十八年(1539年)二月,嘉靖皇帝南巡湖北钟祥,曾经写下《初阅纯德山喜而自得》五言诗,“茂茂铺茵厚,森森列障长。龙高生意广,虎伏世传昌”,他看到此地环境优美,决定为其父建陵选址由北京的天寿山改为其出生地钟祥纯德山。
明楼后有两座呈哑铃形的陵寝城堡:北城为圆形,南城为椭圆形,其高为5—5.5米,厚2.93米,直径10--12.5米,四周有汉白玉浮雕出水龙头16具。内一封土堆为兴献王与其王妃蒋氏的合葬墓,另外一个封土堆为兴献王墓之旧室,两座墓前均有琉璃照壁一座。两座宝城间连以瑶台,宽16.5米,长40.5米,两旁排列有8具出水龙头。
与游人相互交错于“双茔城”之上,仿佛穿越于明朝那段因“大礼仪”之争而使嘉靖皇帝为其父兴王大动土木修建显陵的岁月。陵墓从正德十四年(1519年)动工,至嘉靖四十五年(1566年),断断续续修建了四十七年。其耗银不计其数,其规模之宏大,建筑之豪华,与南京的孝陵、北京的十三陵不相上下。看到如今游人如织的景象,嘉靖皇帝的父母在地下作何感想呢?从时间来看,历史的评说自有其臧否褒贬之处,历代帝王将相为了身后之名而玩弄权术草菅人命耗尽国库,以求“永垂不朽”之虚名;从空间来看,作为自然文化遗产的文物古迹,集劳动人民智慧和技艺之结晶,无论从建筑力学、建筑美学,还是从旅游建筑学、旅游博物学、旅游宗教学、旅游美学和旅游文学、旅游经济学等方面,都有很高的研究价值和现实意义。这种看似不协调的悖论,在今天的游人看来,不啻是一种旅游文化的最好佐证与延伸,也是一种旅游产业的最好载体与项目。
环顾城上城下,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有神情肃穆而低头沉思者,有嘻嘻哈哈感染他人者,有窃窃私语而枉顾他者,也有父子对话触景生情者,还有一队志愿者扛着队旗推着轮椅为残疾人义务服务者……这些情景,昭示着旅游经济的红火吗?预示着旅游文化的热闹吗?
临近中午了,我们开始撤离显陵景区。此时,遥看高耸朱红的明楼,在阳光照耀下,似乎正把历史盛衰的秘诀宣泄于天下…… ( 写于2018年6月19日 约2100字)
  • 回复6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粉丝 3

2018-08-01

粉丝 16

2018-07-27

粉丝 3

2018-06-22

粉丝 3

2018-06-22

粉丝 2

2018-06-22

粉丝 2

2018-06-20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