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友(准备参加中国梦 钟祥情征文,亲请指点)

发表于 2018-06-21    阅读3631  流金
好 友 透过冷冷的电脑屏幕,我向这照片深处眺望:人们穿着红的、白的、蓝的、黄的还有紫色、绿色的各式衣服,骑着自行车摇曳在夏天的阳光下,斑斓而夺目。近处的是那种木格雕刻有石榴、喜鹊和如意纹样的花窗,仿佛还散发着淡淡的檀香味,窗户旁边的案几上放着一盏清茶,明月般渗透着我的眼睛,透过清冽的茶汤,我发现一半是茶汤,另一半是惆怅。 那年,我读高二,因为一本杂志的机缘和海峡对岸与我同龄的梦梦成了一对笔友。信来信往,不久,我们建立了深厚的友谊。那时候最焦急地莫过于等待了,看着信封象只白色的鸽子,停泊在自己的手上,心中总有种莫名的幸福感。信中有时只言片语,有时长篇累牍大多谈的是我们所在地风土人情,柴米和油盐酱醋之类的话题。偶尔,我傻傻地望着窗外,心想着梦梦长的什么样子,会不会有隔壁班花样婀娜的影子。 有一次,她给我来了封很长的来信。 给我讲述了她的一次梦境:在水天一色,蓝色海洋对岸有个少年摇着一只小船来看她了。深蓝色的夜幕镶嵌着深邃的星光,少年顺手划起,一颗流星从天际拖着长长的尾巴划过,撸着最后一缕星光,一颗硕大的戒指在少年手中呈现。少年准备给她戴上,一霎时她的脸映红了海面。在这激动的一瞬,她醒了。她很后悔没有在梦中见到少年的脸庞。 她坚信,那少年是我。因为在海的对岸,只有我和她有生活上的交集。 我粗心而冒失地给梦梦回了信:应该不是我,因为我不会划船。实际上,那时候的我虽然生长在江南,但是我真的不会划船。请原谅那时候我的年少,对于一个未知问题的仓促直白地回答。好长时间,梦梦没有来信。我接着给她写了三封挂号信,质疑我的诧异,她最后才来信说。没有什么,只是家里地里的菜太多了,忙不过来。梦梦告诉我,她家里有很多的菜地,种着四季豆,豇豆,黄瓜,辣椒,白菜等蔬菜。那些菜地就在海岸的不远处,偶有海风拂来,菜地便会泛起绿色的海浪。踏着海浪,有时候衣襟飘香很让人想起各种各样的味道。随着季节的更替,她的心情也变化着,有时候半是海浪半是影的诗意浪漫,而有时候则是烹焖煎炒汆的现实主义。 可能受彼此来信的述说过多影响,以致我们对双方的城市印象展开了讨论。梦梦认为,我所在的城市红色的灯笼,红色的辣椒,红色的墙,红色的瓦,甚至红色的明显陵。所以,她对我所在的城市印象定位为红色的。我认为她的城市是绿色的,绿色的蔬菜,绿色的水果,绿色的春卷小吃点心,还有绿色的电信。 她说,似乎对又似乎不准确。 我说,是蓝色的,蓝色的天空,蓝色的海洋,蓝色的出租车,还有你的梦也是蓝色的。 她说,似乎也不准确,好像是黑色的。并列举了许多建筑物,马路,舰船等来佐证。 年少好强的我与梦梦执着地争吵起来。记不清是谁首先不回对方的信了,加上我已入高三,繁重的学业缘故,写信交谈的事情就搁浅下来。 是在高考后收到梦梦的来信的。 她说,她嫁人了。还有,为了不让我分心高考她主动在信上和我吵架并终止写信的,希望我能理解当初她的决定。末了,她说她也不知道应该怎样定义她和我的城市是怎么样的个颜色。或许我们亲眼目睹并体验才能有合适的灵感发现。 一晃,十余年过去了。 梦梦的城市,我来了,只不过是在QQ上虚拟来的。梦梦给我发了她所在城市许多的照片,我一张张地看着,听她讲那些图片她在信中给我提到过的地方。而我也拍了我所在的城市的照片通过网络发给她。她说,是我改变了她的观点,我们的城市都不是单一的红或黄,绿或蓝,黑和白,而是七彩的颜色混搭着自然分割着。我不禁想起了一个词:彩虹。我的眼前亦呈现出赤橙黄绿青蓝紫的颜色来。 多年已过,我和梦梦由当初的笔友变化为QQ好友,看着斑驳而有些发黄的书信和此刻晃动的QQ头像,我们感概时光飞逝的同时,也感叹科技的发展与时光同行,远隔千里,却又能感觉到对方近在眼前。 近,实在是太近了,还有什么比这更远的呢?
  • 回复2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粉丝 7

2018-07-12

粉丝 9

2018-07-10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选择了1篇帖子

您确定要删除选择的主题吗?

选择了1篇回复

您确定要删除选择的回复吗?

选择了1篇帖子

选择了1篇帖子

选择了1篇帖子

置顶    

选择了1篇主题

选择了1篇帖子

高亮    

选择了1篇帖子

选择移动了1篇帖子

目标板块:   

选择了1篇帖子

分类:   

选择了1篇帖子

选择了1篇帖子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