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不容易

发表于 2018-07-17    阅读2854  文学


每天都会碰到他,一个1932年出生86岁整的故乡的老人--薛吉才。或在听别人唱歌,或在看别人跳舞。看到我,总是主动招呼,问长问短,似有说不完的话。当广场上歌声歇息、舞友们散去,还时常看到他孑然一身坐在石凳上,呆痴着,或回忆,或思念,或叹息。桔黄色的灯光下,显得那么落寞,似有阵阵凄凉。他知道回去也是空洞洞的墙壁等着他(他说他一个人单过)。
我似乎没看见过他与儿女们同时在广场出现,也没见过他受孙辈们陪伴。他总是一个人出现在广场,或许他们都很忙,或许他们只便于家庭中陪伴。
在回家的路上,我时常想,人活着真不容易!年轻要读书、拼搏,中年要养小顾老,老了,又可能会落单,会出现找个搭理的人都没有的情形。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忍受孤独。特别是像他这样80好几的落单老人,身边的人都走了,子女们顾及不暇,自己干什么都是一个人,只有去热闹的地方来填补心中的空虚与落寂。可是他仍然是闹市中的寂寞人,没有谁搭理他,热闹是别人的。换了我,真不知道是否还想活下去:了无乐趣,没有了温度······
  • 回复2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粉丝 1

2018-07-19

粉丝 4

2018-07-18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