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电影

发表于 2018-07-29    阅读6355  流金
看 电 影
现在写起来,这已经是很久远发生的事了。可那场电影,于我而言,却总是萦绕于我的心头,让我勾起许许多多的陈年往事。 记得是刚读师范时的第一个寒假的某个晚上,我和队里的四、五个读初中时的好伙伴一起跑到洋梓街上的电影院看《永不消失的电波》这部电影。要知道,那时进电影院看电影还是很时髦的娱乐方式。 买票看电影的人很多,不想买票想靠和进去看电影的人也多,加上卖电影票的窗户很小,想要买一张票须得靠挤。 好不容易挤到窗口了,心里不由得激动起来,五毛钱的纸币也早已在手心里捏得尽是汗渍了。可我的个子较矮,两眼看不到卖票的撕票,只好站到脚边的那块极不稳当的石头上去。刚扒到窗户齿,在旁边干和的“油子们”一阵推搡,身子一晃,便向左边歪过去。 然而,我迅速感觉到有人把我抵了一下,这才又扒稳了。扭头一看,嘿,这不是我读小学、初中时的同班同学萍萍吗!瞬时,往日的事像闪电样从心湖掠过。这不是我时常在幼稚的心底涂画得并不清晰却又难于割舍的那个梦么?两年未见了,平日里是多么地想见到她,而今她就在旁边,怎不让人激动呢?可我刚想张口,却又一时语塞起来,涨得通红的脸只有我自己感觉得出来。 “看电影?” “嗯。”柔滑的语音盖住了周边的喧闹。 我马上用左手去掏裤子货包里的一块钱。 “哎——”,她碰了碰我的左手,“给,我有。”便将两块钱举起来给我。 ”买几张?” “一张”。 当然,两张票是连号的且还靠近中心。借着一千瓦的灯泡的亮光瞟了她一眼,啊!这不就是在我懵懂里思念过无数次的那个美丽的姑娘么?可我不敢正眼面对她,尽管心潮澎湃,浑身燥热。我把票和一块五毛钱给了她,俩人就进了电影厅。 电影厅里已坐了许多人,非常吵闹。大家都在磕着从家里带来的南瓜子,谈论着今晚即将上映的影片——《永不消失的电波》。可见,有许多人至少已看过一场了。围坐在放映机周边的男人们,穿着都很讲究,还悠闲的抽着烟,没有一个大声说笑的,言谈举止与其他人很有些不同。陪坐在身边的女的对靠近他们去打招呼的人们显得很是不屑。我猜这些人要么是区里的干部,要么是各单位上的人。国家干部与平头百姓之间的差距是多大啊,我在心里感叹着。 从萍萍的身上不时地有一种特殊的香味传过来,真令我陶醉。几年来,这是第一次和她坐得这样近。我努力克制着自己,生怕说错了话。因为萍萍的家境特别好,她的爸爸就在区里某所工作,也算是半个“街上的人”,加上又天生丽质,平日里从不高声说笑,从我有那种“意识”时起就一直是我仰慕的“女神”。尤其是读了杨沫的《青春之歌》后,我总觉得她就是书中的女主人公林道静的化身,以至于我暗暗地给自己取名为“静”。进入高中时,我就有个模糊的想法,一定要好好学习,力争跳出“农门”,去实现自己的心愿。几经周折,虽离实现自己的理想还差十万八千里,但总算是一个吃“商品粮”的人了(这让我郁闷了大半年,总觉得没什么值得夸耀的资本)。 但随着在师范学习、生活,我的视野也在不断地扩大,许多想法也在不断地受世俗观念的影响,校园里的歌声、书声以及那些缠绵悱恻的交往,更是让自己的价值观悄悄地发生着变化,也渐渐冲淡了我的许多记忆。此时的偶遇,真有些让自己既兴奋又很有些拘谨。面对着她,好多到了嘴巴边的话又努力地咽到肚子里去了,我生怕自己的莽撞亵渎了她的圣洁,但我又有些鄙视自己,觉得现在的自己已是一个很有些心口不一的伪君子了。“你还认识我吗?”声音虽小却很清晰,也许是自己一直在想听她说话吧。我已经意识到,今晚看电影已经是次要的了。我往右扭了下头,发现她仍两眼望着前面,薄薄的嘴唇微微地抿着,粉红的脸上洋溢着笑意。 “怎么不认识?”一阵痛楚痉挛全身。我真想说,你不就是我往日里朝思暮想的------ “我知道你不好回答。”她轻轻地舒了一口气,“唉——我也不该这样问你,别多心啊。”语调柔得让我心碎。 “萍萍,我明白你说的‘认识’的意思。其实,从你转学到我们班后,我们就认识了。读初中时分‘派’,我们还是一‘派’呢,那时,我们几个多要好啊!读高中时,我们虽不在一个班,见了面也很少搭话,那时不是学习很紧张吗?现在好了,我们又坐在一起了,可以尽情地说了”。这时,我才细细地看了她一眼:她扎着两个辫子,辫子的末梢似乎是用碎花布条扎着,甚是协调。额前的头发有些自然的卷曲,把柳叶眉遮得似隐似现。上身似乎是穿着一件很合身的碎花纹的小棉袄,颜色与扎辫子的布条的颜色一样。 她向左边靠了靠,我们挨得更近了,她的呼吸的气息在我颈边萦绕。“如果有一天,我的梦就是现实,那该多好啊——”她说这话时,那种娇弱的喘气声充斥于我全身,令我心醉,也让我心碎,许多奇妙的感觉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来形容的。 “我相信,会有你所想的那一天的——”我已完全被某种情绪所感染,心跳突然加快起来。这不就是我在读高中时就寝前咵白时所描述的情景吗?我不由自主地伸出右胳膊,想将她搂在怀里…… “放映了,放映了!”许多人大声叫喊着。灯光一下子没了,屏幕上出现了配有激昂音乐的闪着光芒的五角星。进电影厅的大门像开了水闸似的,那些没买票的附近“街上的人”“轰隆”一声涌了进来,迅速消失在大厅后面的旮旯角落里。 我一时很慌乱,赶忙把伸出的胳膊缩了回来。她也不自觉地将身子往左边移了移。我用右手摸摸脸,脸上很烫。忽然,我的右手被她的左手紧紧地握了一下,我觉得她的手掌心里润润的滑滑的。抬起右手嗅嗅,我的手背上还有一股淡淡的雪花膏的香味。于是,我满脑子里尽是雪花膏的香味,屏幕上的情节早已让我幻化成充满诗情画意的我和她的故事了。 电影真的是在我不知不觉中结束了。随着人流挤出大门,顿觉有股寒意穿透全身,大脑似乎清醒了许多。我才觉察出自己穿的是这样破的衣服,与她走在一起竟是如此的不协调,我不自觉地与她拉开了几步。
冷月早已升在半空中,地面上全是晃动的人影子。同队的伙伴们早已在约定的地方等我。 他们发现我和萍萍在一起走,颇有些意外。只是她的幺叔看见了我,问我今晚的电影好不好看,我说好看。她的幺叔说不见得吧,肯定还有更好看的吧。 萍萍说她一直在街上做事,一般地,她就在她的爸爸这睡,不回家。于时就有几个原初中的同学说她的命真好,今后不会在农村里天天跟“泥巴老爷”打交道了。 回家的路上,大家几乎是跑着回家的。但仍对电影上的内容展开了激烈地争论。而我却在想:什么时候再与萍萍巧妙地相遇再在一起看一场电影呢? 2018年7月29日申明:文中情节有虚构成分,切莫“按图索骥”。
  • 回复11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粉丝 9

2018-08-13

粉丝 3

2018-08-09

粉丝 3

2018-08-09

粉丝 9

2018-08-08

粉丝 0

2018-07-31

粉丝 109

2018-07-31

粉丝 3

2018-07-30

粉丝 3

2018-07-30

粉丝 19

2018-07-30

粉丝 9

2018-07-30

粉丝 26

2018-07-29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