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存的记忆__尤太新同学

发表于 2018-08-04    阅读5150  流金
残存的记忆__尤太新同学

印象最深刻的是学校大门的那条东西向的路。现在成了学校的后们了,那个时候是大们。并肩出大门,向西走去。还没到建设银行的围墙,我们说着话。想让家里寄三十元钱买块手表,家里怎么样呀,有钱吗?没钱。这个时候不问家里要一工作就不能要了。
这自然是快毕业的时候。同班同学认识自然是那次进班自我介绍会。但是,我只记的我自己的,也已经不很确切了。说是我是河南人,说话听不真。四海皆兄弟,四化献青春。似乎班级弄到班黑版报上了,句子有调整。
大概1979年的夏季,我们在松滋实习,他和我一个小组,至少还有个汪顺标,住在百货公司的二楼上。我们住在一起,三铺床怎么摆记不清了,总之,他们见证了我的提媒婚姻的一段毁灭过程。我家很穷,就很敏感,也很倔强。有可以接触的,自然乐意,可是让到家看看,总商量不拢。于是告诉她,我们是某段路程上的同路人。老师的儿子,也算是提媒的人,写信骂我,本不在意,顺标拿着信封告诉我,这人居心不良!信封的背面写着:此人若不在,校领导可以拆阅转告!
这次松滋实习,我们一行人坐了个面包车,十几个人到了尤太新的老家。一路上欢声笑语 ,特别松滋的同学说了松滋的怪,说是大姑娘背个大烟袋。过了一个坡坡,说是到了,就没有记忆了。
这是位比较年轻的同学,分配在荆门 ,很早就是团委书记了,我依然在我的那个大柴湖供销社。2016年4月1日荆州聚会,依然是圆圆的脸蛋,忽灵灵的眼睛,小嘴巴吧唧吧唧的不停。
尤太新同学生日愉快!




2018年8月4日9时34分于金都二楼那个平台

  • 回复3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粉丝 13

2018-08-08

粉丝 32

2018-08-04

粉丝 59

2018-08-04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