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古城散记》 蒋海波

发表于 2018-08-10    阅读4861  文学
恋上一座城,爱上一个人,生活已然如此,还能怎样?
至少,我们有诗和远方!
对于跋涉山川,饱览祖国各地的名胜,醉酒诗百篇的洒脱惬意,自然是神往不已的。
然而,来一场说走就走就走的旅行,却远非想象中的那般轻而易举。不单只我,大多数朋友相信也会有这种缺憾。
朋友们酒后闲聊,暑期去凤凰古城采风——开创中国乡土文学创作的鼻祖,沈从文先生的故里, 似乎已经是不可逆转的行程,我持模凌两可的态度。
旅游,无非就是在自己有一点闲散的时间,有一点多余的浮财的前提下,换一个不同的环境,领略一个不同的风景,释放一下压抑已久的情绪。
三天两晚的行程,最终还是敲定了。说实话,对于此次旅程,真没有抱多大的期望值。
8月1日报名,8月3日早上7点,钟祥市二十一世纪花园广场聚合上车,满载60人的大巴,坐了58人,也算是满满当当了。
10个小时的车程,除却飞驰的客车,便是窗外慢慢变化的景致。
途经了几个大小城市,千篇一律的城市布局,万变不离其宗的水泥森林,毫无新意。
幸好,车窗外的村野,颇解人意的把稻田,荷花池,棉田,桔园,大江小溪,不停地拉入眼帘,解了一时的寂寞。
一路向着西南,慢慢地,有了小土丘,接着有了小山丘,有了山峰,有了断崖,有了峡谷,我想,我们是进了湘西啦。
临近湘西首府吉首市地界,一连串如莺歌燕语般清脆动人的声音,把我从恹恹欲睡的状态中惊醒过来。
一位淡妆素裹的女孩,明眸皓齿,身材娇小玲珑,满脸笑意盈盈,跟我们打着招呼。
”各位朋友,欢迎来到湘西凤凰古城旅游作客,在这3天两夜的旅程中,我将是你们的全程陪同。”
她稍作停顿,接着又俏皮地说:“我是湘西的妹子,但是,我有着北方人豪爽的性格,希望在接下来的旅程中,大家可以畅所欲言,有什么说什么,有什么问题,我们尽量当面自己解决,要不然,您就算投诉到联合国,最后还是要返回到我这里,朋友们说,是不是?我叫龙雪,你们可以叫我龙阿雅,阿雅在苗语里面的意思,就是阿妹”
坦率的话语,俏皮的开场白,一下子把满车人的目光,聚焦到她的身上。
这个名叫龙雪的苗族妹子,立时成了我们开启愉快凤凰古城之旅的金钥匙。
凤凰古城旅游最近这些年,商业化程度非常高,我们的大巴车在翻山跋岭之后,抵达凤凰县新建的客运站。在这里,龙雪阿雅帮我们集体完成景点购票,入城名单登录一系列的繁琐手续。
该是晚饭的饭点了,来自天南海北的游客太多,古城的街道异常拥挤,短短的两公里路程,耗费了几乎半个小时。
龙雪阿雅是一个非常体恤游客的姑娘,她大声地招呼我们:“坐了一天车,朋友们辛苦了,民以食为天,现在,我们先解决了温饱问题,再开始别的节目,好不好?”
谁敢说不好啊?一个二个都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来到湘西边城,需要品尝的第一美食,自然是当地的特产:血粑鸭。
一块鲜红滑嫩的鸭肉慢慢送入口中,微微的酸味缓缓侵占着舌尖的味蕾,还没有弄明白这酸味的来源何在,一股辣意又涌了上来,这次当然是一目了然了,整个火锅里面洋洋洒洒铺着一层红色的尖辣椒,不辣才怪。
血粑反而不是那么辣,糯米打成的粑粑,有臭豆腐的块头一般大小,看似被胡椒油浸染得红彤彤的,却没有多少辣味。放一块进口中慢慢咀嚼,糯米的沁香,鸭肉的鲜嫩,一股脑儿,尽往喉腔蹿去,这种回味无穷的余韵,可能就是沈从文先生终身都不敢忘却的滋味吧!
可能是饿得太过了反而吃不下多少,一桌子的美味佳肴,反而剩了不少,这反而让我们惭愧不已。
饭罢,临时增加了一个游览节目:湘西民俗风情篝火晚会。
偌大一个民俗风情演艺厅,可以容纳500人左右,座无虚席。演出的节目缤彩纷呈,祝酒歌,狩猎舞,哭嫁歌,猜新娘,湘西独具特色的赶尸文化,乌龙山蛊师文化,让我们目不暇接,乐而忘返。
漫步在夜晚十点凤凰城狭窄的古石板道上,才可以体会到什么是繁华,什么是不夜城。
从民俗演艺厅出来,沿着沱江岸边逆流而上,江面被璀璨的灯光映照得流光溢彩。也有兴致高的游客,在江面泛舟,桨叶击打着水面,一层层五颜六色的波浪,向岸边涌过来,来得匆忙,去得也坦然,连我的鞋面也不曾打湿过。
江两岸,密密麻麻,挨家挨户都是商户特产店,各种包装好的姜糖,血粑鸭琳琅满目。牛角梳,朱砂石磨制的各种手链工艺品,让人目不暇接。已经是深夜11点,狭窄的古街道依然人来人往,用摩肩擦踵,寸步难行来形容亦不为过。有正营业的酒吧,劲爆的dj音乐振耳发聩。
手鼓店,就要安静地多了。大多数是一个或者两个美丽的女孩,娴静地坐在那里,双膝间置一个小手鼓。或是童谣,或是我们耳熟能详的一首流行歌曲,鼓点有节奏的传到耳边,打鼓的姑娘眼神明媚,神情专注,仿若周遭一切的噪杂喧嚣,与她无关,这个世界,只有她自己和手中的小鼓。
回到酒店,仿佛是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
月色如水,微风摇曳着树叶婆娑作响,知了声此起彼伏,我想,这才应该是凤凰古城原本的面貌吧!
吃罢早饭,我们动身前往苗王寨。
苗王寨位于贵州省铜仁市松桃县正大乡,距离凤凰古城三十九公里,约半小时车程。
经过了一段南明长城,没有丝毫的耽搁。它的存在,在它出现的那个时期,必然有特定的意义,今天,它没有列入我们的游览项目。 须臾间到了宽阔整洁的停车场,我们依次下车。一座宏伟厚重的城门霍然映入眼帘,“苗王城”三个大字居中间,在这个逼仄的峡谷平原,异常霸气逼人。
悦耳的歌声,迎面扑来。
六个漂亮苗族盛装的姑娘,亮开百灵鸟般脆生生的歌喉,手捧大碗,盛满醇香的糯米酒,笑意盈盈。
这是苗寨最高规格的迎宾礼,纠缠数千年的民族之间的瓜葛,几千年的恩怨,她在唱,你在回,一饮之间,摔碗而碎,化干戈为玉帛。
苗王寨的奇险峻,不一而足。
点将台,宽约三十米的峰崖,在崖底仰视,就是一线天,纵马跃过便可封将出征,生死宠辱,就由这窄窄的一线天来决定。
我们汉人有句名言:一将功成万骨枯,意思是士兵是将领成功的基石。
苗族人不然,最骁勇无敌的,必定是首领,必定是苗王。胜,班师回朝,如果战败,带回的,只能是苗王的尸首。
龙雪阿雅淡淡地笑着,淡淡地说着:这城寨一圈下来, 我只会慢慢的走,我想去哪儿,必定就会到达那里。我们在这山里林间,只能踏踏实实的一步一步地走。
一个个美丽动人的传说,或苗寨趣闻,从龙雪阿雅口中娓娓道来,让我们听得如痴如醉。
苗王寨地处鄂,湘,黔三省交界处。有一位老者福气好,生了三个女孩。成年后分别嫁到这三个省的边界处。待麦子成熟收割的时节,他站在山顶大声吆喝一声,三个女婿立马屁颠屁颠赶回来,一场农事,谈谈笑笑之间就结束了。
苗族是一个历经战事,多次迁徙,多灾多难的民族。他们的先祖是与炎黄二帝齐名的战神蚩尤。涿鹿之战后,残存的先民被迫越过黄河,往荒山野岭的西南方向迁徙。明朝的时候,又一次比较大的战役,迫使他们再一次越过长江,进入湘桂黔滇山区,甚至一部分人逃入缅甸老挝,现在还有将近二十万的苗族人生活在美国的加尼福亚,他们是晚清时被卖到美国修铁路的华工后裔。
缘于无数次的战争,使得苗族人秉性骁勇好斗,在万千的崇山峻岭之间讨生活,日子之艰辛可想而知。在很久很久的一段时间里,他们甚至连最基本的生活物资食盐都获取不了。然而,苗族人是聪明勤劳的,他们想出了许多办法以解决遇到的各种困难。比如吃酸菜补充体力,喝姜汤驱寒,山间的植物皆被利用,或者食材,或者药材,苗药之所以能够驰名国内外,都是苗族历代先民智慧的结晶。
苗族人信仰圣洁,浴火重生的凤凰,有自己的语言,没有文字。他们把自己的图腾,关于本民族多灾多难的历史,都用苗绣的方式代代相传下去,这也形成了奇特的苗绣文化。
龙雪阿雅特意解释了一句:现在都说凤凰城过度商业化,其实这是误解。千年以来,凤凰城就是一座商业化程度极高的边城,五百年前,古城居民只有五千,驻守官军却高达七千人。彼时,苗族与官军不相往来,这么多人的生活物资,便有江西安徽湖北各地的商人运筹调剂,商贾之道,盛极一时。
没有去凤凰城之前,凤凰古城是我心中一个解不开的情节。
沱江,虹桥,沈从文故居,苗寨,吊脚楼。
三天两夜的凤凰城之旅,解开了一个心结,旋即又套上了一个新的心结。
那山那水,那桥,那青石板路,那聪慧玲珑的姑娘!
不虚此行。
  • 回复2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粉丝 2

2018-08-11

粉丝 5

2018-08-11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