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须有的风波

发表于 2018-08-18    阅读8968  流金


《‘莫须有’的风波》
长滩知青小组的阿莲突然得病了,腹部突然开始肿胀,疼痛得厉害。在大队当赤脚医生阿兰听到消息后连忙从医务所赶到了她们知青点。阿兰认真检查了阿莲病情,发现血压很不正常,心跳加速厉害,腹部肿胀。一个不祥的诊断结果萦绕心头,她马上把诊断结果告知知青组长阿萍和生产队的陈队长。 “阿莲可能是怀孕了,我们组里就两个男生,不是乔桥就是方芳。八成就是乔桥这个狗东西,平时就喜欢和阿莲打打闹闹,嘻嘻哈哈的,说话也不站岗。”阿兰铁板钉钉的道出自己的判断。 组长阿萍气的血直往头顶冲,本来一个响当当的模范知青小组,荆州地区的一面红旗,现在竟栽在这样的丑闻上。何况阿萍下月就要到荆州参加地区知青先进代表大会了,真让她情以何堪。要不是看到阿莲处于昏迷状况,她真想拉她起来把问题交待清楚。 组里另一个知青阿荣赶过来了,她现在是铁姑娘战斗队队长,正带领姑娘们在后山修整水库,这一下子把她们铁姑娘十多人全部带来了,把现场搞得叽叽喳喳的。阿荣看起来秀秀气气的,平时就像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可脾气那是不一般的火爆,一听阿兰的话,气得七窍生烟,马上派人把乔桥抓到眼前,逼乔桥交待问题。 乔桥那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本来就有点结巴的口语,现在更说不明白了:“你们说阿莲事情与我有关,跟,跟我有个球,球关系,什么事,事情要有证据,你们能够拿出和我,我,我有关的证据来。” 陈队长一看也没有问个所以然,连忙安排牛车将阿莲送往区卫生院。那时候生产队是没有机动车的,有牛车就已经不错了。阿萍是大队党支部副书记,连忙要旁边九队队长安排馿车,这样比牛车要快一些,现在是抢救病人要紧。 到卫生院后事不凑巧,刚好从武汉下放来的外科李医生到钟祥县城去了,现在只有内科王医生。王医生将阿莲身体检查完毕,基本同意阿兰的观点,并马上打电话给区办公室张主任。女知青出这么大的事情,哪还敢怠慢。何况刚刚区里传达了毛主席他老人家给知青家长李庆霖回信,全国都在狠抓知青工作,在这节骨眼上,这就是天大的事情。 很快,乔桥和方芳都被带到区委办公室,区委副书记交待了我党政策,每人发了一叠材料纸和一支圆珠笔,然后分坐在会议室两头,每人配备一名干部监督,不准交头接耳,不准低声喧哗,就是高考也没有这样的阵势。 乔桥望着方芳,方芳也望着乔桥,心里都希望对方老实交待问题,以洗清自己的罪过。刚开始,两个人还插科打诨,互揭短处,以便给对方一些线索开始动笔,谁知道半天过去了,他们谁也没有动笔,当然也不知道从何写起。 医院里,外科李医生已经在回来的车上,是县医院专门派的一辆车:主要是两手准备,李医生实在拿不下来,就马上送县医院。一个女知青出现这样的事情,谁都担当不起。医院上下开始按照李医生的要求准备手术器具。区医院条件有限,消毒只能靠高压锅和煤油炉,不一会儿高压锅就冒出强烈的蒸汽了。手术床也准备好了,全部换上了经过消毒的床单用品,只等李医生的到来。 区委已经到了下午吃饭时间,张主任安排人员打来饭菜:钟祥的剁菜,青椒肉丝,醋溜白菜,外加一大盆米饭。乔桥对方芳说:“今天你不交待恐怕是回不去了。”方芳反唇相讥:“应该是你吧,何必藏着掖着,有什么就竹筒倒豆子,我属于无辜受害者。”饭菜还是很丰盛的,但就是没有心思吃饭。按说“剁菜”就是钟祥的“蟠龙菜”,平时很难吃到的,但现在都感觉食之无味了。 区委分管妇女工作的黄委员来了,穿一件褪色的黄军装,听说是部队转业下来的,还很有一点军人气质。她没有训斥乔桥,方芳,而是很委婉的讲着道理。她不讲钟祥方言,是很标准的普通话,乔桥他们听起来也不费劲。 人犯错是正常的,只要自己认识错误,将来改正错误,还是我们的同志,战友。看看你们今天谁先讲。黄委员将眼神递给了乔桥,看来乔桥想推也推不掉了。 犯错误应该有,有证据吧,可我们连犯错误的条件都,都不具备。学校从来不讲生理,生理卫生知识,我们什么都,都不,不懂。本来还觉得和,和几个漂亮女生下放在一起,是运气,运气好,桃花运。现在好了,这是什么桃花运,完全是桃花,桃花劫。稀里糊涂就被定为犯,犯了错误,还要交,交待问题。”乔桥越想越生气,竟然抽泣起来。 方芳不高兴了:“哎哎,你这不是转移斗争大方向吗?黄委员是针对你的,你这一搞,问题都成为我的了。我的生理卫生知识更差,要是考试绝对零分,简直就是文盲。”...... 医院里,李医生也检查身体完毕,他排除了怀孕的推断。医院没有必备医疗设备,无法做出准确诊断。阿莲被担架抬进了手术室,手术室在医院的东头,是一个会议室改造的。医院是平房,所以没有二层楼。 李医生开始进行麻醉工作,在局麻和全麻上,他选择了全麻,因为局麻好长时间,阿莲还有反应,还无法手术。医院有关人员都到齐了,一些无关人员也到了很多。因为医院一般是不能做这样的手术的,李医生调来以后,才开始手术室工作。李医生毕业于武汉同济医科大学,是中国外科大师裘法祖的学生。像这样的小手术,他是不在话下的。当然,这是一个机会,院长就要求医生,护士都来学习了。 李医生要护士长在要开刀的地方准确地画了一条短黑线,他就是沿着这条线走刀,绝对不能随便走刀的。在武汉市大医院里,李医生做过无数这样的手术,对他来说就是轻车熟路。从开口处,李医生取出一个较大的病体,就是这个东西在作怪。护士长轻声说道:“卵巢囊肿?”,李医生快速切除放在旁边医用盘上,大伙围上来仔细观看。李医生认真做好伤口缝合手术后,亲自把阿莲送回了病房。整个手术非常成功。大伙都以敬佩的目光向李医生祝贺,长滩医院很长时间没有做过这样的手术了。 院长突然想起还有两个男知青在区委大院,连忙给办公室张主任打电话,两个背着莫须有污名的乔桥和方芳被释放了。张主任,黄委员一直把他们送到医院。 队里乡亲们来了,邻居黄大妈带来了大家专门做的可口饭菜。黄大妈对几个女知青个个喜欢,平时也经常烧一两个菜给她们解馋。阿莲开刀动手术,这还不让黄大妈心疼死了,这武汉来的娇姑娘,到我们农村来受罪,她们的父母该多心疼啊。 麻醉期过后,阿莲醒来了。李医生过来检查了一下身体,一切正常。李医生用武汉话询问了阿莲病情,最后对大家做了一个“OK”的手势,满意地离开了。 乔桥和方芳来到病房,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像两只斗败了的公鸡。 阿荣打趣道:“两位,交待得怎么样,该没有闹内讧吧。” “对不起,我不该过早下结论,害你们接受组织审查。向你们表示歉意。”阿兰向乔桥,方芳微微点头示意。 “算了,算,算了,一点,点小事,何足挂齿。”乔桥大度地表示自己的态度。 方芳可不依不饶:“还一点小事,我们今天可成了在押犯人了,差一点成为‘莫须有’罪名的牺牲品。这莫须有三个字真害死人了。”

杨汉桥2018年8月18日星期六

  • 回复21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粉丝 24

2018-09-15

粉丝 4

2018-09-14

粉丝 4

2018-09-14

粉丝 4

2018-09-14

粉丝 9

2018-09-09

粉丝 9

2018-09-09

粉丝 24

2018-08-26

粉丝 4

2018-08-24

粉丝 24

2018-08-24

粉丝 4

2018-08-23

粉丝 7

2018-08-21

粉丝 4

2018-08-21

粉丝 4

2018-08-21

粉丝 9

2018-08-21

粉丝 9

2018-08-21

粉丝 4

2018-08-21

粉丝 4

2018-08-21

粉丝 4

2018-08-21

粉丝 7

2018-08-20

粉丝 3

2018-08-20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