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么能够沉默

发表于 2018-08-20    阅读7771  教育


我怎么能够沉默

我听说学校在利用暑期搞“校园文化”项目建设,便乘着早晨凉快的时候,想到学校里去转一转,看看搞得怎样了。 六点一十,我便来到了校门口。也许是昨夜的那场大暴雨的缘故吧,校门口很是干净。周边来往的人也很少。大门南面的学校食堂院子的树林里,小鸟的叫声甚是响亮。一辆雅马哈踏板车紧挨大铁门边停着,这可能是种有学校菜地的人的车吧。大铁门的小门虽关着,但是没有上锁锁住。 进了校门,放眼四望,校园内的环境和未放假时的校园一样美丽。主干道两旁的红叶石楠似乎在近两天又修剪过,红叶石楠丛里,没有杂草,没有其它藤蔓,给人一种清爽的感觉。我觉得我们值班的老师们的确是做到了恪尽职守。 教室前面,有几个人正在给木板子量尺寸,说话的声音很低。我一看,凡种有花草的地方,都用木质的板子围了一圈,大概有四十几公分高。木板的摆放很别致,上面还可以坐人。远远望去,像是公园里休闲的地方。这种独具匠心的设计,一定是出自校长李林之手。为了改善学校的办学环境,提升校园文化的品味,李林还真是动了许多心思啊。 刚转到功能室边,我的手机响了。是老婆在问我大清早到哪里去了,我正欲解释时,美术室的门忽然开了,李林校长站在了门口。忙与他打招呼,我对他这么早就在学校里很是吃惊。 “在练字。”语气一如既往地平平淡淡,“放假后,只要没别的事,每天六点半就到学校里到处看看。然后就看看书,做些笔记,再就是练练字,等到值班的老师来了就骑车回去。”我这才明白大门口的踏板车是他的。 我随他进了美术室。只见书法桌边放有许多他写的书法作品,桌案上铺就的纸上的墨迹还很湿润。我细细端详了他的几张书法作品,我尽管对书法不懂,还是觉得他的毛笔字是写得越来越好了。想想自己平时写的几个歪捺斜垮的字,我逐渐对“见字如见其人”这句话有了新的感悟。 看到桌案的旁边,还放有几本书或杂志。上面发的工作日志本摊开着,一支中性笔放在上面,日志本似乎已用了一多半了。我问他还在看这,他说教育理论方面的文章不看不行啊,学习别人的教育教学管理经验,对自己有帮助。他还说,上班了,杂事太多,根本静不下心来,乘着假期刚好安安静静地看看,还顺便把有些内容摘抄了下来,今后也好和老师们交流交流。 我心里一颤。平时,我总认为,只有自己在关注这些方面的内容,没存想,在这物欲横流的社会大背景下,还有人和我一样有这样的一份心境,我在心底里更有些敬佩他了。说实在的,作为一名村小的校长,仍把学校当成是自己的家来尽心尽力地去经营管理,还是很少见的,但李林就是这为数不多当中的一个。另外,他这么早就到学校来看书、写笔记、练书法,更能说明他还是一个既有进取心又有点品味的校长,不像那些当了个“部级”领导(现在时兴把职位往大处、高处喊)就已经目中无人了的人。我向来不喜欢奉承人,与李林的关系也不是很融洽,但在这几件事上,我还是要“有一说一”,我还是要为他点个“赞”,我是不能够沉默的。 他说学校的校园文化建设正在加紧进行,说上面催得紧,要在本月二十号之前到位,心里很有些着急。我们边说边来到了教室后面。他说,这块准备搞一个书法作品区,让学生从小就受到书法的熏陶,感受中国书法艺术的博大精深。 抬眼望去,只见墙的上方的窗户与窗户之间,挂有经过他认真筛选的我国历代书法大家的作品。窗台下面有近一米宽的墙体,贴有带米字格的灰色瓷砖,上面一排已印有字了,色调很匀称,不像我在有些学校里看到的那样。我觉得他在校园文化建设方面还是费了许多心思的,可又有多少人知晓呢? 我望了他一眼,发现他比先前瘦了黑了,两个胳膊呈现暗红色。一问才得知,这段时间持续高温,校园花坛里的树和花草干得要命,只好每天下午五点多的时候再到学校里来,与值班的老师一起,把这些树、花草统统浇一遍水。整个浇一遍,要花上两个多小时。难怪他又黑又瘦了呢!他虽然说得很轻松,但我认为,为了这个学校能在夹缝中生存下去,作为一名校长,他已经做得相当不错了。 他还计划将花坛再很好地修整装饰下,校外宣传橱窗也已请人在做了。当我问及下半年有青年教师调入么,他未知可否,神色迅速黯然下去。我便转移了话题,我知道他心里也很着急,只是不好明说罢了。我想,若上面的“领导”们多一点政策倾斜,多一些对像我们这样的“城区学校”的教师们的实打实地关心(发农村教师补助时就变成了“城区教师”了),这种在师资配置和学校生源等方面都“举步维艰”的局面是会有所改变的。 十多年前,乡土作家周兴蓉写有一篇文章叫《我不能沉默》,读后甚是感慨,虽说那是谈的一二十年前的教育改革的事,但如今乡村学校的教育、教学的现状仍不容乐观。这让许多有进取心的人们要用一生的心血来苦苦支撑着乡村学校的教育教学,真是不容易呀。是否也请那些天天用微信的方式指导工作的“领导”们“看过来”呢? 回到家里,思绪又久久不能平静。我把我的一些想法说给老婆听,老婆说我又在多嘴,不说闲话就不得过呀。试想,为了这些在值班期间尽心尽力地搞好工作的乡村教师,为了这些无私地把学校当作是自己的家来经营管理的教育工作者们,也为了我倾其一生的乡村教育,我又怎么能够沉默呢?
二〇一八年八月七日
  • 回复6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粉丝 3

2018-08-20

粉丝 0

2018-08-20

粉丝 2

2018-08-20

粉丝 4

2018-08-20

粉丝 3

2018-08-20

粉丝 1

2018-08-20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