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女教师》

发表于 2018-08-26    阅读9916  流金


《知青女教师》 “同学们,这是你们的班班主任阚莉莉老师,也教全校的音乐课。她是我们大队的知青,大家欢迎。”校长黄子峰带领同学们热烈鼓掌。在掌声中阚莉莉连忙给大家深深地鞠躬示意,她还特别又给校长黄子峰深深地鞠躬,同学们马上又回敬了更热烈的掌声。 原来,阚莉莉他们知青小组两男四女共6个人。现在招工的招工,招生的招生,到昨天,就剩下了阚莉莉一个女生了。大队党支部开会研究决定,将阚莉莉调大队学校,作为代课教师。考虑阚莉莉有唱歌的天赋,是区知青宣传队的主要演员,她的工作主要教全校音乐课为主,兼教高年级语文课。 对支部的安排,阚莉莉当然是十二万分满意,不然以后光吃饭就是一个大问题,更不谈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干农活了。 晚上,阚莉莉回到知青点,看到平时热闹非凡的房间现在只剩下她一人,只感到鼻梁一阵阵发酸,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今天早上,是她送走了小组最后一个走的男生黄江河,他被武汉大学录取为工农兵学员。虽然这个名额黄江河最先报的是她,想一个女生留在这里,令人放心不下,但终究阚莉莉政审没能通过。昨天晚上她在黄江河怀里哭了一夜,黄江河也安慰了一夜,最后黄江河决定放弃这个名额,陪伴在阚莉莉身边,两人生死在一起。有了黄江河这番表态,阚莉莉反而哭得更伤心了。怪谁?怪自己,怪自己可恨的家庭,现在断送了她的一切。在那个讲究“血统论”的可悲年代,家庭出生成为一个人的深深烙印,阚莉莉注定要背“右派的女儿”这顶帽子过一辈子了。招工,招生将从今以后与她无缘。 作为高年级的班主任,阚莉莉发现学生并不多,不像武汉市小学,每一个班级50人左右,这么一个高年级也就30多名学生,班长叫张晓静,是一个武汉下放来的家庭的子女。第一次见面,阚莉莉就喜欢上了这个小大人一样的学生班长。 第一次音乐课,阚莉莉发现张晓静很有唱歌天赋,嗓音条件很好,声线有一种天生的磁性和穿透力,音准和节奏感都很强。虽处于变声期,但稳定地向好的方面发展。阚莉莉很想大力培养这个很有潜质的学生、但她没有想到她的想法遭到校长黄子峰的坚决反对。原来张晓静父亲是一个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右派分子,是被县公安局派人押送来的,这种人的子女不值得培养,要培养也应该是贫下中农的子女。校长要求阚莉莉一定要站稳立场,本来自己的家庭现状已经是个包袱了,不要再往深渊里跳,不要辜负大队支部的一片好心。 利用校长外出开会的机会,阚莉莉找来张晓静,问:“晓静,你唱歌很有基础,你原来学习过吗?你的唱歌是谁教的?” 张晓静一愣,然后哭起来了:“是我妈妈教的。我妈妈是一个中学的音乐教师,我从小就在听妈妈的歌声中长大。我爸爸被划为右派以后,父母就离婚了。我不知道我妈妈现在在哪里,我非常想念我的妈妈。”张晓静伏在阚莉莉怀里痛哭流涕,阚莉莉轻轻抚摸,拍打着她的背部,止不住也热泪盈眶,她深深知道一个右派的女儿此时此刻的痛苦心境,这种万般无奈,这种痛不欲生,这种欲罢不能。因为她,阚莉莉也是一个右派的女儿,她们的心在往一处痛着。 全县学校汇演,阚莉莉顶住校长黄子峰的压力,带着张晓静加入到区代表队,并在县里比赛中获得不错的成绩。她演唱的《山丹丹花开红艳艳》引起全场轰动,并获得专家一致好评。在全县农村中,这样的演唱水平是非常少见的。县文化馆馆长认识阚莉莉,知道是她培养的学生,不禁由衷钦佩。但最后在确定奖励等级上,为张晓静的身份发生了不同意见。区宣传干事和阚莉莉到评议现场据理力争,特别强调把“可以教育好的子女”和“黑七类”区分开来。最后,张晓静的名次得以保留。 黄江河来信了,字里行间充满对阚莉莉的思念;“我小时候经常到珞珈山玩,读武汉大学应该是孩提时代的梦想。现在我经常在休息时一个人坐在珞珈山上,除了读书以外就是想你,你的美丽形象时时处处都会浮现在我的眼前。我们一起看书;一起钓鱼;一起唱歌,当然最多的就是一起出工干农活。我现在恨不得借一双翅膀飞到你的身边,让天上的白云为我铺就一条幽深的爱情小道,我就是一个爱的小天使。你现在在干什么,和学生相处好吗?你们比赛比完了没有,有你这样杰出的老师,应该不错吧......” 张晓静的爸爸心脏病发作,被转送到县人民医院。到现在阚莉莉才知道,张晓静父亲原来是一个知名作家,因为其中一部作品而被划入右派分子。虽然他戴有右派的帽子,但县医院也不敢马虎,全力抢救,终于从死神那里救回了一线生命。县文联也派人进行照顾。 阚莉莉看到张晓静家庭状况,不想让这个孩子精神上再增加压力,就以自己微博收入,承担了张晓静全部生活费用。从此,张晓静就和阚莉莉生活在了一起。张晓静也平时叫阚莉莉为阚老师,背后亲热的喊阚莉莉为阚妈妈了。 一天中午,一个穿着时尚的女人在校长黄子峰陪同下,来到学校并点名要见阚莉莉。阚莉莉并不认识这个女人,直到张晓静来到跟前,并扑倒在这个女人怀里,阚莉莉才知道这就是张晓静的妈妈。母女俩在办公室抱头痛哭,感动得阚丽丽也在一旁陪同垂泪。原来张妈妈和张爸爸离婚后,并没有再婚,她一直放心不下张晓静。看到晓静爸爸重病,就请假来到了钟祥,准备和晓静一起陪伴她父亲左右,并在她父亲最困难的时候,和她父亲复婚,再一次实现他们当初的若言,相伴终身。张妈妈知道晓静目前处境以后,万分感激阚莉莉对晓静的照顾,一定要酬谢阚老师以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但被阚莉莉婉言谢绝了。张妈妈拉着阚莉莉的手,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淌。她叮嘱晓静千万不要忘记她的这个知青妈妈。 张晓静到县城去了,她的学籍关系也转走了,阚莉莉感到万分的失落。恍惚中总感觉张晓静在眼前晃动,本来就感觉孤单的她,现在一到放学就有一种莫名的恐惧。她盼望黄江河的来信,他的来信对她是很大的慰藉。别人看信是一口气看完,阚莉莉总是看一段后,就把信收好重新放在信封里面,等一下再看下一段,等信全部看完后再反复看几遍。 1977年全国恢复高考,黄江河马上将全部高考资料寄给了阚莉莉,甚至将自己感觉的重点也全部整理出来。这样一来,让阚莉莉从悲凉孤寂中重新振作起来,马上投入到高考的前期准备当中。在年底的考试中,阚莉莉由于准备工作扎实,又有黄江河的指导,取得较为优异的成绩。面试的时候,几个学校都被她扎实的演唱功底折服,争相与她牵手。 回到大队学校,阚莉莉总感觉胸部疼痛,以为是原来老毛病,在季节转换的时候,出现过这样的状况,也没有在意。黄江河多次催促到县医院检查一下,她也没有行动,因为学校实在走不开。黄江河一怒之下,从武汉赶到了钟祥,找大队支部说明情况后,直接将阚莉莉带回了武汉。在武汉协和医院,阚莉莉怎么也不习惯躺在病床上等待的滋味,就像一个病人在等待医生判刑一样。医院的什么高级设备都尝试了一遍,什么磁共振,彩色超声波,CTA,心电图。最后医院会诊后确定:乳腺癌并有转移迹象。马上要进行化疗。 黄江河暗自庆幸自己的英明决定,要不是果断抓到武汉检查,还真不知道会是怎样的一个结果。他没有告知确切病情,只告诉是“肿瘤”,化疗以后就会逐渐好转。一个疗程以后,后遗症逐渐显现出来,出现恶心,呕吐现象,最要命的是头发不断往下掉,最后,一头美丽的秀发都脱落了,就连自己都不敢照镜子。 阚莉莉情绪变得暴躁起来,动不动就对黄江河发脾气,怪他把自己骗回武汉受这样的大罪。黄江河始终坚持“骂不还口”的大政方针,坚持微笑服务的基本策略,有时候搞得阚莉莉哭笑不得,想撒气也撒不出。 十天的化疗终于结束了,阚莉莉也被病魔折腾的奄奄一息,成天就是昏睡。她做梦回到了她的乡村小学,和她的学生们愉快地在一起。他们正进行着各种排练,又准备参加全县文艺汇演。她梦见了张晓静,她现在怎么样了,在妈妈身边,唱歌应该有很大进步吧。她甚至还幻想到张晓静的未来,她一定是一个很不错的歌唱演员,比自己还要强多倍...... 黄江河从外面回来了,他带回几封信件:第一封是阚莉莉乡村学校全体同学的慰问信;第二封是张晓静的:“亲爱的阚妈妈,我很想念您。知道您生病住院了,我心里非常难过,望您养好病早日出院。告诉您一个好消息,我考取了武汉音乐学院附中,我一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用优秀的成绩向您报喜。爱您的女儿--张晓静”;第三封是华中师范大学音乐系的录取通知:第四封是武汉音乐学院的录取通知。 望着躺在床上的阚莉莉,黄江河眼睛渐渐地盈满了泪水......

杨汉桥2018年8月26日星期日


  • 回复20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粉丝 9

2018-09-17

粉丝 24

2018-09-15

粉丝 4

2018-09-14

粉丝 4

2018-09-14

粉丝 4

2018-09-14

粉丝 4

2018-09-14

粉丝 4

2018-09-14

粉丝 17

2018-09-13

粉丝 23

2018-09-12

粉丝 17

2018-09-12

粉丝 23

2018-09-11

粉丝 17

2018-09-10

粉丝 23

2018-09-10

粉丝 9

2018-09-09

粉丝 9

2018-09-09

粉丝 24

2018-08-27

粉丝 4

2018-08-27

粉丝 23

2018-08-27

粉丝 4

2018-08-27

粉丝 4

2018-08-27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