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角儿》

发表于 2018-09-19    阅读3784  流金


《名角儿》
绵绵的秋雨一连下了几天,气温也趁机降了许多,秋燥还没有燥,就开始进入冬的边缘。路边白杨树本来就不多的树叶,又稀里哗啦的落了一地。 驻扎在大队部的文艺宣传队员们一直都盼望天晴,可以在室外打谷场伸伸腿,弯弯腰,老关在室内,手脚都有点僵硬了。可老天爷还是那样死阴沉着脸,好像欠它多少钱似的,吝啬得就是不给一丝阳光。 大队学校那通往区里的土路,经过几天雨水的糟蹋,早已是一团乱泥了,车轮碾过的车辙已经变成两条深沟,不小心一脚踩下去,鞋子都拔不出来。 宣传队已经集合好多天了,可是上面派来的导演却迟迟未能登场,宣传队何剑锋队长只能带领大家复习一些以往的旧节目,总算能够让大家有事可做。何剑锋本职工作是太阳升学校校长,接到汇演任务后,大队党支部又要他负责宣传队工作。 听说来的导演原来是武汉下放钟祥的一个楚剧团团长--叶天啸。后来文革期间,县里又成立了综合性的文工团,楚剧团就解散了。被当作封资修的当权人物,叶团长不仅受到冲击批斗,他全家又从县城被下放到更基层的长滩区。60年代叶团长在武汉市可是大名鼎鼎的角儿,在汉口民众乐园的各种戏种汇演中,他们剧团的上座率也是较高的。什么清芬剧场,人民剧场,武汉剧院都是他们经常演出的场地。他老婆李珊云也是剧团当家花旦,主演的《站花墙》也是轰动一时。据说,叶团长夫妇演的《夫妻观灯》曾得过全省大奖。现在夫妻俩一个去了农村工作队,一个在区招待所当清洁工,两个小孩也就近上小学。 这次参加钟祥县文艺汇演,区宣传干事专门指派太阳升大队文艺宣传队代表区政府出征。区里主要想到此大队原来就文艺底子厚,加上大队的下放知青多,进一步增加了力量。临时来组建区队恐怕来不及了,因为离汇演只有一个多月的时间。 快中午了,屋外的雨下得大了一些,打得地上“啪,啪,”着响,想到叶团长今天可能来不了了,大家只好继续复习着原来的节目,没有节目的干脆睡大觉。“ 嘭”的一声,排练教室的门被重重地推开了,一个头戴斗笠身穿蓑衣的中年汉子提着一双解放鞋,握着一支树枝做成的拐杖跨进门来。斗笠和蓑衣上的水还在不停地直往下淌。 何剑锋连忙上前接过来人的拐杖和解放鞋,有些疑惑地问道:“你,叶团长?” 来人哈哈大笑:“像个钓鱼翁吧,我就喜欢这农村的斗笠,蓑衣的行头。要是上演《打渔杀家》,这可是最靠谱的道具了。” 一听叶天啸团长到了,大伙全围了上来。这情形就像一个小乡村突然来了一个大明星,何况是一个文艺宣传队。名角儿更是大家崇拜的偶像。 中饭后,宣传队召开了第一次队委会,何队长介绍了目前队里基本状况,叶团长也传达了这次文艺汇演的要求和区里意见。刚从农村工作队赶来的叶团长,现在就马上就进入到他新的角色。 节目排练一个接着一个,叶天啸坐在长条凳上没有说一句话。何剑锋心里有点打鼓,叶团长的不表态使他心里直堵得慌。副队长阿荣,阿进和编剧乔桥都是武汉下放知青,他们也不约而同地来到何队长旁边。 “按照一台节目要求,总要有几个能撑住场子的大戏。现在这些歌舞节目还是小了一点。”叶天啸环视大家一眼,征求大家的意见:“要不,我们加排一个《追报表》吧,省楚剧团的得奖节目,是讲农村生产队实事求是往上报报表的故事。对我们来说也很适合。” “看过,看过电影。京剧演员朱世惠演的小会计,楚剧演员张巧珍演的二嫂。很好,很有教育意义。”乔桥连忙表示赞同。 何剑锋转身从他提包里拿出乔桥创作的小歌剧《新苗茁壮》,递给叶团长手上,说:“上《追报表》,我举双手手赞成。这个是乔桥写的《新苗茁壮》,是描写知青扎根农村干革命的故事,应该是很受欢迎的。只是还没有配乐谱。” 叶天啸欣喜地接过剧本,认真地看起来。他没有想到会有一个现成的剧本等着他,他知道能够拿出自己创作的节目,那评分就不一样了。看完剧本,叶天啸一拍大腿,说:“这个剧本可以,由我来设计唱腔,就改成楚剧。有了《追报表》,有了《新苗茁壮》,这台二个多小时的节目没有问题了。” 晚上雨停了,何队长要食堂用大锅给叶团长烧水洗澡,被他谢绝了,他拎着一个水桶向学校旁边的井台走去。他告诉何队长,就是冬天,他都是冲凉水澡的,这是当年在戏校就养成的习惯了。 井台边,叶团长熟练的用吊绳轻轻一抖,满满一桶井水就被提了上来。这还是下农村以后练就的技术,特别是参加农村工作队后,天天都要和井水打交道,技术就越来越熟练了。凉水对于健身至关重要,别看他已经过四十岁了,平时很少有个头痛脑热的。由于长期练功,身材也保持完好,几块腹肌也和戏校时候一样,洋溢着青春的气息。他每 次冲凉的结束仪式就是半桶水从头浇到脚,来一个透心凉,今天当然也不例外。 第二天早上天刚蒙蒙亮,排练场已经有人开始动作了。何剑锋上前一看,叶天啸早已开始他的基本功训练了。这也是在戏校养成的习惯,原来戏校是老师逼着练,现在是在我革命了,一天不练就心里慌。 看到叶团长练功,大家也都跑来和叶团长一起练起来。什么走台步,什么云手,什么矮子步;最后,大家跟着叶团长一起号腿,什么正压腿,侧压腿,当然没有那么标准,但总算知道什么是练基本功了。在大家要求下,叶团长还展示了“毯子功”的大翻,只见他退后助跑,连翻几个筋斗,动作是那样的潇洒自如,要知道,他是已过四十岁的人了。现在大家也该知道什么是“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了。名角儿是不会浪得虚名的。 上午开始排练《新苗茁壮》。叶天啸昨晚已经将所有唱段全部设计完唱腔,开始一段一段教唱了。女一号苗红由副队长阿荣扮演,苗红的妹妹苗青,弟弟苗壮也分别由两个钟祥知青来演。队长和坏分子黄有财由本地演员扮演。一场歌颂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小戏,在叶天啸的导演下,正式开始了她的历程。 隔壁教室正在排演《追报表》,小会记由副队长阿进扮演。阿进对演队长的演员的口音非常不满意,甚至还发生了争吵。何剑锋上前调解,才知道原来是一句台词:“序(数)字要记清,柔(如)时上报”。楚剧语言是武汉黄孝地区方言,和钟祥话有很大区别。演“二婶”的演员也怪阿进太性急了,要循序渐进,不能伤了和气。 何剑锋反复念白台词:“数字要记清,如实上报。” “ 队长”终于念清楚了,大伙也都松了一口气。 室外,下了几天的秋雨终于停了。雨水一停接着就是大太阳,地面也干了许多。叶天啸也借天晴,回了一趟区里,他夫人李珊云带信来,儿子住院了。儿子小时候小腿就有毛病,由于叶天啸夫妇当时工作太忙,没能照顾好,留下后遗症,现在旧病复发了。...... 全县文艺汇演就要开幕了。 宣传队搭乘区里唯一一辆解放牌大货车到达城关,住进县第二招待所(元佑宫)。这是一个破庙一样的招待所,虽说都是红墙碧瓦,斗拱飞檐,但一看就知道已经是年久失修了。但清一色大通铺睡觉,倒很有点北方大炕的味道。元佑宫还有许多空余房间,正好成为宣传队的排练场。各队也抓紧最后时间进行准备。一时间整个二招锣鼓喧天,歌舞升平,一派节日气象,引起一些路人的围观。 终于该长滩宣传队汇报演出了,县人民剧院坐满了观众,最前面的座位是各区宣传队观摩区。 舞台上,由于何剑锋也要上台演出,叶团长就成为整个后台的总调度了。他最关注的除了《追报表》外,就是原创节目《新苗茁壮》了。他观摩了一些区的节目后,看到基本上没有戏剧之类大节目,信心就更加充足了。 《新苗茁壮》开始了。一阵锣鼓声后,乐队开始演奏序曲。副队长阿荣扛着一把铁楸一个标准的圆场台步,马上吸引住观众眼光。她上身穿着一件发白的旧军装,围着一条白毛巾;下穿一条蓝色卡其裤子,还打着一个补丁;脚穿一双解放鞋。为树立女一号苗红形象,她特地减去在学校就一直留着的心爱的长辫子,改成精干的短头发。她的上场亮相,一个标准的女知青形象马上就展现在观众面前。顷刻之间,现场爆发热烈的掌声...... 舞台下,县文化馆杜馆长和县文工团李团长坐在一起,《新苗茁壮》引起他们的注意。像这样原创戏剧节目一年也见不到一个。 李团长侧身问道:“这个节目不错,审查的时候就看上它了。是一个知青创作的。原来县楚剧团团长叶天啸编曲,导演的。” “我很喜欢苗红这个演员,有了她,这个戏就活了。他们这个节目既是戏保人,又是人保戏,全占了。有了叶天啸这个名家,强将手下当然无弱兵了。”杜馆长“呵呵”满意地笑着;又说:“李团长,你们文工团不是缺一个艺术总监吗?叶天啸正好胜任,有了他,你要少操多少心。” “他能够来就是副团长兼艺术总监。也不知道上面放不放?人才啊,人才。”李团长无可奈何的重重叹了口气。 杜馆长很理解地握握他的手,对他爱才如命的精神表示支持。谁不想身边多几个得力干将,况且叶天啸还是大名鼎鼎的名角儿。 舞台上锣鼓声大起,《新苗茁壮》进入尾声。坏分子黄有财被苗红他们押到了舞台中央。追光灯下,苗红英姿飒爽,精彩亮相。大幕开始缓缓闭上,现场爆发更加热烈的掌声,有些观众甚至站起来欢呼。...... 县人民医院。 叶天啸拖着疲惫的身子进入314病房,床上躺着他们的儿子。“汇演结束了?”李珊云小声问道“结束了。”“宣传队回去了?”“何队长带队回去,回去就解散。儿子什么时间动手术?”“还有几天。”“钱借到了吗?” “借到了,是找原来剧团的几个老姐妹。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还她们。”李珊云鼻子一酸,轻声抽泣起来。“看病要紧,钱总会有办法的。你休息吧,我来照顾几天。” 叶天啸把妻子推到病房外面,转身坐在病床傍边。他轻轻握着儿子手,心里感到十二万分的愧疚。在病床旁边,他睡着了,做了一个梦:在武汉各大剧场,演绎着一幕幕大戏,他很累但很幸福......


杨汉桥2018年9月19日星期三

  • 回复1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粉丝 9

2018-10-10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