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页面

转:[诗品诗论] 一声丧钟

发表于2018-10-18   阅读4510  文学
作者:草原郎(钟振振,男,1950年3月生,江苏省南京市人。南京师范大学文学研究所所长、特聘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前不久,论坛转发了一篇论述旧体诗词已经死亡的文章,诗友愤愤然。今日始信其然。
死亡一说,绝非危言耸听。
“王维杯”赛事近日揭晓,绝句《偶过农家》获一等奖。评选过程已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次评选已然敲响了死亡的丧钟
偶过农家
耕夫稍息饮微酡,新妇花溪唱浣歌.日脚穿窗猫戏影,稚儿梦笑似弥陀。
作者试图用白描手法,摩写当代农家闲适、祥和的日常生活。结构形式一句一景,暗线串珠,模仿痕迹一目了然。前人用过的技法,本来无可非议。但在语言组合上,实在欠佳。
绝句的基本要素是语言精准、简练。如果被挑出语病,诗就废了。这首起句就别扭,有诗友认为,饮微酡,以状语代宾语,文理不通。
其次是泥古。新妇、浣歌、日脚等几个关键词,都是王维年代的陈词,用来反应当代农家生活,了无生气。当代诗词创作已经赶上一个鲜活的时代。老生常谈,与死亡何异。
再就是是逻辑混乱。看背景,应是午餐时间。三口之家,一个喝酒,一个洗衣,一个做梦,支离破碎。比较一下,辛弃疾的《清平乐》同样写家庭场景:“大儿锄豆溪东,中儿正织鸡笼。最喜小儿无赖,溪头卧剥莲蓬”,如果改成“大儿醉饮溪东”,不合情理吧。更不可理喻的是,既称新妇,何来稚儿?
最要命的是背离现实。溪塘洗衣,应是上个世纪的场景。一个新婚却没有洗衣机的家庭,而今都是扶贫对象,哪来如此闲适。用这种笔调写贫苦农家,诗人的悲悯之心何在。为诗而诗,显然不合艺术真实性、典型性原则。
作为练笔之作,我们不能批评作者。不解的是,名号响亮的汉诗总会,为什么要把一个不合格的产品贴上一等品标签。
王维已死,他的诗还活着。
当今有些诗刚分娩,便已死亡。
可怕的不是死亡,而是把死亡的诗作推介给公众。

一声丧钟
http://bbs.zhsc.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6547350
(出处: 中华诗词论坛)
  • 回复14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2018-11-07
2018-11-06
2018-11-04
2018-11-04
2018-10-25
2018-10-23
2018-10-22
2018-10-22
2018-10-22
2018-10-20
2018-10-19
2018-10-19
2018-10-18
2018-10-18
正在努力加载...

选择了1篇帖子

您确定要删除选择的主题吗?

选择了1篇回复

您确定要删除选择的回复吗?

选择了1篇帖子

选择了1篇帖子

置顶    

选择了1篇主题

选择了1篇帖子

高亮    

选择了1篇帖子

选择移动了1篇帖子

目标板块:   

选择了1篇帖子

分类:   

选择了1篇帖子

选择了1篇帖子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