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页面

穿越黑龙脊

发表于2018-10-25   阅读1.1万  流金




几缕阳光自大树隙间泄漏而下,羞答答地拖曳于沟底的一潭碧玉水上,水面映出一面陡峭的崖壁,两面无限延伸,不着边际,无处可攀援,是一处硕大的断头崖。 这儿到了流水沟的尽头。 望着面前高不可及的山崖,我如同张飞穿针——大眼直瞪小眼,木然地站住了。 明明当年曾几次来到这里的时候,是有一条窄窄陡峭的坡沟可以登上山头的,只是行走起来困难一些,却不知什么时候这里发生了山体坍塌,昔时那窄窄陡峭的坡沟已不复存在,竟变成了一览无余的长长断山崖,无路可行了。 断头崖告诉我:刚刚走过的这长一条山沟路算是白费力气了。 山空林寂,令我无语,大自然的性格就是如此任性,清静中隐含着烦忧,旷达中藏匿着纷扰。山风徐徐,给我热汗蒸蒸的身体带来了阵阵寒凉。 我不能这样傻呆下去,时不我待,我必须走回头路,去寻觅新途。 走回头路的沮丧心境自然一落千丈,三堇花香已难挽留我的脚步,我开始下行。 是向下行的山沟变得难走了抑或是心境太糟所致,一路滑滑跌跌,说不清发生过多少次马失前蹄,反正到达山沟下端的黑龙洼岸边始发地时,我已是狼狈不堪了! 稍稍歇息了片刻,抱着唯一希望去寻找通往山巅主峰的另一条道路。 这条路就是黑龙脊。 其实,黑龙脊也并不是什么正规的道路,实际上就是每座山都有的分水岭。 什么是分水岭?我们在许多影视剧上都曾见到汉奸特务造型的瓦片头,头发向两边梳着,中间留着一条刀砍似的道道,那道道就酷似山上的分水岭。 分水岭是教科书上的名词,其实因为分水岭都是依山势高低曲折自上而下,远远看上去像动物的脊骨,故而山民俗称分水岭为“山脊”或“山脊梁”。 皆因这座山与黑龙有关,故分水岭得名“黑龙脊”。 由于久无人行,黑龙脊早已不复存在,全部被纵横交错的林木封锁,根本找不到它的入口处,我只能凭借两面山坡的走向来确定山脊的位置,重新开辟一条通道,这样的进程当然十分艰难。 面对丛丛荆棘,我勇敢地充当了一回关云长,手握黑龙刀,过五关,斩六将…… 不过,我可没有关老爷幸运,他能温酒斩上将华雄首级,自己毫发无损,我花费了将近两个时辰,才走到半山腰且不说,一路上还发生了一些令人羞愧难言的尴尬插曲。 一路上,我身上裸露的皮肤多处被荆棘刺破划伤,算是杀开了一条血路吧。 一边走一边劈路,不仅仅是开路受伤挂彩,而且走这路也非常艰难,遍地积雪,踩上去,深一脚,浅一脚,一瘸一瘸,忽上忽下,摇摇摆摆,势如一位瘸腿裹足的小脚婆婆。 即便每前进一步,我都用手抓牢路旁的木枝,脚下也时不时地会滑溜,或者表演溜溜板,或者表演狗抢屎,有时一溜到底,丑态百出,好像马戏团的滑稽小丑。 不过,近观两面山坡,起起伏伏,森林苍莽如黛;远眺四周山峰,时隐时现,云雾萦绕似海;宛如在龙脊中行走,给人一种飘飘然的感觉。时而一缕清风扫过,时而几声鸟啾传来,入得其境,安享其间。倒也别有一番情趣。 愈往前行,茅草愈深,树林愈密,在穿越一丛藤蔓的时候,我没有注意到脚下踩踏的一根枯枝过于腐朽,承载不了我的体重,“咔嚓”一声断了,我的身体随即向下坠落,冷不防上方一根横跨路中间的藤条勒到我的下巴骨上。 这根藤条足有我的拇指粗,我当即象吊颈鬼一样被悬吊在空间,藤条勒得我的喉咙管难以呼吸,眼睛突凸充血,难受至极! 哼,想让我当吊死鬼?没门!没见我手中持有黑龙刀吗?这把钢刀可不是吃素的,不信,你尝尝他砍到你身上是什么滋味吧! 我抬手一刀,斩向藤条,藤条一断两截,我双脚落地,安然脱险。 该死的藤条啊,我和你前世无仇,今生无恨,你怎么要置我于死地呢?哼,既然你不仁,莫怪我不义。我不但要报复你,而且要斩草除根,免得你以后再来害人。 我双脚落地站稳脚跟,心里的恶气不打一处来,满怀怨恨地挥动黑龙刀,对着这一丛盘根错节的讨厌藤蔓“噼噼啪啪!”一鼓劲地猛砍,眼看只剩下最粗一根横在路中间的老藤根,我将它清除掉,前面就是一片疏林区了。 没想到眼前这根老藤条恨我手下无情,活生生地将其一家祖孙几代斩尽杀绝,就满怀深仇大恨,不顾一切地同我拚老命进行报复了。 它见我一刀朝着其粗壮的根部猛砍下去,老家伙竟然顺势往下一缩,躲开了我的刀锋,未让它的骨头与我的刀口接触,仅在皮肤上留下一抹浅显的伤痕。 我想:是老家伙胆怯害怕或出于礼貌,想先让我一招呢?还是我刚才连连砍杀用力过度,这一刀力量太弱了呢? 不管怎么说,我决不能给对手以喘气的机会,兵贵神速,赶紧补上第二刀吧! 没想到,第二刀下去,老家伙不退反进,用它那鳞甲突起的老脸皮,迎刃顶上,我的利刃不但没有在他的老皮上留下丝毫痕迹,刀片被它反弹到一旁。 我蓦然失惊:哟,看这架势,老家伙只怕炼过硬气功啊,刀劈不入哩! 嗬嚯!这不知死活的老东西,竟敢同本小爷对抗,殊不知程咬金也有三斧头哩! 老家伙你换招啊?本小爷也来换一招,这回我不用一只手,改用一双手,左手右手,两兄弟同心协力一齐上,也不用刀口砍,反过来用刀背来锯,我这黑龙刀本来就是钢锯改制的,我先用锯齿咬住你,再紧紧按住来回拉扯,不信就锯不断你! 于是,我将左手也加进来,与右手一齐合力握紧刀柄,刀背齿朝下,瞅准老藤蔸,高高挥起,狠狠砍下…… “咔!”呵呵!锯齿果然一口将老藤蔸死死地咬住了。 我心头欣喜,乘胜吹起冲锋号,猛追穷寇,加倍用力将刀锯不停地来回拉扯。 没过多久,碗口粗的老藤蔸就被我腰斩一分为二锯断了! “哈哈哈……”我高兴得仰天大笑,纵身跳跃,欢呼胜利。 “砰!”没想到老藤条被我笑得恼羞成怒,被锯断的上半截藤条竟凭借自己极强的轫性,迫不及待地从地上反弹起来,一下子抽在我的脸和鼻梁上! 常言道“打人莫打脸”啊!它不但抽打了我的脸,让我的脸象发馒头似地肿起来,而且连我的鼻梁一起抽打了,人的鼻梁可是最不经碰的部位啊,这不,我的鼻子当即就变成了破葡萄酒瓶,鲜红的液体簌簌地从鼻孔和嘴里向外流个不停。 好狠心的老藤条啊,怎么没有一点怜悯心呢? 哦,也难怪你,你是植物,没有长眼睛,看不见。唉,我本来就瘦得象毛猴?本身就严重缺营养,你一下子让我流这么多血,存心不让我活下去啊! 断了半截的老藤条太顽固了,它居然不晓得忏悔,这会儿自己变成了吊死鬼,挂在树上悠来荡去,还展现出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这明明是在看我的笑话啊! 我掉头便走,并非君子不记小人过,是我的鼻子急需止血,为了寻找止血药材,我在山林转悠了一阵,找到了一种能止血的灰蘑菇,立即撕破灰蘑菇,吸了一些粉末进鼻眼内,血很快止住了。 虽然挂了彩,但不是常说要向最可爱的亲人志愿军学习吗?与志愿军比起来,我这点伤算得了什么?对,轻伤不下火线,继续向前冲锋陷阵吧。 正好,前方是一片阳面的上坡地,地面全是岩石,既无树木,亦无藤蔓,也无积雪。钻了半天山林的我,见到这样的开阔地,浑身一阵轻松,心情突然感到无比舒畅,四肢百骸中于转瞬之间,激起一股说不出来的强大冲力,感觉不发泄身体就会爆裂似地,希望迅速得到释放,以求爽快。 我童性陡起,玩兴骤发,呐喊一声:“冲啊!”当即仿效电影《上甘岭》中英雄杨德才手持爆破筒炸碉堡的样子,打起飞脚直冲上去。 这段石头坡路途不太远,也就十几米的样子,坡度也不高,我一鼓作气冲上坡顶,本想挥起黑龙刀,仿效电影中指挥官的样子,高喊一声:“同志们,冲啊!” 殊不知我冲上山头之后,由于用力过猛,惯性的力量让我一时刹不住脚,控制不住身体继续向前俯冲。 可我万万没有料到:石头坡那一面却是从流水沟那边延伸过来的断崖,崖底一汪碧水,深不可测,我的身体向前猛然一栽,“噗嗵!”直向水中坠落…… 有惊无险,良好的水性再一次救了我的性命。 我从水中游到岸边,爬上水岸,带着无限和欢乐和难言的尴尬,启程回归。
  • 回复20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粉丝 18

2018-12-14

粉丝 18

2018-12-14

粉丝 18

2018-12-14

粉丝 2

2018-12-11

粉丝 0

2018-11-21

粉丝 5

2018-11-17

粉丝 18

2018-11-12

粉丝 18

2018-11-05

粉丝 18

2018-11-05

粉丝 7

2018-11-04

粉丝 2

2018-11-02

粉丝 18

2018-11-02

粉丝 18

2018-11-02

粉丝 2

2018-10-31

粉丝 6

2018-10-30

粉丝 18

2018-10-30

粉丝 11

2018-10-28

粉丝 18

2018-10-27

粉丝 0

2018-10-27

粉丝 18

2018-10-26
正在努力加载...

选择了1篇帖子

您确定要删除选择的主题吗?

选择了1篇回复

您确定要删除选择的回复吗?

选择了1篇帖子

选择了1篇帖子

置顶    

选择了1篇主题

选择了1篇帖子

高亮    

选择了1篇帖子

选择移动了1篇帖子

目标板块:   

选择了1篇帖子

分类:   

选择了1篇帖子

选择了1篇帖子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