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柏树那里听来的故事

发表于 01-07 16:16    阅读4902  文学

                                 从大柏树那里听来的故事


     钟祥是世界长寿之乡,这里有一个国营农场叫官庄湖农场,农场有一个高高的山岭叫官庄岭,岭上有两株600余岁的大柏树。大柏树汲取日月之精华,深得天地之灵气,慢慢有了灵性,它看尽了世态炎凉,深知人间冷暖。
     官庄岭,之所以叫“岭”,在于它的高。它,没有崇山峻岭的险恶,也没有名山大川的磅礴。岭,就叫岭。它的高足以保护一方百姓。民国24年发大水,岭四周一片汪洋,只有这个高高的山岭成了人们的避难的孤岛。岭上的两棵大柏树现在成了官庄湖的地标。
     上了岁数的人说:树会随人走,跟人跑。
     金银琴告诉我,当放树的时候,放树人对这棵高达粗壮的树一时半刻放不倒,但又无法判定往哪个方向倒时,放树人便会脱下自己带有体温的衣服,往他所想要树倒下的方向甩,这时候,树干就会随着衣服抛出去的方向倒下去。
     并且琴给我讲了她的亲身经历:她家有一株树龄超过十年的白杨树要卖,当时树要倒了,金银琴的老公担心她被砸着,催她“快跑!快跑!”原本树不是往她身处的地方倒的,这时候随着她的身影,树紧随其后往她跑动的方向轰然倒下。她的头就是在那一刻被树枝砸中,造成脑震荡,从而留下头疼的后遗症。每到秋风乍起,她就要早早的戴上帽子。
     我大吃一惊,我知道世间万般事物皆有生命,但透过金银琴的故事,了解到百年以上的树是有灵性的。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官庄岭上的大柏树就会走进我的梦里来给我讲故事。


(一)心似莲花开

观书有感
宋 朱熹
半亩方塘一鉴开,
天光云影共徘徊。
问渠那得清如许?
为有源头活水来。

     官庄岭东原是一片沼泽地,建立农场后人们把北边的官叉湖两横一竖呈“井”字形,划分出三个湖泊,下游则围堰成塘,把南片的沼泽地分割出大小不一的堰塘。曲曲折折的水沟绕着官庄队自然而然的形成了村界。
     吃罢早饭,女人们三三两两的挎着竹篮拿着棒槌来到堰塘边洗衣服。来的早的,占据有利地势,从竹篮里拿出先一天换洗下来的衣服,一件件抖开,先放进水里浸湿,再用肥皂(那时洗衣粉还没有普及)把领口、袖口以及面前易脏的地方抹上一遍,然后把竹篮涮洗干净沥水,最后开始洗衣服。随着池塘水面一圈圈涟漪荡漾开来,女人们的话匣子也打开来了。
      在乡村里,是没有秘密的。井台边、堰塘旁、禾场上、树荫下,只要有女人的地方就有拉不完的家常话。要不怎么会有“弹不完的棉花,说不完的闲话”、“三个女人一台戏”的俗语呢?村东谁家老母鸡喜欢丢蛋,村西谁家孩子好尿床,甚至谁家小两口半夜吵架也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女人们到一起好比倦鸟归林,叽叽喳喳的说东道西。有的和婆婆挣了嘴的,在这里说说,跑跑气,积压的满腔怨气在婆婆妈妈们的劝解下烟消云散。
     “人老话多,你婆婆就是那种碎嘴的人。你权当没有听见,别计较。”
     “啥事别太较真。她没有进过一天学堂,你好歹也读过几年书,跟她一般见识干嘛?”
    “可是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张皮。她这不是明摆着欺负我娘家没人吗?”
    “孩子,人善,人欺,天不欺。”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婆婆劝道:“做人留一线,日后好见面。人在做,天在看。她就是黄土埋到脖子梗的人了,她被猪油蒙了心,你也跟着犯糊涂吗?回家去吧,权当啥事也没有发生,该喊妈喊妈,该弄娃弄娃。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两口子再吵,这日子还是要往前过,可别哭坏了身子骨。”
      年轻小媳妇心里堵得慌,一边搓衣服,一边抹眼泪,在大家伙儿你一言我一语的劝说下,心渐渐平静下来。
      这边正劝说着,那边风尘仆仆的走来一位挑着担子的中年妇女,担子一头挑着待洗的衣服,一头空竹篮里放着一把菜刀。她是洗衣服兼捞猪菜的。
     堰塘根据人们生活中使用的功能不一样划分出不同的区域。一般堰塘这边洗菜,淘猪菜,那边洗衣服,捶被单,再往远一点的地方饮牛。没有明文规定,但乡邻乡亲们都自觉的维护一辈辈传下来的老规矩,谁也不敢越雷池半步。如果谁家的调皮鬼敢在洗菜的地方撒了尿,回家迎接他的必定是大人的一顿胖揍。
      堰塘中间被各家各户用竹竿或者树枝围成一个个不规则的多边形,里面养着水葫芦。水葫芦的须根很发达,生命力极强。这温暖的堰塘,充足的阳光给了它疯长的理由。正因为繁殖快,乡里人都喜欢把它的叶及叶柄打捞上来作饲料。只见那女人扬起带钩的长竹竿,轻轻一搭,双手用力扭动着竹竿,再往怀里一拽,一团水葫芦被捞起来。那女人高高扬起竹竿,往堰塘埂上一甩,不一会儿,就堆满了水葫芦。女人手脚麻利的挽起袖子,拿起菜刀,切掉水葫芦的须根,开始剁猪菜。由于水葫芦须根过于发达,往往里面还藏有黄鳝,泥鳅,小鲫鱼片子等。中年妇女三下五除二剁完猪菜,就势在堰塘里淘洗干净,沥上水,才开始洗衣服。
       堰塘是女人的天地更是孩子们的天堂。春天逮鱼摸虾,夏天游泳嬉戏,秋天采莲摘菱,冬天溜冰玩耍,一年四季都有不同的乐趣。最让人兴奋的当属游泳了,暑假期间,孩子们在堰塘边放牛,树上粘知了,再不第跑到临近的菜地里偷摘几条黄瓜,菜瓜,香瓜什么的,丢在水里,“噗通”一声跳进堰塘,乐哉悠哉的吃瓜,游泳,能泡上半天不上岸。直到暮色降临,传来母亲一声声的唤儿声,才念念不舍的回家。
      岭上这片低洼地还有一方堰塘长满了荷花。这满塘的荷花,摩肩接踵,真乃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清晨薄雾笼罩,泼墨般的荷叶上滚动着晶莹剔透的露珠,粉嫩嫩的荷花微微吐蕊,含苞欲放,惹人令爱。一声声蛙鸣,一声声鸟叫,伴随着清风,荷叶随风摇曳,露珠在叶面上轻轻滑落。然而,月下观荷别有一番风味。
     月色下的荷塘,远远看去,荷塘如一幅泼墨画,朦朦胧胧的。此时皓月当空,勤劳的妇女乘着月色来洗衣服。一池碧叶,人影,树影,荷影,万影横斜。远远近近的荷花送来一阵阵清香,沁人心脾。勤劳女人洗好衣服,静静地坐在堰塘边享受着这短暂的静谧时光。远离了白天的喧嚣和烦恼,这温柔的月光清泄在荷叶上,如梦如幻,她的心就像这莲花般出淤泥而不染。只有内心祥和安静的人才能够静静品味出这夜的气息。空气中有泥土的气息,花的芬芳和荷叶的清香。夜风里,水的气息也蔓延开来。她身边数株蒲草轻轻摇曳,她把沉积在心底的话语静静地向荷塘倾诉着,一湾堰塘承载了乡村多少秘密。
           世间的事就是这般奇妙,看似美丽的邂逅,任谁也无法预测结局如何?笑看花开是一种心情,静赏花落也是一种好心境。吐露完心思,女人也顿悟:花开半许月未圆,便是人间好时节。人生无尽的悲欢离合不过是在不同时间段,走了不同的心径。一切顺应自然之道,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心若莲花开,芬芳自然来。
      小小的堰塘,倒映着人世间的天光云影,流动的岁月承载着多少泛黄的记忆?岭上人来人往,又有多少人迷失在尘埃里。


  • 回复5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粉丝 12

01-13 11:12

粉丝 6

01-08 14:33

粉丝 5

01-07 21:08

粉丝 4

01-07 21:05
:还在,欢迎到官庄湖采风。
01-08 14:52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